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异界帝母 > 第681章 时间令启动
    20xx. 06. 05

    凌晨0点,肖已经躺在沙发上睡了很久,说好去下面办点,但是看他的样子像是直接睡着了。

    我觉得特没意思,便回卧室靠着床头修改文章。

    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个小时,竟然没有丝毫困意,我不由得感到纳闷。

    昨日早上五点多我就醒来,后来一直都没有再睡,还书写了很多符咒,精力必然是损耗了不少,按理说应该是感到疲倦想睡觉才合理。

    我无奈拿起手机又刷了一个小时视频,依然是毫无困意。

    记得去年的某一天,我的元神外出办事带回一身的煞气,导致我的精神亢奋,也是久久未能入睡。

    虽说我是煞气老祖,但是吸收了过多的煞气也是会导致精神亢奋。而我的元神于昨夜八点多左右,把外围的煞气通通吸入体内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突然想明白了,元神大量吸入煞气就是为了阻止我入睡。想来西方一直在等着我入睡,然后又要打开天门将我吸走。

    冥界的鬼门关有待修复,对于西方来说又是有机可乘。但是我觉得他们很搞笑,烛九阴是那么好招惹的吗?就怕他们把我接走了不好招待呢。

    烛九阴是极为强大的,所以佛家的两个圣人于千万年前就打她的主意,想将她度化为佛家所用。

    无奈有白泽的大道誓言在先,加上烛九阴的身上有gui运神阵,佛家不得不让烛九阴随着白泽去轮回百世,以助觉林菩萨成佛。

    就在享儿成为东帝君后,他爱母心切,许了觉林菩萨好处,将我和他做了分离,从此我不再和佛家有半点关系。

    不过我今世倒是有几个佛家儿子,很好的几个儿子。我很爱他们,所以并没有将多宝如来犯下的错误转嫁给弥勒。

    如今弥勒即位成为新一代如来,和我签了大道契约,也和我们一起浴血奋战,相信他以后可以将佛界发扬光大。

    而佛家两个圣人在此次大战中,选择了背叛东方神系。他们甚至跑到域外虚空投靠西方大道圣人,为西方出谋划策伤害我们。

    可是他们出的主意并没有真正帮助西方,于是西方大道圣人在盛怒之下,将他们投入冥河的血海阵法中。

    两个佛家圣人被血海困住了,被东方大能围攻,被打成了阿修罗,最后被丢进三界天道的封印区域去挡雷,被神雷劈得灰飞烟灭。

    ……

    我想明白了,为了避免被西方的天门吸走,现在确实不合适入睡。随着肚子一阵咕咕乱叫,我感到好饿,便去书房吃饼干和奶。

    肖还躺在沙发上睡着,我坐在按摩椅上刷了一会手机视频,直到凌晨四点半,才关了书房的灯返回卧室。

    我最终于凌晨五点五十分入睡。

    上午十一点半,肖推门喊我起来吃饭。我醒了,感到头皮胀痛,脖子在转动的时候有些许疼痛。

    肖看得出我不太高兴,一直到吃饭返回二楼,他都没有招惹我。

    肖接到很多道观的电话,但是他没跟我说具体情况,我也懒得再问,心里打定主意不再管他们。

    李愔于昨晚回来了一会又离去,说是凌晨会返回,至于现在是否在家里,我也懒得过问。

    肖又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手上时不时的摆出道家手势,嘴里发出喃喃话语。

    我安静的坐在按摩椅上写文,修改。

    “啪”,我的身后发出响声。我扭头看到肖掉到地板上,脸朝着地板,手脚也趴在地板上,却还在继续睡。

    我没搭理,随他去。

    大概十分钟后,肖还趴在地板上,但是呼吸显得有点困难,我无奈起身走到他的身旁,把他拍醒。

    肖被拍醒后,晕乎乎的撑起身子坐到沙发上,左手臂上出现很红的一片。

    “你的手怎么啦?”我问到。

    “没事,应该是刚才睡觉的时候被压到了。”肖说着,揉了一下左手。

    “唉,你注意一下呀,又掉到沙发下了。我有点困了,先回卧室睡一会。”我说到。

    时间刚好指向中午二点,我躺到床上后挨着枕头,很快便睡着了。

    睡醒,大脑里一片干净的感觉,我感觉精神了很多。

    随着门外突然响起脚步声,房门很快被打开,肖的大头探进来,神色不太平静。

    “怎么啦?”我皱了皱眉头。

