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把属性刀 > 第24章 桥的另一边
    吴尘忽然有种立刻跑到桥尾看看那里有何方神圣的冲动,但那样的话目标太大了,而且旁边的钱多多明显已经接近极限。

    至于楚梓月,吴尘简单瞥了一眼,他和自己一样没有任何异常。

    也难怪,这点死亡气息算什么,她的身体里正住着一个更加强大且神秘的家伙,那个小男孩估计能在秘境内畅通无阻,会受小小的奈何桥影响吗?

    “奇怪,为什么我什么感觉都没有,还觉得很温暖很舒服?”楚梓月瞪大眼睛疑惑地问。

    “不装逼能死啊?”钱多多有气无力的吐槽。

    楚梓月见对方的模样像是回光返照,也就没怼回去。

    吴尘站在旁边皱眉,思来想去也没想到解决办法。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开始尝试后退,他没有回头,而是倒退着往桥头走,希望这样能够蒙骗过这临摹出来的奈何桥。

    但是没用,黑色的雾气开始萦绕,那人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像是正在接受神的赠礼。

    紧接着,甚至有修士开始尝试用武力攻击桥面,试图摆脱奈何桥的掌控。

    但也无能为力,狂暴的灵力在桥面上翻滚,却连覆盖在植物上的薄冰都无法攻破。

    他们就像是整装已久蓄势待发的猛虎,可在奔跑起来的一刻就掉进了猎人的陷阱。

    越来越多的人喊出放弃,越来越多的人化作烟雾消失在这片天地。

    坚持了几分钟之后,钱多多斜靠在桥边大汗淋漓,他嘴唇干裂脸色苍白,看着楚梓月和吴尘忽然笑了笑,眼皮低垂,看样子也要喊放弃了。

    不能不放弃,垂死的病人最希望的就是赶紧解脱。

    吴尘目光平静,可心脏像是被一只手狠狠捏了一下,有些不舒服。

    “喂,你还真见死不救啊!”他忽然扭头看向楚梓月,语气冰冷像是命令。

    楚梓月愣了一下,心说姑娘我一个花瓶除了插花还能干嘛?你以为我是华佗在世能妙手回春不成?

    “救?我怎么救啊?”楚梓月一脸无辜的问。

    吴尘没有回答,他在等那个小男孩,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像是羽毛飘落湖面,没有掀起任何波浪。

    不可能啊,那个男孩需要他,如果自己提出救人的请求他不可能不同意。

    这样来看的话原因只能有一个,那就是对方根本不需要救,或者说这些人都没有死亡,他们可能真的离开了幻境,也可能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一颗悬着的心忽然放了下来,吴尘拍拍钱多多的肩膀轻声说:“放弃吧,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我靠你早说啊!”钱多多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那模样竟然还真有点像回光返照,紧接着就大喊放弃。

    漆黑的烟雾缓慢消散,钱多多的瞳孔里也映出了那抹金黄色。

    吴尘脸色变了变,似乎有点理解不了钱多多对自己的那种信任,源自心底的绝对信任。

    “你确定没事?”楚梓月问。

    “我相信我的判断。”吴尘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视线再次看向前方。

    奈何桥上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只剩下七道身影,分别是走在最前方的五大势力代表人,以及紧随其后的两个小道士。

    因为钱多多耽搁了一会儿功夫,七人已经远远超过他们,接近了拱桥最高点,不过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显然很难走完全程。

    马脸青年此刻汗流浃背额头上青筋暴起,脚下像是有千斤重,每走一步死亡气息就扑面而来,像是无尽的罡风正肆无忌惮摧毁着他的身体。

    旁边的瘦高个同样如此,不过两人显然有点手段,能够坚持到这一步已然是个奇迹。

    “师兄我快不行了,咱们是来斩妖除魔的不是来参加秘境试炼的啊。”瘦高个剧烈喘息,抬头看了看前方,脸上写满了绝望。

    “坚持下去,真相可能就在桥的另一边,只要我们找到真相铲除妖孽,五十块仙玉就是囊中之物了!”马脸青年每说一个字浑身都止不住颤抖,可他还在无休止激发自己的潜能,看模样胜利就在眼前。

    “可我们很难超过前面那五个啊,他们的手段比我们多!”瘦高个苦着脸说。

    “笨蛋,他们是悬赏发起人,自然不在悬赏名单里,”马脸青年挤出一丝胜券在握的笑容,“悬赏名单里的人,只有咱俩了!”

