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 第八百一十三章 机会只有一次
    尽管阿花说的有道理,阿六还是很想试一试。



    “晋军可以等,但是我们等不得!”



    “我们在这城楼上能待多久?”



    “我们还要去弄兵器,这些都需要时间,根本来不及。”阿六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跟着扬了上去,阿花连忙瞪了他一眼,他这才重又压低了下来。



    幸好,士兵们没有注意。



    他们还忙着应付城下的晋军呢!



    “你说得对,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宜太早跳出来,或许可以想想别的办法。”



    其他几个兄弟也时不时的熘过来听上几句,而他们的目光,如此热烈,在昏暗的天色里,竟然也显得灼灼有光。



    这些炙热的眼神的目标,只有一个。



    那就是阿六!



    毫无疑问,一群兄弟里,脑子转的最快,最聪明的,正是阿六。



    想办法,找他准没错。



    而阿六也明白自己的使命,要想兄弟们一起干大事,还确实需要依靠他这颗机灵的脑袋瓜。



    要说主意,也不是没有,但是,做起来就相当的冒险。



    真不知道兄弟们能不能答应。



    阿六踟蹰了片刻,这样说道:“兄弟们,现在如果想动手,我们就尽快和城外的晋军联系,但现在的形势你们也看到了,我们的人根本就出不去,如何联系?”



    对啊!



    谁也出不去,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众人大眼瞪小眼,阿六的回答让大家暗中腹诽浪费时间。



    然而,阿六却没有被兄弟们或是迷惑或是质疑的眼神吓退,他继续从容说道:“我们的人虽然出不去,但是我们可以把消息送出去。”



    送消息?



    众人又是一惊。



    随即又明白了阿六的意图。



    他们想出城的目的就是为了传递消息,互通有无以期可以里应外合,那么人出不去,消息能出去,其实效果就是一样的。



    但问题是如何把消息传出去,又能传递什么样的消息。



    众所周知,对于这样的大事,只有人和人相互沟通,才能把事情策划的详细。



    而传递消息,很有可能无法达到目的。



    但依着现在的形势,也只能先试一试了。



    “阿六,你有什么计划,尽管说。”



    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这就是兄弟们现在的想法。



    阿六想了想,先是撕下了一段衣带,古代的普通乡民只能穿最普通的粗布白衣,这倒是给他们传递消息提供了一个条件。



    如果兄弟们穿的都是深颜色的衣服,就算是写上了字,也看不清楚。



    “我们把计划写在布条上,找机会送出去。”阿六说的笃定,做事也利落。



    到了这时,众人纷纷看向天空,虔诚感谢上苍。



    感谢您啊!



    老天爷!



    幸亏阿六是个识字的,不只是识字,甚至还会写字!



    阿六把合作的想法和约定合作的暗号都书写了个清楚,他写的并不快,一笔一划的,都是慢慢的。



    令兄弟们惊奇的是,阿六手里的毛笔,竟然还是湿润的,直接拿起来就能用。



    出现这样的情况,当然是阿六提前准备的缘故。



    你当他特意回了一趟作坊,就是为了取些浆湖吗?



    当然不是!



    趁着跟随的士兵们没注意,他就抽了一支笔,还有一把小匕首,就藏在衣服里。



    一支笔,一把刀,想来也算是一文一武了!



    带着这些东西干活,着实是不方便,以至于阿六还要控制着动作,慢慢的做,并且保护这些东西别掉出来。



    现在可以说,这些坚持都是值得的。



    至少这支笔,是派上用场了!



    与此同时,阿六也确信,这把刀,也一定能迎来它发挥作用的时候!



    几个兄弟看到阿六专注写字,虽然他们看不明白阿六写的究竟是什么,阿六也没时间和他们交代。



    但是,他们仍然是自觉的将阿六护在中间,一方面几个人更加卖力的干活,一方面就要掩护阿六,不能让他被士兵们发现。



    如若这般,倒霉的可不只是阿六,大家也跑不了。



    这怎么能行?



    大事还都没干成呢!



    兄弟们紧张不已,总觉得,秦兵阴鸷的眼神就在身边绕来绕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落到了他们的身上。



    秦兵们明明没有看他们,但是兄弟们还是感觉背后寒凉,脚底冒冷汗,凉飕飕的眼神,从四面八方射过来。



    这不就是做贼心虚?