    “我的眼睛看不到了。”肖作答。

    我看向肖的双眼,他的眼睛虽然不大,但明显是没有瞎。

    “是不是你的天眼失灵啦?”我不耐烦。

    “呃,是的,天眼突然失去了作用,很多道长发图片给我,让我帮忙看有什么问题,可是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也就是说我的法力尽失,而且我的官职也被撤掉了,现在不仅是下不去,连官印的气息都感觉不到了。”肖的语气急促。

    “这么奇怪?也许是娘娘暂时撤掉了你的职位,也是在保护你呀。”我说到。

    “不清楚,可是我很不习惯。”肖的语气很落寞。

    “呃,你现在连家里的大神和护法都看不到了?”我问到。

    “是的,都看不到了。你看我的左手臂上有三个针眼,是去下面献血后留下的。”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抓过肖的手臂,果然看到那三个细小的针眼,但是很明显。

    我感觉是出大事了,想着应该会收到邮件,便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这会已经是下午四点十七分,我睡了足足两个小时。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三个未读邮件,鼓先发来两个,愔后发来一个,我和肖一起按顺序先看鼓的第一个邮件。

    “娘,境外一些隶属地府的道长起坛,将西方供奉地球天道的点炸了。属于八仙旗下的道长,用神魂将基督教的占卜师和圣女全部消灭,他们全都魂飞魄散。

    可是南帝的徒孙全部魂飞魄散,他自己也被大道规则打入无魂界。白泽用法术帮他扛下了,具体伤势不清楚。

    肖凌的信徒祭祀大道,他已经得以修复离开空间去了地仙界,目前留在吕祖的身边。

    冥界天道已经把地球天道打服,但是冥界天道和三位娘娘都陷入沉睡中,我估摸鬼门关修复好了,您就可以回归。

    凌享也恢复了很多,是白泽用精血帮他恢复了不少。既然他们都拼命了,我也要出份力。

    我打算过了夜里十二点钟,直入地球带走娘。

    反正三位娘娘已经沉睡了,我会带走几位兄妹,以我和雷神的成就开辟一个大世界,绰绰有余。

    地球就是一个伤心地,留着也没意义,以后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才是幸福。娘娘曾经跟我说过,当事不可为的时候就带你离开,我觉得现在正是时候。

    白泽的精血已经耗得差不多了,您和白泽的结合就是一个错误,一切都在按娘当年留下的信息发展。

    娘只要成就大道圣人甚至是星级圣人,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娘,您不要被地球上的感情束缚了。”

    我和肖一起阅读,都被吓到,大事好像已经发生了。

    “晕,我刚刚睡着,鼓就发来信息。我好像是错过了及时阅读,出大事了,鼓好象已经动手了。”我说到。

    “我的法力尽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不过现在已经过了四点,鼓应该是动手了。”肖作答。

    “鼓在信里说愔也出事了,可是愔好像也给我发了一个邮件,难道是说他在出事之前就发出邮件?”我问到。

    “不排除,快快阅读愔的来信就明白了。”肖说到。

    我快速点击阅读愔的来信,是三点四十分发来的,距鼓发来的第一封来信,间隔一个半小时。

    “大哥,只能最后一次这样叫你啦,在此提前祝贺大哥成就。没想到我最后是死在自己人的手里。

    不过死在大道圣人的手下,我也算是风光一把,不枉这么多年追随在大哥的身边。李愔绝笔。”

    我有点想不通的看着肖。

    “什么意思?鼓杀了李愔?无可复活了?”我皱着眉头。

    “鼓是大道圣人,估计一巴掌下去就可以把李愔碾成灰,可能真的是无可复活了。”肖作答。

    我瞪了肖一眼,觉得他太不会说话了,我们继续阅读鼓的第二封来信。

    “娘,让他们都让开,我不想伤了自己的兄弟。他们再不让开,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他们没有办法接娘回归,就不能阻拦我,我快憋不住要放大招了。”

