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汉道天下 > 第1079章 鸿蒙初开
    刘协看出了蔡琰的窘迫,不忍再说,顺势转换了话题。



    他问起了宣夜说。



    蔡琰还不知道具体情况,直说自己只看过与宣夜说有关的文献摘要,没看到具体的内容,对宣夜说究竟说了些什么,并不清楚。



    刘协这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可是为了缓解刚才的尴尬,他还是借着这个话题说了下去。他不想据宣夜说为己有,又不方便直接出面解释,由蔡琰代为转述更合适。



    其实宣夜说也不是凭空冒出来的,更不是穿越者的产物,而是元气说的推衍。



    宣夜说主张万物皆为元气所化,不仅是天,就连大地也是如此。



    这种说法从理论上讲是通的,但从直觉上来说,却很难让人接受。日月星辰也就罢了,反正摸不到。眼前的事物都是看得着,摸得到的,也说是气,很难令人信服。



    但是出乎刘协的预料,稍微讨论之后,蔡琰、袁衡都表示宣夜说更合理,至少比盖天说、浑天说合理。



    盖天说最大的问题是天圆地方,这一点已经证明有误,地大概率不是平的,也不太可能是方的,是圆的更接近事实。



    这一点,母须黄猗的牵星术来证明,月食便是最有力的证据。



    蔡邕与张衡虽不是一时,却对张衡的才华非常钦佩,深入研究过张衡的学问。后来流落江湖时,在会稽看到王充的《论衡》,对张衡的学问又有了进一步的理解。



    ahzww.org



    用月食来推论大地是圆的,不仅符合逻辑,而且可以得到天文观测的验证。



    月食是大地投影所致,是站得住脚的。



    看着蔡琰、袁衡振振有词,刘协反倒有些懵。



    这速度有些快啊。是年轻人的接受能力强,还是受我的影响太大?



    尤其是袁衡,一年多没见,她的思维更敏锐,逻辑也更严密了。



    刘协一问,才知道她们这一年多除了收集高句丽、扶余的资料,还阅读了大量的西域典籍,尤其是对推理论证的内容感兴趣。闲来无事,两人就经常互相辩驳,消磨时光的同时,也锻炼了自己的辩论技巧和思维。



    从邸报上得知天子在南阳为讲武堂新生开设算学时,她们还特地研究了一些西域算学。



    这次来南阳,她们最想了解的就是天子编撰的算学教材,看看天子是怎么将不同的算学体系揉合在一起的。中原的算学以计算见长,西域的算学以证明见长,两者方凿圆枘,在她们看来根本无法相容。



    刘协一听,就知道她们已经走在了很多人的前面,不仅留意到了具体的术,而且触摸到了相对抽象的理,数学理论的出现近在眼前。



    据他有限的算学史知识,东方数学理论的奠基人刘徽好像就是魏晋之间。



    换句话说,东方算学的积累已经很深厚,具备了理论出现的基础。他的到来,只是加快了这一进程而已。不出意外的话,由算术发展为数学的契机就在二三十年内。



    但是很可惜,他没有这样的底蕴。



    他会解很多方程,也会很多证明,上升到理论就有点吃力了。



    他太忙,也没那么多时间去考虑那些问题。



    “三种说法中,我赞成宣夜说。”刘协将话题扯了回来。“但宣夜说违反直觉,要想让更多的人接近,必须要更坚实的证据。这一点,可能最后还要落实在玄理和数学上,只有无隙可击的推理和计算,才能令人信服。”



    “以宣夜说为范本,重新计算日月星辰的轨迹?”



    “嗯。”刘协点点头。“你们能做到吗?”



    蔡琰和袁衡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的摇摇头。



    蔡琰说道:“我既没有足够的天文历法学养,也没有足够的计算能力,怕是力有不逮。再者,兰台要处理的文献太多了,也不可能让我心无旁骛的去思考这些问题。”



    刘协想了想,觉得蔡琰说得有理。



    她太忙了,不可能全身心的投入这些。



    “这件事还是交给讲武堂吧,研究牵星术时避不开这些问题。”



    蔡琰看看袁衡,又说道:“陛下,臣有兰台之责,脱不开身。阿衡却已经不是兰台的人,只是暂时帮忙而已。不如让她转回陛下身边,左陛下文书,或许能帮一些忙。”



    刘协笑笑,看着羞涩的袁衡,心中明白。



    该办的事,迟早要办。该收的人,迟早要收。



    如今大局将定,可以收回悬在汝南袁氏头上的那把剑了。



    “行吧,你也不小了,明年秋冬入宫。”



    袁衡又羞又喜,连忙拜倒谢恩。



    她已经年满十八,却迟迟不能入宫,心中难免忐忑。现在得到了天子的亲口允诺,终于可以放心了。父亲和姐姐也可以松口气,不用再担心夜长梦多了。



    蔡琰看在眼里,心情有些复杂。



    ——



    周忠到过宛城,三公聚齐,相关的讨论立刻展开。



    刘协并没有立刻参与,他刻意保留置身事外的姿态,让三公先讨论。



    有荀或的建议在前,讨论一开始就进行了非常热烈。除了三公府的掾吏之外,还有不少人从长安赶了过来,以上书、进言等不同的方式参与会议。



    分歧很大,争论也很激烈,但三公的意见相对统一,原则上同意分科取士,区别只在于具体的方法。



    比如说考试,如何考,是像冀州郡县那样举行统一的考试,还是根据各州不同的情况分别考?



    用什么教材?



    冀州郡县录取的是普通吏员,对儒学素养的要求没那么高,识字就行。他们的考试基本不涉及经学的内容,即使有,也可以选择没什么歧义的文字,相对简单。



    可是录取高级高员就不能这么干了,必然涉及经学。



    而涉及经学,就会有师法、家法的不同。



    有人提议,用杨彪、蔡邕等人校定的熹平石经,这是由先帝主持,几位知名大儒共同校定的经学定本,是现成的统一教材,没道理不用。



    但很快就有人指出,熹平石经虽然规范,但与当前形势不合。



    最简单的一条就是没有天子特别重视的《孟子》。



    天子施仁政、行王道的很多理论都来自于《孟子》,现在要分科取士,考试范围却不包括《孟子》,合适吗?



    再者,熹平石经全是儒家经典,没有实学内容,算学、农学、工学一概付诸阙如,也与天子重实学的政策不符。如果这么考,最后录取的肯定还是死读书的儒生。



    且不论公平与否,这些人就算被录取了,能够担起具体的职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