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超品命师 > 第28章 鬼手印
    听到苏晨提到证据,在场的人脸上都露出了好奇之色,因为他们想不到,这种情况下还能够怎么来证明?

    毕竟这都过去了多少年的事情了,至于所谓鬼魂在阴间受刑之类的,他们这些活人又看不到。

    “音小姐,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院子外面的田地里有不少子母草,麻烦你去帮我弄那么一斤回来。”

    “子母草?”

    音离有些疑惑,因为她不认识这种草。

    “就外面会开黄花的那种草,根茎有黏人的细毛的。”

    “苏先生说的是老鹤嘴吧。”

    音离没听明白,倒是音豹听懂了,这草在农村随处可见,属于杂草的一种。

    “也可以这么叫吧。”

    “小冲、小劲,你们这些人去田野摘。”

    确认了是这种草后,音豹朝着几位男生后辈吩咐,这几位男生也没犹豫,径直走出了院门朝着田野奔去,他们这么听话不仅仅因为这是三伯的吩咐,也是因为心中充满了好奇。

    难道用这草可以知道一个人十几二十年前有没有堕过胎?

    在这些小辈去摘草的时候,苏晨也没有闲着,示意音家人把摆在院子角落的那个石臼给搬出来,所谓石臼就是村里人用来打糍粑(糯米团)的器具,当然也有用来舂米用。

    “弄点朱砂和找一只毛笔过来,最好是狼毫笔,也就是用黄鼠狼的毛制作的,没有的话就算了。”

    “这东西我去弄,我家有朱砂和毛笔。”

    音家一位中年男子站了出来,音离在苏晨耳边介绍道:“这是我七叔,在镇上文化馆工作。”

    “嗯,那就麻烦了。”

    苏晨蹲下身子,用井水洗刷着石臼里的灰尘,而此刻音从风也是被她母亲给扶起来,坐在了一张椅子上,音家老爷子则是眼神阴晴不定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

    整个院子,除了音从风之外,也没有人敢坐,全都这么站着看着苏晨的一举一动。

    十来分钟后,音家的年轻后辈率先把子母草给拿回来,苏晨看了眼后说道:“用水给洗三遍,也只能洗三遍,所以要洗的细心点,把一些虫子小石粒给弄掉。”

    “这些活还是我们来吧,你们男人粗手粗脚的干不好这活的。”

    音离的那些婶婶帮忙动手,村里妇女手脚都比较利索,洗菜这种活都很拿手,所以清洗起来很快,几乎就是在苏晨把石臼给洗干净的同时,这些草也被她们给洗好了。

    “苏先生,朱砂和毛笔拿来了,是黄鼠狼的毛发做的笔。”

    从音离七叔那气喘吁吁的模样可以看出,这一路他都是跑着回来的,苏晨接过了朱砂和毛笔之后,先是把朱砂给倒入石臼中,而后把那些子母草全都放进去。

    “你们谁力气大,用这木棰把这些草给碾碎,弄那么一碗草汁出来。”

    “我来吧。”

    音家老五站了出来,以往每逢做喜事家里需要打糍粑,都是他来主手的,他们这一代,也就他是干体力活的,其他兄弟都是有体面工作的。

    砰砰砰!

    木棰一下接着一下打在石臼里面的草上,不过两三分钟,原本膨松着石臼都快装不下要冒出来的子母草,高度足足剪掉了一半,变成了那么一团。

    十来分钟后,已经是有汁液在石臼底下清晰可见了,但因为混合了朱砂,所以此刻这汁液的颜色有些偏红。

    在音家老五弄这些的时候,苏晨在音离耳边也是悄悄说了几句话,音离听完后走到了自己三叔面前,同样在自己三叔耳边说着悄悄话。

    音豹在听完自己侄女说的话后,脸上有着诧异之色,目光深深看了苏晨一眼,最后转身走出了院门。

    “好了,可以停下来了。”

    一刻钟后,苏晨示意音家老五停下来,然后让音家几位年轻人把石臼给抬起侧倒,而他则是拿着碗在一旁接着,一缕缕黑色的汁液顺着石臼口流到碗里。

    “我觉得你现在坦白还来得及。”

    苏晨一手拿着毛笔,一手端着碗看着音从风的母亲,不过音从风的母亲却是眼神躲闪不跟苏晨对视,反倒是最早椅子上的音从风用杀人的目光盯着他,“你个杂碎,我迟早要杀了你。”

    “杀我?”苏晨冷笑了一下,“希望你一会还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就在苏晨说完这话,音豹也是回来了,不过除了他之外,还跟着三位中年妇女。

    “苏先生,准备好了。”音豹看着苏晨,认真答道。

    “好,那就麻烦三位了。”

