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游戏体育 >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 第442章 代号“落霞”!
    望无际的旷野上,轰鸣的坦克炮声就如擂响的鼓点,在地平线上炸裂一道道粗长的火焰。一辆征服者五号轻坦试图包抄到骷髅兵团的左侧,然而很快被一发155毫米口径的高爆弹击中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从炮塔与车体的缝隙和观察口灌入了车身,恐怖的超压效应瞬间令坦克乘员鼓膜穿孔、脾脏破裂、口鼻流血……当场丧失了战斗力。

    座弹坑的旁边。

    前行进了一阵,便抛锚

    只见那辆坦克i-公里外。

    开火击中那辆轻坦的二号坦克中,担任炮手的玩家兴奋地挥了下拳,"命中炮塔!""牛逼!"

    "哈哈哈哈!这155的威力简直太牛逼"别废话了,那个力量系的赶紧装弹!""草,老子有id!"

    征服者五号轻坦的60毫米滑膛炮在面对联盟的2号坦克时就像挠痒痒一样。

    而能够对二号坦克构成威胁的征服者十号,以及十一号坦克,则纷纷遭到了2号坦克b型车的点名。

    60兆焦的电磁炮,那已经是反舰级的武器。

    一辆征服者10号坦克被电磁炮锁定,随着充能完毕,震耳欲聋的音爆声随着空气的激波一同喷出了炮。

    那雾状的气体中隐约可见蓝色的电弧,然后便是一道橙黄色的残影弥留在空中。

    将近20公斤的"钢针",在对面坦克车体的身上留下的不是一个洞,而是一个向内凹陷的深坑。

    钢铁以极其残忍的姿势扭曲在了一起,进射的火花引燃了弹药架,整辆坦克变成了燃烧的铁棺材,在沙丘上爆开了绚烂的烟火。

    "打的漂亮!哈哈!"看着观察窗外燃烧的火,驾驶员兴奋地喊道。"必须的!"

    鼹鼠翘着嘴角呵呵一笑,按下电容器充能的开关,同时握着操纵手柄将炮塔转向不近处的散兵坑,切换到同轴机枪开火。

    一道道红色的曳光如雨点般倾泻过去,发出足以令人耳鸣的声响,在散兵坑的周围跳跃着死亡的火花与尘埃。

    一名士兵试图用火箭筒还击,然而连瞄准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数十发子弹打成了筛子,如破布一样倒进了坑里。

    即便大规模的战争无限压缩了佃人的能力,迟钝系玩家在反射神经上的优势,仍然让他们超水准的发挥了装备的最大战斗力,

    在反应和瞄准的速度上,这些伪军的战斗力远不是玩家的对手。

    "不要恋战,继续前进!"再次开火击毁了一辆从北边赶来支援的坦克,鼹鼠大声吼道。35辆坦克就像一把矛头,从这道防线的南侧一把贯穿了过去。乘坐着步兵的运兵卡紧随其后,再然后是携带着补给物资的运输卡。

    躲藏在散兵坑内的轻步兵试图阻挡这只钢铁洪流推进的脚步,然而大多被坦克的同轴机枪压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那可是坦克。当之无愧的陆战之王。

    在没有制导武器和飞机支援的情况下,岂会被几个步兵阻挡住?鼹鼠否认,在战略上预判了他们行军路线的军团确实有两把刷子。

    将重坦一字排开埋在沙子里当固定炮台,用散兵坑填线,再将轻坦分布在两翼发挥机动性优势袭击侧翼的战术也确实可圈可点。

    无论联盟从战线的哪个位置与他们接触,他们能凭借着牢固的装甲与足够的火力将联盟钉死在戈壁滩上,紧接着从其他方向包围过来的装甲单位会将联盟团团围住。

    然而,军团和猎鹰王国终究还是低估了联盟的实力,也低估了企业在联盟影响下的动员速度,和支援战场的决心。

    当60号电磁炮被掏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宣告了军团战术上的胜利。

    当军团的重坦无法阻挡这支矛头的时候,这堵牢不可破的城墙就会变成一张名又的铁皮。他只需要拎着铁锹往上一锤,就能破开一条大口子。

    那些被埋在沙坑里的坦克,反而因为失去机动性,成了只能等待着被收割的活靶子。倒是那些游弋在战线边缘的轻型坦克,给骷髅兵团造成了不小的麻烦.60毫米滑膛炮虽然打不穿2号坦克的首上和炮塔装甲,但足以打断坦克的履带。

    在移动中射击紧贴着地面滚动的履带需要一定的运气,但随着战况的持续还是让他们得手了两回。

    两辆二号坦克打断了履带,先后在战场上抛锚,几名拎着工具箱的玩家从名又的卡车上跳下,朝着断履的坦克跑去,然而还没等他们结束抢修,一发高爆弹便轰在了炮塔上。

    当爆炸的烟雾散去,坦克周围瞬间只剩下一片模糊的血肉。

    慌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坐在炮塔里的车长扯下对讲机,在全体频道中大声吼道。"别管我们-*你们继续前进!"

