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SCP封存失败 > 第21章:一只黑狗
    扑咚!

    现在的心脏就像是一个脆弱的蛋糕,但是偏偏在上刀山下火海。

    “我为什么会有两个影子?”昊凌惊恐不安,脸色都吓得皙白皙白。

    昊凌确定,他并没有被什么脏东西上身!

    昊凌也确定,他肩膀轻飘飘的,并没有背着什么东西!

    可是,为啥会有两个影子呢?

    而这个影子还是与昊凌那英俊的影子极其不搭配,这个影子似乎活灵活现,正在盯着自己猛看!

    “不可能!”

    下一秒更加刺激到昊凌的心脏,五脏六腑。因为这个活灵活现,盯着自己看的影子,竟然动了!

    它移动了!

    它会动!它歪着脑袋,似乎在思考!

    很快,这个影子开始慢慢的与昊凌的影子分离,它慢慢的倾斜,慢慢的像一个时钟一样旋转,旋转到昊凌的正前方!

    “不可能!”昊凌再一次内心惊悚的暗道。

    因为这一片区域,只有一个昊凌手中灯笼可以照明!

    可是,灯笼照射了昊凌一个身后的影子,那昊凌正面前的影子,又是哪里照来的。

    真的是脏东西?

    难道破烂茅屋的陈乞丐,说的都是真的?

    他正在被脏东西无时无刻的盯着,一切的人都会死!?

    昊凌的脑海想到了地球亲人,想到了地球的游戏机,想到了地球的美食…昊凌又一次不想死念头格外的强烈!!

    昊凌用吃奶得劲跑,灯笼在昊凌手中就像是一个摇晃的秋千,荡来荡去。

    很快,昊凌回到了房间,用一根巨大的木板塞住了房门,以防万一房间被什么东西推开!做完大门的事情之后,昊凌开始关闭了窗户。整个房间只剩下昊凌和他早已经丢弃到地面躺着的灯笼!

    呼呼…

    呼呼…

    昊凌喘气,都已经顾不得满头的大汗,傻傻的坐在椅子上,眼睛就是直勾勾的看着大门!

    一直看,一直看!渐渐地,昊凌恐惧的心,开始平复下来。

    因为没有任何的异常!

    这时候,昊凌重新点了一个灯油,房间被照亮了。只有昊凌一个人的影子。

    昊凌掏出一直神秘无比的人皮书,这一本如寒冬刺骨的人皮书就是昊凌所有的依仗!

    人皮书的文字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上一次的预言。

    昊凌手心端详着,盯着它研究。这一次是昊凌最详细的看着它。

    但是,昊凌看着它的时候,总是有一种感觉,它也在看着昊凌!

    很奇妙的感觉!昊凌开始对着它说话,但是它没有任何的反应。

    昊凌拿着人皮书放在火烛上面照射,并没有古代那些书中藏书的秘密!

    昊凌又想到了水,然后昊凌把它浸泡在水里面,清洗,它依旧没有变化。人皮书的颜色依旧像是暗红色,像是鸡鸭血干燥后的模样。

    “你给我一点反应,行不行?如果你再没有任何的反应,我就把你放在火里面烧,把你彻底的烧掉!”昊凌想到了威胁这一招,可是不管昊凌如何的威胁这一本人皮书,它依旧高冷,没有任何的变化!

    昊凌想到了地球那些电视剧、电影里面的画面,神器都是滴血认主,所以昊凌残忍的握着匕首,割了一点小口子。

    “你给我一点反应,行不行?如果你再没有任何的反应,我就把你放在火里面烧,把你彻底的烧掉!”昊凌想到了威胁这一招,可是不管昊凌如何的威胁这一本人皮书,它依旧高冷,没有任何的变化!

    昊凌想到了地球那些电视剧、电影里面的画面,神器都是滴血认主,所以昊凌残忍的握着匕首,割了一点小口子。

    嗯?还是没有反应,看来它是嫌弃血太少?所以昊凌又把那针孔大小的口子,开了一倍。

    “唉!你到底要怎么样啊!?你不要告诉我,你什么狗屁东西都不是,只是触发形的工具!??”昊凌已经失去了耐心,双手抱头揉腻清秀的短发,一根一根的头发掉落,昊凌害怕秃头,所以用双手挫折脸蛋!

    一夜未果。

    次日,凌晨4:30分,天色还是黑色,村子的白雾也还没有散开,湿润的空气非常新鲜。

    昊凌外出晨跑,锻炼身体!昊凌现在非常明白,身体强悍才能在这个世界生存,为机缘做铺垫!

    “呼呼…”昊凌跑得满脸腮红,累的气喘吁吁,突然一道身影朝着昊凌迎面跑来,他是史峰芝,看来他也在锻炼身体,目的性应该与自己一致。不然也用不着半夜努力锻炼。

    昊凌本想要说开口与史峰芝说说话,但是史峰芝没有丝毫停下的痕迹,只是冲着昊凌点点头,两个人就擦身而过。

    “算了!”昊凌回首看了一眼已经被白雾化作朦胧的身影,有些高冷,有些傲慢,这不禁又再一次证实了,他真的获得不错的机缘。

    对于一个准神仙,的确不会在趴下身体,贴着地面,与蚂蚁过多的交流。

    “呵呵!”昊凌轻轻一笑,然后思绪再一次飘到了人皮书,昊凌更加渴望掘开它的秘密!

    “汪汪汪…”在昊凌又跑了一会儿,突然听到了一声一声犬吠声。

    犬吠声很急促,仿佛狗看到了陌生人,正在驱赶的意思。

    昊凌万般疑惑在心里,狗?会不会是陈乞丐茅屋的那一只黑狗呢?

    昊凌朝着狗吠声走去,终于,昊凌看到了那一只宛如与黑夜融合在一起的黑狗。

    这时,昊凌也终于第一次看清楚了这黑狗的模样,它是一条老狗,年龄唤作人类的来算,它已经70岁的高龄。病恹恹的,瘦骨嶙峋,昊凌真觉得一阵风都可以把这一条老狗吹倒。只是昊凌很快发现不寻常的地方,按照理来说这是一条老狗,可是它的犬吠声却格外的明亮。一双兽瞳却格外有神,像极了年轻人。

    黑狗依旧在犬吠,汪汪汪…

    昊凌疑惑的看着黑狗的对面,那是一家已经早起的农舍,灯光下,一位约65岁的老奶奶正在准备早餐,她在做馒头包子。而她的旁边还有一个蒸笼。

    一会儿,蒸笼冒烟了,馒头包子出炉。也许是黑狗叫得太凶,所以她偶然的目光朝着黑狗方向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