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一帘风月挂九重 > 第704回
    此番攻上大荒逼宫的天下宗门,除了仙盟和它的爪牙外,其余的中小宗门皆是冲着“白帝已入魔,大荒窝藏魔君”的宣言而来,意在逼出白帝自证清白。

    女君失踪多年,哪有机会自证清白?不过是仙盟不知从哪儿得知女君有真身/本体留在神宫,试图前来破坏罢了。

    白帝城及其盟友自然不能让他们如愿,偏偏白帝城的吸灵大阵势微,对方又有上阳仙君襄助,很快就被攻到大荒山。

    偏偏此时女君回归,一身玄甲战衣,眉心的烟纹印记看起来像邪门的煞气,正好坐实了仙盟的话。不仅敌人戒备,就连大荒的神官、神将们亦胆战心惊。

    除了别有用心的人,其余人等无不期待她出言解释,可仙盟和凤笛怎肯放弃这个大好机会?

    这些年,凭着雷霆手段震慑中小宗门的凤笛威望极高,此刻更是挺身而出,咄咄逼人:

    “东姁,你本是我辈的楷模,昔日深受世人的爱戴和尊崇。既如今不幸入魔,就该为了那些拥戴你的人和你爱护的人自散功力,成全天地正道之大义……”

    好聒噪的声音。

    元昭默默朝长篇大论的某人瞥去一眼,果然又是传说中温婉动人的凤笛仙子在上蹿下跳。从前老听旁人夸赞她和少主伯琴是如何的般配,堪称神仙眷侣。

    实则不然,打从自己下山接触过她之后,深深觉得与她最般配的要么是黑山,要么……

    想毕,毫无征兆地霍然出手,朝聒噪人的方向伸手一抓一收。

    正在大义凛然、大放厥词的凤笛猛觉眼前一晃,喉咙一紧,唔?!等她反应过来才骇然发现自己已被某人掐住脖子,大惊失色的她硬生生地挤出一个字:

    “你……”

    想干什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旁人指责入魔,难道不该保持冷静竭力自证吗?她怎么敢……

    莫非她真入魔了?!

    想到这一点,凤笛猛然意识到自己有多蠢!

    可惜太迟了,不等她设法向人求救,也不等四周的修士反应过来。面无表情的元昭已将手中的凤笛往上阳仙君那边用力一抛,漠然道:

    “仙君识趣,本座也不为难你。赏你的,叼着吧。”

    上阳仙君是何许人也?怎肯受她这般侮辱?冷漠地手一挥,把朝自己飞过来的女人整个拍飞。而凤笛在碰到他手的那一刻被全身冻住,娇躯亦一拍两断。

    再从高空坠落,粉身碎骨是必然的结局。可她无力自救,因为被上阳仙君冻住了。

    被冻结的还有她震惊的表情,和内心的骇然是一致的。

    她不明白上阳仙君为何不救自己,反而痛下杀手,她明明和他是一伙的啊!她才元婴,不像其他大能仅出动分身。

    这是她的本体!本体休矣,小命则休矣!

    “笛儿?!”

    尽管和她夫妻情绝,骤然看到昔日的娇妻眨眼惨遭毒手,原本和白帝城共抗仙盟的伯琴神色大变地飞身扑出去。

    殊不知,他快,别人更快。

    一缕黑烟悄无声息地掠到半空,一下子把断成两截的冰美人拢入怀中再迅速逃之夭夭,消失前扔下一段戏谑笑语:

    “少掌门不必自作多情,笛儿已是本座唯一的道侣,你以后离她远点儿!”

    把伯少主以前说过的话砸回他脸上的感觉,实在是痛快!

    此情此景,正是把两人的关系宣告天下的大好时机,岂可辜负?黑山老祖搂着断成两截的美人躯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众人目瞪口呆中:“……”厉害!伯少掌门被绿了?!

    赶去相救的伯琴离得较远扑了个空,呆呆地瞪着黑山抱着凤笛消失的方向。心里也因对方的话呈一时茫然,既手足无措,更哑口无言。

    凤笛仙子跟了黑山老妖?!

    伯少掌门被绿了?!

    伯琴虽是圣域的掌门,实则也是仙盟的少盟主!他被绿了,出师不利的仙盟众人亦觉得脸上无光,一位仙盟长老气恼之下试图把注意力引回白帝的身上:

    “诸位,白帝入魔……”

    刚指着女君喊出这几个字,又忽然噎住,皆因女君又在隔空掐住一个人的脖子。原来,就在大家被伯少主等人的感情纠葛吸引时,上阳仙君已发起攻击。

    “你真该到魔界去历练历练,在灵界屈才了。”瞅着轻易被自己掐住脖子的老对手,元昭态度冷淡,“但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

    言毕,一缕玄火自掌心窜出,瞬息间把一脸骇然不信的上阳仙君烧成灰烬。

    而这回,元昭并未放过他藏在别处的分身、神识和灵念等。她在老巫婆身上学过很多藏匿神识的套路,正好用在老对手的身上。

    因是隔空燃烧,她未曾脏手,等烧完了直接垂手,面不改色地环顾四周,淡然问:

    “你们想要本座的真身?”

    众目睽睽之下连杀二人,却仿若无事一般,她果然入魔了?!连威风八面的上阳仙君都死在她手里,众人终于意识到大能入魔的可怕,不禁怯弱地后退:

    “你,你你……”

    “本座入魔了,”元昭逼近一步,环视众生一圈,最后盯着以仙盟为首的一群长老们,“你待如何?你们又能如何?自散功力?本座不懂,请诸位先示范。”

    瞅着她眉心那缕玄金烟纹渐成蜿蜒而上的暗红血丝,一个个心胆俱裂,节节后退。凤笛仙子和上阳仙君的下场大家有目共睹,谁都不愿强出头步其后尘。

    偌大的灵界,有胆小的,也有不怕死的。

    “元君,”无极宫前任掌门的云风道长从仙盟的队伍里站出来,神色惨然地打量着她,“你……”

    他话未完,突然就直挺挺地昏倒。

    仙盟以及众人:“……”

    元昭默然:“……”

    就在大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大荒神宫的两位女护法青君、药师已同时半跪,双手高举过额齐声道:

    “恭迎殿下归来!”

    “青君?!药师?!”大荒的神官、神将们见状,不禁微微色变。

    在他们眼里,倘若女君果真入魔了,他们肯定誓死也要和天下同道一起除魔卫道的!如何还能向她俯首称臣?

    “无论殿下是神是魔,我等从前世追随至今,无怨无悔!”青鹤与红药齐声道,顺便冷冷瞥了愕然的赭百里一眼。

    赭百里怔了下,尔后迟疑着朝元昭拱手:

    “待证实君上入魔之前,臣愿率领众将士全力以赴,继续守护君上的真身。”

    与青君共事多年,她方才那极具威胁的一眼耐人寻味。

    唤女君为殿下,而非君上,其中必有深意。如果他所料不差,云风道长八成也是药师放倒的。唉,不知二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若君上入魔,他待会儿又该如何收场?

    (.23xstxt./book/74635/74635405/143577265.html)

    .23xstxt.m.23xs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