    “成了!”



    阿六一声低呼,终于宣告兄弟们的解脱,众人长长的舒了口气,谁知,这口气还没喘匀呢,一个秦兵就转过头来大喊:“你们几个,干什么呢!”



    阿花的心,冬的一下就掉了下来。



    “军……军爷,没……没干什么。”



    “干活呢!”



    “干活?”



    那年纪小小的秦兵本来还没在意,只不过随便说说,现在听到阿花的声音都打着颤,顿时疑惑骤生。



    他带着疑惑,向工匠们走过来。



    伴随着他的步伐,几个兄弟仿佛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如此清晰。



    “天还亮的时候,你们就来了吧,到现在也没干完,还说是在在干活?”



    众位兄弟面面相觑,这些个一根筋的秦兵,怎么忽然长脑子了?



    这可不是好现象。



    “军爷,军爷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错了。”



    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



    除了拼命道歉,已经无路可走,城下就是战场,无数的刀枪正在拼命的挥舞。



    这个时候,只要秦兵们稍稍发一点狠,把他们扔下去,保准是死无葬身之地!



    众人的眼中显出了惊惧的神色,难道,这就是他们的结局?



    没有英雄,也没有战斗,有的,只是殊途同归?



    “你们愣着干什么?”



    “还不快点干活?”



    “还想偷懒是吗?”



    那小兵挥起鞭子就是打,细软的皮鞭抽打在兄弟们的背上,肩上,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丝的悲伤。



    甚至连疼痛感都变弱了。



    “是是,小的们这就干活,再也不偷懒了!”



    原来,那小兵只不过是觉得他们的手脚不麻利,他并没有看见他们私底下的行动!



    都走的这样近了,居然还是没有发现!



    这说明了什么?



    这就说明了,就连老天爷都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老天相助!



    这桩事,绝对能成!



    写好了布条,这件事就算是成了一半,但也只有一半而已。



    阿六赶紧把布条揣好,寻找下一个机会。



    自此之后,他的心思就全然都不在湖墙这件事上了,他一边假装干活,实际上,他的那份差事,早就被兄弟们包揽了。



    一边盘算着该用什么东西把布条顺出城外。



    不是那么简单的!



    虽然城外的晋军进攻很勐烈,看起来也是有优势的,但是,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晋军的兄弟们,似乎短时间内并没有登城的打算。



    这可愁坏了小小泥瓦匠阿六。



    本来传递消息这件事,难度也并没有那么大,只要晋军肯登城,兄弟们就可以很容易的找个机会把布条递到他们手中。



    神不知鬼不觉的。



    兄弟们一开始借口修补城墙,登上城楼,等的也就是这样一个机会,谁知道,左等也不来,右等也没有。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等来等去,天都黑了,晋军还没有动静。



    兄弟们无法,这才抓紧时间先把布条写好的。



    既然不能和晋军直接接上头,那就只能想别的办法了,需要借助些东西把布条传递出去。



    有什么可用的呢?



    现在城楼上到处都堆着兵器,还包括各种临时制作兵器的原料,桐油、沸水等等。



    但是有些东西是注定不能传递消息的,就算是就在手边也没什么用处。



    还是要把布条从兵器的部件上送出去为妙。



    有什么兵器是能和人体分离的?



    想来想去,好像就只有弓箭了!



    箭手放箭,锋利的箭失顺势而出,而长弓却仍然留在战士们的手中。



    对!



    就这么干!



    阿六定下了心思,却没有着急行动,他手里的布条着实有点大,这么大块的布条绑在弓箭上,不会没人发觉吧!



    毕竟,箭手是秦兵,又不是他阿六。



    可是,除了这个办法,阿六也确实想不出其他的办法,能够把布条送出去。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天色也越来越黑,而眼前的这一堵女儿墙也即将修复完毕,工程拖无可拖。



    阿六横下了一条心。



    他忽然恶向胆边生,心生一计。



    拼了!



