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少年天子 > 第四章 大胜
    三万弓骑兵...踏出的马蹄之声那是震耳欲聋,元朝骑兵,强悍无比,元朝靠着这支骑兵扫金灭宋,成就霸业。

    看着冲锋而来的黑压压的三万弓骑兵,赵昺拔出手中太阿剑对着上天喊道:“老天,如果朕乃大宋之兴君,就请灭这三万骑兵于棱堡之下,反之如果朕不是,那就让这三万骑兵来去自如。”

    话语一落,太阿剑金光闪烁,不停的进入赵昺的身体,好像在回应赵昺,这一幕看的大宋军民啧啧称奇,更加士气高涨!

    “杀...!”

    就在此时元军三万骑兵杀到,一时之间城下弓箭如雨,不停的射向棱堡之上,这些弓骑兵是在为下面的重甲步兵制造后撤的机会。

    但是这群弓骑兵却不会想到,我们的赵昺不但要重甲兵留下来还想要将他们也一起留在棱堡之下。

    “回回炮发射。”赵昺大吼。

    跟着张世杰也立即大吼:“陛下有令,回回炮,百炮齐射。”

    话音一落,只听‘嗡...嗡...嗡...嗡...’一百枚300斤的水泥石弹被抛向了天空,跟着就和那日的流星一样砸向了刚刚的三万弓骑兵阵营,本来这些弓骑兵正射的很开心的时候,突然,一枚枚硕大的石球飞了过来。

    “轰...轰...轰...轰...”

    石球所造成的巨响,在弓骑兵的阵营中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更可怕的是,石球落下,弓骑兵阵营中连惨叫的声音都没有。

    为什么没有惨叫声,并不是石球砸的不准,而是石球的威力太过巨大,三百斤的石球砸下来,别说正面,仅仅是挨一下边,你都必死无疑。

    所以没有伤者,全部都是死者。

    更可怕的是,石球落地之后,并没有禁止不动,因为崖山这条路微微的倾斜,所以石球落地之后,居然随着倾斜继续的滚向了弓骑兵的阵营,一路碾压,石球上沾满了血迹和断肢碎尸,你知道可怕的是什么,可怕的不是石球的威力。

    而是这些石球是要回收的,上面那可怖的样子,如果不是个心大的,那绝对会被弄疯的。

    “继续...不要停,一千枚石弹,给我打出五百枚。”赵昺大吼,要知道,现在是天赐良机,石球碾压,此战必须要彻彻底底的歼灭所有的元军士兵。

    两万轻甲步兵,三万弓骑兵还有一万重甲步兵,都要死,因为这里就是赵昺为元军准备的绞肉机,所以赵昺要尽最大的努力,绞杀元军。

    “跑呀...快跑呀...!”

    “石球又落下来了,啊...我的手...!”

    “这是什么攻击呀。”

    “救命...救命...!”

    第三轮回回炮击的时候,元军剩下的弓骑兵全部哗变,疯狂的想要撤回元军大军阵营,正好和轻甲步兵相撞,死伤无数。

    等这一轮打完,赵昺的宋军在仅仅只是轻伤百人的情况下,重创了元军的先锋,一万重甲步兵全军覆没,两万轻甲步兵也死伤殆尽,仅仅只是跑回去了三千弓骑兵。

    一战损失五万多人,张弘范立即收兵,而这个时候,棱堡墙头响起了大宋军民激动的欢呼声,因为不欢呼不行呀,多少年了,终于打了一次打的胜仗了。

    张世杰和陆秀夫听着这满城的欢呼声,立即跪在了赵昺的身前哭的是老泪纵横呀,其实这两位的心中也是苦呀,他们是文人,带兵打仗真的不行,一次又一次的败北,让两人都要疯了,现在两人终于找到了主心骨,终于大胜了一次,所以两人那是情不自禁的落泪呀。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太傅,陆相,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你看看下面,那些重甲,武器,还有马匹,我们都要弄回来呀。”

    赵昺的一句话,提醒了张世杰和陆秀夫,本来哭哭啼啼的两老头,立即来了精神,很快两人就领命走了,他们要将棱堡下面的东西都给弄回来。

    你还别说,这两个老头打仗的技术不行,但是阴人还挺厉害的,他们通知元军,说自己是大宋礼仪之邦,所以会将元军的尸体给还回去,一开始元军还笑骂这两个老头是白痴。

    但是等元军拿到自己士兵尸体的时候,都是被扒了衣服的,而且战场上的马也被弄走了,不但是活马,连死马都给全部弄走了。

    这个时候,张弘范和他的元军将领们才知道,自己等人被两个老头给耍了,如果不相信两个老头的话,那么至少马不会丢那么多。

    三万多匹马,死了一万多匹,回来了三千匹,至少被两个老头划拉走了一万匹,不但是弄走了一万匹的马,还有一万副的重甲,有这些马和重甲,宋军很轻易的就能拉出一支重装骑兵。

    要知道大宋已经多少年没有重装骑兵了,想到这里张弘范心中一个苦涩。

    .............................

    “陛下,请沐浴..!”

    此时的赵昺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帐篷,本来在崖山赵昺是有行宫的,但是张世杰这个白痴,居然为表决心将行宫给烧了,尼妹的,所以现在赵昺还在住帐篷,本来张世杰也是要给赵昺修行宫的,但是棱堡才是重中之重,那可是关乎自己小命的,所以赵昺要求不修行宫,全力修棱堡和邛笼。

    “你们是...?”

