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修仙安全手册 > 第01章 小小师妹(新书求收藏)
    昆仑仙界东部,太平村。

    蓝景雪从凌晨四点就已经开始忙活,和面、熬汤、打酱油,就为了能做好这一锅热乎乎的汤面。

    这太平村虽说村子不大,做早点的却也不少,可唯独她这里的汤面卖的最好,汤浓、面劲、口感赞!

    眼下村子里的农活还闲,已经有不少人赶了早,到这小小的店铺前排队。

    排在最前边的葛老头在裤腿上磕了磕烟斗,冲景雪笑道:“小雪,你这面今天管够吗?东街的老贺头可还没起床呢,别到时候又吃不上了。”

    “葛叔,今天做得多,应该是够的,要是实在不行,一会儿我多打出一碗,给贺叔送过去。”

    少女笑颜如花,招呼了一句,用袖子擦了擦小脸上的香汗。

    葛老头摆摆手,眯瞪了一下眼睛,回道:“哪儿能啊,你这生意这么忙,这样,老贺那碗你给我,我去他老小子家砸门去!”

    “那感情好。”

    少女领了情,开始慢条斯理地准备最后的工作。

    她这云丝面每天六点准时开卖,不早一分,也不晚一分,村里人虽都知道这不成文的规矩,却还是忍不住催促几句。

    其实,这催促的几句,也不过是个引子,想多唠上几句。

    毕竟,蓝景雪可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小美人,小小年纪,就已经出落得如此标志,这要是再大一些,绝对称得上人间尤物。

    既漂亮、又贤惠,谁不想有个这样的儿媳,再不济能帮着说个媒那也是件乐事。

    只不过,少女却从不在意这些,她只想安安心心攒些钱,去那个自己心心念的地方。

    可有时候就是这样,你不在意的东西,偏偏被别人看在眼中,却是眼热地紧。

    “让开让开!”

    眼看就要六点了,少女的第一碗云丝面正要出锅,三个背着长剑、一身白衣的修士从旁侧插了进来。

    右侧浓眉修士一甩手,扔出几个铜板,趾高气扬地喝道:“给小爷们盛三碗!”

    这几个人皆是蜀山仙剑派新收的弟子,奉命前来昆仑一带考察,路过这太平村,便想歇歇脚,垫垫肚子。

    三人入蜀山之前,都是世家子弟,家底殷厚,为人高调,习惯了吆五喝六。

    在蜀山上,自是不敢嚣张,但是下了山,便又成了这副嘴脸。

    葛老头在村子里也算是老资历了,一眼就瞧出来了几人的背景,连忙冲景雪使了个眼色。

    随即干咳了两声,打圆场道:“这个……这几位都是仙山上的修士,平日斩妖除魔都很辛苦,我们也该礼让。”

    “呦,老家伙还挺懂行的么!”

    浓眉没大没小地一把勾住了葛老头的脖子,嘴角一抬,将那双色眯眯的眼睛划落到了少女的身上,挑逗道:“听见了嘛,还不给小爷们盛好,过来伺候着?”

    “请先放开葛叔。”

    景雪本不想理会他们,可念着葛老头的安危,还是低着头放下了姿态,盛出了几碗面。

    浓眉见这俏丫头知趣,手一甩,将葛老头松开,一屁股坐到了旁侧仅有的一张桌子上。

    这张桌子是景雪给行动不便的老人特意留下的,平日里大家都很自觉,要不站在街边吃,要么就带回家吃,基本不会有人在这张桌子上吃面。

    几个修士倒是不客气,桌旁一坐,二郎腿一翘,嫌弃地摸了一把桌子,口中絮叨个没完。

    景雪取了个篮子,将两碗面装了进去,交到了葛老头的手上。

    “葛叔,你的面。”

    葛老头将烟斗别在后腰,有些不情愿地接过了面,皱着眉头,脸上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他这会儿心里已经有底了,这几个修士虽说是蜀山的人,但性子跟地痞流氓完全没两样。

    怕景雪吃亏,葛老头忍不住小声嘱咐道:“小雪啊,可千万不能意气用事,这万一……”

    “我知道。”景雪冲葛老头甜甜一笑,“快些回去吧,我贺叔还等着吃面呢。”

    葛老头偷瞥了一眼那边的修士,长长叹了口气,离开了面摊。

    待他走后,景雪没急着给那几位修士端面,而是将一张有些泛黄的告示铺在了他们的桌子上。

    浓眉瞥了眼告示,那粗粗的眉毛一展,得意地笑道:“小妞眼力劲儿也不错嘛,知道几位爷都是蜀山的了?你这张告示是去年蜀山仙剑派招生用的,可巧了,几位爷就是那时候入的门,几千人啊,可就入了我们十几个。”

    他这话说完,旁侧两个修士也是一脸得意。

    景雪低着头,没有看几人的嘴脸,将三碗面端了过来,喃喃道:“我原本也想去蜀山的……”

    浓眉一听这个,立马来了兴致,心想这是碰到迷妹了啊,两眼放光,连忙说道:“要不跟哥几个回去,找个地方带你好好修炼一番,等到下半年再有招生机会,保你能过!”

    “不过……现在我有点恶心了!”

    景雪说完,抄起桌子上的汤面,直接向着浓眉泼去!

