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长生种劫 > 第6章 幽冥灯
    “咦?”

    夏毅低头,衣襟的口袋传来一阵温热,一抹幽绿的光芒透衣而出,原来是从妖人那里缴获的青铜灯,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亮了起来。

    “呼——”

    刚一掏出来,青铜灯就飞出一道黑气,朝着林子里飞去。

    夏毅顺眼一看,顿时一惊。

    林子的树荫之下,竟然有一个略微透明的影子在闪动,气势汹汹,像是一只猛虎,正朝着这边扑了过来!

    山鬼?

    他昨天才知道了一些关于山鬼的来源,晚上回去还特意打听了一下,知道这些山鬼一般在晚上活动,而白天畏惧阳光很少出来。

    不仅如此,他在翻越书典的时候,还看到两个有趣的故事。

    一个故事是说,晋国有一个叫做远真的贵族,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山鬼向他乞食,又是威胁又是恐吓,远真却始终气定神闲。终于,山鬼恼怒,一气之下变成了一副恐怖模样,远真吓得魂不附体,山鬼乘机把他杀死了。

    另一个故事,是说一个叫做定伯的人,夜里行走遇见了一只山鬼,定伯虽然害怕,但是始终保持高度警惕,无论山鬼怎么吓唬都稳住心神,反而到了人多的地方一下子捉住了山鬼,领到了官府的赏钱。

    所以,山鬼其实是一些欺软怕硬的家伙,因为人族有躯壳保护,尤其是气血充沛的年轻人,保持冷静不要惊慌,根本就不用过多畏惧。从某种程度来讲,山鬼和人的力量是对等的,双方互有优缺点,都可以依靠数量压制另一方。

    这一只山鬼,属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明显就是受人驱使。

    “呔!何方宵小!”

    夏毅一声大喝,也顾不上青铜壶的异状,抓起一把刚刚缴获的铁刀,沾了一些血迹,就要迎战。

    “敌袭!”

    “保护卿上——”

    周围的青壮连忙互相提醒,拿起了武器,朝着夏毅大喝的树林方向,准备冲进去。

    “等一下!”

    夏毅大手一挥,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看到青铜灯冲出的那一道黑气,像是一根绳子一样,一下子缠上了那一个山鬼,双方你拉我扯像是一场精彩的搏斗,仅仅一会儿的功夫,山鬼就落于下风。

    搞什么?

    此时,蔡子磐的心里是崩溃的。

    他少年时勤练剑术,终于有所小成,周游列国行侠仗义,又有幸遇到一位红敕鬼神,受传一部法门,自此以后在争斗中难逢敌手,作为一个游侠,他已经比众位师兄弟都要出色了。

    一次,他与妖人斗法的时候,不小心受了重伤,饥寒交迫,眼看就要活活饿死在雪堆里。恰好,夏国太子带着一群人在郊外打猎,让人扶他进帐,赐了一顿饱饭,这才安然度过一劫。

    游侠,以义字行走江湖。

    当太子恒提出让他刺杀一个少年卿贵,他虽然心里不耻,但还是勉强答应了,原本以为是一件简单的差事,只要报答了这一饭之恩就远走高飞,但是万万没想到会接二连三出意外。

    本来,他神魂出窍后受到日光烧灼,已经是痛苦难熬,力量也像冰雪一样快速消融,如果一击得手倒也值了。但是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一道黑气,像是一条蟒蛇一样缠了上来。

    这种状况,他再熟悉不过了——幽冥灯!

    “吾命休矣——”

    蔡子磐干脆闭上了眼睛,不再反抗,因为他知道这种东西是专门收摄山鬼之法器,以他半吊子的神魂修为,遇上幽冥灯简直就是遇到了克星,已然是在劫难逃,还不如早点放弃,免受折磨。

    “倏——”

    蔡子磐的神魂被黑气一卷,飞入了幽冥灯中。

    “主人,这是——”

    众奴仆纷纷围了上来,被这奇异之物所吸引,只有小义还有一些印象,知道是那天夜里从妖人手里缴获的,最好不要张扬,于是瞪了众人几眼,一一遣散开。

    夏毅也兴致勃勃。

    他感兴趣的地方不是除掉一个山鬼,因为在他看来这本身就是一件小事,没有什么值得庆幸的,反倒青铜灯的自动御敌让他十分意外,莫非是一件什么高级的通灵宝物?

    他心潮澎湃起来。

    太子恒的师父,也就那位被封为上卿的神秘炼气士,手里的木剑就是一件法器,有劈山断石的威能,可以说是价值连城,就连太子恒都梦寐以求有那样一件宝物。

    如果这一件……

    不,没有如果。

    夏毅很快就冷静了下来,那一日在山上,他亲眼看到妖人使用青铜灯,威力也就那样,要不然几枪打过去,妖人也不至于没有还手之力,狼狈逃窜。

    再说了,妖人是太子恒的一颗棋子,应该也是一个底层的修炼之人,怎么可能会有一件高级的通灵宝物?

    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几个青壮急匆匆赶来,道:“启禀卿上,我们在树林里抓到一个刺客!”

    夏毅有些无语,离开国都才四十里路,野人一波,山鬼一波,刺客又是一波,自己到底有多招人忌恨?

    “尸首何在?”

    “这……那刺客有长剑在侧,紧闭双目盘坐,似死未死,我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好让几个人守着,还请卿上裁决。”

    “哦?还有这等怪事?”

    夏毅大为惊奇,连忙让人带路,进入林子五十来步,果然看到一个人闭目盘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在打坐,又像是在假寐,不过相貌倒是很眼熟,正是刚才那个山鬼。

    夏毅上前,探了一下鼻息,气息绵长,绝对不是一个死人。

    “看来,这又是一个修炼之人。”

    夏毅暗忖,现在看来刚才那个虚影并不是山鬼,而是有人躲在暗处施法,只是没想到被青铜灯给搅黄了,还把神魂给摄进了灯里,只剩下一个躯壳。

    估摸着,如果再过一段时间神魂没有归体,这具躯壳就会生机衰退,然后渐渐腐坏,到时候就算是神魂归体,也于事无补了。

    “不如,逼他交出法门?”

    夏毅灵光一闪,脑海中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既然刺客的神魂被青铜灯摄进去了,是否可以将之放出来,然后以性命和自由做交换,套出一些修炼法门?

    想到这里,他怦然心动。

    虽然这个刺客会异术,放出来有一定风险,但是诱惑也同样大,且不说修炼能让人实力大增,就说那种种玄奇瑰丽的手段,也让人心驰神往。

    下定决心后,他命人将刺客的躯壳捆住,把青铜灯放在地上,学着巫祝祭祀的样子,嘴里念念有词,一阵恳求。

    四周一片安静,众人屏住了呼吸,期待着青铜灯能有所反应。

    “……”

    良久之后,夏毅叹了一口气。

    满天神佛也求了,甚至还保证给它找一盏母灯做伴,全都无济于事,看来只能收起幻想,老老实实经营采邑才是正道。

    “卿上,试试这个吧。”

    卫衡嗓子沙哑,颤颤巍巍递上一个火折子。

    夏毅没好气白了他一眼,笑骂道:“蠢猪!这可是一件法器,你以为你起夜用的油灯?”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也没想迁怒一个老人,况且这位家宰也是好心,多少也要给点面子,于是将火折子靠近灯芯。

    一抹幽绿,悄然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