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把属性刀 > 第25章 我的夫君呢?
    “那是有人在结婚吗?看上去很欢快啊!”奈何桥最高点,紫鸢嫣然一笑,看样子走到这里并没有如同小道士那般艰难,脸上只是稍显疲惫。

    “结婚也是古代人结婚吧,一群人抬着大花轿,花轿里肯定坐着个漂亮媳妇。”宋云泽跟着调侃。

    奈何桥的另一边没有彼岸花,青色桥面和往常一样,布满喜爱潮湿的苔藓。

    桥的另一端正有大队人马向这边缓慢靠近着,那显然是一个古代婚礼的现场,花轿上隐约可见大红色的彩绸,彩绸上印有丹凤朝阳或者百子图的吉祥图案。

    艳丽的花轿前后,一十六个青壮男子抬着花轿脚步轻快,脸上隐约画着小丑一般的妆容,这预示着花轿内肯定坐着个大家闺秀,闺中女子初长成,身着喜袍入花轿,映得满脸尽红霞。

    花轿两旁有人同样脚步欢快,他们跟随着花轿缓慢前进,手里握着唢呐鼓着腮帮子用力吹,声音高昂且嘹亮。

    多么欢快的一个场景啊,画面看上去很洒脱,可正因为是婚礼,看上去又感觉格外庄重,像是被这婚礼所影响,那扑面而来的死亡气息似乎都有所稀释。

    可是……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

    吕帆浑身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冷汗,他干咽口水,双手握拳,目光却又无助的涣散。

    “你没事吧?”江灵雪察觉到了对方的异样,轻声问。

    “没……没事,”吕帆语气磕磕绊绊,沉默片刻后忽然又说:“你们知道从桥头走到桥尾会怎样吗?据说那样就能够沟通生死!”

    “这个我们早就知道啊,怎么了?”宋云泽挠了挠头。

    “他们正抬着花轿往这边来,那是由桥尾走向桥头,按照同样的逻辑,那就是一群死人想要沟通人间!”

    随着这句话说出口,悠长的唢呐声忽然浮现出了刻骨的悲伤,本来欢快的气氛骤然间下降到绝对零度,抬脚的壮年脚步不再欢快,吹唢呐的男人扭曲了脸庞。

    他们像是在哭泣,为了轿中女子在哭泣,如今已然长发及腰,可她的意中人却与别人入了洞房,今日自己坐在花轿中,眼泪侵染了红妆。

    所有人都不笑了,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扑面而来,夹杂在死亡气息中的滔天悲伤。

    “等等,你们看那些抬轿的人,是不是有些眼熟?”

    随着唢呐声和红轿的不断接近,隐藏在那小丑妆容下的面孔逐渐变得清晰。

    “是他们,身后那些一起进来的人!”江灵雪惊讶的说,“听动静我以为他们都死了,可为什么会出现在对面?”

    “死人出现在对面不是很正常吗,我们怎么办,要继续前进吗?说实话再走一段路我也到极限了。”宋云泽深呼吸。

    “不行,得拦住它们,不能让它们走到桥头!”吕帆声音凝重,“我有种感觉,他们每一个都比外面遇到的那些鬼魂还要强大。”

    “你是说它们能伤害人类?”宋云泽问。

    “直觉,不过我一直相信我的直觉。”吕帆轻声答。

    五人沉默下来,他们这次的行动是来解决问题的,目标不是虾兵蟹将。

    这时候,吴尘和楚梓月缓步走了上来,他们望着那悲天悯人般的鲜红花轿,一时之间有点不知道如何开口。

    “钱多多?”吴尘一眼看见了花轿后方一个胖乎乎的身影,这身材比例,这走路姿势,绝对是钱多多没跑了。

    “他怎么在那?鬼上身了?”楚梓月一脸懵逼。

    旁边五人忽然扭头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看着两人浑身轻松的姿态,顿时间目瞪口呆。

    可现在显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花轿距离他们已经越来越近,隐隐的,好像有声音在耳畔响起,那声音压过了呼啸的狂风,压过了嘹亮的唢呐,声音低弱却又回响不绝,余音袅袅。

    “我的……夫君呢?”

