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长生种劫 > 第8章 召集臣民
    PS:上一章,修炼体系略作调整,将炼体合并入炼气中。炼气境界略作调整,改为修炼十二寸先天混元祖气,炼神不变。大家可以返回看一下。正版读者,且在2020年2月16日之后的,不受此影响。

    ————以下正文————

    烛火摇曳,蔡子磐口中念诀,一幅图画缓缓从头顶升起。

    那是一幅丹青水墨画,一座小岛屿上生长着一颗参天巨树,树冠上高坐着一个佝偻老人,头顶一轮圆月,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大树下有一群年轻人在忙碌,有人劈山,有人砍柴,有人挑水,有人诵经,他们姿势各异,神态不一。

    笔墨线条不多,却充满着自然的韵律,让人如沐春风,几乎是一瞬间,夏毅就被深深吸引了,不管是画上的老人,穹盖似的大树,或是忙碌的年轻人,都具有着非凡的魔力。

    十几息,画面就都消失了。

    很显然,蔡子磐的力量只够支撑这么久,为了显化这一幅神魂观象图,他的神魂之力已经消耗得极为严重,神魂晦暗,随时都可能灰飞烟灭。

    夏毅不忍,问道:“我该如何放你出来?”

    “幽冥灯已经是无主之物,你咬破舌尖滴血在上面,就能真正收为己用。另外,我神魂归位之后,恐怕一时半会没办法醒来,剑术名叫浮墨,你自己去我肉身上搜寻,然后将我弃在路边即可,你我两不相欠。”

    “我还想请教一下,如何能得长生?”

    “我一介游侠,如何能知道这些?不过,这片天地的秩序是大礼王朝建立的,在此之前是一片蛮荒,或许在天地之外还有更强大的存在,否则怎么解释大礼王朝的由来?当初,天子一夜失踪,或许也埋藏了许多秘密。”

    夏毅点点头,没有再问。

    他咬破舌尖,将血滴在幽冥灯上,一股奇妙的感觉从心中升起,仿佛双方本就是一体。

    心念微微一动,一道淡淡光芒从灯壶中飞了出。

    他摸了一下蔡子磐的衣袖,口袋里果然藏着一块东西,摸出来一看,原来是一卷帛书,上面有墨汁画着一个个舞剑的小人,就像是前世的广播体操。

    浮墨剑术。

    剑术,顾名思义是一种术,和修炼之法没有半点关系,浮墨剑术甚至只能称之为一种凡术,对付一些凡人还行,但是如果是一个修炼有成的修炼之士,能起到的作用就微乎其微。

    按照约定,夏毅让人给蔡子磐松了绑,喂了一些水,安顿在路边的一个茅草堆上,至于醒来之后会不饿死,那就不是他该操心的了。

    晚上,队伍在峡谷驻扎,埋锅造饭。

    卫衡捧着一卷帛书,身后跟着五个衣冠整齐的男子,来到了辇车下。

    夏毅道:“家宰,路途劳苦,入夜怎么还不歇息?”

    卫衡一脸严肃,道:“明日我们就将抵达封邑,臣下刚刚和五位寮臣整理了一下书簿,来向卿上禀报一下。”

    说着,就递上了手里的帛书。

    五位寮臣就是家臣,当初封土授民的时候,国君夏敖一共赐了六个士人给他,算是给了他一套领导班子,协助他处理封邑中的事。

    不过,他对六个士人的名字和职称都不怎么熟悉,甚至觉得很拗口,但是没办法,这个世界的官职和风俗就是这样,类似于前世的春秋时期。

    家宰卫衡,负责统筹封邑大小事宜,类似于朝堂里的丞相;司库子房,掌管钱粮和户口;工师韩旷,掌管百工、水利、田亩;御驺骆桥,负责养马、驾车和训练军队;祝宗晏荀,掌管教育和祭祀;司服黔孙,负责农桑、纺织和衣服。

    打开帛书,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地图。

    夏国方圆二百余里,相当于前世的两个地级市大小,一共有大大小小的封邑两百余座,用一个个圆圈标注,几乎占去了夏国一半的地盘,很多都是在边境上充当戍卫作用。

    夏毅的封邑方圆十里,仅仅相当于一个乡镇的规模,位于夏国东部,有河流有湖泊,地势也比较平坦,但是偏偏它的南边就是一座玉壶山,东边毗邻卫国。

    玉壶山,就是追捕妖人的那一座山,山中有不少古怪,疑似是妖人的大本营。

    卫国,是一个小国家,方圆一百余里,按照半径计算面积它只有夏国的四分之一,人口也只有十万,不过军队实力不容小觑,这些年和夏国起过不少冲突,互有伤亡,最后都是潦草收场,谁也奈何不了谁。

    一边是妖人,一边是敌国,这不是放在火上烤么?

    夏毅叹了一口气,道:“你们是君父派来辅佐我的,都是有经验的前辈,大家认为赴封之后第一件事该干什么?”

    工师韩旷:“臣下认为,开垦井田是第一要务。”

    御驺骆桥:“臣下认为,应当抓紧训练军士,谨防卫国偷袭。”

    祝宗晏荀:“臣下认为,我们只需筑造几座烽火台即可,有入侵可以求援,当务之急是修建宗庙,祭祀神灵,祈求上苍护佑。”

    司服黔孙:“臣下认为,眼下正是入冬,庶民百姓都衣衫单薄,过冬为第一要紧事。”

    司库子房:“臣下认为,我们可以组织人手去采买货物,购得兵器和筑城之物。”

    夏毅一边听,一边直翻白眼。

    “家宰,你的意见呢?”

    “臣下刚才查了一下,我们一共有刀币十二万枚,粟米八百石,如果再进行一些渔猎,足够一千人熬过半年了,所以我们尽可以同时调配,一边筑城砌屋,一边开垦井田,一边修建烽火台,一边训练军士,至于修建宗庙和衣物这种事,我们可以徐徐图之。”

    夏毅点头,道:“如此,还有劳你费心。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宣布一件大事,你们速速去召集,庶民与奴隶都要叫上,一个都不能少。”

    卫衡很疑惑,道:“卿上,眼下大家都在埋锅造饭,我们……”

    夏毅正襟危坐,严肃道:“这件事比吃饭更重要,你只需按照办就行,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臣下奉命——”

    六位家臣纷纷抱拳,立即吩咐侍从,去各个营区传达命令。

    “铛铛——”

    编钟敲响,奏起了礼乐,荒凉的郊野峡谷中,举起了一个个火把,一点点朝着辇车的位置聚集,不管是庶民还是奴隶,一个个都满含期待。

    因为,这是他们的卿上在封土受爵后,第一次召集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