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把属性刀 > 第27章 死神
    嚓!

    微弱的斩切声随着轻风飘荡开来,斗笠坠到地面,圆滚滚的脑袋在地上滚动了几圈之后归于静止。

    吴尘揉了揉眉心,心说怎么有种回到高中课堂听老师讲课的感觉,既然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宰掉算了。

    这样想着他就要继续趟水过河,寻思着刨个坟墓看个究竟,能救他们就尽量救,虽然自己不是什么救世主,但总要为这次的悬赏考虑一下。

    可没走两步身后忽然传来剧烈的咳嗽声。

    “咳咳,咳咳,年轻人脾气不小啊,你还没懂永生的含义吗?我本就是个死人,你还能让我再死一次?”

    吴尘回头看了一眼,老头的脑袋还蹲在地上瞪着两个深深凹陷的眼睛看着吴尘,似笑非笑的干尸般的脸似乎是在说“看看我这模样,你惊不惊喜,害不害怕?”

    岂料吴尘目光平静,平静中竟然浮现出一丝欣喜,他大踏步的来到这干枯脑袋旁,提起脑袋就给按进了旁边的河水里。

    鲜红色的血液与清澈的河流相互渲染,像是形成了一幅别开生面的红墨画,画面中鱼儿被血腥味吸引而来,又被那疯狂晃动的脑袋惊得四处流窜。

    咕噜噜,咕噜噜!

    老头子嘴里吐出一个个气泡眼看就憋不住了,吴尘又一把把这脑袋给提了出来。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咳咳,臭小子你找死是不是?真以为我这把老骨头是吃素的吗?”

    见这态度,吴尘还没等对方说完就要把这脑袋继续按下去,可转头的一刹那他忽然愣了一下,河流消失了,地面上只剩下干枯龟裂的地面,更无半点潮湿的迹象。

    更诡异的是,回头再看手里,手中的脑袋也跟着消失了,旁边的老头尸体同样不复存在。

    漆黑的夜幕从天而降,夜幕中又有光明从天空投射下来,像是庞大的聚光灯照亮舞台。

    舞台四周一个个幽魂般的人脸凝聚出来,他们有的带着惊恐,有的带着落寞,有的甚至张大嘴巴愤声咆哮或者呼救,可传不出一点声音。

    这些人脸忽然注意到了光线中的吴尘,像是黑暗中终于找到了期待已久的那束光,他们伸出虚幻的手臂拍打眼前看不见的屏障,希望能引起对方的注意来救救他们。

    吴尘简单扫了眼这些面孔,绝大部分他都见过,正是那些死在奈何桥上的身影,其中当然也有钱多多。

    可他没有轻举妄动,舞台已经拉开帷幕,表演者可绝对不止他一个人。

    对面,漆黑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如同烂泥一般的身体上还有水滴滴落,嘴里露出细长的獠牙,牙齿在惨烈的光线中钢铁闸门般猛地开合。

    很难说明对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模样看上去像个异度空间里的邪物,身体是由烂泥组成也更印证了这一点,可浑身又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阴寒气息,像是一个死去已久的孤魂野鬼。

    吴尘右手一挥,刀身折射出异样的光,他站在那摊烂泥的对面,手持尖刀利刃。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水,你竟然敢把我的头按进水里,你这个无知的卑贱的人类!”怪物先是仰天大笑两声,然后盯着吴尘恶狠狠开口。

    “你想要救他们对吧?那就让他们看看你这个小鬼的身体是如何被撕裂,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被折断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吧,我想知道看到这一幕他们会恐惧到什么程度,恐惧,原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啊。”

    这长篇大论的废话风格果然和那老头子如出一辙,吴尘目光戏谑,刀尖划过地面,划出轻微的火花四溅。

    “啰里啰嗦真的很烦,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去死,要么把他们放了,然后去死。”

    “死?啊哈哈哈,我说过我本就是个死人了,死人还能再死一次吗?我现在的身份,是死神!”

