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超品命师 > 第24章 堪比周处
    未见其人,先闻其名!

    苏晨还没有见到过音离的那位堂哥,也就是音家的长子,但眼下的这一幕就已经是在告诉他,这位音家长子有多么的混蛋。

    “三叔,不要和乡里邻居爆发冲突,这事情毕竟是我们错了。”

    “小离,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处理的,你先带着同学回家去。”

    音离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当下朝着苏晨道歉说道:“苏先生,真不好意思,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没事。”

    苏晨没有在意,这是音家的家事,跟他这外人没有什么关系。

    “欣子,我带你们先去我家吧。”

    刘欣和张茜此刻也没了先前的激动之色,到底是女孩子,见到这种多人聚众对峙甚至可能要引发斗殴的场面,心里还是有些慌乱和害怕的。

    音家是大户,宅子也是坐落在镇子的中心位置,音离带着走了几百米后便是来到了一片房屋面前,这一排都是四层楼的自建房,装修的都很好,有点类似于小别墅的风格。

    “这是我家,这是我三叔家,这是我五叔家,这是……”

    音离指着这一排十来栋房子,刘欣有些惊叹道:“音离,你们家看来在镇上算得上是望族啊,我看这镇上就你们家族的房子最好看了。”

    苏晨听到刘欣这话笑了笑,音家老爷子生了这么多儿子,要是还在镇上混的不好那才叫奇怪。

    现在的信息通讯很发达,什么事情一发生大家手机一拍传到网上,就会弄得全网皆知,但是早那么十几二十年,有一句话叫做天高皇帝远。

    在90年代和千禧年初,在农村要想混的开,靠的就是人多拳头大,乡下一个特点就是人熟地广,有着丰厚的土地资源,不说别的,弄个砖厂、捞沙厂都能赚一大笔,如果碰上有丰厚矿产资源的地方那就更容易发财。

    但在乡下要想弄这个,就得靠拳头硬,只有拳头硬了村民才会服气,至于环境保护啥的,那个时候压根就没有这一概念,疏通下关系什么事情都没有。

    音家老爷子生了十六个儿子,本身就是一股强大的势力,再加上联姻亲家那边的力量,在小地方混个风生水起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是我家,不过我爸妈没在家里,他们在外地工作。”

    音离打开了自家的门,看着宽敞的大厅和那些红木家具,张茜脸上露出羡慕之色,这面积这家具,要是放在大城市,最起码得八位数才能够拿下。

    “你也说了是大城市,土地在农村不值钱,尤其是早些年的时候土地都很便宜的,我家房子虽然盖的没多久,但是地很早就批下来了,你们两就睡二楼,睡我房间隔壁,我爸妈平时睡一楼,二楼就我一个人。”

    说这话的时候,音离并没有给苏晨安排住宿,农村不像城市,农村人熟地广,乡里邻居啥的都熟悉,自己三个女生要是和一个男生住在一起,哪怕分房间睡,恐怕第二天村子里就会传出闲话。

    “苏先生,我给您安排在我三叔家住,我三叔家就三叔和三婶在家,他房子也就在我家隔壁。”

    “不用了,还是先去见见你那堂哥吧,如果事情今天可以解决,解决完后我就回南昌。”

    苏晨摇了摇头,他还需要聚阴棺来修炼,并不想在外面过夜,最好的结果就是今天就把事情解决了然后返回南昌。

    “嗯,那我带苏先生去我爷爷那。”音离迟疑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欣子,你们两就在我家休息一下。”

    “去吧去吧,刚好坐车累了,我们两去躺一下。”

    刘欣和张茜是知道音离找苏晨是有正事要做的,虽然心里有些好奇,但她们也知道分寸,既然音离不愿意告诉她们,可能涉及到人家家里的隐私,也不好过多询问。

    从家门出来,音离带着苏晨绕过了这一排房屋,再穿过一条街道后,一座两层楼带院子的楼房出现在了苏晨的面前,房子有些老旧,门口栽种着两颗青枣树。

    “这是我爷爷家,爷爷他性子比较古板,不愿意离开老宅,也不让我们给翻修。”音离看到苏晨打量院子便是跟着解释了一句。

    “嗯。”苏晨点头回应了一下。

    “爷爷!”