    而这时,城楼上也出现了异动,好像是为了呼应阿六忽然涌出的勇气似的,城楼下的晋军忽然又掀起了一股新的进攻的热潮。



    一时之间,石子飞落,带着火的弓箭、火炮又齐齐上墙。



    才刚稍有松懈的秦兵,连忙阻止防御,拉弓射箭,在略显昏暗的天色中,那些箭簇,亦向着目标飞了过去!



    盾牌阵和箭手悉数到位,而小小泥瓦匠呢?



    谁来看护他们的安全?



    别开玩笑了!



    这种危急的时刻,谁还顾得上他们。



    身前毫无保护的泥瓦匠们,眼看就要成为晋军的活靶子,他们的身体会被无数的箭簇戳穿。



    渐次倒下,甚至连他们的尸首都不会有人管理。



    小小泥瓦匠们的命运悲惨到了极点,然而,他们自己却好像并没有被恐惧的心情困扰。



    机会来了!



    就是这个时候!



    阿六勐地从人群中窜出来,而这个时候,泥瓦匠们的身边早就已经没有了监视的士兵。



    或者说,也根本就用不着监视了。



    反正,没有盾牌阵的保护,这些人迟早是要死的。



    阿花他们并不知道阿六要干什么,但是,兄弟之间的默契还是没有减弱半分。



    阿六一行动起来,兄弟们就齐齐上阵,为他打掩护。



    而阿六,则没有直接冲向秦兵。



    而是反身向后,向着秦兵堆放兵器的地方冲过去。



    迅雷不及掩耳之间,机会就只有一次!



    这个时候,秦兵忙于应战,而老将张蚝,即便是马上就发现了城外的新攻势,登上城楼也需要一些时间。



    阿六打的就是这个时间差。



    他随机选了一支箭,手脚麻利的把那布条绑好,之后,便冲向了城墙外垣!



    他要干什么?



    这要是被秦兵发现了,可就死翘翘了!



    虽然死亡近在眼前,阿六也顾不得许多,他的眼里只有目标,他的脑中,只有一个信念。



    把消息,送到晋军的手里!



    阿六不只是拿了一支箭,他还抄起了一把长弓。



    就在同伴们忧心忡忡的时候,就在他们的眼前,阿六搭弓上箭,飞速的把它射了出去!



    嗖!



    他用尽了全力,夜色朦胧,根本无法辨认目标,阿六只能依着不同铠甲组成的大色块来判断哪里晋军多一些。



    便把弓箭往哪个方向射。



    “大胆!”



    “你干什么呢!”



    最关键的那支箭,终于从阿六的手里飞了出去,他终于可以长长的出一口气,哪知,这口气还没喘匀,就听到背后响起了大喝。



    没错!



    不用回头,阿六也知道声音的主人。



    这个老头子,居然这么快就上来了。



    张蚝快步登上城楼,还没来得及看清秦兵的防守,就被工匠搭弓射箭的场景震撼到了。



    凭着本能,他就大喝一声,想要阻止。



    对这样的场景,阿六早有准备。



    “兄弟们,我们一起上!”



    “放箭,快放箭!”



    “一定要把城楼守住!”



    阿花他们也不是脑袋像石头的人,立刻就明白了阿六的意图,捡起了几个弓箭,就瞄准了目标。



    此等危急存亡之时,也管不得许多了,任他城楼下方的是晋军还是秦兵,兄弟们只管把箭射出去就是了。



    能不能射中,这都不是需要他们关心的事。



    他们本来就是工匠,不是正经的军人,也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打不中都是很正常的。



    在阿六的指挥下,兄弟们齐齐放箭,一波接着一波,天色昏暗,就连身旁的秦兵也看不清楚这些人放出的箭簇,到底有没有射中谁。



    张老将军就更看不出了。



    看到小工匠们如此拼命,有那么一瞬间,张蚝犹豫了。



    他走上前去查看情况,阿六一看张蚝过来了,演的更卖力气了。



    把手里的这把弓箭扔到一边,径直又捡起了一把分量更重的,稍一用力,那弓弦就被拉开了。



    太神奇了!



    他竟然有这样的力量!



    要知道,就在刚才,阿六拉普通的弓箭还都有点困难,需要用上吃奶的劲呢。



    没想到,现在居然可以拉开两石的大弓。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神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