    死神吗?可能那真的就是死神吧,不管是那让人无法理解的生命形态,还是那近乎能操控生死的强大能力,似乎都在昭示着一位死神的降临。

    包围在四周的人脸忽然涌现出了无法言喻的恐惧,他们当然知道吴尘是谁,和自己一起进入秘境的家伙而已,修为不可能超过聚灵期。

    这种级别的修士怎么能和死神对抗啊,希望的光眨眼间就被掐灭,所有人的脸上再次浮现那抹无助,眼睛深深闭上,像是不想看到太过血腥的画面。

    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句轻飘飘的回应飘进了他们的耳中。

    “不不不,死神也会死,那种死亡方式……叫做魂飞魄散。”

    吴尘轻轻摇头,忽然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嘴角,身体弯曲如强弓,漆黑的火焰在刀身浮现,短瞬间暴冲而出。

    对面怪物的身体忽然瘫软下去,行成一滩烂泥神奇的躲过了吴尘的斩切轨迹,这摊烂泥在吴尘的身后重新蠕动起来汇聚成人形身体,脸部凹陷进脑袋内,然后又从后脑勺上钻出来。

    “真是可笑,胆敢挑战死神的人类,终将会为自己的愚蠢付出鲜血的代价!”

    空灵的咆哮好似歌吟,怪物手臂钻进身体内,拔出了两把弯曲的长刀,静谧的刀刃隐藏在黑暗之中穿梭自如,破空如风。

    吴尘轻哼一声,转过身再次挥刀连斩,极致的速度下破风声幽幽回荡,苍白的刀刃在空中划过悠长的弧线,这些弧线没有立刻消失,它们在残留的两秒之内笔直的向前方斩切。

    怪物的身体诡异莫测,每一刀砍上去都像是砍进了泥潭里,当你拔出长刀之后泥潭很快又恢复原样。

    对方在躲避和进攻中疯狂大笑,像是在嘲笑眼前这个愚蠢的人类竟然一直在做无用功,它的身体由泥浆组成,泥浆会害怕刀切吗?

    可他不知道的是,每一刀斩切之后,自己的身体都有一条随机属性发生不可逆转的降低。

    他们在这庞大的聚光灯舞台上来回碰撞,刀光血影的轨迹在地面留下难以抹除的痕迹。

    可在某一刻,撕裂苍穹的笑声戛然而止,怪物的身体上闪过一道亮眼的绿色信息。

    语言属性-15

    这摊烂泥狠狠地倒飞出去,手中握着软绵绵的弯曲刀刃,身体僵硬的像是被晒干的泥人,它张开已经没了牙齿的恶臭嘴巴想要说话,可张了张嘴竟然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个喜欢啰嗦个没完的家伙,终于变成了哑巴,它浑身颤抖着躺在地上,像是个舞台上没有任何力气继续表演下去的小丑。

    这一幕太过紧张太过刺激,四周的人脸忽然激动起来,所有人再次看到了希望,希望的光并没有熄灭,它已经化作烈日升上天空,就要把整个黑暗的世界都照亮。

    在他们的眼中,吴尘已经不再是他们的同辈修士。

    呸,那怎么可能是修士,那他妈的明明就是天神下凡,握着雷霆万钧的长刀,踏着风驰云卷的步伐,绝对就是历史的继承人,文明的救世主,世界的开拓者啊。

    他们的脸庞隐藏在黑暗中为了吴尘纵声高呼,甚至激动地泪流满面,若能救命,那么此恩大于天。

    “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吴尘走到怪物面前,对方的眼神依旧凶狠,可凶狠中也掺杂着难以掩饰的恐惧,这一刻,他终于对眼前这个年轻人有了更深的认识。

    正在怪物颤抖着想要表达的时候,四周的画面再次发生剧烈的改变,吴尘重新站在潺潺流水的小河边,水里的鱼儿在愉快嬉戏。

    河流对面还是那群仿佛伫立万年的墓碑,脚下浑身只剩泥块的怪物也不知去向。

    吴尘眉头一皱,正搞不清楚又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节奏缓慢的鼓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