    来到院子门口,音离便是喊了一声,同时也是踏步走了进去,而正屋内也是很快传来了回应。

    “是小离回来了吧。”

    声音有些苍老,但最先从正屋走出来的却是一位青年男子,理着一头的寸发,这天气就打着赤膊,露出覆盖了整个上半身的纹身,那是一只鹰。

    男子面色阴冷,那双阴鸷的眼神看到音离的时候,闪过一抹狠色,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却被随后进来的苏晨给清除的捕捉到。

    “哟,我当是谁,这不是我们家的公主吗?”

    音离对音从风是没有一点好感,平日里也很少和他说话,直接是选择了无视对方,感受到自己被无视,音从风脸上的阴鸷又深了一分。

    “小离回来了啊,爷爷可是好久没见到你了,你这丫头过节放假也不知道回来看看爷爷。”

    很快屋子内走出了一位老人,正是音离的爷爷音深。

    “爷爷我这不是回来看你了吗,我听说他又惹事了?”

    老爷子听到自己孙女这话,表情有些尴尬,看了眼自己大孙子,解释道:“从风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意外失手,这事情我让你三叔去处理了。”

    “处理?爷爷你让三叔怎么处理,那些街坊领居现在正和三叔他们对峙呢,都要打起来了。”

    “这群胆小鬼还敢跟咱们家开打,打起来正好,我去废掉一两个。”

    音从风听到音离这话,凶狠之色毕露,老爷子连忙安抚道:“你别冲动,他们现在都对你不满,你要是冲进去,肯定是会围着你打的,到时候还是你吃亏,这事情就让你三叔他们去处理就好。”

    听到音离爷爷的话,苏晨相信了音离的话,这音家老头对于他这位孙子果然是疼爱的很,不说这事情本来就他孙子不对,就他孙子这嚣张气焰也不批评,阻止的原因竟然还是怕他这孙子受伤。

    “爷爷,你听听他说的是什么话,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打架能有好下场吗,你要是在这么护着他,迟早咱们整个家都要被他给毁掉了。”

    苏晨注意到,在音离说出这话后,原本脸上还有着笑容的音家老头子表情一下子就变了,不但笑容没了,老眼还露出了疏远之色。

    “小离,从风是你哥哥,你就这么说你哥哥,一个女孩子家的好好读书,有些事情还容不到你来插嘴。”

    感受到爷爷对自己的疏远态度,音离俏脸有着难过和着急之色,她知道堂哥是爷爷的逆鳞,谁要是说堂哥都会引来爷爷的不满,自己一位堂弟就是因为不满堂哥,说了堂哥坏话,结果被爷爷拿着棍子给差点打断了腿。

    “爷爷,以他的所作所为,你真的觉得他能带我们家走向辉煌嘛,爷爷你能不能别这么固执?”

    音离不甘心,但音老爷子已经是不想听下去了,怒斥道:“够了,不要再说了,你现在给我滚出去。”

    “爷爷!”

    “滚!”

    音从风就这么站在一边,用戏谑的目光看着音离,这些年不是没有人到爷爷面前告自己的状,但结果都一样,就是挨爷爷一顿骂,严重点还会被爷爷打,所以他压根不在意。

    自己是音家的麒麟子,这是爷爷告诉自己的,在音家谁都没有自己重要,谁都不能动摇自己在爷爷心中的地位。

    “爸,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

    也就在音深喊出滚后,门口音离三叔音豹一群人回来了,显然刚刚对峙事件应该是解决了。

    看到自己儿子们回来,音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扫过众人,说道:“好,既然人差不多都来齐了,那我今天就再说一次,从风是我们音家的麒麟儿,将来是要带领着我们音家走向辉煌的,谁要是敢对从风使什么小手段,不管是谁,别怪我把他给赶出音家去。”

    一听老爷子这话,在场的人就知道肯定是音离又和老爷子争辩音从风这混球的事情,当下音豹几兄弟脸上也都露出无奈之色,自己父亲真的是太固执了。

    “爸,你放心吧,我们家从风将来肯定可以把咱们家族给带向辉煌的,虽然从风现在是胡闹了一点,但将来就不会了啊,你们有不少读书人,这书里都还写有个叫周处的,年少的时候也是胡闹,但后面杀蛟龙啥的,不也成为了大人物吗?”

    人群中一位中年妇女走了出来开口说着,而原本只是默默听着看着的苏晨,在听到中年妇女这话后,终于是忍不住了,噗哧一下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