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长生种劫 > 第10章 神魂出壳
    这天晚上,很多人都没睡着。

    天亮之后,队伍收好了麻布帐篷,又匆匆赶路了,只是气氛比昨天赶路的时候要热闹许多,原本有些懒散的奴隶们,纷纷主动给自己增加负担。

    第三天清晨,队伍提前抵达了封邑。

    所有人都很好奇,四处看看瞧瞧,最后终于在一条河边停了下来。

    太阳从东方天际升起,入眼皆是明净,远处一条清澈的小河蜿蜒盘旋而来,河边是一片郁郁苍苍的树林,还点缀着几个湖泊,就像是碧玉盘里的珍珠,旷阔宁静,宛如一幅山水画。

    夏毅深吸了一口气,这么漂亮的自然风景,放在前世完全可以开发成一个旅游风景区,但是这个世界上人迹罕至的地方太多了,没什么稀奇的。

    一个贵族模样的人走了过来,递上一卷竹简,拜道:“吾等奉国君之命,早已将山泽林亩清点完毕,今已经迎接到卿上,不辱使命。”

    夏毅接过竹简,明白了怎么回事。

    历来卿大夫赴封之前,司土和司工都会派下属官员给封邑划定疆界,丈量山林、河泽、土地之类的财产,也会提前做一些准备工作,比如搭建休憩之处,供前来赴封的卿大夫暂住。

    夏毅打开看了看,第一片竹简上就划分了疆界。

    方圆十里,也就是半径大约是十里的样子,东西南北都有一个标志物。

    比如东边以沂水河为界,过去就是卫国;南边是以玉壶山为界;北边是一片山林,穿过去就是四哥公子昂的封地;西边没有明显的界限,不过立了一块石碑,也算是划定了一个大致范围。

    除此之外,封邑内大大小小的湖泊和树林也都登记在册,包括一些适合开垦农田的地方,也都给标注好了。

    夏毅挥挥手,示意这个小贵族退下。

    夏国的官职大多是世袭的,往往一个家族就擅长一种技术,比如有的家族曾经带领族人在大旱的年份里,给国君挖了很多口井,被封为了下大夫,然后就以“井”为姓,世世代代的家主担任挖井官,又比如三大家族的汲氏,其先祖就是带领百姓修河挖渠有功才被封爵,自此以后夏国七卿事之一的司工职位,也一直被汲氏给世袭垄断了。

    所以丈量土地这种事情,这种小贵族都十分专业,很慢有什么差错。

    夏毅把竹简扔给了卫衡,让他组织人去做好规划,自己则是带着二十个侍卫在周围转了一圈,最后决定在河边建造城郭。

    “卿上,万万不可呀!”卫衡大惊失色,连忙劝谏道:“河边紧邻卫国,乃君子立于危墙之下,实非明智之举,还不如在西边建城。”

    “西边?来的时候我就看了,除了平坦一点,距离国都近了二十里,其余一点优势都没有。”夏毅摆摆手,道:“卫国真要铁了心发兵讨伐,我们躲到哪里都没用,还不如就在此处建城,有河道做为天然屏障,又能依靠城池及时发现敌军,打仗的时候还能保护后方的粮食生产。”

    卫衡哑口无言,甚至产生了一些错觉。

    这真的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吗?

    这一路走来,他也算是渐渐明白了,这位卿上不仅爱民如子,还极善笼络人心,行事又老辣,想法还与常人迥异,要是等到及冠成年,有辅佐天下之才呀!

    他哪里知道,夏毅还有更大的考量。

    封邑相当于一个乡镇大小,按照这个时代的粮食生产计算,可以容纳一万多人,但是此刻他的臣民并不多,算上奴隶也才一千五百人,就算是每个人分配多一些土地,总共也就占用五分之一的地盘罢了。

    人员分散不利于管理,所以选择一个好的地方作为根据地,就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河边土地肥沃,还可以打渔,更重要的是水利还方便,可以为接下来的烧窑做准备。

    没错,他准备调拨三百个奴隶,专门去烧窑。

    这个世界上,修筑城墙的材料有两种,一种是石头,一种是土砖。前者需要采石,太浪费劳动力了,而且很难找到资源;后者是用泥巴和茅草搅拌晒干做成的,不怎么坚固,寿命也非常短,受不了太多的风吹雨淋,往往十几年就要翻修一次。

    前世,他村里的农民都是自己烧土窑,然后取砖盖房子,他也跟着爸妈一起烧过一座窑,无论是红砖还是青砖,工序都比较简单,但是这两种砖都十分坚硬,比用石头筑城墙要好,甚至是盖房子都没问题,水泥则用粘土和糯米充当,这样子盖起来的城墙,简直堪称长城。

    他认为,夏国的制陶工艺还算发达,平民百姓家里也都有陶碗和陶坛子,步骤和原理相差不多,工匠们学习一下烧窑也不难。

    不过,卫衡听到他这个想法的时候,直接就愣住了。

    烧窑?红砖?青砖?