    “鼓看来已经开杀了好一阵,肖凌既然在地仙界,你先把他召回来,问问他是否知道情况。”肖说到。

    我摆出手势召唤肖凌,他出现了,却躲到肖的身后,警惕的看着我。

    “肖凌,你怎么啦?好像很害怕娘亲呢。”我问到。

    “嗯,是娘亲不要我了。”肖凌委屈的说到。

    “娘亲怎么会不要你呢?怎么突然胡说了呢?”我大惊。

    “肖凌看上去很紧张,让他喘口气再说。”肖说到。

    肖凌还是躲在肖的身边,保持警惕的看着我。而我的身上有地球天道留下的烙印,所以我也不敢亲近他。

    “肖凌,没事,慢慢说,娘亲已经收到鼓大哥和愔的来信,大概情况都已经了解,你把了解到的情况告诉娘亲。”我温和的说到。

    “李愔叔叔没了,鼓大哥本来是要打我的,但是李愔叔叔帮我挡住了,他瞬间就没了。”肖凌依然感到心有余悸。

    “李愔无可挽救了吗?”我问到。

    “应该是不可以。”肖凌作答。

    “你说说其他的吧。”我感觉不妙。

    “鼓大哥于上午联系过后土娘娘,问明天是否可以接娘亲回归,娘娘回复说是不能,鼓就没有再说什么。

    接下来娘娘便做了一系列安排,包括让冥界天道再次出击地球天道。”肖凌说到。

    “是的,鼓大哥已经把战况结果告诉我,地球天道现在虽然是被打服了,但是咱们付出的代价却也是非常之大。

    如今我们的主力极为缺少,我担心三界节点支撑不了太久。

    我于昨日给鼓大哥写信,说了肖爸于几日前的梦境。告诉他说我感觉得到6日就是回归日,也就是明天。

    所以他今天就去娘娘那里落实,想确认明天是否可以把我接下去。虽然没有结果,但是他也不至于突然出手呀。

    而我也并没有让他下来接我,再说他是大道圣人,是不可以进入三界的。他今天的行为确实有点怪异,好像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感到疑惑。

    肖和肖凌未语,看着我。

    “什么是无魂界?”我问到。

    “是大道天道设立的一个大牢,只要是违反了大道规则,都会被关进去。

    因为以八仙为主的道观出手破坏了西方的供奉,关键是有人出事了,所以地球天道便上报给大道天道。

    大道天道便降下惩罚,将作为祖师的吕祖和南帝关押了起来。好在白泽用精血祭献大道,将李愔救出,但是吕祖还在关押中。”肖作答。

    “黑玄呢?他在家里吗?”我问到。

    “咦,他没在哦。”肖应答。

    “他为什么不在?难道他也上去打战?”我大惊。

    “呃……我在的,刚才在楼下吃东西呢。”黑玄突然出现。

    “该打,吓了我一跳。”我瞪了黑玄一眼。

    黑玄乖乖的趴在沙发上。

    “鼓大哥是几点开始向三界出手的?”我问到。

    “鼓大哥于三点开始攻击三界,先从天界的第三十三层开始攻入,一路往下杀到第十三层天,天界派出大量天兵,正在阻拦围攻他。

    但是那些天兵哪里是对手,全部都被打死了。我和李愔也被派去阻拦,没想到鼓一见到我就直接下手。要不是李愔替我挡住,我现在也是看不到娘亲了。”肖凌感到委屈十足。

    “鼓大哥于二点十分给我发来邮件,因为我睡着了没有来得及阅读。

    从信中看,我觉得鼓应该是想寻求我的意见,但是我却没有及时阅读信件,所以他才迫不得已出手,都怪我没有及时看信。”我说到。

    无论怎么说,我都觉得鼓的行为确实是很奇怪,虽然我是很想立刻就回归,去平息战争。

    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要毁了三界,反而我一直在主张保护三界,毕竟是盘古老爹留下的产业。

