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SCP封存失败 > 第20章:我有两个影子
    那场面是一口黑血一口泥巴。

    牛小二的命暂时吊住了,但是医治这一种毒蛇的药,还在老村长的家里!如果现在跑回去取药箱,一来一回,最快的路程也要5分钟!

    五分钟,估计牛小二早已经死翘翘了。所以老村长便再一次提着一口老骨头去他农田,他的农田从来没有种植过稻谷,只有各种药材!

    但是,吸食了毒蛇的毒液,老村长怎么可能还能正常的走路,他也中毒了。但是比较轻,他到农田找到了药草,回来救了牛小二的性命!

    但是,后来众村民才发现,老村长不知道何时他的大腿的跟腱伤的血肉模糊。

    村民最终寻找到了真凶:让老村长瘸腿的罪犯,竟然牛小二的割草镰刀!老村长踩空,滑到锄头锋利的刀刃上。

    从此之后,老村长便开始需要借助拐杖才能走路了。

    “还有一个关于老村长的故事,你还要听吗?”林默北看昊凌一直心不在焉,便问道。

    “听!”昊凌看着烛火那如同叶片的火焰结构,说道。

    昊凌又听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村子里面的所有村民,都是老村长和他祖先救回来的。这里村民都是误入荒域禁地,又或者是被妖怪抓来的人。

    老村长一家,用440年的历史,创造了这个村子!

    “昊凌,也就是说,这村子的所有人的命,都是老村长一家给的!”林默北说道。

    “那么…”昊凌疑惑了,他本以为老村长定然慈眉善目的面庞之下,有一种恐怖的心。

    可是现在事实证明,老村长根本没有害人的动机!

    昊凌还误解了老村长,这让昊凌嫉妒的羞愧!

    “昊凌,要不,我们明天一起去老村长家里,跟他道歉如何?”林默北说道

    “好!”昊凌点头,环视着四周的房屋生活的一切,的确,确实需要去道歉!

    昊凌虽然自我评价不算是好人,但是也绝对不是一个不知羞愧、有错不敢认的烂人!

    “对了,昊凌!还有一个信息,你应该知道!”林默北突然说道。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要说史峰芝,其实他是第一个向村民询问情况的人,而且还是在你我之前的几天,对吗?”昊凌说道。

    “是的,他比我们早了解这个村子,听村民说。他醒来的第一天就到处询问这村子的情况,以及人物关系!所以,昊凌,你不要怪史峰芝今天出卖我们,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吊样子!脑袋聪明,但是太自以为是,不愿意交流!很多事情都藏在他心里。”林默北解释说道。

    “嗯,我不怪他了!”昊凌笑了笑点头说道。

    说实话,其实昊凌今天被出卖的时候,真的想要立刻宰了史峰芝,因为他这个人始终是一个祸害!他的性格与昊凌的性格是两个极端,道不同不相为谋!

    可是,今天他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如同他一个人来组织昊凌,昊凌绝对不会理会,定然一股子离开村子!

    “算了,如果再见,也跟他说一个谢谢吧!”昊凌起身,朝着林默北伸手。

    “干嘛?”林默北不明白昊凌的意思。

    “我要回去了!”昊凌说道。

    “哦!”

    很快,林默北把他家里的火折子递给昊凌,昊凌重新点燃灯笼里面的灯油,提着纸折得灯笼离开了。

    林默北站在门口,目送着昊凌离开,等到昊凌不见踪影之后,他才是抱怨这天气有些秋意,凉飕飕的,林默北双臂环抱,急忙关门。

    蛐蛐…

    蛐蛐…

    农村的小路很安静,四周的草丛中是有一个个歌唱家,正在卖力的唱歌!

    突然草丛有一个小家伙,蹬腿一跳,跳到昊凌裤脚上,昊凌颇为有趣的打量着这一只蛐蛐。

    蛐蛐倒也以为昊凌是一个石块,丝毫没有胆怯的蹬腿离开,而是蛐蛐的歌唱。

    “唉!”昊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仰望着天空繁星点点,再把目光看向那村子中央的高耸如教学楼的神像,怔怔的看着。

    今天,昊凌不单单叫林默北去查询打听老村长,他自己也没有空闲。

    昊凌今天走访了很多淳朴村民,他们真的憨厚朴实,昊凌问的所有问题,他们都知无不言,没有一个撒谎的。

    昊凌今天证实了4件事情:

    第一:没有陈乞丐这个人。

    第二:昊凌三人是老村长和4个壮汉在村子的出口发现的。

    第三:食醋,这个世界的确不会制造,但是奈何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神秘力量,有太多的奇奇怪怪的妖怪。食醋,就是老村长提取了一个妖怪的唾液,做成的。

    第四:每个人都曾经祭祀滴血过,他们并没有昊凌和林默北两人的那种发烧恶心的症状,包括:史峰芝他也不会!

    “算了,算了,不想了。费脑子!”昊凌晃了晃脑袋,呼呼的吸食了一口凉爽的杂草香味,继续前进。

    而趴在昊凌裤脚,正在专心唱歌的蛐蛐,突然受到惊吓,把它好端端唱到一半的‘死了都要爱’的高音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差点没有把它憋死!

    反正,昊凌看到了一只蹬腿仓促,落地不稳翻了一个跟斗的狼狈蛐蛐,它一动不动了!

    白眼仁…晕了过去!

    呛的?还是摔的?

    还是说,吓尿了,不敢动,怕弄脏裤子!

    当然,这是昊凌想象的一部分。

    静静的夜,昊凌一个人慢慢的走着,松懈的吹着口哨,这是一曲周杰伦的“东风破!”

    “???”昊凌有些疑惑,他揉了揉一双已经上眼皮待着下眼皮儿的眼睛,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己身后的影子。

    “原来是我眼花!”昊凌有些责怪自己的胆小。

    但是下一秒!

    轰轰…

    昊凌的脑袋再一次像被人用一板斧狠狠地敲击一样,原本恰意轻松的心情溃散,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滚圆,昊凌保持着提着灯笼的姿态,手脚都冰冰凉凉的坚硬无比,满头大汗像是被人从水里面捞出来。

    扑咚!

    扑咚!

    扑咚!

    昊凌的心脏不堪重负的狠狠地跳动,像是被脏东西用一只腐蚀性的手用力攥着,不厌其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