    尽管夏毅再三描述,卫衡都是似懂非懂,将信将疑,最后还是找来人手照办,先做一批砖模子,然后调拨三百个奴隶准备粘土,开始了垒窑。

    接连十几天,河边都是热火朝天,开垦农田、伐木建屋、捕鱼打猎、烧窑造砖……包括老弱妇孺在内,每一个人都事情做。

    在这些日子利,祝宗晏荀也安排几个木工,搭建了一座简易的家庙。

    家庙并不大,四周是一根根木头并列在一起做成的墙,隐隐还有一些炭黑痕迹。

    这个世界的伐木,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

    由于铁具稀少,加上冶铁技术落后,所以铁制的斧头不仅昂贵,硬度和韧性也不够,砍树的时候就不怎么耐用,很容易消耗。一般来说,只有官府大型伐木营建才会消耗得起,低级贵族和平民百姓是不会这么奢侈的。

    夏毅受封的时候,国君只赐了十万枚刀币,加上母族穆氏送的两万,也仅仅够半年的粮食开销,建城只能靠自己想办法。

    这段时间,司库子房一直愁眉苦脸,恨不得一枚刀币分成两半花。

    所以在砍伐大树的时候,大家都是用很古老的方法——点燃一个火把,用竹管吹气,用火一直灼烧一个口子,然后一层层刮去炭化的地方,一点点把树给烧断。

    这样下来,耗费的人力极大,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得要几个人一起忙活一天才能烧断,负责吹气的人晚上睡觉的时候腮帮子都是痛的,极为辛苦。

    不过效果也挺好,一棵棵树干埋进土里排成一堵墙,还挺坚固的样子,真正的家庙盖好之后,这些木头还可以赐给平民去盖房子当房梁。

    庙中间垒着一个土台,摆着几个陶碗,供奉着一块块黍糕和一块块腊肉,祭祀非常简单。

    夏毅之前承诺过,要专门建造一座家庙供奉死去的忠义猛士,早在几天前他就已经让祝宗晏荀祭祀,招来了三个死去青壮的魂魄,也用木牌做好了灵牌,摆放在土台上。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一千多个臣民都赶来了,恭恭敬敬,一个个手具香烛,诵念祷词,严肃且虔诚。

    突然,伴随着大家的诵念,夏毅心头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神魂一阵悸动,就像是这段时间练习神魂观想法一般。

    夏毅求之不得,赶紧盘腿坐下,然后闭上眼睛心无旁骛,脑海中浮现出蔡子磐传授给他的《传道图》,快速进入了状态。

    大道至简,一幅观想图就是一种法门,一旦沉浸其中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小世界一般。树顶的老人在讲道,树下的弟子听道的方式也各异,甚至有一些更像是在干活,处处蕴含真意。

    妙不可言!

    实际上,这些天他每天晚上都会修炼一个时辰,直到一阵疲惫感才沉沉睡去,到第二天起来之后,都会发现自己神清气爽,念头通达,头脑似乎也更灵活了。

    十几天的修炼,似乎到了一个临界点。

    周围的祷词像是咒语一样,飘散在身边的香火里面似乎有一根根丝线,在涌入自己的脑袋里。

    一阵眩晕状态后,突然之间一声巨响。

    轰隆!

    夏毅陡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轻,好像轻轻飘飘浮起来一样,自己还是在庙里,庙外也围满了人。

    但是,唯一不同的是——他看到了自己的身体!

    准确的说,他整个人轻飘飘,没有一点重量的浮在自己头顶,看到了自己的身体。

    自己的身体呼吸微弱,两眼紧闭,好像是睡着了,又好像是晕死过去一样。

    神魂出壳!

    一个念头在夏毅的心中升腾起来。

    看了看四周,景物如常,他用手想拿一下土台上的供品,却发现自己的神魂根本拿不动它们,很显然他的神魂还很弱,只是一股无形无质的念头罢了。

    再仔细一看。

    在烛火下也没有影子,就好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

    像梦,但完全不一样的体验,非常玄妙。令人不敢相信。

    “嗤——”

    稍微挪动了一下,正好碰到墙壁缝隙中投进来的一缕阳光,顿时就像是撞到了一块通红的烙铁,如刀片一般在身上割肉,锥心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