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SCP封存失败 > 第15章:你终于醒了
    面前的一切都让昊凌觉得是否曾经的恐怖经历是一场梦,梦里梦见了穿越到了新世界!

    “看来,还真是地球!”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世界,怎么可能存在太阳!”

    “这噩梦终究还是醒过来了!”

    昊凌逐渐恢复的意识,看到了木质材料做成的天窗,天窗外一缕刺眼的阳光破窗而入,明媚的阳光驱散了这一间房子的寒意,给昊凌一种暖暖的、舒服的感觉。

    “这太阳正当空,应该时间是正午1点左右吧?”昊凌根据阳光的位置判断了大概的时间。

    是时候起床了。

    但是,下一秒躺在床上的昊凌脸上瞬间苍白一片,惊恐的发现,他不能动弹了!

    双手双脚被人绑住了,像一个大粽子般用麻绳缠绕着四肢,昊凌想要动弹压根不可能,除了眼睛和脖子可以挪动之外,其他的身体部分都被牢牢地束缚着。

    昊凌大惊失色,一种一众的猜想不断的在昊凌的脑海里面呈现。绑住他的凶手,想要做什么?有什么目的,其心思是否狠毒想要谋杀分尸?又或者是割肾?

    史峰芝和史峰芝他们不在这个房间,是不是已经…

    昊凌害怕得开始挣扎,试图不够后果的狰狞,绑住双手双脚的麻绳太牢固了,手脚刺痛的皮肤提示着主人不应该继续自虐行为,已经出血了,磨破皮了。

    “要逃出去!要逃出去!”昊凌咬着牙一遍一遍,不断的求生,疼痛令他咬着牙腮帮子鼓鼓的,麻绳与木制床发出吱吱吱的摩擦声音,声音在整个空荡的房间很响亮。

    “有血腥味道!”忽然,挣扎过程的昊凌依靠着一项不错的嗅觉闻到了一股浓厚的血腥味,这味道实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因为流鼻血的时候,这种味道无微不至的让昊凌刻骨铭心。昊凌根据判断气味的方向看到了如此一幕。

    一个做工粗劣、锈迹斑斑的铁桶里面,装着许许多多的骨头和肉渣子,血腥就是从它那里传出来的。白骨深深,昊凌竟然从那铁桶里面找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惊愕,害怕、恐惧瞬间像一场迷雾蔓延了昊凌整个大脑和心脏,扑咚扑咚…心脏居住的小鹿像猎人的夹子里面悲号的乱跳。

    “嘶啦,嘶啦……”的声音传来,这让昊凌知晓,房间外面有人,有人正在用石头磨刀。

    磨刀之人想要干什么?

    难道…

    昊凌阴森的本能,觉得这阳光似乎也不再是好看温暖,而是充满了邪恶,寒冷!比那黑夜还要寒冷!

    “吱吱…”四合院的木门被一只手慢慢的推开,那是一支血红色的手臂。另一手拿着明闪闪的锋利菜刀。

    昊凌看到了这个凶手,这个人也看到了昊凌!两个人对视在一起,瞬间,他残忍的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昊凌看着,仿佛看到了人世间最恐怖的恶鬼!没错,这个人年纪大约40岁中旬,一头脏兮兮的短发,一张被开水烫伤后皮肤和肌肉粘合在一起的畸形脸庞。,一笑,咧着嘴角!

    这就是凶人的样子,昊凌死死的盯着他,开口质问:“他是谁?拿着刀想要干什么?”

    “杀人要偿命的!”

    “你想要割肾?一颗肾我买了,你出一个价格!”

    “你TM的说话啊,说话啊!”

    ……

    但是结果是:不管昊凌怎么无理粗暴地辱骂,他就是一声不吭的拿着刀,越靠越近,瘆人的咧嘴笑。

    昊凌又平生最大的力气挣脱麻绳,可是又失败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把明晃晃的锋利菜刀靠近,靠近…越来越近…

    下手了,割肉了!昊凌眼前所见,自己右手的一撮肉被他抓起来,丢进了锈迹斑斑的铁桶。

    很快,凶徒不再满足昊凌的双手,而是开始移动到昊凌的双腿。

    有一撮肉被丢进了铁桶。

    …

    昊凌死命的挣扎,但是好像惹怒了这个凶徒,他用一双被烫伤的双眼皮,下面的瞳孔盯着昊凌,责怪昊凌的不配合!

    很快,那一百刀开始朝着昊凌的脸蛋席卷而来,一片一片…如同切割生鱼片的画面。

    昊凌脸庞的刺痛让他苦不堪言,最终脑袋一晃,眼睛一闭,晕死过去!

    黑暗…

    黑暗…

    昊凌的意识陷入了无穷的黑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天,又或者是两天!反正昊凌不知道具体的时间。

    昊凌再一次睁开了双眼,望着又一次阳光明媚的中午。

    但昊凌还来不及庆幸的时候,那个长相丑陋的凶徒,再一次拿着刀出现在昊凌的面前。

    他突然对着昊凌咧嘴的微笑,然后匆忙离开房间。

    大约几分钟后。

    “踏踏踏…”一串脚步声靠近,推开吱吱的木质大门,拐杖的咚咚咚敲打地面声音。三种声音夹在在昊凌耳边。

    “年轻人,你终于醒了!”

    昊凌看到了这个与自己问好的声音,他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慈眉善目,一撮山羊胡子白白的,非常整洁!

    他拄着拐杖,似乎左腿有些瘸。

    “年轻人,能说话吗?”老者又一次说道。

    “你是谁?我没有死吗?”昊凌干涩的喉咙,几天滴水未沾,颇为费力的说道。

    “我是这一村子的村长。你没有死,是我在郊外发现你们三人的。”老村长回答说道,显然他误解了昊凌的意思,昊凌问的是为啥他被刀割竟然没有死。但是村长却回答了另一个问题。

    “你!”昊凌一袭记忆猛地想起,佘瑶姬和纸人两个人厮杀时候,天空的温度越来越冷,到最后昊凌的身体皮肤开始被冻溃烂!

    “等等,这里不是地球?”昊凌问道。

    “地球?是哪个村寨的名字吗?这里叫长寿村!”老村长又一次回答。

    接下去昊凌与老村长的对话,终于明白了很多事情。

    第一:昊凌三个人都昏迷了,情况很危急,溃烂非常严重!是老村长发现了三人,并且把昊凌三人救回来的。

    第二:这个长相丑陋的凶徒,并不是杀人犯!他是一个好人,他从事的工作是杀猪,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屠夫!

    第三:村长把昊凌就回来后,就交给了屠夫,这个叫阿宽的屠夫,临危受命,放弃了正在宰杀的猪肉,开始用刀割方式,清理昊凌已经发脓溃烂的死肉!

    第四:这个阿宽是一个聋哑人,他听不到东西,也不会说话!

    第五:阿宽已经杀猪的时候,不小心掉落烧开沸腾的池水里,脸庞受伤严重!所以每一次笑都格外的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