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超品命师 > 第34章 留诗
    因为地处鄱阳湖地带,莲湖乡周围并没有什么高山,音家老爷子所指的山也就是一座不过五十来米高的小丘陵。

    整个山坡都已经是被乡里居民给开垦好了,一路都可以看到农田,不过因为是山地,所以种植的都是一些比较抗旱的蔬菜,主要是以马铃薯和番薯为多。

    这样的小丘陵,还没上山的时候,苏晨便是看到了有那么三四间木屋,相互之间的距离也不是特别远。

    “苏先生,这些木屋都是镇上人搭建的,早些年山里动物多,还有野猪之类的,一到晚上就会出来到田地里祸害植物,所以村民们索性就在这山上建木屋守夜,要是有野猪之类的来了,也好驱赶。”

    音离带着苏晨上山,途径那些木屋的时候,也是给苏晨解释了这些木屋的作用。

    “不过这些年大家都很少种地了,也就老人家们还种点蔬菜自己家吃,这山上的田地大部分都荒废了,就算有种植的,主人家也不会那么精心料理了,也就上来锄点草施个肥。”

    音离一边介绍,一边继续说道:“翻过山头,在山的那面就可以看到那位肖师傅居住的木屋了,我也只是来过一次,还是好几年前跟爷爷过来了一次。”

    说这话的时候,音离妙目看向苏晨有些好奇,她不知道苏先生和自己爷爷谈了什么,爷爷突然给自己一把钥匙,让自己带苏先生去肖师傅的木屋。

    “山的那面是朝向鄱阳湖的吧。”

    苏晨看了眼朝向,从这边是看不到鄱阳湖的,因为被山给挡住了,几分钟后走到山顶,可以俯视前面鄱阳湖的水面,浩瀚的鄱阳湖一眼还望不到边。

    而在山的下方,则是有那么两间木屋,不过相比起那些村民搭建的简陋木屋,这两间木屋就要精致的多,还有一个石头堆砌的院墙围着。

    “汪汪汪!”

    在苏晨和音离两人离着木屋还有二十多米远的距离的时候,院子里便是传来了狗吠声。

    “这是我五叔养的一条狼狗,我爷爷说怕有小偷到肖师傅这木屋里偷东西,特意让我五叔把狼狗给关在院子里守门。”

    音离用钥匙打开了院子的木门,一条黄色身影便是很快窜出,直接是蹦到了音离的身上,巨大的冲力让得音离一个踉跄朝着后面跌倒。

    苏晨见状连忙伸手抓住音离的手臂,使得对方没有倒下去。

    “苏先生,谢谢您。”

    音离感受到自己手臂传来的温热,俏脸微微一红,随后看着在自己脚下不断咬着尾巴的狼狗,没好气说道:“嘟嘟你差点害我摔跤。”

    汪汪汪。

    嘟嘟朝着音离叫唤了几声表示委屈,不过当这狗眼转移到苏晨身上的时候,这狗突然前爪猛地刨地,整个身子下伏,这是所有狗在进行攻击前的姿态。

    “嘟嘟,这是苏先生,不是外人。”

    看到这一幕,音离连忙就要伸手去抚摸嘟嘟的狗头,想要让嘟嘟安静下来,但奇怪的是嘟嘟直接是跑开了,跑到了几米开外,冲着苏晨一阵怒吼。

    “这是感受到了我身上的阴气?”

    对于这条狼狗的表现,苏晨不觉得意外,虽然因为喜神术的原因,他身体里的阴气一般修行者都看不出来,但狗不一样,狗的鼻子很灵,估计是闻到了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气。

    狗对于各种气味很敏感,像很多时候深更半夜,一些狗无故犬吠,就是因为闻到了陌生或者特殊的气息。

    不过要对付这类狗也很简单,苏晨不再收敛自己身上的气息,体内的阴气放出,那狼狗眼神都变了,由原来的伏着变成了趴下,望向苏晨的目光充满了恐惧,嘴里更是发出了呜呜的哽咽声。

    “没事了,我们进去吧。”

    音离看到嘟嘟那么听话的趴在地上甚至一动也不敢动,看向苏晨的目光充满了好奇,她好奇的是苏先生到底是做了什么,竟然让嘟嘟这么的害怕。

    两人走进院子后,音离拿出另外一把钥匙打开了木屋的门,推开墓门,传来个咯吱咯吱的声音,不过屋内的卫生倒是有些出乎苏晨的预料,并没有多少灰尘,显然是有人定期清理过的。

    除此之外,苏晨还闻到过一股沁香味,这是樟脑丸的味道,主要是用来防腐和防虫防蛀的,毕竟这山里蚊虫多,要是不弄点防护措施,就连家具都要被虫子给蛀掉。

    屋内是没有电灯的,但在桌子上摆着一盏煤油灯和一个手电筒,整个很简单,大厅就只有一张桌子和几张凳子,再往里面则是一掌木板床,不过在左侧还连通着一扇门。

    看到苏晨朝着这扇门走去,音离介绍道:“这是肖师傅的书房,肖师傅留下来的东西都在这里面,我爷爷每个礼拜都会让叔叔他们过来打扫。”

