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美利坚的田园道士 > 第五章:聚灵阵符
    叶木来美国之前特意了解过加州……

    加州有两个大城市,洛杉矶和旧金山,应该说是两个大都会区,洛杉矶都会区和旧金山湾区……而萨克拉门托,叶木在国内并没有了解过。

    叶木会用手机,仅限于打电话。九龙山上网络信号不好,有手机,也很少用手机上网……主要是不会打字,不会拼音。

    叶木是跟着师傅学的汉字,也是繁体字为主。简体字认识……不如繁体字熟。

    在国内办理护照和签证的时间,叶木还是让三爸家儿子教他上网。

    萨克拉门托是加州首府城市,感觉……怎么说呢?美国毕竟是发达国家……城市风格和国内完全不同,穿过商业区的萨克拉门托,就像一个巨大的村子……用村子形容过分了,大概是进度独栋别墅区的感觉。只是大多数建筑并不如国内别墅那样豪华……

    车进入城市,开了十几分钟来到安静、树荫茂密的医院……

    停车场,一位穿着休闲条纹衬衣搭配花裙子的女人,她年龄看着有四五十岁,短发,本是非常精神的穿着打扮,却也难掩此时的疲态。

    看到车子进来,女人快步走了过来……

    叶木打开车门,看向神色激动的女人,她眼角已经有很深的皱纹了。叶木始终保持平静无波的心,还是泛起了涟漪:“妈。”

    叶妈妈眼眶一红,低头抹了一把眼泪。

    “爸他还昏迷着?”

    “昏迷四天了。”叶妈妈说:“还没醒。也不知道能不能醒来……”

    “带我过去看看。”

    叶爸在重症监护室……医生判断是吸入大量一氧化碳,能坚持活着到医院,已经算是奇迹了。

    叶爸的情况很严重,能不能醒来就要看他自己的意志,现在的救治只是尽人事……

    叶木在山上学过中医。

    中医能治疗很多疑难杂症,却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神奇可以包治百病。

    再说叶木只是学过……而没有实践经验。中医最重要的就是经验……

    叶木到病房里为父亲把了把脉,其实吧,什么也没看出来。

    “能治好爸爸吗?”叶子问。

    叶木摇头……

    叶妈妈身子一颤,差点晕倒……她见识过叶木师傅的本领,也听叶木师傅说过叶木,说叶木的本事已经不弱于他,再潜心修行,达仙人之境也未必不可能。现在看叶木摇头,心中顿时绝望……

    叶子的眼眶也瞬间通红,就要大哭,这才听到叶木说:“爸的身体状况很差了,还能救……”

    “你要吓死我们。”叶子带着哭腔。

    “有黄纸吗?粗黄纸……”

    “唐人街有卖。叶子,快带你哥去买。”

    一行人出去,叶子拿了车钥匙,他来开车。叶木做副驾驶位上……

    “哥,买黄纸做什么?”叶子发动车子,问。

    “画符。”

    “符?”

    “聚灵符。叶有福的身体太虚弱了,聚灵气,固本、培元……等他醒来,我再做针灸治疗。”

    张东升坐在车子后面,头大,越听,越玄幻:“大哥,叶叔叔可是您父亲,不能乱来。相信科学……”

    叶木转头瞟了他一眼,叶木是一张万年冰山脸,遇到他到现在,脸上就没过表情……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眸,搭配他冰块一样的脸,很是渗人,张东升没说完的话,顿时哽在了喉咙。

    叶子也有些动摇……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后又来到了饿迈瑞肯……鬼神之说她本事不信的,只是现在……

    “只是一张黄纸符,挂脖子上就行了,不耽搁治疗……”叶木说:“我们虽然少有往来,可终究,我们还是一家人,他也是我的父亲。”

    叶子沉默着,点点头……叶木又看向了窗外……

    中国人祭奠先人以感恩情,祭奠方式有烧钱纸等等习俗,这样的习俗,欧美人没有。

    在欧美的华人,很多也放弃这一习俗了。但不是所有华人都放弃……想要在美国找到纸扎店,不太可能。反正叶子是没有看到过……不过有地方可以买到纸钱,黄纸钱……那就是唐人街的老杂货店,却也只有很少很少的杂货店有黄纸钱出售,在萨克拉门托的唐人街正好就有。

    这家炸货店很小,出售的黄纸钱是大张黄纸……

    叶子带着叶木过去看了看:“哥,这样的黄纸行吗?”

