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长生种劫 > 第2章 一枪崩了你
    夏毅倒是想跑,可惜已经晚了。

    在他的右前方,正站着一个头戴毡帽,手提一盏青铜灯,浑身罩着一件黑袍的人,看不清五官,但是一看这一身打扮,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小义慌忙拉弓搭箭,手一颤一颠,头上冒起了一颗颗汗珠。

    妖人,虽然也是人类,但其实上已经是凶残一类。一千年前,天子分封诸侯,就是想让族人和功臣到天下各地去开疆拓土,然后镇守各方,抵御妖族,维护天地秩序,这些妖人就属于其中之一,是人族中的败类,肆意妄为,专干那些修炼邪法残害生灵的事。

    这种人,有时候比山精妖怪更为可怕。

    “砰——”

    一声枪响,妖人应声倒地。

    夏毅举着一把手枪,简直是惊呆了,猖狂一时的妖人,就这么被一枪干死了?

    名不符实呀!

    小义也瞪大了眼睛,傻愣愣的盯着手枪,然后噗通一下就跪下了,前躯伏在地上使劲磕头,嘴里念叨着听不懂的话,似乎是祭祀一类的祷咒。

    “桀桀——”

    一声怪笑,黑袍妖人慢慢从地上坐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这一次夏毅看清楚了,妖人是一个秃头老人,脸上长着密密麻麻的脓疮,还有几条狰狞的刀疤,看起来十分恶心。

    妖人扭头看向夏毅,露出一丝玩味的嘲笑,一步步逼近。

    “砰——”

    扣动扳机,又是一枪。

    夏毅这一下看清楚了,原来是那一盏青铜灯的缘故,幽绿的烛火跳动,形成了一层淡淡的青光,子弹打在上面就像是一块石头掷入水中,速度骤减,荡起一阵涟漪。

    饶是如此,妖人还是被击退了几步,然后才堪堪稳住身形。

    “跑!”

    夏毅惊呼,随手扯了一把跪在地上的小义,拔腿就往山谷的方向狂奔。

    咦?

    忽然,夏毅停下了脚步。

    太安静了!

    他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却看见了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只见,小义一直停留在原地没有挪步,眼神呆滞,像个被提线的木偶一般,被黑袍妖人紧紧掐住喉咙。那一盏诡异的青铜灯喷出一道道黑雾,吸附在小义的天灵盖上,似乎在拉扯着什么。

    救,还是不救?

    夏毅头冒冷汗,一番激烈的思想交锋后,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对于这个黑袍妖人来说,自己手握枪械,明明更具有威胁性一些,为什么却要先挑一个小奴隶下手?

    到底是自信心爆棚,或者是……受伤了?

    夏毅很清楚,这个时代虽然有一些科学没办法解释的神异,但是沙漠之鹰的杀伤力也不是浪得虚名的,不管是以前玩游戏,还是穿越剧里的特工,干掉这样一个没有蜕去凡躯的妖人,应该还没什么问题。

    第一枪,妖人肯定是被打中了!

    至于第二枪……

    耍诈!

    夏毅恍然惊醒,如果就这么匆忙逃跑的话,肯定照样会被困在山里,等妖人治好了伤,肯定会来一个瓮中捉鳖,到时候大家迟早是一个死字。与其猫捉老鼠,还不如放手一搏,这是最后的机会!

    “砰——”

    “砰——”

    “砰——”

    他找了一个树杈靠着,对着远处瞄准,接连开了三枪,惊险地避过了小义,终于在第四枪的时候,打中了妖人的腹部。

    “啊!”

    妖人一声惨呼,扔下小义,一个鲤鱼打挺,像是一条蛇一般,迅速的往树林中窜走。

    “想走?你跑得了吗?”

    夏毅冷哼一声,大步流星追了上去,对着树林里的人影接连开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他四肢乏力,头晕眼花的时候,妖人终于跌倒在地上,一点一点艰难爬行。

    “砰——”

    又是一枪,干脆利落,妖人的脑袋开花,溅起一朵血花。

    “嘿!和我干,老子一枪崩了你!”

    夏毅长舒了一口气,虽然身体疲累,但是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

    他捡了一根树枝,小心翼翼挑起掉落在地上的青铜灯,一个巴掌大小,还有一些绿色的锈蚀,里面的火烛已经熄灭,夏毅观察了许久,也没琢磨出什么名堂。

    接着,他又用树枝掀开黑袍,找到了一张麻布,上面勾勒着一副简笔画,还有个个符号。

    文字?

    夏毅傻眼了,这个世界上各个国家的文字并不通用,都是一些象形文字,多多少少有一些差异,一般都是铭刻在器物上,用来做祭祀之物,普通平民甚至是一些低层贵族,也很少有人认识。

    他又找到了一块玉坠,是由一块粗坯磨制而成,普普通通,很多士人都有佩戴,只是光滑透亮,一看就是被人经常把玩。

    夏毅有些失望。

    其实,他最希望的是找到一些修炼法门。

    夏国倒是有一个藏书馆,里面收藏着很多竹简和铭文器物,也有一些炼体之法,不过那些都是军队里的莽士所练,顶多身轻体健,对身体的透支也很大,一般的贵族不屑于去学,更吃不了那个苦。

    五年前,夏国来了一位炼气士,苍颜鹤发,衣袍华丽,挥手往天上扔了一柄木剑,如一道闪电落下,一下就斩断了一棵大树,那一幕惊呆了国人,简直就是神迹。其后,那位炼气士被拜为上卿,邑五百户,出任太子太傅。

    太子夏恒,就是在那个时候拜了一位炼气士为师。

    借此,太子夏恒在国中的地位稳固,张扬跋扈,就连国君也要忍让三分,年幼的夏毅看不过去,有一次朝着太子吐了一下口水,一下子惹火上身,要不是母族还算有些势力,恐怕早已经成了亡魂。

    踢了妖人几下,把东西收好,夏毅开始琢磨着下山。

    一路追来,随着妖人一直往大山里窜,早已经忘记了来时的路线。极目远眺,只有一座险峻的山峦横亘在眼前,高耸入云,云雾缭绕,幽深诡秘,隐隐有鬼哭狼嚎之声,时而喷薄出一股青烟,令人心惧。

    妖人为什么往那个山上逃?

    夏毅陷入了沉思,人族建城而居,千年来虽然一直积极围剿妖魔鬼怪,可是总有一些漏网之鱼如匪徒一样四处流窜,躲在暗处苟延残喘。近百年来,礼乐崩坏,诸侯之间相互征伐兼并,各国朝堂间弑篡不止,妖魔鬼怪乘机崛起,也越来越猖獗。

    这几年,夏国也深受其害,每年都有山鬼侵袭城池,成千上万的民众死于非命。

    太子,一国之储君,怎么会和妖人有勾结?

    细思恐极,夏毅不敢继续想下去,但是基本可以断定,那座山峰上一定有古怪,也和太子有一定的关系。因为每年的冬春之季,夏国都会利用农事渐歇的时候,组织甲士对国疆土内的山泽进行排查,玉壶山中有如此古怪却没有被发现,只能说是有人刻意遮掩。

    夏毅不敢声张,趁着月色,沿着地上的血迹往回找,正巧碰到了寻来的几个奴仆,让他们用长矛和藤蔓搭了一个担架,抬着妖人的尸体,偷偷避开那些甲士。

    一路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