    推开书房,印入苏晨眼帘的便是一个书桌,上面摆满了一些线装书,而在书架前面的书桌上,摆放着一个毛笔架,上面有那么十来只毛笔,其次就是一个砚台还有铺在砚台下面的宣纸。

    “苏先生,您要找什么资料您去找,我喂一下嘟嘟。”

    虽然不知道苏先生和自己爷爷谈了什么,但既然爷爷让自己带苏先生来这里,显然是冲着肖师傅书房里这些书来的,作为一位大学生,她平时去图书馆查找资料的时候就不喜欢被别人打扰,所以这个时候她也不想打扰苏先生。

    “音小姐自便就是。”

    苏晨笑着点了点头,走进书房之后,扫了眼书架上的那些线装书,这些书大多都是八十年代印刷的,里面都是繁体字,其中以风水类书籍为多,至于算命看相的书,只有那么一两本。

    “这位肖师傅应该只擅长算命,对于风水这一行并不太懂,这些书应该是他找来学习的。”

    粗略翻了下这些书,苏晨对这位肖师傅的本事便是有了个大概的判断,而之所以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原因很简单。

    以那位肖师傅的年纪,应该是在六七十年代就已经学艺有成了,如果真要懂风水这一行,何必还要再看这些八九十年代印刷出来的书。

    更何况这些风水书分了好几个流派,那本《地理峦头诀》这种明显就是来自于杨公风水的峦头派,而那本《二十四向立论》就是属于三合派的了,还有这《飞星九穴》就属于玄空派了。

    一般会看多种风水学派的书,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初学者,不知道从哪里入门就什么都看,一种是大成者,要融合其他门派学说进行融会贯通。

    如果肖师傅是一位地师的话,并且已经是到了融合多派理论的境界,也不至于等到死都没等到地冕出世了,到了这个境界的地师,自然会有办法提前获取地冕。

    在苏晨猜测,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肖师傅发现了地冕的存在,而后才收集这些风水书籍,想要从中查找有没有提前获取地冕的办法。

    目光从书架移开落在书桌上,那被砚台给压着的宣纸并不是空白的,第一张宣纸上面是写着两句诗。

    “自入鄱阳十里程,满湖波光射太虚。枯木有根生千枝,空祠无人香亦旺,回环四望真奇观,识破乾坤无妙法。”

    在这句诗的下方还有着一个时辰和名字:葵酉年辛酉月鄙人肖胜兴有感而发。(第二个龙套出现,满足他的要求:主角升阶人物。)

    这首诗的前面两句和后面两句在苏晨看来很好理解,唯独中间这一句有些隐晦难懂,第一句描写的是景色,而最后一句应该就和地冕有关系了。

    因为这肖师傅是在音小姐出生前就已经是逝世了,这么推断起码有二十多年,那么这葵酉年应该是指的90年代了。

    “按照音家老头说的,这位肖师傅是在96年去世的,如果往上推的话,葵酉年就是指的93年,也就是说至少在93年之前,这位肖师傅就发现了地冕,而这句识破乾坤无妙法,应该指的是他发现了地面,可却没有办法得到这地冕,与此才有了这首诗。”

    当然,这只是苏晨自己的推测,这首诗是不是这意思已经无法确定了,现在最关键的就是中间这两句的意思,“枯木有根生千枝”和“空祠无人香亦旺。”

    不过苏晨不着急,自己这才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桌子上还摆着不少这位肖师傅所留下的笔记,应该是可以有收获的。

    想到这里,苏晨看了眼在外面正要扫帚清扫屋檐蜘蛛网的音离,这女孩还挺胆大和能干的,正常女孩最怕这些蜘蛛虫虫之类的,哪里敢去弄这些。

    “音小姐,你先下山吧,我今晚就在这里过夜了。”

    音离刚把蜘蛛网给弄下来,听到苏晨的话,诧异问道:“苏先生,这里已经很久没住人了,而且都没有被子……”

    “不碍事,我们这一行的人,有时候餐风露宿都是正常的,正好我可以借着晚上的时间好好研究一下肖师傅留下的笔记。”

    听到苏晨这么说,音离没有再说什么,一般人肯定是不敢一个人住在山上木屋过夜的,但苏先生这样的高人肯定是不怕的。

    “那到晚上的时候,我来给你送饭。”

    苏晨看了眼天色,已经是有些暗淡了,答道:“你一个女孩子的大晚上上山不方便,还是叫男的给我送吧。”

    “没事的,我会叫上伴一起的。”

    “那就麻烦音小姐。”

    苏晨最终没有再客气,哪怕是修行者也是要吃饭的,更别说他才只算是半只脚刚踏入修行的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