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美利坚的田园道士 > 第九章:最后的莫西干人【求推荐,收藏】
    起风了。

    寂静而黑暗的小镇,呜呜的风声,好似悲伤人的哭声,透着凄苦和哀凉。似乎哭声,有似长笛声,吹奏出哀凉的音乐……

    叶子紧紧搂着叶木的胳膊:“哥,这风声好奇怪。好像一首曲子……”

    曲子过于哀凉,在呐喊……并非个人的呐喊,而是一个民族的呐喊。它在诉说一个古老的故事,有斗争,有坚强不屈,苍凉且震撼人心。

    “是……最后的莫西干人。”张东升道。风吹奏出了长笛声,又是那首可以说家喻户晓的曲子‘最后的莫西干人’,这首曲子述说了一个怎样的故事,很多人知道。

    张东升只感觉脖颈发亮……

    叶子的感觉稍微好点,在她兜里的护身符散发出阵阵暖意,连忙将护身符取了出来……

    “哥,有鬼。”叶子带着哭腔。这位都市白领女强人,此时表现的异常脆弱……人在面对未知的事情,恐惧总来的莫名其妙。

    叶木转头看向后方,一个占据半条街道的巨大黑色鬼影,叶木眼眸一凝:“滚开!”两个字夹着真气吐出,虚无鬼影被震的飘忽,‘嗖’的一下消失不见。

    张东升和叶子的身子同时一颤,被吓到了。

    风吹凑出的笛声依旧响着……

    叶木拍了拍叶子的脑袋,安慰道:“没事。你拿着护身符,厉鬼都不敢靠近你。”

    “嗯。”叶子看向叶木,光照着他半张脸,脸颊轮廓清晰,竟觉得自己大哥好帅。这是叶子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大哥的关心,心中便不那么害怕了。

    “哥,也能给我一个护身符吗。”张东升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讨好脸,看向叶木。

    “你阳气旺,被鬼缠上顶多就大病一场,不碍事。”关系有亲远,制作道符,对叶木来说也是消耗很大的事情。张东升是死是活,叶木才不关心。

    风吹奏出的哀凉悲壮的笛声,还挺好听……

    叶木加快脚步,破败的小镇黑暗涌动,月亮躲在了乌云后面,只有手电筒的光源……

    叶木拿着手电筒四处晃着,光秃秃的树梢,破败房屋……小镇很诡异,有被人故意营造出的恐怖氛围,比如树上挂着的破旧洋娃娃,房屋玻璃窗后的熟料模特……一些红色喷漆写的英文字……

    小镇不大,叶木带着两个累赘,用了十几分钟才穿越小镇。

    ‘嗡……’火车的汽笛声。

    “你们原路返回,我一个人上车。”叶木说着加快脚步。

    “哥……”叶子快步追上来,张东升自然也追着叶子……

    这里到火车站台很近了。一座古老破旧的小火车站,一列长长的冒着黑烟的老式小火车,安静停在站台。

    车上有人。

    不对,是幽灵……也就是我们说的鬼。

    “回去。”叶木道。

    “我跟你一起。”叶子说道将手上护身符塞给张东升:“你快回去,我和大哥上车。”

    他们已经走到了站台……

    靠近的他们的车厢,车门忽然打开,从车厢里走出一个黑袍男人……没错,是人。他身上有很重的邪气,但确实是人……

    “Welce to get in the car……”黑袍男人露出渗人的笑容。

    “欢迎上车的意思,该列车将通往天国……”叶子翻译道。

    叶木一步跨出,瞬间来到黑袍男人面前,蕴含真元的一巴掌,‘啪’的呼在黑袍男人脸上……然后掐住男人脖子。

    皮肤略黑的男人,是印第安人……他身形消瘦,脸骨凹陷,看上去很是渗人。

    轻飘飘的身体,叶木一手就将对方提了起来:“装神弄鬼。”

    黑袍巫师一脸懵逼,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遇到一个厉害人物,见面就挨了一巴掌,而对方掐住自己脖子的手,还有一股浩然力量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一脸懵逼的还有叶子,张东升……

    “哥……”叶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来着,脑子忽然当机,空白一片。

    张东升心脏砰砰狂跳,大舅子好莽……好,好牛逼……

    ‘嗡……’火车鸣笛声打破了寂静,车动了……

    “你们回去,我上车,跟过去看看。”叶木对叶子道。

    “我和你一起去。”叶子说:“你不会英语。”

    叶木想了想,点头,提起黑袍巫师上了火车。

    卧槽……

    这是真的莽!绝壁了……

    张东升心惊肉跳,看叶子也上了车,哭丧个脸,连忙跟上。

    破败车厢旧迹斑斑,车厢里有幽灵,安静坐在位置上,但叶木拧着黑袍巫师上来,所有幽灵都转过头……

    在叶子和张东升的视线里,座位上是一具具白骨。

    列车动了。

    车上幽灵发出声音,肯定是和叶木制服的黑袍巫师有关,这些幽灵蠢蠢欲动,发出啸声。叶木右脚轻轻踏了下车厢,荡漾些许真元之力,由踏脚处从震荡开来……躁动的幽灵瞬间安静。

    都是些欺软怕硬的家伙……

    在叶子和张东升的视线里,他们听不到幽灵叫唤,只感觉忽然起了阵阵阴风,不由向叶木靠拢。

    “好多白骨。二哥他们会不会已经遇害了……”叶子说。

    “大舅哥,车厢里是不是有鬼。”张东升。

    叶木对张东升点了点头。

    “能不能给我开个天眼。”张东升看到了叶木手上掐住的男人,是印第安人的样貌,度过初期的紧张,现在反而不那么害怕了。

    “你还是不看的好。”叶木松开黑袍巫师,对叶子说:“叶浩的事情,问他,他应该知道。”

    黑袍巫师紧张的看着叶木,这男人强的可怕……

    “别反抗,别耍花样,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你。”叶木一指点在他的眉心。

    那瞬间,黑袍巫师感受到死亡的阴影……

    “别反抗,对你没有好处。”叶子用英语说道。

    黑袍巫师点头。

    “你们有多少人。”叶子问。

    黑袍巫师不说……

    “他不说。”

    叶木一巴掌抽过去,黑袍尖叫起来,车厢里安静的幽灵再次蠢蠢欲动……

    这是个印第安巫师,车上幽灵的样貌,和黑袍有几分相似:“车上幽灵都是你的族人?”

    叶子胆颤的连忙用英语说给黑袍听。

    “是的。都是我的族人……被白人屠杀的族人。”

    依旧是叶子翻译给叶木听,叶木继续说:“灵体是非常脆弱的状态。不想他们灵体消散,便老实回答我们的问题。”叶木为震慑黑袍,一掌拍了出去,车厢里脆弱的幽灵受真元震动,差点就要消散……

    万物相生相克。

    叶木的浩然真元正好克制阴邪之物……

    “住手,我说……请不要伤害我的族人。”黑袍妥协,心中惊骇,不比见到鬼时的叶子他们好上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