    苏晨也不废话,端着碗和笔走到了第一位中年妇女面前,那妇女似乎也是知道苏晨要做什么,没有什么扭捏,把脖子口往下一拽,露出了左肩。

    将毛笔放入碗中,沾染了汁液之后,等毛笔尖变软,苏晨在所有人好奇注视的目光中,用毛笔在妇女的肩膀上快速的画了几笔,有点类似于画符的动作。

    等到苏晨收笔,妇女肩膀上除了黑色汁液之外再无其他,这看的在场的人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不过苏晨并不在意,而是走到了第二位妇女跟前,那位妇女也和先前那位一样,露出了左肩,而苏晨也是依着先前举动在对方肩膀下面画了几笔。

    但是这一次,在苏晨收笔没多久,妇女的肩膀下面,被汁液给沾染到的地方,此刻却是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手印,只不过这手印有些淡。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有个手印,而且还是红色的?”

    “这怎么跟变魔术一样。”

    听到自己肩膀上有红色手印,妇女表情也是有些慌乱起来,苏晨安抚道:“别慌,没事的,一会我给你解释。”

    没有理会众人的惊讶,苏晨又走到了第三位妇女的跟前,重复着先前的动作,而一个手印同样也是出现在了妇女的肩膀上,不过这个手印的颜色要比先前那位深一点。

    现场所有人当中,大部分都是惊讶,唯独音豹此刻脸上露出不可思议和震惊之色,这三位妇女都是他找来的,他很清楚这三位妇女的底细。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小孩子没出生就被打掉了,不代表着就没有留下什么,相反的正因为没出生就死了,他们心存怨气,更是会留下点东西。”

    做完这些后,苏晨这才朗朗开口向着众人解释道:“这手印叫做鬼胎手印,是还没有出生的胎儿怨气所化,第一位阿姨肩膀上没有这手印,说明阿姨并没有堕过胎或者流产,第二位阿姨身上有手印,但手印颜色很淡,只有两种情况,一种不是出自本意而是因为意外导致的流产,所以胎儿的怨气不会特别深,至于第三位阿姨应该是主动打掉的胎儿,所以胎儿怨气所化的手印颜色会比较深。”

    听到苏晨这话,音家人是一脸的震惊,而第二位中年妇女则是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我那苦命没出生的孩子啊,是妈妈对不起你啊,都怪妈妈不小心走路滑了一跤,你会怨恨妈妈也是应该的。”

    第二位中年妇女显然被触及了伤心事,而第三位中年妇女也是一脸的后悔表情,也没隐瞒,哭泣着说道:“我打过一次胎,我老公早年打伤人被抓进去了,公公婆婆又走的早,家里给人赔偿欠了一屁股债,那个时候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可家里已经有一个孩子了,给家里孩子买奶粉的钱都是靠着我给人家打个零零散散的粗工赚来的,我要是生下这孩子,等肚子六七个月大的时候就没法去赚钱,家里生计都维持不下去。”

    “想着与其孩子生下来跟着吃苦受罪,我一狠心就去把孩子给打掉了,当初还是豹子哥知道我家情况,给送过来了几百块钱补养身子。”

    中年妇女说的豹子哥就是音豹,而音豹此刻也是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刚刚小离跟我说,苏先生让我找几位妇女过来,要有打过胎的,也要有没打过胎的,而且事先不要告诉他谁打过胎谁没有打过。”

    “老牛媳妇当初摔跤流产的事情,咱们这一辈都知道,但是下一辈知道的不多,至于虎子弟妹打掉过胎儿,这事情知道的人就更少,整个镇上都不会超过十个。”

    音豹说这话,在场的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这位苏先生是有真本事的人,而不是提前知道了情况故意弄的这么一出。

    音离也是眼睛一亮,她此刻也是明白苏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只有让三叔去找人,而且提前没有告知情况,才能够证明苏先生靠的是真本事判断出来的这些。

    “老三,我知道你对我们家从风不满,现在故意弄这么一出,爸,你可别上当啊。”

    音从风的母亲脸上神情十分的慌乱,而音豹听到这话一脸的不满,说道:“二嫂,我音豹是什么人,镇上的邻居都是知道的,从来不弄虚作假。”

    说完这话,音豹目光看向自家父亲,说道:“爸,如果二嫂绝对是我从中作梗,那就让苏先生给试上一试,清者自清,一切不都明了了。”

    PS:说下加更原则:要打赏呢,是因为要新书榜要上榜是推荐票,收藏还有打赏综合统计的,一周内打赏总人数超过一百个加更一章,单位书友打赏五万起点币加更一章,周推荐突破一万加更一章,上不封顶,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