    蜀山仙剑派是人间七十二仙界之首,是她最崇敬的地方,她起早贪黑赚钱,就是为了攒够钱离开这里前去蜀山,成为蜀山弟子。

    在她的眼中,蜀山弟子一个个都该是正气凛然、胸怀天下的剑侠。

    今日一见,她失望透顶。

    “你找死!”

    浓眉手疾眼快,躲过了那碗热汤面,长剑应声出鞘,搭在她脖子上,厉声道:“我蜀山仙剑派眼下力压众仙派,就算是昆仑七派的人也得给我点头哈腰,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胆敢对我们不敬!”

    就在此刻,排队买面的人已经散去不少,只留下了一些担心景雪却又不敢上前的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中,有一个人显得格外突兀,他带着斗笠,白衣外套着一件斜挂的麻衣,双手揣在兜里,嘴里还嚼着什么东西,一副标准的游侠模样,只是缺了一把长剑。

    游侠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冲身后的小哥道了句,“我是三十四号,一会儿回来可别说我插队。”

    旁侧小哥楞了一下,心想人都走了这么多了,谁还在乎刚才谁排在哪,不过出于礼貌,还是点头应了一声。

    游侠走上前来,立时便引起了浓眉的不满。

    浓眉斜着眼,一脸不屑地问道:“怎么,想当出头鸟,不知道枪打出头鸟吗?”

    “你有枪吗?”

    游侠的手依旧揣在兜里,脸色也依旧平淡,稍稍抬了抬眉毛,催促道:“问你话呢,到底有没有?”

    浓眉见这人游侠打扮,虽说瞧着没什么修为,却也怕真碰上硬茬,语气稍稍收敛了一些,回道:“我堂堂蜀山修士怎么会用那种不入流的凡器。”

    “那就好。”游侠应了一声,偏过头,对少女说道,“把你脖子上的剑折断,再把他们修理一顿,动作方面,遵从本能吧。”

    “哈?”浓眉一歪脖子,哈哈大笑道,“本来还以为是来个了隐世高人,没想到是个傻子!”

    景雪本想回头看看这“傻子”是谁,可脖子上还架着剑,没法回头。

    说实话,她也知道身后这人说得话有些不可理喻,但却不知道自己的身子为什么会这么听话:

    她缓缓将右手抬起,小心地捏住了自己脖子上的长剑。

    浓眉见状,拧着眉头喝道:“小妞你也疯了?”

    咔嚓——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那柄长剑竟然真的应声而断。

    “我……我的锋灵刃!”

    浓眉的瞳孔急速收缩,嗷嗷怪叫了起来。这柄锋灵刃青光流溢,剑锋寒彻雅致,灵气逼人,是浓眉的父亲花大价钱从铁泽居请人铸造的,别说他现在只有凝力境四阶了,就算是到了筑基境,用这把剑也绝对绰绰有余。

    浓眉还没来得及心疼宝剑,也没来得及发泄怒火,一顿雨点般的小拳头已经锤了过来!

    他万万没想到,这么个文弱的小姑娘拳头竟然这么硬,打在身上就像是被石块砸了一样!

    浓眉弃了断剑,抱头鼠窜,口中大喊:“快走!这是妖女!妖女!”

    两个同伴见状,哪里还敢逗留,行李都没拿撒开腿就想跑。

    可这刚迈出两步,就被什么黏糊糊的东西给滑倒了,直接就是一个“老太太钻被窝”,摔得龇牙咧嘴直喊娘。

    强挤开眼,一道消瘦的人影正映在眼中,正是方才的游侠。

    游侠语气有些冰冷地说道:“喂,我不知道你们师父是怎么教你们的,但是从现在给我记好,我昆仑仙界共有八派,即使琼华宫已毁,我们也依旧是八派,记清楚了吗?”

    游侠稍稍顿了顿,吐出一口寒气,又补了一句,“不服气就来紫翠宫大酒峰找我,还有,这丫头从现在开始也是我紫翠宫的人了。

    别在这儿碍眼了,麻溜滚吧。”

    二人见他松口,连忙爬起身,跌跌撞撞就往村口跑。

    等到了村口,一个腰间别着短剑的修士才放下狠话:

    “你给我等着!不出一年,我蜀山仙剑派定将你昆仑踏为平地!”

    随后,便跌跌撞撞向着远处跑去了。

    景雪很少跟人动手,猛地一顿胖揍,把自己累得半死,叉着腰说道:“没想到……打个人也这么累……”

    她喘匀了气,才想起还没道谢,连忙向游侠拱手道:“谢谢大侠!”

    景雪道完谢,偷偷抬起眼皮瞄了一眼他那俊美的冰山脸,试探地小声问:“那个,我真得……可以拜大侠为师吗?”

    游侠并未将景雪放在心上,一边捡起几人落下的行礼和断剑,一边漫不经心地回道:“我不是什么大侠,也没资格收徒,但你若是真想入我紫翠宫,等这边忙完,跟我走便是。”

    景雪一听自己能进紫翠宫,心头大喜,目光不经意间又扫见了那张蜀山的招生告示,轻轻咬了咬嘴唇,将攒下的钱都拿了出来,递到了游侠面前。

    “谢谢你救了我,这些钱请务必收下,至于入门的考核费我会继续攒的,等钱攒够了,一定跟大侠……”

    “不必了。”

    游侠几步回到了买面的队伍里,嘴角藏着一抹迷人的笑意,婉言拒绝道:“修士也得吃喝,处处都得用钱,留着傍身吧,真要谢我,下面给我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