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超品命师 > 第26章 这不可能
    苏晨下手确实是没有留情,因为音从风出手的时候也没留情。

    音从风也确实是打架高手,很知道怎么打人,但像这种人打架,也就靠着一股狠劲和蛮力,苏晨压根就不怕他,音从风的每一拳落在身上,对他造成不了多大伤害。

    反倒是他的每一拳都让音从风疼痛。

    此消彼长之下,音从风被苏晨一拳给撂倒在了地上,不过苏晨并没有就此收手,提起脚就是朝着音从风踹去,面部、胸口、大腿,要不是音从风这家伙护着下身,他都准备直接给踢废这小子。

    真以为我好脾气啊,在阴间混的那段日子,那些阴兵鬼差都没少被自己扭下头来当球踢,见到自己都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苏少。

    直到听到中年妇女那句话,苏晨再狠狠踹了一脚这才停下来,目光看向音从风的母亲,说道:“先生怎么了?菩萨慈悲尚有金刚一怒,谁告诉你先生就不能揍人的?”

    “你……你”音从风的母亲发现自己说不过苏晨,目光看向音家老爷子,说道:“爸,从风被打的这么惨,你可得替从风做主啊,这是咱们家的麒麟儿啊。”

    音家老爷子此刻面色也是极其难看,看着自己这些儿子站在原地不动,怒骂道:“你们这些小兔崽子是想干嘛,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爷爷,你别糊涂了,苏先生都说了,堂哥根本就不是咱们家的麒麟子。”音离开口争辩。

    音家其他人目光都落在了音豹的身上,音家第二代,老大是音离的父亲,但并没有在老家,而是在外面创业,老二就是音从风的父亲已经离世了,所以音豹是第二代中威信最高的,小辈们也都服气。

    “爸,既然小离说这位是先生,那不妨听听这位先生的高见。”

    音豹开口了,他其实心里是有些不相信的,哪有这么年轻的先生啊,村子里不是没有道士,这么年轻的,最多也就是学徒而已。

    但他对音从风的忍耐说实话也是到底了,要是借着这个机会可以让音从风不再那么肆无忌惮,也是一件好事。

    “什么高见,就算这人学过一点,但能够跟给咱们家算命的那位高人比吗,从风,我的儿啊,你怎么这么的命苦,你爸去世的早,现在别人都来欺负咱们孤儿寡母的。”

    音从风的母亲抱着音从风,坐在地上是嚎嚎大哭,颇有撒泼的意思,苏晨听到这话却是笑了,冷冷说道:“你老公为什么会早逝,你这心里难道就没有数吗,做的孽多了,自然会遭到报应。”

    “你……你胡说什么?爸,这人连死去的人都要污蔑,你就不管管吗?”

    音从风的母亲将目光看向了音老爷子,音老爷子目光扫了眼自己的后代,最后目光落在了音豹身上,冷哼一声:“老三,既然你要让他说,那我就给他这个机会,但要是说错了,你们每家拿出五万块给从风,算是赔礼道歉。”

    听到老爷子这话,音家不少人脸上露出不满之色,老爷子这样太偏心了,一家五万块,那就是五十几万,老爷子分明就是找个借口给音从风那混球收钱的机会。

    “爷爷,如果苏先生说错了,这笔钱我们家出。”

    音离插话,因为她知道老爷子这么一开口,其他叔叔们可能就会犹豫,要想让这些叔叔站在自己这边,这笔钱就只能自己家出。

    五十万虽然不是小数目,但自己家还是拿得出来的,反正爸妈就自己一个女儿,赚那么多钱也是给自己的,以自己爸妈对自己的疼爱,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这钱也不会给外人。

    苏晨回头看了音离一眼,他没有想到这女孩这么大的魄力,但更让苏晨有些意想不到的是,这女孩家这么的有钱,嗯,这样的朋友可以多交一些,自己最喜欢和漂亮女孩子做朋友了。

    “苏先生,你放心,我相信你的。”看到苏晨看向自己,音离还以为苏晨是担忧自己,连忙鼓劲打气道。

    “呃……算了。”

    苏晨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他本来是想问能不能涨价的,毕竟自己刚刚可是动了一番手脚,这动手费总得另算吧。

    “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个妖言惑众。”

    听到有五十万,音从风的母亲也不闹了,就这么坐在地上,将自己儿子的头给抱在怀里,而音从风也没有昏厥过去,躺在自己母亲怀里,一双眼睛带着怨毒之色死死盯着苏晨。

    “说实话,本来你们音家这点破事我是不愿意参与的,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答应了音小姐的事情我会做到。”

    苏晨径直走到院子的一边,走到水井旁,朝着边上一位音家年轻人说道:“麻烦一下,打一桶水上来。”

    “难道这井有古怪?肯定是了,那些电影还有里,一般有什么恐怖事情,都跟古井有关。”

    看到苏晨的举动,音离眼睛一亮,而不少音家人脸上也是露出了同样的想法,这让得那位用水桶打水的音家年轻人,动作都小心翼翼的,把水桶给放入井中,也不敢往井里看,感觉到水桶满了,急急忙忙的将水桶给提上来。

    感受到对方的动作,苏晨有些无语,这是干什么,这井里又没什么吃人的东西,我只是要先洗掉手上的血液而已。

    看到苏晨把手放在水桶里洗,在场的不少人表情都有些怪异,你要洗手就直接明说,搞得我们还以为有什么不对劲。

    洗完手,苏晨再次走回到音从风的母亲跟前,直接问道:“说吧,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那位先生给你们家族算过命的?”

    “你……你说什么,这事情我们整个家族的人都知道。”音从风的母亲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回答道。

    “音小姐,你说下情况吧。”

    苏晨看向音离,音离点了点头答道:“关于这事情是我在我堂哥十岁生日的时候,爷爷要求我们每家都出钱给堂哥筹办生日宴,有不少长辈不服气,爷爷才告诉大家关于家族麒麟子的事情。”

    正常来说,音从风生日宴,应该是他的父母出钱办,不过音从风的父亲死的早,其他兄弟帮衬一下是可以的,稍微给点钱也没问题,但是音离的爷爷要求每家都拿出一万块来,那个时候的一万块可不是小数目了。

    正常大人过个生日,收到的红包也就在两三万左右,老爷子的这一要求,音离的那些叔叔还不好说什么,但那些婶婶肯定是不答应的,最后无奈老爷子只能是说出真相。

    那个时候大家才知道,老爷子之所以这么疼爱音从风,不仅仅是因为音从风是长孙的原因,而是因为音从风是家族的麒麟子。

    “听到了没有,这事情我们整个家族的人都知道。”音从风母亲得意的看着苏晨,一脸的嘲讽之色。

    看到音从风母亲的得意之色,苏晨笑了,而后慢悠悠说道:“别人可能是那个时候才知道,但你绝对不是那个时候才知道,准确的说,是你和你老公都提前知道了这件事情。”

    “这不可能!”

    音从风的母亲还没有回应,音老爷子就先一步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