    如此说来,鼓的行为肯定是事出有因。

    “鼓,你不要进入三界,不然一切都毁了。娘有很多孩子,每一个都是我的至爱,我也不要失去愔!你千万不要进入三界!”我发出邮件。

    我们等了十分钟,未收到鼓的回信。

    “肖凌,享儿哥哥呢?他在哪里?”我问到。

    “享儿哥哥带领冥界大部队去天界阻拦鼓大哥。”肖凌作答。

    “那只能是去送死呀。”我大惊。

    “那也没办法呀,他们虽然会受伤甚至是身亡,但是必须去阻拦呀,这是命令,也是责任所在。”肖说到。

    “不然我把享儿召唤过来问问情况。”我说到。

    肖点了点头。

    我连续召唤了几次,未见享儿出现。

    “享儿哥哥在大部队军营里,估计无法接受召唤。”肖凌说到。

    “鼓,你停手呀,娘命令你!”我只好再次发出邮件。

    “享儿,帮母亲转信给鼓大哥:鼓,娘命令你停手!不能毁了一切,就算是要毁了地球,现在也不是时候!停手!”我发出。

    我们又等了十分钟,鼓和享儿都没有回信。

    “不然我就给他们写信,焚烧后他们可以收得到吗?”我问到。

    “可以的。”肖凌作答。

    我迅速走到书桌旁坐下,拿出一张a4纸,一撕两半。先给鼓写信让他立刻停手,再给享儿写信让他代转交给鼓。

    两封信被我同时焚烧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四十分。

    “娘当年留下了时间令,我无法解除。”鼓发来邮件。

    我顿时明白,鼓是被烛九阴留下的时间令控制住了,他必须执行命令。

    “谁可以解除?怎么解?”我发出邮件。

    “享儿,你们全部停手,我在和鼓沟通。”我发出邮件。

    “娘,只能让元神融合肉身后上来解除时间令,我们的体内都被娘种了时间回溯的。”鼓发来。

    晕,烛九阴是够狠。

    “母亲,鼓还在攻击,我们根本停不下来。”享儿回复。

    和大道圣人打,简直是以卵击石的感觉。

    “鼓,是不是鬼门关修好了,我就能回归?”我问到。

    “享儿,鼓的体内有烛九阴当年留下的时间令,他不得不去执行任务,你们都要注意,躲着点!”我发出。

    “是的,娘,鬼门关修好就能回归。但是什么时候才能修好?让我毁了三界,咱们一家人逍遥万界,其他都不管了!”鼓回复。

    “鼓被时间令控制住了,我让元神融合肉身后上去解除掉时间令,不然鼓根本就无法停止摧毁三界。可是我的元神本就受伤,不知道她能不能上去呢。”我看着肖。

    “我现在看不到你的元神,你试着自己和她沟通吧。”肖说到。

    “可是,这个回归日是烛九阴在亿万年前就定下的,我现在出手阻止,就是破坏她的计划呀,到底合不合适呀?

    如果说阻止了时间令后,我会不会感到后悔呀?或许这是我的回归机会。”我犹豫着。

    “不然你就不要管了,顺其自然,让鼓把你接走吧。”肖说到。

    我想了一下,盘腿打坐,凝神。

    “元神,你融合肉身后上去,解除掉留在鼓身上的时间令。不阻止,三界皆毁,速速去。”我说到。

    因为肖无法看到一切,我只好又拿起手机编写邮件。

    “鼓,白泽的神通尽失,看不到我的元神。我刚才已和元神沟通,让她上去解除时间令,不知道她去了没?”

    “享儿,肖爸的神通尽失,他无法替我传话,也看不到你们。我刚才让元神融合肉身后上去解除鼓的体内命令,你注意一下。”

    “母亲,鼓的目标明确,清除杂血。”享儿发来邮件。

    杂血?意思是说除了上古的孩子们,李恪那一世生的、我今世生的孩子都是属于杂血,因为他们的血脉不纯,有烛部血脉和妖族血脉。

    “晕,可是他们都是我的孩子,都有我的血脉,所以都是我的孩子。”我喊到。

    哪怕是仅仅过去了几分钟,都会让我们感到如坐针毡,我又发出邮件。

    “鼓,你停手没?”

