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超品命师 > 第16章 巫道佛皆可拜
    王家宗祠!

    当苏晨再次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在最中央的位置摆放着一座雕刻精美的白棺。

    白色,是因为棺材没有上漆,是槐树自身刨掉树皮的颜色。

    “苏兄弟,怎么样,你检查下。”

    王明诚脸上带着自信的表情,显然对于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苏晨也没有故作客套,而是绕着棺材走了一圈,甚至还伸出手在棺木上不同的地方敲打了好几下。

    毕竟这可是他用来救命的玩意,不能够有一点马虎。

    检查一遍下来,苏晨脸上也是露出了满意的神色,王明诚确实是没有吹牛,这聚阴棺打造的很好,虽然算不上是极品,但至少算是一个良品了。

    对于自己来说,前期已经是够用了。

    “王老板,好手艺。”

    苏晨朝着王明诚竖起了大拇指,王明诚也不谦虚笑着接受了,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清单,说道:“苏兄弟,这是整个费用清单。”

    看到王明诚递这个过来,苏晨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后伸手接过,看了眼清单上的材料,忍不住一阵头大。

    “王老板,你这超出预算了啊。”

    “这个没办法的啊,上次只是一个粗略报价,总是会有浮动的,这一点很多行业都有,而且你看我用的材料,,整个棺材都是采用榫卯的结构方式,少数需要钉子的也是用柳条枝做的木钉,光是这一点就费老大劲了。”

    不用铁钉,是苏晨特意交代过的,一般来说棺材用铁钉是因为铁有锁气的作用,可以锁住不让尸气泄露出去。

    但这是聚阴棺,要是锁住了气还有什么用,所以只能是用榫卯技术,至于柳条本身就有招阴的作用,所以用柳条木钉是最合适的。

    “王老板,实不相瞒,我这身上现在没那么多钱,这雇主家里比较穷,我爷爷当初欠人家一个人情,也就没收他多少钱。”

    苏晨开始满嘴跑火车了,反正他已经不是骗一次了,自己那死了很多年的爷爷也被拉出来好多次了,从王民安到李学良,也不怕多一个王明诚。

    “可我也不能亏本啊,这光是材料就花了我差不多四万多,你让马六给的那三万块远远不够。”

    王明诚脸上也露出为难之色,这做生意为的就是赚钱,不可能不赚钱还自己倒贴钱进去。

    苏晨沉吟了半响,目光扫了眼那香案上的斧头和木尺,脸上有着犹豫之色,半响后似乎做出了决定,说道:“王老板,我们做一笔交易吧。”

    “什么交易?”

    “你家供奉的这斧头和木尺还不能算法器吧,但我有办法可以让这斧头变成法器,不知道这笔交易你愿不愿意做?”

    “你说什么!”

    王明诚整个人面色变了,连声音也是高昂了几分:“你可以让它变成法器?”

    作为祖传的鲁班弟子木匠世家,王明诚还是知道什么是法器的,在他们家祖籍上也有过记载,那是要远远超过他们家供奉的这斧头和木尺的厉害宝贝。

    说句不夸张的话,如果他们家这斧头和木尺是法器的话,那他也不用天天靠着给人打造棺材赚点辛苦钱,完全可以用这两样法器去赚大钱。

    驱阴镇邪它不香吗?赚的钱不知道多多少倍。

    就拿他认识的一位道士来说,这道士也没特别大的本事,就会那么几个符咒,可架不住人家手上有一柄桃木剑法器,据说是他们师门镇门之宝,只可惜在那十年师门衰败,整个门派就剩下他师傅一人,而他师傅又只有他这一个徒弟,那桃木剑自然就归属他了。

    凭借着这把桃木剑,这道士替人解决麻烦,最少收费一万,多的有时候十几万,赚的那叫一个轻松。

    除了赚钱之外,法器还有其他作用,按照祖先留下的笔记记载,法器是自带气场的,长期接触的人会被法器的气场给洗礼身体,不说长命百岁,但至少身体素质要比一般人好上许多。

    “我说,可以让你这斧头变成法器。”苏晨再次重复了一遍。

    “苏兄弟,有些玩笑是不能乱开的。”

    王明诚表情严肃,他有些不相信,因为按照先祖所说的,法器形成有两种,一种是天然形成的,这种法器首先自身材质就极其的难得,又处于特殊的环境中,受天地灵气所滋润。

    另外一种就是人为制造的,这种法器对于材质同样有要求,但对制造法器的人要求更高,能够制造法器的都是有大本事的人,至少王明诚所认识的人当中就没有见过这样的高人。

    正因为如此,对于苏晨说可以让他家这把斧头变成法器,他在一开始激动之后是完全不信的,真要有这本事的人,还会几万块钱拿不出来?

