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少年天子 > 第七章 下战书!
    就在发现流球大岛之后,当天中午就开始往流球大岛运送百姓。

    如果是几天前,也许还会有故土南离的百姓,毕竟我们国家的百姓很念旧,只是现在的话,赵昺仁君的形象已经深植人心。

    不过,赵昺想要做什么,那些百姓都会无条件的服从。

    所以赵昺仅仅是下了一道圣旨,说前往流球大岛会得到幸福,所有的百姓们二话不说,就坐上了前往流球岛的运兵船。

    不过,十万百姓且要运一段时间,而现在耽误之急还是那位被气吐血的张弘范,和剩下的十万元兵。

    还有赵昺不想仅仅只是打退元兵,赵昺想要的是生擒张弘范,这样赵昺的神级选择就可以获得时空买卖,这样赵昺前往流球大岛就可以更加的好了。

    ......................

    大概是两天后的正午,赵昺对于生擒张弘范想了一招,因为赵昺发现自己身体被太阿剑激化之后,已经不像八岁稚童的身体,现在赵昺的身体已经达到了14岁左右青少年的身体。

    对于这样的变化,赵昺本来还担忧陆秀夫和张世杰的质疑,但是让赵昺安心的是,陆秀夫和张世杰不但没有质疑,反而对赵昺的变化越来越开心,称其为神迹,一经宣扬,反而让赵昺的身上套上神的迹象。

    这是赵昺没有想到的,不过,确实很让赵昺开心。

    还有除了身体上的变化,赵昺也开始摸索出了太阿剑的使用情况,只要赵昺可以将自己的血滴在太阿剑上,那么赵昺就会在短时间内,拥有一级战将的力量,要知道张弘范仅仅只是三级战将,如果用自己钓张弘范的话,也许会有成功的机会。

    想到这里,赵昺就将陆秀夫和张世杰找来了,和他们说了,自己想要派人前往元军大营下战书约战张弘范的事情。

    等赵昺说完,陆秀夫和张世杰立即跪了下来,希望赵昺不要这样做,毕竟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如果赵昺有个什么样的损害,那么就仅仅不是赵昺一个人的损害,而是崖山乃至所有宋人的损害。

    所以你说陆秀夫和张世杰怎么可能不紧张,而且现在赵昺的表现越来越像一个合格的君王,所以陆秀夫和张世杰更加不舍得让赵昺出去冒险。

    看着陆秀夫和张世杰两人那下跪的样子,赵昺苦涩的笑了起来,有的时候,这做皇帝其实也是有坏处的,时时刻刻都被当成不能动的宝贝,想要冲锋上阵一次,那是难上加难。

    陆秀夫和张世杰现在打死不起来,就是要赵昺打消念头,没辙,赵昺只好保证自己不会想着去下战书,这样,陆秀夫和张世杰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走的时候,还给自己各自的孙女使了眼色,将陆莹然和张梓舒给叫了出来,赵昺都不用想,也知道陆秀夫和张世杰两人叮嘱自己的孙女什么,无非就是看好自己,哎...怎么说呢,也是一片忠心,赵昺也不好怪罪,只能浅浅一笑。

    但是赵昺想好的事情,却一定会去做的,因为这里面有着巨大的好处,不做,赵昺会后悔的。

    所以就在陆莹然和张梓舒回来后,赵昺就将两人给抓住,问两人的爷爷和她们说了什么,好在陆莹然和张梓舒都比较乖,也比较崇拜赵昺,所以被赵昺一问,两人就说了实话,果然陆秀夫和张世杰两人让陆莹然和张梓舒盯住赵昺,只要赵昺出了行宫,就要去告诉两人。

    只是陆秀夫和张世杰想不到的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现在的陆莹然和张梓舒早就是赵昺的人,赵昺略微的讲了一讲,陆莹然和张梓舒马上保证什么都听赵昺的,跟着反而陆秀夫和张世杰被陆莹然和张梓舒故意的纠缠了起来。

    而赵昺就趁着陆莹然和张梓舒将陆秀夫和张世杰缠住的时候,偷偷的来到了如归营。

    ......................

    “张猛在吗?”

    赵昺大声一问,只见从回归营中窜出一位大汉,看到赵昺之后,那位大汉立即下跪激动的喊道:“卑职张猛参见陛下。”

    “好...。”赵昺微笑了一下道:“张猛我知道你是如归营中骑术最好的,所以我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卑职必肝脑涂地为陛下办好事情。”张猛毫不由于的喊道。

    这让赵昺叫了一声好道:“够勇猛,都不问我要交代你的事情是什么,这样,张猛,等你完成我交代的事情后,你就做我的亲卫长,以后我的安全就交给你。”

    “愿为陛下效死。”张猛心中一个激动。

    跟着赵昺将一封信封交给张猛道:“你前往元军大营,将这封信给我射进元军大营之中,跟着你就可以回来。”

    “是...陛下,卑职立即就去。”说完,张猛就拿这信件离开。

    而看着张猛离开的赵昺,嘴角也是露出一丝微笑,戏台子已经搭好了,就看这位张弘范敢不敢上来唱了。

    不过,只要张弘范不是白痴的话,就一定会上戏台的,毕竟赵昺在外的名声是八岁的孩童,张弘范如果面对一位八岁孩童的战书都不敢迎战的话,他还不如去死呢。

    ............................

    “哈哈...哈哈...!”