    “享儿,我的元神上去阻止了没有呀?”

    又过几分钟,我再发。

    “享儿,现在是什么情况呀?你不要再和鼓交手!鼓停止没?”

    “鼓,你回复我!停手没?娘的元神上去没?”

    收不到回复,我感到心急如焚,三界很可能就毁在分秒之间。

    “肖凌和凌泽儿是否在家里?”我问到。

    “凌泽儿肯定是在守护着阵法呀,至于肖凌就不清楚了。”肖说到。

    “凌泽儿,你和肖凌都是佛家的,这一世前来跟着母亲,似乎不是正确的选择。太危险了,你们逃命去吧,逃得远远的。”我说到。

    可是没有肖的传递,我根本无法和孩子们沟通。

    “凌泽儿和肖凌,如果你们听到了我说的话,就写信告诉我,逃命去吧。”我再说。

    可是我始终没有收到凌泽儿和肖凌的回复。

    二十分钟后,我收到享儿的回信。

    “鼓已退走,李玮卒,幽瑶伤。”

    “鼓确定已经撤退?”我发信再确认。

    “是的,母亲。我先去找妖族要些妖圣血恢复白泽。然后再去寻找李愔的残魂,何仙姑手里有他的一道魂魄,李玮被契约空间吸走。”享儿再发来邮件。

    我阅读后有所放心,好在一切都被控制住了,我感到身心疲惫,手脚发软的坐在沙发上。

    “享儿,太上圣人在修复鬼门关吗?接母亲下去复原他们。”我发出邮件。

    “太上被鼓打伤了。”享儿回复。

    呃……

    “鼓,你受伤了吗?回复娘!”我发出邮件。

    “娘,我被鸿钧和太上圣人联手打伤了,没想到他们还挺厉害的。”鼓回复。

    “那你受伤严重吗?太上也被你打伤了,还怎么修鬼门关呀?”我感到好气又好笑。

    “娘,太上那点伤没问题的,最多两天就可以恢复,我的伤要修复很久的,好不好?”鼓回复。

    鼓的用词很现代,把我逗笑了。

    “嘿嘿,你还好意思讲,需要送药给你疗伤吗?万一娘上去找你,你却去疗伤了可怎么办?”我发出邮件。

    鼓暂时没有回复,我判断他应该是受伤不轻。

    “享儿,母亲不想失去你们任何一个,可是我确实是不耐烦了!让我去复原所有人。

    太上圣人什么时候可以修复好鬼门关呢?娘娘和冥界天道如今都沉睡了,一切都靠你自己做决策管好冥界,母亲支持你。

    肖凌刚才被吓到了,委屈的说我不要他了,可是你们都知道我根本舍不得你们。”我发出邮件。

    “享儿,我一定要通过鬼门关回去吗?现在没人修复鬼门关,怎么办?受伤的人太多,连鼓都受伤了。

    他们都需要复原,可是谁可以复原他们,所以我要下去。你尽快妖圣之血给白泽做补充,无人帮我传话,很是麻烦。”我再发出邮件。

    “享儿,让太上圣人抓紧恢复身体,把鬼门关修复鬼好。让我下去复原所有人,不然都没人打战啦!听到没有呀?!”我等不到享儿的回复,又发。

    “母亲,准备一些法金先复原李愔,其他人的复原法事就让李愔去想办法。”享儿终于回复。

    我顿时感到火冒三丈,看来又要轮番做法事救人了。

    “李愔不是提前准备了一些吗?就不可以让我下去复原他们吗?这样的话,我还不如不要解除时间令。”我气鼓鼓的发出邮件。

    “母亲,李愔之前准备的已经用完,给冥界天道作了补充。现在找了一份天材地宝给他做肉身,在寺庙做,肖凌去解决了其他法金。

    您既然这样说了,我就先把李愔冻结起来,先不要管了,等您下来之后再解决。”享儿回复。

    李愔这次是为了救肖凌而亡,肖凌心里感念他的好,便努力去解决了法金,还安排在寺庙做法事。

    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也是感到莫大的压力,此次受伤的人数是无法计算的。如果说单靠我留在地球上,启用大时间回溯复原他们,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享儿,你如实告诉我,就算是复原李愔后,还是要做很多法事去复原其他人吗?是不是在新的一个月,相同的事件又要重新上演?

