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长生种劫 > 第13章 月下美人
    臣民无缘无故失踪,对于任何一个卿大夫来说,都是一件值得重视的事,因为在这个封建社会里,人就代表生产劳动力,也是卿大夫的一笔私人财产。

    所谓齐家、治国、平天下,首先就要把自己的封邑打理好,然后才有资格进入朝堂,否则一切都是空谈和大话。

    无缘无故,几天就失踪了十几个人,这对于一个一千五百人的小封邑来说已经是一件大事了,如果继续任其发展,一个处理不好就可能酿成一场大灾祸,更甚至是被朝臣攻讦,削爵夺邑都有可能。

    听完卫衡的讲述,夏毅略作思索,道:“这些失踪的人,他们最后一次出现在什么地方?你查探清楚了没有?”

    卫衡摇头,道:“这些人都是天还没亮就出门了,可是到了晚上还没回家,第二天家人寻找无果,然后才禀报的臣下。”

    晚上失踪?

    这就更奇怪了,这个时代,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普通百姓也舍不得用油灯之类的,一般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野外是很危险,不仅有豺狼虎豹之类的野兽,更有游荡在外的山鬼,所以晚上不归家的很少,不约而同一起不回家的更是罕见。

    “近来,这些人可有什么异常?”

    “异常……要说有的话,就是他们家里的铁具全都不见了,不过臣下以为他们应该是去劳作……”

    “劳作?天还没亮就去劳作?”

    夏毅感觉到不对劲,现在封邑内的臣民基本上都已经盖好房子,青壮劳动力都去垦田和修筑城墙,烧窑、挖壕、砌砖、捕鱼、打猎……所有的劳作都是一个个村子的青壮成群结队一起的,哪有人半夜爬起来带着农具去劳作的?

    有古怪!

    一群人,立即动身。

    通过挨家挨户走访,夏毅发现这些失踪了人还有一个共同特性,那就是他们都有老婆,而且当天晚上还干了不少事……

    夏毅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这件事可能与鬼怪有关。

    自古以来,人族就有三重保护——气血、城墙、鬼神。

    气血,蕴含了驱散邪秽的力量,可以保护人类不受山鬼所侵害;城墙,刻有巫祝符文,又被人族赋予了各种念头,能够阻隔鬼怪;鬼神,历来受天子之命守护人族,如今天地间的鬼神虽然消失,但是各国转而供奉祖先和野神淫祀,也起到了很好的保护效果。

    这也是为什么人族大多依城而居,因为城墙不仅可以抵御异族入侵,也可以挡一下豺狼虎豹之类的野兽,关键时刻还能阻隔山鬼精怪之类的邪秽,但是夏毅的城邑还没建立起来,宗庙里又只有三个弱小的新鬼,气血有亏的人自然就给了鬼怪可乘之机。

    晚上,夏毅带着二十名侍卫,爬上了一棵粗壮的大树,点燃了几根香烛。

    心念一动,神魂立即出壳。

    瞬间,夏毅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五感灵敏,静下心来感受,包括附近的两个村子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感知中。

    月黑风高,寒风凄冷。

    三更天,忽然一个人步履阑珊地走到村头,手里提着铁具,跌跌撞撞,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紧接着,其他几个村里也陆陆续续走出来一个个男子,一共有八个人,全都闭着双眼,面无表情,像是在梦游一样,很明显是被人摄住了魂魄,让他们一步步朝着南边而去。

    “走!跟上去!”

    夏毅神魂归壳,带着人跳下大树,偷偷摸摸跟在后面,看看他们到底要走到哪里去。

    “呼——”

    寒风呼啸,幽静而诡异。

    约莫一个时辰,夏毅的脚步渐渐就慢了下来,变得有些心惊肉跳。

    一路南下,他们竟然在不知不觉间闯入了一片树林里,而且晚上薄雾笼罩,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小义提着一杆长枪,左右四顾,突然道:“主上,我们似乎已经到了山麓下。”

    山麓?

    夏毅顿时意识到,他们一路南下,早已经出了封邑,抵达玉壶山的地界了。

    玉壶山,就是当初追捕妖人的地方,山中央横亘着一座险峻的山峦,高耸入云,云雾缭绕,幽深诡秘,似乎是妖人的老巢,之所以一直没被夏国君臣剿灭,说不定还有朝堂的势力。

    那些失踪的人,莫非与此有关?

    “不行,这样子下去封邑里的人都会被摄走,到时候我也难辞其咎,一定要跟上去搞清楚。”夏毅下定了决心,又问道:“小义,你们的剑术练得如何了?”

    “按照卿上吩咐,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勤学苦练,每日都要吃几斤肉食,如今剑术已经初窥门槛,体魄也强过从前,如今又换上了铁器兵刃,以一敌三不成问题。”

    “对,只要卿上一句吩咐,我等兄弟愿意赴死!”

    “我们愿意赴死!”

    众人纷纷表态,眼神坚毅,血气沸腾。

    “没那么严重。”夏毅摆了摆手,道:“我已经修成了神魂出壳,又有枪械和幽冥灯在手,也不会有什么大危险,既然追到了这里,那就趁热打铁上山查探一下,要是再发现有妖人作祟,直接除掉就是了。”

    “是——”

    大家纷纷响应,吸取了上一次的经验,大家把不利于丛林作战的长杆兵器都放在茅草堆里,然后抽出随身刀剑,跟着七八个被摄去的老百姓,一路就上了山。

    一直到五更天,终于登上了一个山坳。

    一座险峻山峦横亘在眼前,高耸入云,一股阴风呼啸而来,隐隐能听到鬼哭狼嚎之声,令人心头发麻。

    “杀——”

    突然,丛林中走来一队山鬼,约莫有上百个,整齐划一,一看到有生人来此,立即张牙舞爪猛然扑了过来。

    “找死!”

    夏毅心念一动,神魂之力弥漫开来,一个个山鬼顿时像是看到了什么大恐怖,眼里满含惊惧,瑟瑟发抖地往后退。

    “啊——”

    一声声凄厉的声音响起,幽冥灯烛火飘摇,冲出一道道黑气,一下子就把最近的几只山鬼摄入了灯壶,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后面的山鬼席卷而去。

    山鬼们畏惧如鼠,纷纷转身就逃。

    小义等侍卫也反应了过来,纷纷大怒,血气奔涌升腾,施展剑术就是一顿冲杀,有的山鬼被一剑刺中,鬼体一下子像是冰雪消融,在一阵凄厉的嘶叫声中,化为了一缕青烟消失。

    一会儿功夫,一支差不多百人的山鬼队伍,就被消灭了个干净。

    “呼呼——”

    就在这时,一阵狂风平地席卷而来,冷彻入骨,刮得一众人等站立不稳,东倒西歪。

    夏毅慌忙稳住身形,以为又是有什么袭击,对着幽冥灯一指,一道无形的气墙升起,这才隔绝了狂风。

    “砰砰砰……”

    一阵稀稀落落的响动,小义等人忽然像是中了迷魂咒,软趴趴的倒在地上。

    “公子,妾身有礼了!”

    突然之间,一个清脆甜润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夏毅一惊,回过头就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女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批一件白裘披风,头戴素娟,如一株清新雪莲,美艳不可方物,此时正对着他盈盈一拜。

    月下美人,一副很唯美的景象。

    但是,夏毅却没有一点欣赏美人的心思,反而毛骨悚然,脊背生凉,一颗心脏扑通扑通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