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少年天子 > 第五章 张弘范死了?
    第二天一早,确切的说,应该是凌晨三点。

    张弘范对崖山的棱堡发起了进攻,想要利用人在凌晨时分比较疲惫的特点一举拿下棱堡。

    张弘范这次出动了一万弓骑兵,三万轻甲步兵,外加远程抛石机,但是让张弘范无奈的是,首先他的抛石机射程太近,没有赵昺的回回炮射程远。

    刚刚到达指定地点,立即就被赵昺的回回炮给搞定。

    还有弓骑兵弓箭的射程,也没有赵昺的神臂弓射程远,这样的话,就很难掩护三万轻甲步兵攻城,而最最关键的就是,就在轻甲步兵冲破了障碍之后,来到棱堡前,首先他们被棱堡的凹形设计给切成数段,无法大规模的一起攻城,跟着他们还要接受来自三面甚至四面的攻击。

    一通弩射和弓射,没有几个人能活出离开这片黑色的箭雨。

    ......................

    “撤...撤...!”

    凌晨三点的攻击,没有持续一个小时,就在张弘范再次丢下一万多具尸体后结束,得到大败消息的张弘范微微的靠在自己的座位声问道:“各位,到底是什么让我们连崖山这个小小的地方都久攻不下?”

    知道张弘范要发火了,所以马上就有元军将领出声道:“将军,这不能全怪我们呀,这次崖山上的武器不知道为何变得犀利无比,不说那巨大的石球,就说说宋兵手中的弓,它的射程末将算了,足足有五百步之多,我们的强弓也不过两百步,这就是差距。”

    “是呀...将军,除了强弓,还有宋军修建的城墙,也十分的诡异,他不是以前的那种墙,而是一种凹形墙,每次都将我们的大军给切成数段,不但无法形成有效的冲击,在他的另外两面的墙中,还有射孔。

    我们的士兵那是死伤颇多呀。”

    “那你们知不知道,宋军到底修的是什么墙?”

    张弘范的问题,却让其他的元军将领微微的摇了摇头,要知道棱堡是国外发明的,此时的人谁也不值得棱堡,如果赵昺不是来自未来,其实他也不会知道。

    “将军...!”忽然,一位将领说话道:“虽然我们暂时无法攻击,不过,我们的火炮就要到来了,等明天火炮到来,我们就架起火炮,定能轰开崖山大门。”

    听到这里,张弘范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的表情,因为火炮的威力是巨大的,张弘范相信有了火炮的加入,对面的宋军一定会崩溃的。

    元朝其实已经有火炮了,也是最早的火炮,大概在襄阳之战的时候,元朝就已经在使用火炮,这种火炮的名字叫佛朗机。

    这应该是火炮的雏形,不过,此时的火炮只是将一个铁丸给发射出去,铁丸并不会爆炸,就是靠那种远程的砸力,来砸伤人,或者砸破城墙。

    虽然是最初级的火炮,但是对付那个时候的城墙已经足够了,但是张弘范不会想到,这次他的所谓火炮要对付的是赵昺的水泥城墙,这个城墙,不但里面有巨石,更重要的是,他的外面混了大量的水泥,厚厚的水泥会让张弘范吃惊无比的。

    .........................

    翌日一早,赵昺被陆莹然和张梓舒服侍着起来,这个时候张世杰开心的来报,告诉赵昺就在昨晚,宋军再次打退了元军的夜袭,斩首一万多。

    看着老头那开心的模样,赵昺也是露出笑意道:“太傅,开心的时候还未到,朕想今天还很关键,对方一定会在今天想出各种各样的攻击。

    所以我们今天一定要挺住。”

    “陛下请放心,老臣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今天一定可以顶住。”张世杰跪下磕头,跟着道:“陛下,那你今天就在行宫(帐篷)不要过去了,老臣和陆相也一定可以鼓舞士气。”

    微微的摇了摇头,赵昺微笑着道:“太傅,你的好心,朕收下了,不过,朕说过,朕已经没有退路了,所以...!”

    话没有说完,张世杰再次跪着叩拜道:“老臣懂了!”

    洗漱完毕,又吃了一碗粥后,赵昺再次来到了棱堡,看着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的宋军士兵,赵昺微微的一个鞠躬道:“各位辛苦了。”

    这个微微的鞠躬,让所有的士兵一个激动,集体下跪的喊道:“愿为陛下效死!”

    只是赵昺却在这个时候,笑着摇摇头道:“朕不要你们为朕效死,朕要诸位为朕活着,朕向诸位保证,只要诸位为朕活着,那么朕就将给诸位一个美好的未来。

    朕会将诸位的子侄送进学堂读书,教他们成为有文化的人朕会让诸位的亲属都获得属于自己的土地,朕会让诸位的父母永远不会自己的三餐而烦恼,朕要让他们衣食无忧。

    军士们,你们相信朕吗?”

    “相信...相信...相信...!”赵昺的话,让宋军官兵激动莫名,要知道当兵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赵昺上面所说的话,所以赵昺此时做出的承诺,让宋军官兵士气高涨。

    “好...既然你们相信朕,那么今天就帮助朕再次守住崖山,我们的未来掌握在大家的手中,请大家和朕一起,死守崖山。”

    “遵旨,臣等必死守崖山,为吾皇尽忠!”

    ........................

    “咚...咚...咚...咚...”