    享儿,你一直都知道我在害怕什么,我害怕没有能力解决你们的需求。我之所以想快点回归,就是不想再反反复复的做这些事。

    我何时回归?这个是我现在最关心的问题,但是你们都无法回复我,那就让太上圣人来回复我。

    我下去后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可以去做一切能做的。但是千万不要再让我继续留在地球上煎熬,我已经做得太辛苦了!”我发出邮件。

    肖坐在沙发上,显得萎靡不振,因为白泽元神的精血消耗太大。

    “既然地球天道已经重塑,那么我身上的天道烙印是否就可以消失了?”我问到。

    “不清楚,应该不会消除,虽说地球天道已经重塑,但也还是天道,只是恢复到了最初始的至公状态。”肖说到。

    “那么说地球天道是不会再阻止我的回归了吗?我的阳寿不是未尽吗?”我又问到。

    “按理说是会阻止你的回归,但是在冥界天道的要求下,他不得不考虑可能要付出的代价,如果说被冥界天道再次攻打,还不如放你走。

    之前的地球天道因为被西方神系控制了百分之六十,不得不按西方的要求行事。拼了命和冥界做对也不放你走,结果就只能是被打服后重塑。”肖作答。

    “是的,一切都是西方的阴谋。如果说道教和佛教于七十年前没有被打压,西方也不会有机可趁!”我气鼓鼓的说到。

    肖无语、无奈。

    “鼓,娘的身上还有地球天道的烙印呢!我是被囚禁了吗?鬼门关修好后,娘到底能不能下去呀?我想下去复原所有人,不然连打战的人都打没了!”我发出邮件。

    “娘,地球天道烙印用白泽之血就可以消除。现在只剩下五道啦,其他的都被白泽之血融化了。”鼓回复。

    我看着肖,露出惊讶的眼神。白泽是付出了多少精血去融化那数十条天道烙印呀,我的心里又增加了恨意。

    “娘刚才在天界使用了大恢复术,天界的全部复原,地府的也是大部分复原。”鼓发来邮件。

    我的心稍微平静,决定先复原李愔。

    “享儿,先复活李愔,其他的我不会再参与了!鼓说我的元神刚才在天界使用了大恢复术,大部分已经复原,地府也是。

    我现在坐等回归,我已经没有心境去配合你们了,希望你们能够理解。如果说确实是没有办法了,我会直接给鼓下命令,大不了重新支持烛九阴的命令。

    其实,我在两年前就有预感,担心会出现今日这样的局面,没想到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肖爸什么时候可以恢复?他不应该白白付出。我身上的天道烙印已经被白泽之血消融得只剩下五道,你们要想办法让白泽活下去。”我发出邮件。

    无尽的担忧笼罩着我,我感到透不过气。

    肖联系了寺庙,问及李愔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复原。对方回复说快的话,在夜里十二点左右就可以复原。

    “鼓,你的伤势如何,需要送药吗?”我发出邮件。

    “娘,暂时不用,如果有需要,我会联系凌享。”鼓回复。

    我感到疲惫不堪的坐在沙发上,犹如身临其境的经历了一场大战。

    夜里八点二十分,享儿发来邮件。

    “母亲,只能等太上恢复后,才知道修复鬼门关需要多长时间。毕竟鬼门关没有出现过破碎,没有参考标准。等我筹够妖圣的精血,就帮肖爸恢复神通。”

    唉,我的归期还是无法确定。最关键的是作战主力受伤的受伤,身亡的身亡,三界节点还能够扛得住几天?