    瘦高个一听这话立马来了力量,心说师兄果然心思缜密运筹帷幄,这里还有人和他们抢悬赏吗?剩下的只剩坚持了啊。

    他一咬牙一跺脚,浑身爆发出生命的气息,竟然还真有压制四周死亡气息的趋势。

    可就在这时,两道轻盈的脚步声忽然传进了他们耳朵。

    还有人坚持到现在?这怎么可能,他们可是用了师父交给的绝密手段才勉强走到这一步。

    除了他们七个之外,忘忧城内谁还能在这奈何桥上呆到现在,甚至赶路的步伐听起来还那么轻盈愉快?

    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

    “不错嘛,你俩继续努力哦,要相信自己。”旁边忽然传来一道讥诮的女声。

    像是有无数道晴天霹雳笔直的劈到自己脑袋上,马脸青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惊恐的扭头看向楚梓月,张嘴哆哆嗦嗦却说不出一句话。

    怎么会是这小妞,分明在秘境外面的时候自己还肆无忌惮的嘲讽他们,可对方竟然跟自己一样坚持到了现在。

    不止如此,自己现在举步维艰,往往要花费很久才能勉强踏出一步,可这小妞只是在旁边缓慢行走,像是为了嘲讽他们故意放慢了自己的脚步。

    作弊了,这小妞一定作弊了,作弊就一定要受到惩罚,可这里谁来惩罚她?

    瘦高个目瞪口呆望着旁边那个和师兄并肩的曼妙身影,忽然变成了个泄了气的充气娃娃,之前激发出来的身体极限消散一空。

    “你们在聊什么?”

    马脸青年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谁知这时候又来当头一棒,身后轻飘飘传来一个问题,就像是普通朋友街头偶遇互相打招呼。

    瘦高个扭头看去,看到对方是吴尘后,气的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不过他应该庆幸那是吴尘,如果是钱多多的话,两人可能直接气死当场。

    “你们作弊了,你们一定是作弊了,我要举报你们,我要向宗门举报你们!”马脸青年脸色铁青,想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去争取那所剩不多的尊严。

    吴尘耸耸肩没有接话,和楚梓月继续往前走去,走到前面就不能再回头,四人像是真正的分离成两个世界。

    “你不准备给我解释一下吗?我为什么没事?”楚梓月轻声问。

    “我说了你是极阴体质,极阴体质怎么会怕死亡气息呢?”吴尘继续胡诌。

    楚梓月翻了个白眼,放弃了继续追问的念头,对方如果不想说,可以编出千千万万个理由。

    目光遥望过去,最前方的五人速度并不慢,已经站在了奈何桥最高点。

    可出人意料的是他们的脚步忽然顿在了原地,看样子不像是没有能力继续前进,更像是看到了某些匪夷所思的一幕。

    桥的那边是什么,死亡国度吗?或者连通着异度空间?

    吴尘和楚梓月对视一眼,加快了脚步。

    就在他们即将追上五人的时候,遥远的长桥尽头忽然有声音传来。

    那声音很显然是唢呐吹出来的曲调,曲调可能象征着爱情,声音中携带着无尽的欢乐和祝福。

    却又可能象征着葬礼,声音里缠绕着隐隐的悲怆和苍凉。

    桥的另一边,似乎正在举办一场婚礼和一场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