    看着眼前的女孩,赵昺微微一愣,因为这两位可人的姐姐,赵昺不认识。

    “陛下,我的爷爷是陆秀夫,我是陆莹然,今年十四岁,以后就专门伺候陛下。”

    “陛下,我是张梓舒,我爷爷是陛下的太傅张世杰,我今年也是十四岁,以后也专门伺候陛下。”

    “太傅和陆相搞什么鬼,我没有让人伺候呀。”赵昺微微一个诧异。

    但是就在诧异的时候,赵昺已经被陆莹然和张梓舒给剥了个精光,只是当两位女孩将赵昺剥光之后,却齐齐的惊叫了起来。

    为什么...因为我们的赵昺身体经过了太阿剑的激化,已经根本不像八岁儿童的身体了,呵呵,你懂的!

    ..........................

    八岁的年龄,但是却是十二岁的身体,赵昺已经彻底的被太阿剑给激化了,好像身边被梳理了一遍,全身那结实的肌肉,让给赵昺洗澡的陆莹然和张梓舒小脸一直都是红着的。

    洗完了澡,陆莹然和张梓舒又帮赵昺擦身和穿衣,在这个过程中,因为陆莹然和张梓舒洗澡太卖力,两人的衣服也都湿了,可以说春色无边。

    很快,陆秀夫和张世杰也一起过来面君,当看到自己的两个孙女之后,赵昺知道两人的想法,所以也没有说什么,大臣们都想为自己的家族和以后留下一个打算,赵昺以前不堪,当然不会献出自己宝贝。

    可是现在的赵昺不一样了,虽然只有八岁,但是展现出的实力,却远远不是八岁,所以想法就又多了起来。

    为了让两人安心,赵昺直接将陆莹然和张梓舒一起封为了婉仪,成为了自己的妃子,正好自己没有贴心人伺候,可以让陆莹然和张梓舒一起伺候自己。

    见到赵昺收下了自己的孙女,陆秀夫和张世杰都很开心,因为他们可以更加为赵昺拼命了,他们已经牢牢的绑在了赵昺的战车之上。

    ......................

    “陛下...这次我们首战大获全胜,我们的军民大受鼓舞呀,所以我想这次我们一定能将元军给打回去。”张世杰微微一笑。

    帐篷中,赵昺,张世杰还有陆秀夫三人坐在一张小桌上吃饭,菜肴很简单,就是马肉,和一些青菜。

    陆莹然和张梓舒站在两边伺候,不过,赵昺一直都在吃青菜,他没有碰马肉,为什么...因为谁知道这是马肉还是什么玩意,要知道一颗三百斤的水泥石弹,只要被砸到就是人马俱碎,你告诉我,你能分得清碎肉是马的还是人的。

    所以赵昺没有吃马肉,但是张世杰,陆秀夫两人还有我外面的大宋军民们倒是吃的挺开心。

    等张世杰的话说完,这个时候,陆秀夫夹了一块马肉大快朵颐的道:“陛下,这次我们还弄到了一万副的重甲和一万两千匹的战马,我们可以组建重甲骑兵了。”

    “好...好...我们大宋已经很久没有重甲骑兵了,当年我们大宋的静塞军也是重骑之一多次击败大金,只是遗憾,到了后来,损失殆尽无法补充,惋惜呀!”

    这个时候,赵昺笑了起来:“骑兵我们要组建,不过,现在重甲骑兵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发挥我们的特长。”

    “特长?”陆秀夫和张世杰一起看向了赵昺。

    赵昺点头道:“没错,就是特长,我们的特长就是武器,神臂弓还有回回炮,我这里还有陌刀制作法,不过,陌刀还需从长计议,因为没有财力是无法大规模打制陌刀的。”

    “对...对...对...陛下所言极是呀,我们现在也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特长,神臂弓还有回回炮,这些都是重创元朝骑军的利器,我们有了自己的特长,一定不会再被元朝骑军追着打。”说完,张世杰开心的一笑。

    “陛下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积极的打造我们的特长,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陆秀夫点头。

    看着自己的两位忠城,赵昺也是点头不已。

    等吃完饭了,赵昺并没有歇着,他再次来到棱堡城墙之上,给每一位正在坚守阵地的士兵,送上一份晚餐。

    一份一份,赵昺亲手送了不下一万份,每送一份,赵昺都会说一句:“辛苦了...!”

    而这一句辛苦了,让不知道多少宋朝士兵激动的落下了眼泪,此时我们的赵昺就是在收买人心,拼了命的收买人心。

    不过,现在宋朝的士兵和百姓也需要这样的赵昺,如果赵昺不是一代仁君的样子,那这些士兵和百姓的坚持又算个什么呢?

    赵昺越来越疯狂的收买人心,才能体现赵昺是个仁君,而只有赵昺是仁君,那这些士兵和百姓的誓死相随才是正确的,所以这是大家相互需要,只有共存,才能一起生存下去。

    等赵昺再次回到帐篷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而让赵昺惊讶的是,就在自己准备要上床睡觉的时候,陆莹然和张梓舒居然睡在自己的床上。

    赵昺一个苦笑,两人都已经是自己的婉仪了,就没有什么过多的规矩了,赵昺最后还是选择躺在了两人的中间。

    “陛下,你回来了。”

    感受到被窝中多了一个人,陆莹然和张梓舒一起醒了,赵昺则是笑着道:“回来了,好了...不说话了,我们都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是...!”赵昺的进入,让陆莹然和张梓舒紧张不已,但是赵昺仅仅只是进来,什么也没有做,也让陆莹然和张梓舒两人安心不已。

    赵昺微微的将陆莹然和张梓舒两人一起抱在怀里,闻着陆莹然和张梓舒两人身上好闻的香味,心中微微欣喜,朕要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