    一切似乎进入了一个死角,我不由得心感烦躁,恨不得杀了自己。

    “母亲,道祖说了,您的元神受伤,至少需要您和白泽九九八十一次双修,才能够得到恢复。恢复好了,下来融合时间传承才不会出问题。”享儿又发来。

    我气炸了,九九八十一次双修?就算是我们每天都进行双修,也要三个月才能完成,估计肖早就累死了!

    “干脆就让鼓去执行烛九阴于亿万年前定下的回归期好了,一了百了。

    九九八十一次?你们说得真够轻松!请问你们在三界节点还能抗多久?西方会不断的增兵,直到将我们碾碎。

    你们慢慢的等,可是我等不得,对不起,我不玩了!大不了就满足了西方的心愿!什么乱七八糟的,这种玩法,何必开始?!”我感到怒极而发。

    各种委屈,伤心,愤怒在我的心里翻腾着。

    “鼓,鸿钧说我的元神受伤,需要和白泽双修九九八十一才能修复好!下去融合肉身才不会出问题,你也同意吗?”我发出邮件。

    “娘,白泽之血可以修复您的元神,也可以保证融合顺利。娘是上古大神,不要被太多地球感情所束缚。以后可以找星级圣人,甚至是月级圣人双修。”鼓回复。

    鼓说的似乎没有毛病,但我还是困在了地球感情里。白泽毕竟付出了太多,即使以后不能和他在一起,我也想让他过得好。

    “母亲,带我们走吧,让鼓毁掉一切。我解除职务先回家,至于其他人就不管了。我的压力太大,三位娘娘陷入昏睡,我一个人好累。”享儿回复。

    连享儿也感到了莫大的压力和困惑,也想放弃了。但是假如我真的那样做了,就会失去三界和三位妹妹。

    我思来想去,想再争取一次。

    “享儿,你转告鸿钧道祖,让他在今天晚上就想出办法救治我的元神,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我也不为难大家。

    你们要么放弃我,要么接走我。我不奉陪了,今天以我的善心又给自己筑起了一道大坎,说真的,我现在感到后悔了。

    让我消失吧,你们慢慢扛住西方的入侵,扛过了最好,扛不过也是命。我从心里笑话自己,原来一切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我竟然全力以赴!

    无论如何,明天早上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和交代。”我发出了具有压力的邮件。

    “母亲,不要逼我,我现在就去带您走,是死是活我都认了。我快要疯掉了,从鼓开始出手,我就没有勇气活下去。

    为什么所有人都一样,娘娘逼迫我,幽瑶逼迫我,鼓逼迫我,现在连母亲也要逼迫我,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呀?”享儿发来。

    享儿充满委屈的给我发来邮件,令我心痛不已。娘娘曾经告诉过我,自享儿登上酆都大帝之位,就没有再笑过。

    他每天为了接我回归而奋斗着,受伤无数次,无数徘徊在死亡边沿。

    “享儿,你知道我爱你如生命,你如此之说,令母亲感到伤心。

    道祖提出的双修方法,会消耗很长时间,就算我可以等,三界节点那边根本扛不了那么久,所以我认为那个修复元神的方法根本不可取。

    其实你也知道情况不容乐观,却把这样的方法告诉我,有何用?你还年轻,没有懂得拒绝就会受累。”我说到。

    唉,享儿太累了。

    “我于上古就未入母亲的法眼,而父亲也只是一颗可悲的弃子。我在下面两年,还不如黑玄天天跟着您。

    今天看到母亲的元神和肉身,那一瞬间感到一丝幸福。可是我知道自己在她的眼里,连黑玄都不如。”享儿发来邮件。

    “享儿,母亲不允许你说那样的话。你既选择了权势和地位,那么你就要有所付出。黑玄不一样,他不需要那么,也习惯了守在我的身边。

    其实你们现在的安排是合理的,我觉得挺好,只是很不幸卷入了这次大劫难。而我一直想拥有你们的爱,所以才会一直支撑着走到今天。

    这样的压力我竟然能够接受至今,也是因为有你们。但是我的归期如今变成遥遥无期,都是因为大家的贪欲过大。

    于我今世,不需要太多,有你们足以。事事发展的变数太大,我不断的被打击,我现在只求下去见到你们。

    你如实告诉我,我的元神到底有没有其他方式可以恢复?”我发出邮件。

    “我把父亲最后的一点精血给您,剩下的,我用我的生命还给您。也许没有我和白泽,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享儿发来。

