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修仙安全手册 > 第04章 还请师兄把我就地埋了(新书求收藏)
    “师兄,你在这里吗?”

    景雪洗完澡,做好了云丝面,见这边有青烟飘起,便寻了过来。

    眼前是一间二层的阁楼,旁侧木板上书着“杂事屋”三字,瞧着就像是个卖杂货的铺子。

    景雪见青烟正是从这里飘出来的,便端着热腾腾的面进了门。

    怕师兄正在修炼,所以她上楼的时候格外小心。

    纵是如此,踩在楼梯上还是发出了一阵咯咯的声响。

    一上楼,景雪便嗅到了一股烧烤的香味,顺着香味,一眼便看到了阳台躺在摇椅上的见笑。

    见笑身前是一台电视机,右手边是一个烤架,烤架上的鸡翅、鸡腿、金针菇、青椒,看着就让人流口水。

    景雪原以为自家师兄应该是勤奋修炼的楷模,没想到小日子过得这么舒坦!

    快步走到见笑身前,景雪将手中的云丝面往他面前一推,有些不开心地嘟囔道:“师兄,你有烧烤吃还让我煮面。”

    “师妹的面可是正主,这些不过都是配角。”

    见笑瞥了眼身旁的椅子,提议道,“洗完澡舒服吧,一起吃点东西看个剧呗?”

    电视机、枪支、通讯耳机,这些本不该出现的东西,却偏偏就出现在了这个世界里。

    这一点,别人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身为穿越者的见笑却是觉到毫无违和感。

    后来仔细查证了一番,合着这些科技产品也是个穿越者搞出来的,还被这个世界里的人誉为“千古奇人”。

    不过,这位奇人带来这些科技以后,没多久就去世了。

    见笑就不一样了,走得是凡人修仙路线,寿数本就比常人不知道要多了多少,穿越前又是网络安全院的高材生,超强的安全意识、全面的安全技术,再加上几近BT的低调,活到现在也是情理之中。

    这紫翠宫,是个修为至上的地方,虽说不会因为外露的修为过低被人赶下山,但总归说起来有些不好听,师父脸上也不好看,所以见笑便挂上了“杂事屋”的牌子,帮着派中道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这么些年过去了,杂事屋为紫翠宫提供了不少名贵药草,也算是争取到了不错的口碑;除此之外,也有一些特殊客户找上门,见笑在他们身上也赚了些小钱。

    照理来说,这样的小日子对他来说已经很完美了,只是有一件事让他也些许有些头疼——

    修为的增幅实在是太快了!

    对于别人来说,修为的增加那是巴不得的事情,可对他来说,这却不是什么好事儿。

    身为紫翠派弟子,降妖除魔是本职,对此,他从不推却,只是过快的修为增长,所引来的可不单单是妖魔两界的注意,一不留神或许就会被其他不知名的东西盯上,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为此,他终日将时间花费在阵法、丹术、炼器术这些术法上,从不刻意炼气、修习剑术,以此减缓修为的增速,除此之外,还想尽办法对修为进行压制、隐藏。

    可就在最近,外露的修为再也无法停留在凝体境了,正慢慢回升到凝力境。

    不想让自己在这紫翠宫太显眼,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不断压制自己的修为,把自己藏匿在人群中,而第二种,便是……

    “师妹,你渴望力量吗?距离师父出关还有些时日,要不这几天就由师兄亲自指导你?”

    见笑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少有的勾了丝笑意,这反常的表情让景雪立时紧张了起来。

    起爆符轰炸的瞬间,她现在还在脑海中不限量重播,心有余悸地问道:“师兄,你不会又想拿起爆符炸我吧,我可是刚洗干净……”

    “一张起爆符也不少灵石呢,你当是大风刮来的?”

    见笑从旁侧的书架中抽出一本古籍,冲她递了个眼色,说道:“这本《土隐》是修习土系仙术用的,入门考核是三日的生存试炼,你主修土遁、真元护体,辅修土咒,就能轻松过关。

    对了,今天的账你记下了吗?”

    景雪接过古籍,微微楞了一下,小声问:“师兄,什么账?”

    见笑吸溜了一口面条,反问道:“你没看到墙上的字条嘛?”

    景雪微微点头,回道:“我看到了,那个不是草药清单吗?”

    “没看背面?算了,我说,你记。”

    见笑将景雪手中的面也抢了过来,递给了她一支笔,沉声道:“今天在太平村,你折断蜀山弟子宝剑的时候,其实是他的剑身上已经被我涂了破甲散,25灵石一份;

    转移你的屋子和行李花费了整整3张高级传送符,每张50灵石,一共150灵石;

    轻微起爆符3灵石一张,一共5张,15灵石;

    浴桶的草药一份25灵石;

    药桶的草药一份75灵石;

    总计是290灵石,古籍算借你的,鸡翅算请你的,基本就是这样。”

    “原来所有的东西都是收费的啊。”

    景雪眯着眼,舔着一张假笑的脸,默默从袖子中掏出了登记的时候拿到的月供单,指着单子回道:“师兄,我一个月的月供只有50灵石,看来这半年不用吃饭了,我觉得你还是就地把我埋了吧!”

    见笑夹了口面条,塞到景雪嘴里,长叹一声,“师兄又不是恶魔,怎么舍得把你埋了,灵石赚了本来就是为了花的,问题是这灵石花的值不值。

    你师兄我有一个条件,只要你答应,这今后的药材符咒钱一概可以无限期拖欠。”

    景雪咽下嘴里的面条,转了转眼珠,小声问:“都可以无限期拖欠了,那还记什么账,不就等于白送嘛?”

    见笑摇头纠正道:“无限期拖欠的前提是你没有违背我的条件。”

    景雪微微皱眉,又问:“师兄,你说得到底是什么条件?”

    “安全至上。”

    见笑摆出标准的冰山脸,一字一句说道:“我仙门弟子,斩妖除魔乃是本分,但有一点,我希望你遵守,斩妖除魔为次,道友、百姓的安全为主。

    放掉一个妖魔,确实他可能再去祸害别人,但若是以道友、百姓性命换取妖魔之命,无异于以杀搏杀,久而久之,他人的生命安全在你眼中便会一文不值,自身也会被戾气缠身,非必须之时,万不可取。

    最重要的一点,无论何时,师妹你的安全永远都是第一位,你若身死,欠下的灵石就是到了阎王那儿我也会让你如数归还。”

    景雪鼓了鼓微微泛红的香腮,将目光移向了别处,不敢直视见笑的眼睛,心中嘀咕,说了半天,不就是担心人家的安全嘛,这么凶巴巴的。

    景雪冲他吐了吐舌头,乖巧地发誓道:“师妹谨记,万事安全至上,他人性命为重,还有,师妹我会顽强地活下去的。

    请师兄务必放心,别到阎王那追我的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