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长生种劫 > 第12章 消失的臣民
    神魂,玄之又玄。

    自古以来,谁也没办法说清楚它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肉身腐朽而神魂可以独存,又为什么它可以不断强大,甚至于能够转世重生?

    一麻袋玻璃弹珠,几乎把夏毅的神魂之力耗光了,到了第二天才悠悠醒来,又像是一个大病初愈的人,像个七老八十岁的老人一样,在树下晒着太阳打了十几天的瞌睡,这才渐渐恢复如初。

    不过,这段时间也把封邑内的臣民们给吓坏了。

    一方面,所有人都没了主心骨,做事也没什么干劲了。另一方面,一个刚刚受封的下卿,又没有子嗣继承,如果不幸夭亡,那也就直接被夺爵了,大家的好日子一起跟着玩完。

    为了稳定民心,夏毅立即就到封地里巡视了一番,还率领几个青壮一起到林子里打猎,在周围几里地畅游了一番。

    这段时间,派出去采购铁具和粮食的人也回来了,还买了二十头耕牛,配上一些粗陋的犁具,垦田的速度大幅度上升,由于旁边就是沂水河,很多田地的水也灌满了。

    沿途,阡陌交通,屋舍俨然,还有一座座冒着青烟的砖窑,封邑已经初具规模,围绕着最中心的林子,构建起了七八个小村落。

    家家户户都建好了房子,进度快一些的还修起了猪圈和鸡舍,开始豢养家禽和家畜了。

    阳光下,炊烟袅袅,正是生火造饭的时候。

    子房在叹气,钱粮本来就紧张,又有一千五百张嘴要吃饭,筑墙、伐林、垦田、建房……哪一个不要钱?工师韩旷甚至还觉得人手不够,想再去买几百个奴隶来使唤,可是谁知道当家的苦衷呢?

    “哟,咱们这位司库大人怎么整天苦着个脸呀,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以为给我管钱粮受到了什么委屈。”

    夏毅打趣道。

    子房愁眉苦脸,拱手道:“卿上又在笑话我,替君分忧是份内事,可是……可是……现在还没到春耕呀!”

    夏毅知道他要说什么。

    这段时间来,他大兴土木,还花钱给每一户庶民买了一把斧头,又是烧窑又是买牛羊,半个月的功夫,库房里的本来还剩八万多枚刀币,现在只剩下了两万枚,再这样下去恐怕撑不到春耕。

    这种情况下,子房肯定着急。

    夏毅从怀里摸出一颗玻璃弹珠,递给了子房道:“司库大人,你看看这是什么?”

    刹那间,子房睁大眼睛,气血上涌,颤抖道:“这……这!这!这!宝物呀!”

    阳光下,玻璃弹珠似乎反射着光芒,晶莹剔透,里面还有怪异的花纹,比珍珠还要更加璀璨漂亮,只需要看上一眼,似乎就有让人着迷的魔力。

    夏毅笑吟吟道:“司库大人,你猜猜这颗珠子值多少钱?”

    “依臣下所见,至少能值十万钱!不,五十万都有可能!不对,臣下这辈子第一次看到如此异物,还真不好说……”子房一边呢喃,一边啧啧称奇,忽然疑惑道:“卿上,容臣下冒昧问一句,此物从何而来?”

    “哦,你说哪里来的呀。”夏毅做沉思状,道:“我想起来了,是在最东边那一个湖泊边捡来!对,当时我正在追一只麋鹿,不小心滑进了水里……早知道这东西这么值钱,就该多捡一些回来了。”

    子房一个哆嗦,顿时容光焕发,连忙道:“卿上,现在去捡也不迟呀!如此神物,必是上天恩德,不可忤逆!”

    夏毅也恍然悟,一脸肃然道:“天予弗取,反受其咎,你说得没错!”

    于是,夏毅一边装模作样,一边带着子房和一众侍卫,直奔树林里的一个小湖泊,在岸边寻觅了一遍,从一个石头缝里掏出一把珠子。

    数了一下,正好三百颗。

    物以稀为贵,怀璧其罪,麻袋里一共有三千多颗珠子,他在房间里挖了一个坑把玻璃弹珠埋在地下,只将十分之一放在湖泊石头缝里,然后演了这一出戏。

    子房激动得脸色通红,心肝砰砰直跳,呼吸声粗重。

    旁边,二十个侍卫也面面相觑。

    一颗珠子能卖十万钱,那么三百颗是多少?他们都是奴隶出身,从小就没接触过算术,不过应该已经可以与三大家族比肩了吧……

    “咳咳……此事不要声张,也不要让别人知道。”夏毅清了一下嗓子,道:“司库大人,明天你带着三十颗珠子去换一些钱粮和物资回来,顺便拜访一下我二舅,如果可以的话,看能不能搞到一些炼体到法门,给咱们训练军士。”

    “臣下奉命,必不辱使命!”

    大礼王朝以井田制为中心,是典型的小农经济,各国之间的商贸并不发达,各大邦国之间最大的贸易就是盐、铁、奴隶、牛羊马、皮毛等等。

    比如夏国这种中等邦国,最大的集贸市场在国都,街上有大大小小的店面,时常有邻邦商贩来贩卖珍稀货物,也是夏国最热闹的地方,但是夏国毕竟方圆两百余里,很多封邑来来往往赶路都要几天,所以也在一些大型的封邑里形成了聚集地。

    穆氏一族,统治人口达到了两万人,封邑内十分繁华,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穆市”,每到初一十五就有很多人去赶集,周边各地需要交易货物的百姓都会赶去,这段时间的采购都是子房安排人去,不过这一次干系重大,必须得这位司库大人亲自出马才行,因为出得起价钱的人不多,只有对接一下穆氏一族的高层,才有可能将这件事办成。

    有了钱,一切就都好办多了。

    天下正逢乱世,各国征战一年比一年猛烈,夏国和周边的几个国家关系也很不好,用不了多久估计也会有一场战事,而他作为一个卿大夫有拱卫国都的义务,一旦爆发了大战的话,恐怕无法置身事外。

    而且,有一个太子虎视眈眈,这事让人怎么都不舒服。

    更重要的是,自从开始修炼之后,他渐渐猜到了一些端倪,比如这段时间他最喜欢到家庙里去修炼,许愿耗空了神魂之力,但是进境却很神速,就算是在白天也有信心在阳光底下维持片刻。

    或许,那位炼气士贪恋上卿之位,在封邑内大兴土木,每日让臣民祭祀,也与神魂修炼有关,否则怎么解释这一切呢?

    “卿上,臣下要禀报一件事。”卫衡走了过来,递上了一个竹简,道:“近日,各家各户都已经安排妥当,全力投入在筑城当中,可是每天都有人失踪,臣下查彻了几天都毫无头绪,故来禀报卿上定夺。”

    失踪?

    夏毅皱起眉头,接过竹简一看,上面一共有十几个人的名字,都是一些青壮劳力,有平民也有奴隶,消失的时间也各有不同。

    这可真是怪事,这段时间来封邑内巡逻严密,白天派人前往周边树林打猎,晚上又燃起了篝火,豺狼虎豹之类的野兽为之一空,按理来说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才是,怎么会不断有人消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