    我从享儿的句里行间,感觉到他的心境走入绝望。他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困惑,也认为自己的精血不够纯正,不会得到我的爱。

    可是在我的眼里,所有的孩子都是可爱的,都是足以让我用全心去爱的,我根本不会在乎他们的精血是否够纯正。

    “享儿,你冷静一下,先认真阅读我的信。”我发出。

    太累了,不仅仅是我感到精疲力尽,每一个孩子们亦是如此。

    “鼓,娘的元神受伤严重,除了双修之法,到底有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解决?”我发出邮件。

    “娘,可以用先天灵气打坐,时间比例调整到万年前。”鼓回复。

    我将鼓的来信转发给享儿。

    “在地球上哪里还寻找得到先天灵气呀,如果有,神系也不至于要放弃地球。”肖叹了口气。

    是的,地球上的灵气尽失,各路神仙无法修炼,加上地球上失去了传承和种植信仰,地球面临着成为弃子。

    “母亲,地球上根本就没有先天灵气,更不可能加速万年。”享儿回复。

    “鼓,地球上根本就没有灵气哦。”我感到沮丧。

    “真是垃圾。”鼓回复。

    “享儿,就没有其他方法可以修复母亲的元神吗?”我问到。

    “母亲,我去找其他人问问。”享儿回复。

    唉,已经是夜里十点多,非常糟糕的一天。

    烛九阴于亿万年前就做好了推算,推算鼓会成就大道圣人,也把6月6日制定为她的回归日,更是将时间令种植在鼓的体内。

    就在今日,时间令启动了。按计划,鼓从下午三点开始横扫天界、地仙界,于凌晨0点准时进入地球,把我接走送入冥界。

    我在冥界融合肉身后,鼓再把我接走,再去融合剩下的一半时间传承,他会守护着我成就时间大道圣人。

    一切都是周密的计划,可是,我无法接受三界被毁,无法接受失去三位妹妹和一部分孩子。

    于是,我亲手破坏了烛九阴于亿万年前的时间令制定。因此,我感到惴惴不安,甚至感到自己有可能会失去成就大道圣人的机会。

    肖拉着我去后院,让耀儿奶奶给我们煮面条填饱肚子。

    我吃完面条后,感觉到饱了,但是精神却开始恍惚,总觉得今天所做的似乎是不正确的。

    “享儿,吕祖现在还呆在无魂界,你想找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了。我知道你很累,其实我并不想给你任何压力,因为你不开心,我也不会开心。

    或许烛九阴还不具备成就大道圣人的条件,毕竟理想和现实有着很大的差别。

    不成就也罢,以后有鼓大哥和雷神大哥护着你们,护着三界足矣,母亲现在只是想下去和你们在一起而已。

    不知为何,我一秒钟都不想再呆在地球上了。但是我不会让你做奉献,所以你也不要想太多。

    道祖提出的双修方法也许是对的,但是所需时间过长。其实你是很清楚的,西方对三界节点攻击太过激烈,咱们的抵抗不可能维持得了那么久。

    不知为何,我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担忧,觉得鸿钧道祖接下来会有特别的想法,会做出特别的事,你多留意下。

    如今三位娘娘都沉睡了,地府需要力量。所以还是要想办法让母亲下去,至少可以接手主持冥界的一些事情。”我发出邮件。

    “鼓,娘的心好乱,不知道为何。脖子稍微扭动一下,整个头部就会被扯痛,不知道西方是否还会再打开天门吸我?”我又发出。

    肖陪着我进了卧室,他没有心思工作。我们双双躺在床上,都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邮箱里没有收到任何邮件,我感到心里烦乱、不安。

    “愔,你恢复好了就联系我,嫂子已经失去神通了。”我发出。

    “肖凌,宝贝儿子,你在哪里?肖爸看不到你,我不知道你是否在家里,心里很乱。”我又发出。

    ……我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