    元军的大营中,传出了张弘范疯狂的大笑声,为什么...张弘范会如此的高兴,那是因为赵昺下的战书已经送到了。

    要说这位张猛也是够厉害,不但马骑的好,箭术也是一绝,五百步内,一箭射到了元军大营的旗杆之上,跟着调头而回,元军的士兵都没来得及反应。

    跟着元军士兵将箭给取上,看到箭上绑着一封信,就将信送给了张弘范去看,而张弘范看完立即就大笑了起来。

    元军将领不知道为何张弘范发笑,就一起问道:“将军,此信有何可笑?”

    “有何可笑,那宋国八岁伪帝居然向本将送来了战书,约本将下午出城一战,他输则大宋投降,我输则元兵撤军。”

    说完,张弘范再次笑了起来。

    只是就在张弘范高兴的时候,却有一元军将领疑惑道:“将军,这会不会是什么计策呀。”

    “计策?”张弘范不屑的道:“如果这是计策的话,也是一个白痴计策,用大宋皇帝作为诱饵,而且是一个八岁的皇帝,本将就是再不堪,也能不花几秒就将这八岁小儿给抓到手上,只要我们有了这八岁小儿,那么前面的宋军还不立即土崩瓦解。

    好了,这件事情就不要议论了,我主意已定,下午出阵,直接将那个八岁小娃娃给抓过来。”说完,张弘范再次大声的笑了起来。

    ............................

    下午时分,赵昺一直都在焦急的等待,他等待着张弘范可以答应,毕竟张弘范如果不答应,那么赵昺将很难有生擒张弘范的机会。

    好在就在下午未时(也就是14点)。

    赵昺收到了张弘范的回应,一盏茶之后,两人阵前相见,不允许带一兵一卒,就两人单见,赵昺怎么会不答应,立即拿上自己的太阿剑,跨马而出。

    赵昺首先一人来到了阵前,跟着很快张弘范也拿着自己的狼牙棒出了自己的军营。

    当张弘范看着真的是赵昺一人来到阵前之时,张弘范大声的笑了起来,他指着赵昺笑道:“伪帝,你的脑子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一个人来送死,这到底是谁出的计策,是不是陆秀夫或是张世杰准备篡位,所以送你来死?”

    看着嚣张的张弘范,赵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张弘范,你是不是将你自己给想的太厉害了,你自己是什么货色,你自己应该知道,你张弘范仅仅是欺侮不懂军事的文人,然后靠着卖国才换来了今天在元朝的地位。

    你顶多就算一条看门狗,今天我就让你这只看门狗知道,帮别人看门,主人是会生气的。”

    “哈哈...牙尖嘴利,好...真的是让我很惊喜,没有想到伪帝虽然仅仅只有八岁,但是口才还是很不错的,不过,我要警告你的是,牙尖嘴利,小心我拔光你的牙。”张弘范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就凭你,还不配。”赵昺抽出太阿剑,只见太阿剑的剑身划破了赵昺的手指,跟着赵昺的鲜血就滴落在太阿剑之上。

    很快鲜血被太阿剑吸收,一团微微的黄光慢慢的附着在了太阿剑之上。

    “伪帝,你去死吧。”大喊一声,张弘范手持狼牙棒,对着赵昺就是一棒,按照张弘范的估计,自己一棒就可以将赵昺给打落马下,跟着再将掉落马上的赵昺给抓起来,然后策马回营,无懈可击的流程。

    只是让张弘范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张弘范对着赵昺就是当头一棒的时候,赵昺手持太阿剑,轻轻一挥,立即张弘范的狼牙棒就被太阿剑给斩断。

    这让张弘范大惊,这个时候张弘范认为,赵昺为什么会出来诱敌,原来是占着宝剑锋利,跟着就听张弘范大喊一声:“出来...!”

    很快在张弘范身后一百米的土中,钻出了大概二十名的弓箭手。

    “陛下,小心。”就在这个时候,棱堡上传来了张世杰和陆秀夫激动的喊叫声,两个老头那是着急的直接跨上了棱堡城墙,想要从棱堡上跳下来救驾。

    可是棱堡有十多米高呀,要不是被军士给拦住,两人都会被摔死。

    “你可真够卑鄙的,说好一人来战,为何还带有弓箭手。”赵昺指着张弘范大骂,但是张弘范则是露出的洋洋得意的表情道:“蠢笨稚童,这叫兵不厌诈,战场是没有公平一说的,今天我就教你一招,不过,是在你死之前。”

    跟着张弘范就喊道:“射箭!”

    “咻...咻...咻...咻...”

    二十支利箭,飞向赵昺,棱堡城上所有宋兵都大惊失色,不过,后面更加让宋兵和张弘范大惊失色的是,赵昺仅仅是轻轻的挥动了太阿剑几下,太阿剑所释放的剑气,就将二十支利箭给全部切断。

    跟着赵昺又是一剑,飞舞的剑气直接切断了二十名元军弓手的喉咙。

    “这...这...。”张弘范睁大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跟着才战战兢兢的道:“你...你不是人...你不是人...这样的你,我用什么和你斗,大元用什么和你斗?”

    “呵呵...!”赵昺冷笑一声:“你现在知道了,不过,很抱歉,太晚了,张弘范,你是第一个知道朕真正身份的人,我会让你死得其所。”

    说完,几剑划破了张弘范的脚筋和手筋,然后一把将张弘范给拉上了马,立即冲回了自己的棱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