    两辆失去机动性的二号坦克不再试图抢修履带,而是将自己当成了固定炮台,用155毫米滑膛炮支援继续前进的队友。

    虽然没过多久,那两辆坦克便被南北两侧赶来夹击的十一号重型坦克摧毁,但在被击毁之前,他们足足干掉了6辆试图冲上来阻击友军侧翼的五号轻型坦克。

    双方都承受着持续的伤亡。

    看着vm屏幕上一颗颗停滞的绿点,坐在坦克歼击车中的鼹鼠咬了咬牙,下令部队继续前进。4辆坦克被击毁。

    除此之外还有五辆运兵卡和两辆补给卡。十支步兵小队被迫下车,目前还活着的只剩下了79个。在这种情况下被抛下,他们的结局已经注定。

    鼹鼠深吸了一口气,在他们脱离指挥车的通讯范围之前,在群体频道中下令道,"各小队注意,所有失去机动能力的单位编成b组·

    "用你们能想到的一切方式,一切手段,攻击距离你们最近的敌方单位,哪怕只能拖延他们一分钟,甚至是一秒!'

    "我们论坛上见!"

    虽然这条命令意味着那些无法前进的人将被抛下,但没有一个人感到绝望,更无人出言抱怨

    回应他命令的-

    只有一声声兴奋的呼喊与勇气的誓言。

    军团永远不会知道,联盟最大的底牌不是155毫米火炮,也不是60兆焦的电磁炮·而是避难所里的那些人。"b组1小队收到!""2队收到!""噭噭噭!3队冲了!""爷和他们拼了!""永不挺进!!"

    在小队长的指挥下,遗落下的步兵迅速散开,有的人背着rpg火箭筒结束了冲锋,有的人则占领了先前被联盟坦克压制的散兵坑,从里面刨出被沙土埋着的反坦克武器,以及10毫米重机枪

    猎鹰王国第一装甲摩托千人队的士兵和坦克乘员们很快诧异地发现,即使他们将联盟的载具击毁,也无法对那些燃烧的残骸掉以轻心。

    哪怕身上燃烧着火焰,从炮塔里爬出来的车组成员也会拔出手枪朝他们开火。

    看着那张犹如恶鬼特别的面孔,坐在征服者十号坦克上的车长,脸色隐隐发白,下意识地扣动扳机,用坦克的同轴机枪扫射了一梭子过去。

    炮塔上的那人闷哼了两声,很快趴倒在了一片火焰中,没多久变成了一具烧焦的尸体,而那把手枪却仍旧攒在拳头里。

    "……这些人都是疯子。"

    那坦克车长忍不住骂了一句,正打算转动炮塔瞄准其他方向,咚的一声爆响从炮塔外面传来

    紧接着传动结构发出一串咯吱的响声,炮塔便死死地嵌在了车体上动弹不得。

    破甲弹的金属射流挤进了炮塔与车体的连接处,虽然没能击穿炮塔,却把炮塔下面的零件给"焊"上了。

    坦克车长的脸色顿时变了。

    "草!老子的炮塔卡住了!车体向左竖直30度,立刻倒车!快!

    清剿这些聚拢在戈壁滩上的步兵花了些时间,以至于从南北两侧杀来的支援部队没能及时完成合围的口袋。

    在五辆坦克歼击车的带领下,骷髅兵团在这道防线上很紧张地撕开了一道口子,反倒是战线延绵十数公里的猎鹰王国第一装甲摩托千人队,由于支援效果不及预期,在沙漠上散成了一盘沙子。

    等到他们完成集结重新追上来,骷髅兵团至少能将他们甩开二三十公里。鼹鼠稍稍松了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立在近处沙丘上的黑影,却让他心中一瞬间警觉了起来。"发现敌方坦克……那玩意儿是坦克吗?奇怪,我看不见它的热源。"通讯频道内传来精灵王富贵的声音。

    身为迟钝系的玩家,并且拥有着热学视觉这一逆天神技,他在骷髅兵团担任观察手这一角色

    鼹鼠也看到了沙丘上的那辆坦克,而富贵兄的报告更是让他感到了一丝不异常。楔形的装甲看起来相当现代化……甚至于科幻,然而那嵌入车体的炮管布局又过于的复古。虽然省略掉炮台能够增添坦克的破绽,但它打算如何瞄准目标呢?

    靠履带的速度差来扭动车体吗?

    而最古怪的地方也正是这里,它的履带并非是压在车体下方,不但悬挂在外侧,而且以扭曲的姿势横着,就像两根撇断了的筷子。

    "前方2.5公里目标!坦歼车组开火!"

    五声震耳欲聋的音爆响起,五枚20公斤重的钢针齐齐命中那辆坦克。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辆坦克并没有被击毁。

    携带着恐怖动能的炮弹,别说是击穿那装甲,甚至没在它的外壳上擦出一丝火花或者划痕。骷髅兵团的众人几乎不敢怀疑自己的眼睛。精灵王富贵咽了口唾沫,连说话的声音都抖了一下。"卧槽…..,假的吧!?

