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把属性刀 > 第26章 永生界
    “我就是……你的夫君。”

    吴尘声音平静温和,像是才子终遇妙佳人。

    红袍新娘听到这句话之后目光忽然闪动了一下,瑰丽的瞳孔仿佛有光芒蹦射而出。

    可这光芒顷刻间再次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落寞和寂寥。

    “你不是!你不是!你怎么可能是他,你竟然敢冒充我的夫君!”

    对方忽然冲着吴尘不断大喊,紧接着皮肤表层撕裂,焚烧,剥落,皮肤下露出没有任何血肉支撑的骨骼。

    美丽的新娘在短短几秒钟之内化作了一只红粉骷髅,那个即将出嫁的女孩早已经不复存在,能够永恒遗留下来的,只有那华贵的凤冠霞帔。

    这是一只由无尽怨气化作的恶鬼,它存在的目的就是报复世间还活着的所有人,把这些人全部拉进那代表死亡的世界,看着一座座墓碑拔地而起,他们将永远在里面沉睡不醒,肮脏的灵魂陪着骷髅怨女去继续寻找她的夫君。

    骷髅怨女,怨气太重。

    此刻她那暴露在外的二百零六根骨头发出咔咔脆响,空洞的双眼看不出是愤怒更胜还是怨念更强。

    勾魂掠魄般的无形力量很快笼罩住了吴尘,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咄咄逼人。

    隐隐的,又像是有一抹无形的香气萦绕在鼻端,是个男人闻到都会为之倾倒。

    吴尘的全身开始化作黑色的雾气,像是尘沙般即将洒落,他连忙打开系统面板,果然,生命值属性一直维持在90%+,一点都没有减少。

    他的脸上露出计划得逞般的笑容,古井无波的瞳孔里映出了那抹炽烈的金黄色。

    那真的是一扇大门,它不像是属于奈何桥秘境或者是骷髅怨女,更像来自另一个神秘的国度,死亡的集结地。

    高亮的金色圣光冲天而起,大门在圣光的沐浴中缓慢洞开,门内的景象漆黑一片,就连外部这无尽的圣光也渗透不进去丝毫。

    那是个什么地方?吴尘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站在奈何桥上没有回头也没有后退,他没有违背这片秘境所设立的最初规则,所以,他将会是第一个以活人的身份进去那里的人。

    活人来到死神的聚集地会怎样?就像是老鼠进入了猫舍,甚至不用猫咪动手,老鼠就会被猫舍主人的乱棍打死。

    这也是骷髅怨女想要看到的。

    可吴尘不是普通的活人,他手里握着能斩断死亡的长刀,死神站在他的面前也得考虑一下带走这个人会产生怎样的严重后果。

    ……

    一片无休无止的黑暗,黑暗中仿佛传来旷古绝今的绵长歌吟,吟唱声化作光明从天空洒落,光明普照大地的时刻有人正站在贫瘠的土地上缓慢前行。

    那是吴尘,他的双眼空洞无光,帅气的脸上不存半点表情,就像是一只提线木偶一样一步一步往前走,始终摆脱不了已经注定的宿命。

    吴尘的右手边是墓碑,一个又一个的无字墓碑悄悄伫立在那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吴尘围绕着圆顺时针缓慢行走,像是想要找个缝隙钻进去,然后代表自己的墓碑也跟着在这里长久伫立。

    可他钻不进去,因为他是活人,能够在这里立碑的前提条件就是你已经死亡。

    吴尘当然是有意识的,不过他已经将自己的意识放的很空很空。

    既然有东西正提着线操纵他这只木偶,那么就任由那人操控吧,等到对方意识吴尘还活着时,自然会现身来解决吴尘这个小bug。

    就像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旅程,时间的流逝忽快忽慢。

    行走过程中吴尘简单数了一下,墓碑一共伫立着四十多个,应该就是在秘境中消失的那些家伙,他们以死人的名义来到这片世界,长埋于这片土地。

    不知不觉中,操控自己的那股力量开始缓慢消失,吴尘脚步第一次顿在了原地,目光里流露出无尽的迷茫和彷徨。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儿?”他嘴里轻声呢喃,视线环顾四周,举止慌乱四处奔跑,看模样像是要寻找出路,离开这片世界的出路。