    元军阵营,战鼓声再次响起...张世杰站在赵昺的身边道:“陛下,看样子进攻很快就要过来了,不过,请陛下放心,臣等一定能打退元军的进攻。”

    “好...。”赵昺微微一笑。

    只是让赵昺笑容尽失的是,这次元军战鼓声虽然响了起来,但是却并没有派兵出来,一直鼓捣了好半天,赵昺才看到,这些元军居然抬着一尊又一尊的火炮出现。

    “佛朗机火炮...陛下,我们要马上进洞躲避。”张世杰一眼就认出了元军的火炮,跟着就立即拉着赵昺进入防炮洞躲避。

    其实对于元朝的火炮,宋军在建棱堡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防范,因为宋军吃过元朝火炮的亏,虽然此时的火炮并没有后世的那种威力,但是对于现在此时来说,火炮的攻击已经算很大了。

    所以在修建棱堡的时候,在棱堡的下面修建了很多防炮洞,只要躲进去,元朝的火炮根本就打不透。

    跟着,大量的宋军在元朝开炮之前躲进了防炮洞,可是让宋军没有想到的是,元朝的火炮真的是太差劲了。

    虽然后面那是百炮齐鸣,但是这些五斤重的铁丸被打到棱堡的城墙上之后,紧紧只是留下来一个小坑洞,其余的什么都没有留下,有的再轻一点的铁丸连小洞都没有留下。

    这一幕不但让宋军无语了,元军主帅张弘范更是荒唐了起来,看着自己最为信赖的火炮居然连棱堡的皮毛都没有打破,元军主帅张弘范大怒的喊道:“前面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防御,这群宋军到底是什么玩意,为什么一点都打不破,真真是气煞老夫了!”说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跟着从马上倒了下来。

    “将军...将军...!”

    张弘范的突然倒地,引起了元军的大乱,很快,元军就打出旗号,收兵回营。

    看着元军撤离,宋军立即再次欢呼了起来,张世杰跟陆秀夫更是开心的手舞足蹈,赵昺此时也露出了开心的一笑。

    ..........................

    大概是中午的时候,赵昺正在自己的帐篷吃着午餐,所谓的午餐其实就是鱼,是海中的那种鲅鱼,不过,却很好吃,简简单单的烤一下,就可以吃出大海的味道,很鲜美,特别是鲅鱼的肉质硬梆梆的很有嚼头,赵昺喜欢。

    当然了,赵昺的午餐并没有特殊化,事实是,现在在崖山的军民吃的都是鱼,什么...黄花鱼,带鱼,鲅鱼,鱿鱼,墨鱼,偏口鱼,鳕鱼、鲳鱼....此时的崖山可以说鱼是吃不完的。

    这就多亏了赵昺,一开始崖山上虽然储存的食物,不过,肉类和菜类那是明显的不足,怎么办呢,后来赵昺想了方法,他将宋军的战舰稍加改造,在后面弄了一张拖网,此时的大海里,那都是鱼呀,因为捕捞技术不成熟,所以鱼类繁衍的那叫一个恐怖。

    仅仅是在海中来回转了两圈,就拖上来将近万斤的鱼类,哎呀我的天,将大家都高兴惨了,因为拥有了这个技术,还怕什么断粮呀,即使没有战舰运粮,崖山靠吃鱼也能顶上一年半载。

    这个时候,张世杰和陆秀夫更加对赵昺惊叹,后来陆秀夫告诉张世杰,当天就在宋军大败的时候,赵昺右手曾有红光出现,跟着天降火流星,将元军大败。

    张世杰听完,就立即惊骇的说,这一定是赵昺乃上天所选之子,来兴大宋,要知道,古人都比较迷信,张世杰说完,陆秀夫也是连连的点头,跟着两人就开始将自己的孙女给送到赵昺的帐中去了。

    “陛下,大喜呀,陛下,大喜呀!”

    就在赵昺吃饭的时候,张世杰开心的冲进了赵昺的帐篷,看到赵昺后纳头就拜。

    看着开心的张世杰,赵昺吃了一口鱼肉道:“太傅,看你这么开心的样子,难道是元军撤退了?”

    赵昺的话,让张世杰微微一笑:“撤退还没有,不过,我说的这件喜事也不小,那就是张弘范死了。”

    “张弘范死了?”赵昺微微一惊:“不会早上的时候,因为火炮对我们的棱堡没有杀伤力,所以气的从马上跌下来,然后摔死吧?”

    “至于他是怎么死的,老臣不知道,但是老臣可以确定,张弘范一定死了,因为元军现在正在挂幡的,要知道只有主帅死了,军营才能允许挂幡的。”张世杰很是笃定的道。

    不过,这个时候,赵昺却嘿嘿的一笑道:“太傅,只有主帅死了,军营才能允许挂幡,这也不一定吧,当年周瑜不也是活着然后军营挂幡,骗诸葛亮来到军营吗?”

    赵昺说完,张世杰一惊:“陛下的意思,张弘范是在诈死?”

    “诈不诈死,我暂时还不敢断言,不过,两军大战之时,主帅死了,还特意的大张旗鼓挂幡来告诉我们,傻子也知道,对方是在诱我们出城。”赵昺微微一笑。

    这时,张世杰也是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道:“对...对...对,陛下真的是聪慧过人呀,如果不是陛下提醒,老夫险些就要上了那个张弘范的当了,还好有陛下。”

    “呵...!”看着张世杰,赵昺轻笑一下道:“太傅,既然对方已经弄好了一个套子,为了给对方面子,我想,我们还是上当一次。”

    “我们上当一次...?”赵昺的话,让张世杰一个诧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