    很薄,光滑……不是叶木要的黄纸,勉强能用。

    “老板,有朱砂吗?”叶木拿了一叠黄纸过去,才看到杂货店老板是个黑人……听不懂中文。

    叶子看向叶木,一个无奈的表情:“店里肯定没有朱砂,估计旧金山的中药店才有。”

    “付钱……”叶木再拿了一把小刀,水果刀……叶木眼里的水果刀,西方人用这样的刀切菜……

    出去杂货店,叶木依旧坐车子的副驾驶位,开始裁剪黄纸,长12厘米左右,宽5厘米左右……叶木裁剪了一叠,大概二三十张,取一张出来,其余揣进了兜里……

    “还需要朱砂?”叶子转头看向叶木,问。

    “可以不用。”叶木说着用刀割破食指,凝聚真元,以真元融血,在黄纸上飞快画出一个符文。这符文和传统常见的符文不同,似图案而不似字……诡异,却有充满某种律动的图案……类似阵图,似是而非。

    聚天地灵气转换为体内真元。真元,它也是一种能量,是被炼化后的能量……

    真元这种能量狂暴,且在体内,如属于叶木的真元,就已经打上属于叶木的魂力标识,直接导入他人体内只会让对方暴毙……

    以凝聚修炼者真元的鲜血为引,画作阵符,聚灵阵符,可引导天地灵气汇聚。天地灵气最为纯粹、纯净,但普通人,也没法利用灵气。如引气入体,首先做的便是感应,其实是以人的神魂力作为引导,也就是现代人说的精神力……

    聚灵阵符可以聚拢天地灵气汇聚,用灵气洗涤身体,虽无法让叶有福一步登天,但能固其身体根本……

    叶木小时候体弱,师傅他老人家便是用聚灵阵符为自己筑其根基。

    修炼者精血和真元都是很宝贵的,乃是大道根基。每一丝真元都凝聚自身魂力,也是因为有魂力融合才能炼气真元,以至于今后的凝元成丹……

    师傅他老人家为自己铸造根基,耗费大量真元,损耗的其实是寿命,要不然以师傅他老人家的修为,最起码还能活几十年。如此可见道家符文不是想画就能画……

    画好聚灵阵符,叶木长长吐了口气,擦拭一下指尖伤口,血已经停止。

    叶子一手捂方向盘,一手从包包里拿出纸巾:“哥,纸巾……”

    叶木接过纸巾擦拭了一下,伤口已经在愈合了,随后将符文折叠成三角形,从身上衣服撤下一块布,再从穿着的毛衣上拉扯一根线出来,制作了一个护身符锦囊。

    “这个护身符真的有用?”

    叶木点头,闭目养神起来。这枚聚灵阵符,以自己的修为应该能维持五天功效。五天后,符纸上的真元之力差不多就散了。如果用粗黄纸,应该能维持七到八天。要是用了朱砂,能维持半个月左右……

    回去医院,叶妈妈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看叶木他们回来,连忙站了起来,眼泪婆娑:“你爸爸刚才又说话了。好像说矿洞,快救叶浩……”

    “有大哥在,一定能救回二哥。”叶子安慰着妈妈。

    叶木将聚灵阵符拿给妈妈,道:“挂在爸爸的脖子上。符袋要在胸口,神藏穴位置。”

    “神藏穴在哪个位置,还是你帮爸爸带上……”叶妈妈拉着叶木进去病房。

    神藏穴,经穴名,属足少阴肾经。在胸部,当第二肋间隙,前正中线旁开2寸。符袋放置的位置不一定要特别标准,只要在胸口位置就行……

    叶木进去给父亲系好符袋,看看时间,他手机上还是北京时间,看外面天色,应该要傍晚了:“叶子,萨尔弗镇远吗,现在出发什么时间能到?”

    “差不多500公里,现在出发,凌晨两三点能到。”

    “现在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