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万道永存 > 第十八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
    第十八章安能辨我是雄雌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转眼间半个月已过张阳这个寒门子弟也终于和书院的学子们熟络了起来。

    所谓熟络只存在于点点头而已,以此来维系着相互间的师兄弟之情,再多就没有了。

    所以无论哪个时代尽管号称平等,事实上永远不可能做到平等。

    世家子弟是一个群体,商贾子弟是一个群体,张阳.....自己一个群体。

    当然,如果互不纠葛这种圈子文化对于大家来说都是个好事。

    你玩你的,我学我的,一起坐等县试、府试、乡试,考中了喝酒吃肉,考不好继续寒窗苦坐就是了。

    只是当书院某个明眸俊俏小书生出现在张阳跟前的时候,这种和谐气氛就被完全大乱了。

    “张阳,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明眸俊俏小书生两眼死死的盯着张阳。

    张阳一脸懵逼,又躺枪了!

    不用看就知道刘断阳几人的目光已经吊打他了无数遍,甚至如果可以杀人的话,几个家伙早动手了。

    不过....也正应正了那句老话,红颜祸水。

    有时候张阳就弄不明白了,整日里就知道在学堂里装清高,屁股后面吊着老大一舔狗,有意思吗?

    你以为把头发梳成男人模样,再穿上一身帅气书生装就没人知道你是个女人了吗?

    简直就是掩耳盗铃!

    也不照镜子看看,就他那胸前浩瀚的波涛就算用布带束起来,难道就没觉得太强壮了点吗?

    没去管刘断阳几人的表情,张阳故做狐疑朝着庞慧上上下下看了又看,直看到庞慧小脸微红才反问道:“那你说今天是啥日子?先说好了啊,我家三代单传我娘说了还得靠我给我们张家开枝散叶,是不可能搞基的。你要是有这爱好别找我,对那种分桃之事我可没兴趣。”

    张阳说的一本正经,仿佛根本就不认识庞慧的样子。

    其实也是,自从进入书院读书他和庞慧基本上没有任何往来,更不要说有什么交集了。起先刘断阳看庞慧找张阳还以为两人私下认识,原本还想找个机会教训张阳一番。

    毕竟身为庞人踩的弟子终归不如孙女婿来的实在。哪怕庞人踩再不受正统大儒待见,但是大儒就是大儒,其身份和地位绝对毋庸置疑。

    如果有了庞人踩孙女婿的身份刘断阳以后至少可以少奋斗三十年。

    可是.....张阳说啥?他不搞基?

    搞了半天这家伙竟然不知道庞慧是女儿身?

    旁边的人都在哈哈大笑,也不知道究竟是在笑张阳傻逼还是庞慧掩耳盗铃。

    不过刘断阳也终于放心了,两人没有私交就好。

    “你....混蛋!”庞慧恨不得一巴掌抽死张阳这个坏家伙了。

    不认识?

    是谁在拜师那天前一口师姐,后一口师姐叫的欢的?

    现在竟然给本小姐装不认识?

    他就不信了,刚才自己明明给这家伙足够多的暗示了,难道这家伙没认出来?

    或者说自己的化妆术已经炉火纯青,到达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

    只是固然心里气的不行,庞慧却依旧没有发怒,她现在的身份可不是小姐,而是公子.....

    仪态总是要的,说完这句话便气呼呼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刘断阳几人一看,顿时就跟了过去。

    “庞兄不必和那种人置气,区区一寒门子弟,仗着有点儿文才就目空一切,我等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人了!”刘断阳看了看正拿着本《大学》在看的张阳小声的对庞慧道:“要不,找个机会为兄帮你出了这口恶气!”

    “就是,这张阳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不就是获得过一次圣批吗?连童生都不是也敢对庞兄此般说话,简直气煞我也!刘兄不要拉着我,我今天非的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家伙!”

    .......

    看到有这么多人为自己出气,庞慧的心情不禁好了许多。

    不过心里却依旧有些不愤。

    这个死骗子太坏了,明明说半个月就给他答案的,她放在窗台上的那只碗里大豆的芽都长的有三寸高了,可死骗子每次去家里向爷爷请教学问的时候请教就走也不说道说道到底是啥意思。

    还有,爷爷也真是记性好忘性大,自己端着小碗给他看了好几次了就知道在哪儿乐呵,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是不是老糊涂了。

    周慧一直子啊郁闷,张阳同样的也在郁闷。

    怪不得地球古代有为从军的女士,从军好几年了一伙的兄弟都没有发现他居然是个女的,到底是真没发现呢?还是没发现呢?

    貌似这情况有点儿类似啊!

    不过为了避免庞公子不至于恨上自己,张阳还是决定等放学后再去拜会下庞夫子,了结这段因果。

    一整天,张阳就如同一块海绵,贪婪的吸吮着儒家精粹,直到放学才缓缓地从书山学海中上了岸。

    等其他学子都出了书院,张阳再一次来到了庞夫子的居所。

    “当当当!”

    敲开门。

    庞慧白了张阳一眼,然后朝里屋喊了一声:“爷爷,你那个关门弟子又来了!”

    你听。

    这什么话?

    一点儿也不可爱!哪儿像个师姐的样子?

    不过张阳自知礼亏,赶忙舔着拱手道:“师姐!”

    “哼!”庞慧翻了翻白眼,冷哼一声也不管张阳竟然径直去了自己的闺房。

    张阳一脸的尴尬,自己不就是忘记了吗?

    至于这样吗?

    刚忙小跑过去笑道:“师姐,难道师弟做错了什么事,让你生气了?”

    “没有!”

    庞慧停住了脚,用屁股对着张阳淡淡的回了一句就要进房间。

    张阳哪儿能让她进去?

    他虽说是庞人踩的关门弟子,可也不能随便进人家孙女闺房的,真要进去了他这趟也就算白来了。

    不过他还是装作不知道书院里的明眸俊俏小书生是庞慧的样子笑道:“没有就好,师弟我今天来便是专程为上次大豆的事儿来的。对了,师姐,家里有生姜和大蒜吗?”

    “有!”庞慧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顺口就回了一句,反映过来张阳已经笑呵呵的等在了一边,等她去拿姜蒜了。

    尽管心里还是气,庞慧还是给张阳把姜蒜拿了出来,狠狠的放在了桌上。

    张阳也不说话,拿起蒜就开始剥皮,不大一会儿一颗蒜头就被他剥了出来,然后张阳又让庞慧把上次装着大豆的小碗给拿了出来就去了井边开始清洗。

    到了这个时候庞慧终于弄懂了,感情这家伙竟然是想拿豆芽做菜!

    她本就是聪慧之人,最起初没想到主要还是因为这个时代缺乏创新,思想比较保守而已。

    现在看到张阳的做法如果再不知道,她也愧对才女之名了。

    看着张阳认真干活的样子,庞慧又觉得这个骗子似乎.....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PS:第一章到,新人不易啊,各位读者老爷推荐票支持一下吧!很重要,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