    不知道何时,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条河,河水清澈见底,水里有无数鱼儿游来游去,像是幼儿园里小朋友们一起嬉戏。

    远远望去,河的对岸坐着一位老者,滴雨未下,却穿着一身蓑笠,手里握着一根鱼竿,显然正在钓鱼。

    这条河从中间隔开,一边墓群,一边老翁,画面怎么看怎么透着诡异。

    吴尘想张口喊,却终究没喊出声,而是脱下鞋,挽了挽裤脚,提着鞋子淌着河水,向对面走去。

    自始至终,老头都未曾抬头看吴尘一眼。

    来到对岸,走到老头身边,老头仍然在那一动不动,甚至吴尘觉得,这人还活着吗。

    “老爷爷,请问这里是哪里?”

    吴尘清了清嗓子,礼貌的开口提问。

    这时,老头终于把头抬了起来,却不是看向吴尘,而是答非所问,看向了眼前的河水,奇怪的问道:“我的鱼呢?”

    吴尘转头看了看河水,这才恍然,原来自己刚刚淌水过河,把这里的鱼都吓跑了,于是立刻歉然道:“抱歉,刚刚着急过河,没注意水中的鱼儿,不小心把它们都吓跑了,还请前辈为我解惑!我是……死了吗?”

    老头这才抬头看了看吴尘,干尸一般的老脸神秘一笑。

    “你可以说是,亦可以说不是,有些人死后会来到这里,但不代表,来到这里的,都已死去”

    “前辈的意思是,我还没死?”吴尘忽然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的笑了起来,满脸欣喜。

    老头子又没正面回答吴尘的问题,而是再次扭头看向清流河水,伸手捋了捋山羊胡。

    “你觉得,是你吓跑了我的鱼?”

    “难道不是吗?刚刚趟水过河鱼都被我吓跑了啊!”吴尘挠了挠头,伸手指向河对岸的那群墓碑,“老爷爷,你知道那些墓碑是怎么回事吗?”

    哪知这时候老头子继续答非所问,他像是一个即将入土的年迈老者一样和蔼笑了笑,一边笑着一边摇头,意思是说“小娃娃你尽情领教一下老夫的思想哲理吧”!

    “不不不,你只知道鱼儿是因为你的惊吓逃走,却不知它们或许是自己选择离去啊,我常年在这边垂钓,鱼儿也常年在这里嬉戏,它们不怕我的鱼竿,怎么又会怕你的赤足呢?你以为它们不清楚,死亡……或许也是一种重生吗?”

    “死亡,或许也是一种重生?”吴尘轻轻咀嚼着这句话,脸色却渐渐沉了下来,之前的那股子懵懂无知一去不复返。

    他忽然有点烦了,我费尽心机来到这里,又装了多久的木偶好歹把你引出来,你以为我是来听你讲这些人生哲理的吗?

    “我是问这是什么地方,那些墓碑是怎么回事。”吴尘无视了老头子的长篇大论,声音变得格外低沉。

    老头忽然愣了一下,幽幽抬起头重新打量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干瘪的嘴唇再次挤出一抹笑容。

    “呵呵有意思,老夫在这永生界守墓无数载,你是第一个走进这里的活人,也是第一个让我都没看透的年轻人啊。”

    “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吴尘右手一挥,直刃长刀握在手中,直接架在了对方脖子上。

    “我不是说了吗?这里是永生界,何谓永生界?与天同寿,可谓长生,天灭犹存,可谓永生啊。”

    老头被属性刀架在脖子上依旧面不改色的高谈阔论,不过他那张老脸变不变颜色似乎也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