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少年天子 > 第三章 生俘张弘范
    三天之后,元军二十万大军杀到崖山,将崖山彻彻底底的给围住,一开始元军是想要围死崖山,但是元军虽然陆地无敌,但是崖山四面环海,元军根本就围不住,虽然元军可以堵住出路,但是元军的水军没有了,所以宋军依旧可以靠着水路运输。

    这让元军主帅张弘范有些为难。

    而也就在这个时刻,大宋这边也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首先是一百架回回炮全部置于棱堡城墙之上,跟着还制造了重达300斤的水泥石弹,一共制作了一千枚。

    用滑轮组吊上城墙,赵昺发明的滑轮组十分的省力,300斤的水泥石弹可以两个人就轻松的吊行十米多高的棱堡城墙,实在是让众人啧啧称奇。

    除了回回炮,还有一万副神臂弓,一百万支箭,这些都是大宋的百姓三天时间不眠不休准备好的,等这些都准备好之后,大战就要开始了。

    .........................

    元军主帅张弘范,这个家伙乃是汉人,不过,却做了蒙古人的走狗,他的手上沾满了汉人的鲜血,这个家伙谋略很高,而且善于骑射,是元朝灭宋的先锋大将。

    他“破襄樊、下郢汉”直至“收福建、平岭南”,这些大战之中,这位可以说均都起来了举足轻重的位置。

    忽必烈至元六年...张弘范跟随丞相伯颜参加襄樊争夺战。

    面对城高池深的堡垒,这个家伙进献水路夹击,先破樊城,以使襄阳内部完全无力自守,外面也无援兵的建议。

    最后经过艰苦鏖战,樊城被破,守将范天顺拒不受降力战而死,跟着襄阳守将吕文焕则献城以降。

    自此南宋门户洞开,崩溃几成定局,可以说南宋的崩溃,这位汉人张弘范就是主要的罪魁祸首。

    此次这位张弘范就是二十万元军的主帅,这位张弘范知道崖山围困不成,跟着他就决定大军直接进攻,不去和崖山上的宋军再打埋伏,他要直接破城,然后活捉赵昺结束南宋,为他在元朝的朝堂上再获爵位。

    就在中午时分,张弘范率领元军二十万,来到崖山第一道防线的棱堡之下,站在棱堡之上,看着前面二十万的元军,那真的是黑压压的一片,赵昺心中微微一怔,这就是二十万大军的气势,真的让人不得不为之气势一窒。

    “请伪帝出来说话。”

    棱堡之下,张弘范骑马而出,身边跟随者大量的重甲护卫用巨盾将其护佑其中,如果再近一点的话,赵昺就一箭射死这个杂种。

    他乃乃的,居然叫自己伪帝,这个狗对自己的主子可是够忠心呀。

    “张弘范,你也配和我说话,你的父亲张柔何等的英雄,当年元军南下时候,你的父亲聚集家乡的亲戚,好友,共一千多家结寨自保。

    就算兵败之后,你父亲也没有轻易的投降,后来元军用你威胁,你父亲才无奈投降,可是谁知道,你这个狗杂种,成年之后不但认贼做父,还为虎作伥,张弘范你给我记住,我必诛杀于你,以告襄阳百姓在天之灵。”

    “哼...伪帝,没有想到小小年纪口舌反而很利,不过,不要紧,我来这里只是告诉你,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投降,这样我就只将你送往元都,搞不好你还不会死。

    第二个选择,我大军攻城,等城破之后我大军杀尽城中之人,让你这伪帝的子民全都浮尸大海。”

    “嘿...。”赵昺一个无语,这个家伙也给自己一个选择,真的是不知所谓,只见赵昺手握太阿剑站在棱堡城墙之上喊道:“张弘范,我乃大宋的皇帝,你的威胁对我没有用,我的百姓也不会受你的威胁。

    所以不要废话了,张弘范手底下见真章,我就在这里等着你,等着你来砍我的头,不过,你要小心了,小心不是我的头掉了,要掉的是你头。”

    赵昺说完,张弘范冷笑一声:“伪帝,你会为你所说的一起付出代价的。”

    跟着张弘范掉马回阵。

    就在这个时候,赵昺脑中再次响起系统‘叮’的一声:“恭喜宿主再次开启神级选择。

    (1)击退二十万元军,奖励霸王之魄,获得霸王之魄可以的西楚霸王项羽之力。

    (2)率军投降,奖励一直活下去,忽必烈不会斩宿主,会将宿主幽禁在大都直到死去。

    (3)击退二十万元军,宿主亲手生俘元军主帅张弘范,将张弘范千刀万剐,奖励时空买卖,宿主可以获得和现代时空交易的权限,可以在未来的时空买到药材,食品,玩具等(不包括武器)...。”

    听完这次的神级选择,赵昺心中一喜,这最后一个...奖励的时空买卖是真的好东西,虽然不能买武器,但是可以买到药品,食品,如果能买到高产的种子,譬如玉米,红薯,土豆...有了这些,那对自己是非常有利的。

    当然了,这最后一个选择也是最难的,要生俘张弘范,而且还要自己亲手生俘,对面可是二十万元军,虽然自己手中有太阿剑,但是这也是相当危险的。

    不过,不要紧,慢慢的寻找机会,反正还有时间,对方这次接到的是忽必烈的死命令,所以他张弘范不战到最后一兵一卒是不会走的。

    只要可以大量的射杀元军,那么赵昺一定会得到机会,生俘张弘范!

    ..........................

