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超品命师 > 第十章 因果
    刚刚,苏晨就是下意识的瞥了眼先前那女孩,结果发现对方的脸上有着血光,而血光最浓的地方,出现在那女孩的嘴唇位置。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发现,在刘欣刚送水果的时候,他同样是瞥了眼刘欣的脸,结果发现刘欣脸上也有着血光,而且同样是嘴唇处最浓郁。

    这就说明,她们是集体遇到危险,而这危险跟嘴巴有关系,由此苏晨推算,最大的可能就是吃了什么有危害的东西。

    至于苏晨为什么犹豫,道理也很简单,这本来是这些女孩命中注定的劫难,但因为他的话如果改变了这几位女孩的命运,这就属于人为干涉。

    人为干涉倒不像一些算命看相说的泄露天机会遭到报应,但却沾染了一份因果。

    因果这东西是很奇妙,这两位女孩躲过了这一劫,未来的人生也会随之而改变,如果未来这两位女孩作恶,这份业孽也会有一些算在他头上。

    在阴间的时候,苏晨听老头们说过,因果是这世间最玄妙的存在,和他人沾染了因果,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但如果涂个清净自在的话,还是少沾因果。

    这就是苏晨会犹豫的原因,但想到自己收了人家的水果,本身也就算是沾了对方的因果了,虽然这因果小的可以忽略不计,对方投之以李,那自己就报之以桃吧。

    ……

    另外一边,刘欣一脸纳闷表情回到了自己房间,这让她的室友张茜忍不住好奇问道:“欣子,你这是啥表情,隔壁那男生帅不帅?”

    “一般吧,不过倒是位学霸,南昌大学的学生。”刘欣答道。

    “就算是南昌大学的,你也不至于这幅表情,怎么感觉你一脸问号表情。”

    刘欣听到张茜这话,解释道:“那男的叫苏晨,很普通的一男生,不过奇怪的是,我临走的时候,他突然给我来一句,让我们今天不要逞口舌之好,搞得好像我们今天吃东西要出事一样。”

    “不会吧,他还能未卜先知不成,我看说这话只是想要故意引起你的注意,这样的男生咱们遇到的多了。”

    张茜的话让刘欣脸上露出认同之色,作为航空学院的学生,虽然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但身材样貌是没的说,从上高中开始就有许多男生找各种方式接近她,甚至有时候连一些奇葩理由和手段都用上了,只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可能吧。”将这事情给抛之脑后,刘欣有些好奇的喊道:“音离,还没好啊,咱们是去参加活动又不是见帅哥,不用打扮的太漂亮了,再说了,你本来就很美了,再精心打扮的话,我和张茜还怎么敢站在你身边。”

    随着刘欣的话音落下,卧室内走出了一位女生,正是先前在苏晨面前遮住自己脸的那位,正如刘欣所说的那样,三位女孩子的颜值虽然都很高,但这位女生明显要比刘欣和张茜更漂亮一个等级。

    女生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裙摆恰到好处到膝盖处,露出修长白皙的大长腿,腰间束着一条绿色腰带,将曼妙身材曲线给展露无遗。

    一张漂亮清纯的脸蛋,此刻爬满红晕,但也正因此更加衬托颈部下赛雪般的肌肤,整个人显得纯澈动人。

    “不愧是咱们系的第一美女,这一打扮连我都快要把持不住了,不过音离你连怎么这么红啊,腮红打多了?”

    听到张茜的疑问,音离眼神有些躲闪,她不是腮红打多了,而是到现在都还没有从先前一幕平静下来。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人看到自己穿着三点的模样,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她想到自己刚刚遮脸的举动,越想越是觉得害臊。

    只不过这事情,她没法跟自己两位室友明说,只能是故作糊涂说道:“是吗,可能是这款腮红浓了些,走吧,我们快出发吧,不是说活动快要开始了吗?”

    “对,别墨迹了,快点走,我打的滴滴人家师傅已经在小区门口等候了。”

    在对门熬药的苏晨,听到了楼梯的脚步声,也知道那三位女生出门了,当下微微摇头,该说的他都说了,现在就看对方信不信了。

    ……

    “累死我了,竟然这么多的人。”

    “不就一个歌唱比赛活动吗,而且只是本市赛区的,咱们市什么时候有这么多会唱歌的。”

    从新天地商场中心走出来,刘欣一脸的疲惫,今天她们是来参加某音乐选秀节目本市海选的,虽然知道这档节目在国内很火,但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一个本市海选,竟然都有上千个人报名,而她们拿到的参赛号牌,都已经是排到了三天之后了。

    “不行了,我要补充一点能量去,走,我请你们去吃冰淇淋。”

    商场外便是有一家哈根达斯的冰淇淋店,刘欣一脸兴奋的就要走过去,但却被一旁的音离给喊住了。

    “欣子,生理期还是少吃点冰的,免得身体不舒服。”

    “可是我现在整个人好燥热,真的好想吃个冰淇淋,音离,要不我给你们两买一个,然后你们给我吃一点点就可以了。”

    刘欣脸上带着祈求之色,但音离却不为所动,一旁的张茜见状笑着说道:“欣子,你不是说那男的让你不要逞口舌之好吗?没准他就是看出你生理期来了,所以才对你这么说。”

    “滚蛋好吗,老娘生理期来了,他怎么看的出来的?”刘欣没好气的白了张茜一眼。

    “那可不一定,这生理期来了的人就是不一样的,我听说那些久经情场的男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一个女人是不是在生理期。”张茜笑着答道。

    “你说的是久经情场的,你觉得一个学生会有这本事吗?”

    “那可不一定,咱们学校那个渣男不就是嘛。”

    “那能一样吗,那渣男还是有一副好皮囊的,能够欺骗一些看脸的无知女生。”

    “说来说去,你就是觉得那男的长的普通呗,要是长得帅,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就知道你这小骚蹄子一肚子的色心。”

    音离听着自己两个室友又开始互相斗嘴了,脸上露出无奈之色,这两人就是喜欢斗嘴,自从大学凑在一起,除了刚开始不熟悉的时候表现的相敬如宾,一熟悉了是各种互损,她也是见怪不怪了。

    将目光从两位室友身上移开看向前方,音离突然被前方的一幕给弄愣住了,半响后才反应过来,朝着室友喊道:“你们别斗嘴了,快看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