    “我没有开玩笑。”苏晨知道王明诚在想什么,解释道:“我确实是有办法,但目前做不到,不过只要你准备好材料,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了,当然,弄这些材料可不容易也不便宜。”

    “只要你真能做到,就算是花光家里所有钱,我都会去弄材料。”王明诚也是斩钉截铁的答道。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法器,一件法器比自己全家家当都要值钱,最关键的是有些法器可能值不了那么多钱,但自己家是鲁家弟子,用这木尺的话有的是赚钱门路。

    “那行,我写一份材料给你,你把材料弄齐了再通知我,估计要弄齐这份材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苏晨示意王明诚来纸笔过来,结果王明诚递过来了毛笔,苏晨有些蛋疼,好在的是他还确实是学过毛笔字,当初在阴间被老头们抓着练习的。

    不过苏晨也明白王明诚递毛笔过来的心思,自己扮演的是一位地师角色,作为地师怎么可能不会写毛笔字,而且必须还要写的一手好毛笔字。

    说白了,现在还学习毛笔字的,必须要用到毛笔字的职业也就只剩下玄学人士了。

    看到苏晨写的毛笔字,王明诚心里有些踏实了,这个年纪就能够写一手好的毛笔字,必须是从小经过苦练的,对于苏晨的地师身份他更加不怀疑了,甚至认为苏晨应该是地师家族出身,否则的话一般人就算是拜师学艺也是差不多成年时候去拜师,几年时间毛笔字到不了这个地步。

    “苏兄弟这毛笔字写的真好,比我认识的一些先生都要好看。”

    听到王明诚的话,苏晨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能不好看吗,在阴间那段岁月,天天被那些老头逼着练,每天用那寒冷彻骨的黄泉水当墨水,一练就是几十年。

    三分钟的时间,苏晨将材料写完递给了王明诚,看到纸上的材料清单,王明诚整个人都是懵的。

    纸上一共有三十六种材料,他认识的大概有二十多种,但光是这二十多种要弄到都要花个三十万,更别说还有十来种他不认识的。

    比如这五色米他倒是知道,但要求十年份以上的就很难找了,五色土他也知道,但这五色水他就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水都不是一样的吗?

    “每年的农历四月初八是释迦摩尼的生日,也叫做浴佛日,那些僧人以都梁香为青色水,水以郁金香为赤色水,丘际香为白色水,附子香为黄色水,安息香为黑色水,以灌佛顶。”

    苏晨给王明诚解释了一下,同时说道:“还有这鹿角石,指的是形式鹿角的石头,这种石头不好寻找,本身就是自然界的鹿死亡后,角因为某些原因没有腐化而是变成了石头,有点类似于虫珀一样的东西。”

    听到苏晨这解释,王明诚整个人都傻眼了,琥珀里面有虫子他知道,那是因为琥珀形成的时候,那些虫子就在地底下被包裹住了,而这样的琥珀价格就已经够惊人的了,要是石头里面有鹿角,还不得是天价啊。

    他感觉就这份清单上的材料,他这一辈子都不一定可以收集完。

    “放心吧,怎么收集去哪收集我都给你标注了的,虽然难但不是没可能,当然王老板你要是不愿意进行这交易也没事。”

    王明诚脸上有着犹豫不决之色,目光看向苏晨半响后问道:“你怎么保证没有诓骗我?除非你以九天玄女的名义起誓。”

    九天玄女,是风水一行所敬拜的神仙,凡是风水地师对着祖师爷发誓还没有敢违背的,苏晨曾经开玩笑的问过几位老头,自己拜祭的祖师爷是谁?

    结果几位老头的回答出奇的一致:三界之内,巫道佛三家神灵皆是祖师爷,需要谁,就拜谁。

    所以,九天玄女也算是祖师爷中的一位,不过苏晨倒是不怕发誓,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当下大拇指和无拇指相碰,做拈花手势珍重说道:“九天玄女在上,弟子苏晨在此发誓,如有欺骗,当受祖师惩罚!”

    “苏兄弟,不是我信不过你,只是你也知道,弄这一份材料差不多要花光我全部身家,所以必须要小心谨慎一些。”

    看到苏晨发完誓,王明诚脸上露出了笑容,“这聚阴棺苏兄弟现在就可以带走,送到哪里?我让惠忠帮你运送过去。”

    “不用了,我已经找好货运司机了。”

    苏晨摇了摇头,他是要把聚阴棺给弄到小区里去,让王惠忠跟着过去谎言不就被揭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