    “陛下...您先下城吧,这里有我来督战。”张世杰轻轻弯腰请赵昺下城楼。

    但是让张世杰没有想到的是,赵昺却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道:“太傅,朕已经没有后路可走了,请太傅传告全军,朕今日就在这里和全军士兵在一起,朕绝不退后一步,因为后面就是我们的亲人,我们的家人,朕和朕的士兵们,已经无路可退了。”

    “陛下...臣等万死。”

    陆秀夫和张世杰双双下跪。

    而赵昺却将两人给扶起来道:“太傅,陆相,你们不该死,该死的元军,今日就让我们君臣三人一起守城,可否!”

    “老臣愿意。”陆秀夫和张世杰激动不已。

    就在此时,元军进攻的号角吹起来,张弘范大手一挥,一万重甲步兵携盾而进,如墙前进,跟在重甲步兵身后的轻甲步兵,这些轻甲步兵都推着云梯紧跟而行。

    看着大兵压进,张世杰看着赵昺问道:“陛下,我们是不是让回回炮进攻?”

    赵昺微微的笑着摇头道:“回回炮,还不是时候,我们先放元军的重甲步兵进来,等后面的轻甲步兵到达我们神臂弓的攻击范围,先攻后面的轻甲步兵,等到元军的重甲步兵来到我棱堡前,我们用弩解决他们,回回炮我要等着给张弘范一个惊喜。”

    “是...陛下!”张世杰立即前去传令。

    .........................

    ‘咚...咚...咚...’元军战鼓之声响起,本来慢慢前进的重甲步兵和轻甲步兵,在离棱堡大概一千米的时候,终于开始冲锋了。

    而就在元军的重甲步兵和轻甲步兵冲锋的时候,宋军城头响起了张世杰的喊声:“准备...!”

    “哗啦...哗啦...哗啦...”

    宋军的神臂弓手整齐的抽出自己的神臂弓,看着剩下的这些精英,虽然自己的军队少了一大半,但是多不如精,要是留住那些军中兵油,即使有二十万的大军,也发挥不出威力,甚至还能给军队带来营啸等不可知的危险。

    现在多好,将不好的士兵剔除,留下最好的,那整齐划一的动作,就能看出这支军队的战斗力。

    “一千,九百,八百,七百,六百...上箭...!”

    就在元军的重甲步兵和轻甲步兵到达六百步的时候,张世杰大喊上箭,等元军的重甲步兵和轻甲步兵到达五百步,张世杰喊道:“射..!”

    “咻...咻...咻...!”

    第一波一万支箭的箭雨疯狂的落在了轻甲步兵的头上,要知道神臂弓是五百步可破甲,一大波的箭雨遮天蔽日的落在了元军轻甲步兵的头上,那感觉简直就是酸爽。

    “噗...噗...噗...噗...噗...”

    所有人的耳边都响起了不停的破甲声,跟着响起了大批元军的惨叫声。

    “什么...?”此时正在观战的张弘范也是露出一个惊骇的神色:“宋军用的是什么弓箭,为何五百步还有如此的力量。”

    可惜的是,此时的元军并不知道赵昺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所以他们要为自己的自大而付出代价。

    就在第一轮的箭雨过后,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的箭雨如期而至,那块两万的轻甲步兵被这四轮箭雨最少拿走了一半的人头,剩下的另一半人,再也不敢前进了。

    而这边轻甲步兵不敢前进了,已经来到棱堡下的一万重甲步兵也发了难,为什么...因为轻甲步兵有云梯,轻甲步兵不来了,没有云梯怎么上墙。

    更让重甲步兵无语的是,这棱堡的城墙,是凹进去的,一个凹处大概能留两千多点士兵,一万重甲步兵等于被切成了四份。

    就在这个时候,重甲步兵不知所措的时候,在凹进去的两边墙面,露出一把又一把的弩箭。

    “嗖...嗖...嗖...嗖...”

    很快弩箭从墙面中的小孔射出,双方仅仅只有不到一百米的距离,即使元军穿的是重甲,也抵不住弩箭的怒射。

    “噗...噗..噗..噗..”

    “啊...!”

    “救命,我中箭了。”

    “后撤...后撤...!”

    但是此时后撤已经不可能了,因为赵昺不会让你走的,一射就是要将你全部留下的节奏,弩箭不停,城头神臂弓再次攻击。

    所有的重甲步兵,三面被射,又有几个能逃得出这可怕的黑色箭雨。

    “骑兵...马上让弓骑兵冲阵,将重甲步兵救回来。”

    因为重甲步兵是很珍贵的,张弘范拥有二十万元军,但是着重甲的仅仅也就只有不到五万,要是第一战就丢掉一万重甲步兵,那张弘范会心疼死的。

    赵昺就是料到了张弘范会心疼,所以回回炮才留到最后。

    跟着,三万弓骑兵从元军的阵营中杀出,这些弓骑兵个个都是弓箭高手,手上拿的都是强弓,两百步绝对是百步穿杨,宋朝打不过元军,就是对方骑射太厉害了。

    “准备...!”

    但是这次看到元军出动三万弓骑兵,赵昺则是露出了微微一笑,他等到现在就是为了这三万弓骑兵,赵昺缺马呀,一直不舍得用回回炮就是怕打草惊蛇,现在好了,蛇自己冲来了,那就不要怪赵昺不客气了。

    就在赵昺一声准备之后,回回炮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叩打声,一声声叩打,就是回回炮在加自己的扭力,跟着一枚枚300斤的石弹被挂了上去。

    现在就等着赵昺最后的下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