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少年天子 > 第八章 大宋崛起从此京观开始
    赵昺策马冲进了棱堡,刚刚进入棱堡,就见张世杰和陆秀夫冲下棱堡城楼,跪在了赵昺的身前大哭的喊道:“陛下...你吓死微臣了,不是说好不去约战的吗?为什么要骗微臣呀。”

    听张世杰和陆秀夫说完,赵昺猛的将马上的张弘范给摔下马道:“为了抓住他,也为了可以尽快的结束这场战争。”

    “张弘范...。”张世杰认识张弘范,所以看到张弘范后立即露出了一丝激动的神色道:“陛下居然真的抓住了张弘范,真的是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我襄阳被屠城的惨案终于可以告慰百姓了。”

    “陛下威武,陛下威武!”

    宋军大声疾呼,不过,赵昺这个时候却并没有高兴道:“现在还不是开心的时候,元军主帅被抓,一定会进行最疯狂的进攻,所以我们一定要守住这一波的进攻,最大程度的绞杀元兵。”

    “是...陛下...!”

    .......................

    和赵昺说的一样,元军那边主帅被抓,也是慌成了一团,很快,就在太阳要落西的时候,元军这边也是发起了最疯狂的进攻。

    两万重甲步兵,三万轻甲步兵,三万弓骑手,一共八万人齐攻棱堡,那杀的叫一个天昏地暗,这次这些元兵就跟不要命了一样。

    完全不计较死伤,疯了一样的攻击棱堡,棱堡城头三次出现了元兵,不过,虽然棱堡城头被攻上了三次,但是在赵昺的带领下,攻上来的元兵又三次被打了下去。

    这就是用命在拼呀,元军不要命了,宋军也不要命了,很多宋军看到元兵爬上了棱堡的城头,那是直接抱着元兵就跳城楼呀,这是什么,这就是视死如归呀。

    最后在赵昺的带领下,从日落时分一直杀到了晚上的亥时(22点),这场疯狂的屠杀才以元兵八万人死伤五万人而结束。

    战争一结束,赵昺就一身是血的来到关押张弘范的牢房中,看到一身是血的赵昺,张弘范激动的喊道:“为什么喊杀声停了,为什么喊杀声停了,是不是我的军队攻进来了?”

    看着激动的张弘范,赵昺冷冷一笑道:“抱歉,张将军,你们元军被我们杀退了,八万人,被我们绞杀了五万了,你们二十万的大军,现在只剩下不到五万人。

    我想你们元军已经失去剿灭我们的力量呀,所以张将军,我想向你借一样东西鼓舞士气。”

    “你要和我借东西,什么东西?”张弘范有些警觉的看着赵昺。

    不过,赵昺则是微微一笑道:“你自己已经想到了,我就是要借张将军的项上人头一用,用他来来祭旗,我马上就要与你剩下的五万元军决一死战。”

    “你敢...我乃是元朝大将,你杀了我吾皇是不会放过你的。”

    张弘范的话,让赵昺微微一笑:“你错了,你是元朝大将,我是宋朝皇帝,所以不管我杀不杀,忽必烈都不会放过我,你说,我为什么不杀你?”

    说完,赵昺哈哈的大声笑了起来,跟着走出了牢房。

    而跟在赵昺的身后,立即就有两个如归营的士兵,将张弘范给拖了出来,此时的棱堡城墙之上,火把的火光冲天。

    赵昺手握太阿剑站在张弘范的面前道:“张弘范叛国之贼,他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帮助元朝残杀我近百万的汉人,此等恶贼,今日我就要当着我大宋军士的面,将其斩杀。”

    说完,赵昺手起剑落,一剑割断了张弘范的头颅。

    “陛下圣明,陛下万岁...!”

    张弘范一死,宋军激动高呼,就在此时,赵昺再次拿出太阿剑喊道:“虽然国贼已除,但是残杀我近百万汉人的刽子手们还在。

    将士们,请看前方元军大营,那里还有五万刽子手,那些刽子手的手上沾满我大宋百姓的鲜血,朕再次恳请诸位将士,可愿有将士愿与朕一起袭杀对面这群刽子手,为冤死的我大宋百姓报仇血恨?”

    “陛下...。”

    赵昺话刚结束,立即张猛下跪喊道:“我如归营愿为陛下效死。”

    张猛说完,只听如归营一千六百敢战之士大呼:“如归如归,视死如归,如归营将士愿为陛下效死。”

    如归营喊完,跟着几乎所有的宋军也都跪下喊道:“愿为陛下效死。”

    看着所有士兵那群情激愤的模样,赵昺心中一喜,终于士气被鼓舞上来了,跟着赵昺喊道:“好...所有将士听令,一盏茶后,我们杀向元军军营。”

    “诺!”

    .......................

    “陛下...!”赵昺身披战甲,手持太阿剑。

    张世杰和陆秀夫来到了赵昺的身边,两人都是眼泪汪汪的,看着两人,赵昺微微一笑道:“太傅,陆相,不要来劝我,有的时候,我必须要做,因为我是皇帝,天下人之表率,所以即使明知道有危险,朕也不能躲在后面,这应该是朕作为皇帝必须要做的事情。”

    赵昺说完,张世杰老泪纵横道:“陛下,我和陆相不是来阻止你的,而是替你掠阵,陛下请放心,你这次为了大宋百姓而奋不顾身,如遇不测,我和陆相一定会将所有的百姓都运到流球,跟着老臣和陆相就来伺候你。”

    “是的...陛下,请相信我和张太傅。”陆秀夫说完,泪盈盈的一拜。

    赵昺心中微微一动,这就是大宋文臣的忠心吧,跟着赵昺哈哈一笑:“好...不过,我们君臣不会在地下相见的,此战我大宋必胜。”

    “必胜...必胜...必胜...!”宋军士气如虹!