    拱桥上七人齐齐打了一个寒颤,吕帆五人和楚梓月是因为那声音悠长绵亘,太过渗人。

    而吴尘,是因为发现了一件让他也有些动容的事实。

    前方这场婚礼的所有鬼魂,每一个都比没被改造前的红叶还要强大和可怕。

    他忽然有点紧张和兴奋,紧张在所难免,兴奋是因为这些强大的鬼魂……格外抗刀。

    鬼魂抗刀,也就意味着吴尘可以从一个鬼魂身上积攒到更多的属性点。

    这些东西有没有灵智吴尘并不知晓,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花轿中端坐的那个婚礼主角,绝对是个灵智很高的大家伙。

    “我的……夫君呢?”

    一模一样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更清晰更摄人,而且,声音的来源竟然就在身后。

    吕帆神情惊恐就要转身,却被旁边的宋云泽一把拉住。

    “你疯了吧,谁说的奈何桥上千万别回头!”

    吕帆理智逐渐恢复,他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受这些诡异的现象扰乱思绪。

    却听背后忽然传来两道低喝声,昏黄的符咒光芒顷刻间映照在漆黑的夜空。

    “何方妖孽,竟敢在此无法无天!”

    自然是那两个小道士,他们依靠心中的满腔愤怒始终坚持了下来,同时也听到了那道诡异的声音。

    奇怪的是这道声音传开之后扑面的死亡气息忽然消失了,踏在这座奈何桥上竟然如履平地。

    紧接着,他们看到前方七人的背后出现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身影,她就端静的站在七人身后,冷风幽幽吹了起来,红袍身影发出纸张翻飞的细微“沙沙”声。

    那明显就是一个纸人,脸上粗略画出了近乎夸张的面孔,细碎的纸条长发断裂飞散到空中。

    出于斩妖除魔的本能,两个小道士仰天高呼一声“何方妖孽”,手里提着桃木剑就向这红袍纸人冲了过来,一边冲刺手中还多出了不少符咒挥洒向天地,腰间镇魂铃疯狂摇晃,漫天符咒立刻燃烧而起。

    那等架势绝对遇神杀神遇鬼杀鬼。

    前方的七人无法回头或者后退,自然也就很难对付身后这家伙。

    吴尘也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这两个不靠谱的小道士。

    前方花轿已经抬到了他们面前,像是发觉有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十六人缓慢将花轿放到地上,平静又苍白的五官忽然扭曲成让人恐怖的形状,朝着他们扑了过来。

    吴尘没有理会这些人,他右手一挥漆黑的利刃凭空出现,身影转瞬间消失在原地,冲着那鲜红的花轿纵身跃起。

    擒贼先擒王,他这是要打算直捣黄龙,高挑的身影在奈何桥上高高跃起,刀刃在半空划过犀利的弧线,刀身上绽放出冲天的火焰。

    ……

    “我的……夫君呢?”

    又是这个声音,每听到这句话,浑身就感觉像是无数虫子爬过,控制不住的汗毛竖起冷汗直冒。

    吴尘的对面,站着一个身穿喜服的绝美女子,她的双手放在身前看上去文静舒雅,她的眼神低落像是带有哀怨,她的头上戴着黄金凤冠,她的身上穿着绫罗绸缎。

    她平静地望着吴尘,樱唇轻启。

    “我的……夫君呢?”

    吴尘收起了属性刀,他的目光全无焦点像是神思悠远。

    他在想身后已经死亡的人重新化作恶鬼出现在这里,是不是说明那些人的死亡与眼前这个绝美新娘有着密切的联系?

    片刻之后他脸上划过一抹和善的微笑。

    “我就是……你的夫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