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把属性刀 > 第29章 古元
    吴尘立刻来到拱桥最高点向远处张望,浓浓黑暗中似乎隐藏着人影。

    完全看不清对方的面孔,夜色笼罩,浓郁的雾气又阻隔了大部分的视线,红圈中的修士一个个排着队慢步向那边走去,像是准备朝奉哪个神明。

    “喂,你们干嘛呢?”吴尘冲着人群大喊。

    可没有人回应他,这条临摹出来的奈何桥俨然已经变成了生死路,走到桥尾的结果不是能够沟通生死,而是直接踏入死亡的深渊。

    那是绝对的死亡,不会进入永生界。

    吴尘眼看着不对,立刻冲过去摇晃他们,甚至尝试斩刀或者用黑色火焰阻挡住他们的去路,可是没有用,他们的大脑已经陷入了混沌,甚至意识也有可能被剥夺,奈何桥的上空回荡着他们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是被恶鬼附身了吗?可不管吴尘怎么观察,都没有在这些人身上感受到丝毫寒气,就像是对面站着的不是什么恶鬼,而是一个修为强大到足够藐视他们所有人的修士。

    吴尘跑到钱多多面前,对方眼睛直直的望着前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甚至透着一丝惨白,像是个被人操纵的千年僵尸。

    晃了半天还是没晃醒,吴尘气的连扇几巴掌,可依旧没用,倒是钱多多脸上多出了几道鲜红的巴掌印。

    吴尘目光扫动又来到了楚梓月面前,对方的状况和钱多多一模一样。

    甚至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也停止了缠斗,红粉骷髅重新化作了那个绝美的新娘,她身形暴退的同时撕心裂肺般的笑声开始回荡。

    “哈哈,哈哈,既然踏上了奈何桥,就别回头了。”

    七个修为最高的家伙脸上出现挣扎的迹象,像是某种霸道的意识正在入侵他们的大脑,甚至现在吴尘也开始感觉脑海里有嗡鸣声回荡,一个声音正在对着他催眠,那声音温柔祥和,让你不由自主的意识朦胧。

    “妈的,不会把自己搭这吧?”

    吴尘用力晃了晃头,可你越是挣扎那股声音就越强烈,像是倒钩勾住了意识,你挣扎越厉害,倒钩刺入的就越深。

    妈的关键时刻那小男孩呢?不需要他的时候天天蹦出来,需要他的时候就没了踪影。

    仅仅几秒钟时间,吴尘的意识轰然溃散,他目光由精明变成了呆滞,就像正排着队往桥尾走的那群人一模一样。

    吴尘缓慢走到队伍末端,脚下踏着诡异的步伐,想个沉默的僧侣,又像被提线的木偶。

    可紧接着在没有人察觉的时候,他的双眼闪过了一抹鲜红色。

    “哥哥~”

    隐约中,一声呼喊猛地将吴尘的意识拉了回来,吴尘双眼中恢复了一抹精明,可依旧控制不了身体,一步一步往前走。

    “这到底怎么回事?”吴尘想喊,可张不开嘴,无形的威压从前方覆盖过来,像是一座大山横亘在他的面前。

    那显然是一个修为强大的修士,他站在对面目视这些人的到来,忽然张开双臂像要拥抱他们。

    “欢迎各位的到来,今天是你们最荣幸的时刻,成为我的祭品,跟着我一起离开这里,征战天下。”

    暴露在吴尘眼前的是一张年轻的面孔,他穿着一身黑色长袍,犀利的脸庞棱角分明。

    那是谁?

    “古……古元?”人群中传来了吕帆的惊呼声,他们因为修为的原因,只被控制了身体,并没有被控制意识。

    “那个唯一走过奈何桥的家伙?”宋云泽皱眉。

    “他还活着?这怎么可能,他不是已经失踪几百年了吗?”紫鸢不解的问。

    “这个问题问得好,”古元大手一挥黑袍飘荡,“谁说死人就不能存在这个世界上?谁说死人就不能跟你们见面?谁说的,死人就不能获得重生呢?”

    “重生?你所谓的重生,就是把我们这些人当做祭品对吗?”江灵雪目光阴冷。

    “不不不,我需要的只有你们五个,”古元声音阴阳怪气,“那些低修为的家伙本来想让他们直接去死的,可谁知道不知怎么的又回来了,那就只好一起献祭吧。”

    “可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来?”紫鸢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目光一转猛地看向景哲。

    景哲沉默着,缓步走到了古元的身旁。

    “各位,不好意思,能够成为祭品,都是我们的荣耀。”景哲沉声说,“汇阴宗该易主了,忘忧城也该洗牌了,这里之所以一直沦为低级城市,最大的原因就是五大势力太过均衡,只有打破这种平衡,才能更进一步。”

    “也就是说,你给我们的丹药……”紫鸢目光瞪大,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

    “那是离魂丹,你们修为虽然还没有到达凝魄期,可已经无限接近,魂魄种子已经生成,古元需要的就是这颗种子!”

    “可那样你也会死。”吕帆死死盯着景哲,目眦欲裂,“而且,古元的修为虽然高深莫测,可你还想靠着他拿掉整个忘忧城?你们不会以为那帮老家伙都死绝了吧!”

    “我你们不用担心,你们难道忘了吗,我有真正的血祭回魂丹。”

    “至于拿下忘忧城并不难,你们知道古元的哥哥是谁吗?那是你们汇阴宗的大长老古苍,古苍这次闭关之后修为绝对超过汇阴宗宗主,到时候你这少主恐怕也当不了多久了。”

    “单单依靠魂魄种子就能让死人复生?历史上可从来没有这样的记载。”宋云泽不屑地哼哼。

    “魂魄种子当然不够,可你们难道没注意到,”古元声音顿了一下,“奈何桥那边的彼岸花吗?”

    “彼岸花?”

    人群中吴尘瞳孔猛地收缩,一个大胆甚至无比天真的想法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甚至即便有了这个想法,他也不太敢相信。

    “你的意思是……”吕帆目光闪动,似是也有所猜测。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会死吗?”古元轻笑着继续说,“因为我走过了奈何桥,可最后的换来的结果不是沟通生死,而是走向死亡。”

    “我也没办法啊,只能来到这里以死人的形态保存到现在,可我发现自己只能算是半个死人,连其他鬼魂拥有的自由都没有。”他的表情变得格外癫狂,像是个老精神病。

    “我必须出去,于是寻找和尝试了无数方法,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彼岸花……”

    “那是鲜红色的,真正能够沟通生死的花朵,它们的颜色是那么缤纷那么艳丽,它们,就是我复苏的垫脚石!”

    “什么意思?”江灵雪还是不解,他本身就对这奈何桥和彼岸花知之甚少。

    “因为彼岸花连通着生死,掌握着轮回,花叶永生永世不得相见,”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那是吴尘,红叶在暗中不断阻断无形的控制,现在的他又能说话了。

    “彼岸花花叶永生永世不得相见,可若是花叶相见之日,便是颠倒了轮回之时。”

    “没错,兄弟有眼光,”古元并没有被吴尘开口惊讶到,“用万年真冰覆盖彼岸花叶子,等到彼岸花开之时可保叶不落,花叶相见之日,便是我重生之时。”

    景哲似乎也被这气氛影响,走上前来微微一笑。

    “整合血宗加上汇阴宗的力量可能还是很难扳倒其他三大势力,不过我们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底牌,现在告诉你们应该也无妨了。”

    “那个底牌就是……开放地狱的大门。”景哲话音一落,缓慢扭头,看向了站在一旁一直露出诡异微笑的红袍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