    ............................

    刚刚结束大战的元军阵营,主帅被俘,跟着进攻棱堡死伤惨重,四分之三的兵力被杀,现在只能独自的回来舔舐伤口,而且还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

    所以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就在他们躲在自己的阵营中暗暗舔舐伤口的时候,赵昺只留下了不到三千的守城兵。

    剩下的四万宋军倾巢而出,准备给这群元军致命的一击。

    黑夜之中,马蹄声奔腾而起,赵昺手中拿着太阿剑一马当先,在赵昺的身后张猛紧紧的跟着,要知道张猛是用任务在身的,那就是死也要护住赵昺。

    而在张猛的身后,就是那赵昺的亲卫如归营,如归如归,视死如归,这群赵昺的一千六百如归营就是今天这场偷袭的关键,只要他们能撕碎元军的防线,那么这场偷袭就赢了。

    所以如归营责任重大。

    “宋军杀来了,宋军杀来了...!”

    就在赵昺的宋军离元军大营只有两百米的时候,此时元军才发现了宋军,这就是元军的败笔之处,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宋军会在经历了如此的大战之后,还会杀过来,要知道以前元军所认识的宋军那都是孱弱的,是卑微的,是被元军打到哭的。

    谁能想到,这支宋军会如此刚烈和勇猛,当然了,他们更不会想到,这次带着宋军冲杀而来的就是八岁的皇帝赵昺。

    “找死...!”

    两百米的路途,赵昺一个冲刺,挥起了太阿剑,太阿剑锋利,一剑就将元军的哨岗头颅给砍了袭来。

    跟着赵昺冲杀了进去,跟在赵昺的身后张猛也是拼命的冲杀了进去,因为声音很大,所以所有的元军已经发现了宋军的偷袭,虽然此时是元军最失利的时候,但是元军的专业素养还是很高的,弓箭手还有步兵立即开始准备反击,无数的弓箭齐齐的射向了赵昺。

    赵昺虽然手持太阿剑,但是也无法躲闪掉所有的箭矢,这个时候,张猛立即带领如归营的士兵挡在了赵昺的身前,将那些箭矢给挡掉。

    张猛的任务就是要全力的保护赵昺,张猛其实和秦琼有点像,要知道李二当年冲锋的时候,一点伤都不受,为什么...还不是秦琼这些大将保着他,这就是皇帝的权利。

    “给我杀...!”

    如归营全部冲进了元军阵营,等一进入元军阵营之后,那是见人就杀,这是赵昺下的死命令,绝对不能让元军将反击给打起来。

    要不然宋军死伤会更多。

    如归营够狠呀,冲进元军阵营后,展开了肆意的屠杀,跟着大概一盏茶的时间,宋军的步兵也冲进了元军阵营。

    而这个时候,元军还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抵抗,所以这场偷袭成功,而且是大成功。

    赵昺一战就将元军最后的五万剩军给吃了,这一口吞的很险,但是却吞的值得,因为这将是宋军崛起的第一战。

    接着赵昺下旨,不要俘虏,凡是元军皆杀,跟在赵昺在崖山入口处修建了一座十万人头的京观,并题字:大宋崛起从此京观开始!

    赵昺的霸气,深深的影响和鼓舞着所有的宋军。

    .......................

    “你说什么...陛下在崖山剿灭元军二十万?”

    这里是广东岭南,惊讶的男人就是赵昺的右相文天祥,就是那位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

    他和张世杰还有陆秀夫并称宋末三杰。

    此时文天祥正在带领大概一万的军队,在广东岭南抗元,不过,遗憾的是,节节败退,士兵损失惨重。

    所以当文天祥听到赵昺居然在崖山剿灭二十万大军的时候,文天祥有点不可置信,不过,很快带来消息的人微微的笑了起来道:“文相,知道你不会相信,所以张太傅和陆相都给你来了信,还有陛下的旨意。

    让你速速离开广东岭南,前往泉州,在那里会有大船等你,带你去陛下新发现的大岛,我们将要在那里休养生息。”

    来人的话,让文天祥一个皱眉道:“难道陛下想要偏安一隅?”

    “大胆...陛下的决定岂容文相揣测,我再向文相重复一遍,陛下的旨意是让你立即前往泉州,否则后果自负。”

    “微臣不敢,微臣会立即带领士兵前往泉州。”文天祥一个惊骇,马上跪了下来,不过,虽然跪下了,但是文天祥心中也很诧异,为什么八岁的赵昺会在士兵的心中有如此的声望,自己只是微微的质疑一下,那位宣旨的人就露出如此不善的神色,真的让文天祥诧异不已。

    而除了文天祥收到了前往泉州的消息,此时宋朝的杨太后,也就是赵罡的生母杨淑妃,和赵昺的生母俞修容也都收到了消息,也一起赶往泉州,等着出海避难。

    不过,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前往泉州出海的事情,遭到了泄露,元军一支三万的军队,也在此时前往泉州,想要截住文天祥等人。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赵昺有先见之名,他并没有直接前往流球,而是带着自己的如归营前往泉州,想要接到自己的生母和太后还有文天祥一起去流球。

    也是这一次的相逢,赵昺的如归营打出了一个名头,如归如归视死如归,跟着很多年之后,蒙古人见到如归营的人,都会仓皇而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