    已经没有时间去讨论真假,一声震耳欲聋的炮响剪断了玩家们的思绪。

    鼹鼠只来得及看见一枚弹壳抛出了对面的车体,紧接着他左侧一辆2号b型坦克便绽放了殉爆的火光!

    由于在油箱的基础上安装了金属氢电池为电容器供能,因此2号b型坦克殉爆的威力也要远超基础款。

    这一刻,他终于认出了那辆坦克。"章…是徘徊者!"这玩意儿竟然已经送到落霞行省了!更令他震惊的是那一炮的威力。

    无论是战地佬提供的情报还是企业共享的情报中,都没有关于它的穿深数据,因此联盟只能根据企业的建议,在120mm滑膛炮穿深数据提升120%的基础上,设计二号b型坦克歼击车的首上和炮塔装甲,确保至少能用脸接下一发。

    溶司治造:

    那恐怖的穿甲能力仍然超出了他们的设想。

    再加上那媲美绝对防御的迈斯纳效应装甲,常规的手段对它根本毫无作用,鼹鼠咬了咬牙。已经没有时间坚定了.

    连舰炮级别的武器都击穿不了那恐怖的装甲,指望155毫米滑堂炮对付它更是做梦唯一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沿着前方沙丘的反斜面,绕到那个怪物的两侧,然后化整为零散开继续前进·

    它终归需要通过履带调整炮管方向。总不至于同时向两边开炮!

    脑海中念头转得缓慢,鼹鼠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便作出了决断,大声吼道"2号b型坦克编为c组,随我向西北方向前进!""其余部队向西南方向散开前进!""我们在机场东侧汇合!"‘::

    另一边,失落谷南侧约100公里,卓尔巴尔山脉下的沙丘旁边,匍匐着一辆形似蜻蜓的银灰色飞行器。

    12根刀片状的柔性长机翼向后伸展,收束重叠在一起,而在机翼的下方,还有着一对提供主推力的喷气引擎。

    它的名字叫"云蜓",属于扑翼机,向外凸出的机头下方挂载有一门35mm转轮机炮,机腹下方弹巢中挂载有6枚神经连接/图形识别制导火箭弹,需要两名乘员操作。

    相比起81号厂做出来的"蜻蜓"运输机,这玩意儿才更像是真正的"蜻蜓"。

    12根刀片状的柔性机翼通过高频波状震动实现飞行器的稳定滞空,以及无死角的高速机动。它的机动性比旋翼直升机更强,毕竟直升机想要转向还得扭一下屁股,但它只需要调整一下震动的频率。

    并且在极限状态下,它的瞬间加速度能像真正的蜻蜓一样,达到9g以上!

    而如果切换到水平飞行模式,它的巡航速度也不会输给固定翼飞机多少,毕竟提供主推力的本身就是一对双发喷气式引擎。

    当然了,它虽然能像虎鲸运输机那样切换巡航模式,但终究不是固定翼飞机,最大速度也就接近一马赫的程度。

    相比之下,它更像是一种机动能力更强、并且能够切换水平飞行模式的武装直升机。而它对于起飞环境和降落环境都没有任何要求,不必像特别直升机那样需要尽可能保持机身水平,只要不是歪到头朝下就好。

    因此它能够像坦克一样,驮在卡车上拉到战场远处启动,也可以在折叠机翼的情况下,通过"虎鲸"运输机部署到战场名又再完成展开。比如这架"云蜓",就是通过后面那种方式完成部署的!

    由于其夸张的载弹量和超强的机动性,这种扑翼机在针对变种人作战时取得了不俗的战果,深受东海岸军民的好评。

    不过和军团作战,大概还是一个世纪以来的头一回.坐在主驾驶位上,落羽做了个深呼吸,再次看了一眼时间。时间已经到了。行动代号"落霞"。

    根据陆军指挥部制定的作战计划,骷髅兵团将在黄昏之前抵达失落谷东侧,并在"云蜓"扑翼机的掩护下突击驻扎着一支满编万人队的机场。

    虽然人少了点,但联盟这边有坦克,有"武直",对付一群没有装甲保护的"薯条",问题应该不大!

    然而骷髅兵团仍旧没有出现在通讯范围内,想必是遇上了什么麻烦。虽然很着急,但再等下去天就要黑了·看向自己脚底下的副驾驶,落羽用严肃的语气说道。"计划有变,骷髅兵团到不了了,我们可能要独自行动。'只靠一架"武直"突袭机场,老实说这和自杀没啥区别,但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每耽误一秒钟,联盟本土的威胁就会增加一分。

    戴着飞行员头盔的副驾驶嚼着口香糖,惜字如金地回了一句,“亮。端出。‘:现在的新人都这么屌吗?

    【星河不入梦】,这听起来像是个会用动漫头的id,不过其本人意外有着丰富的飞行经验,而且开的还是直升机。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是智力系的大患笨!

    由于蚊子老哥的影响,联盟大多数飞行员练的都是迟钝系。

    毕竟反射神经和视觉神经的专长,远比肌肉、代谢功能对飞行员的帮助更大,并且迟钝系又比感知系更困难练级。

    能把智力系练到lv10觉醒,而且又有直升机驾驶经验,这种玩家在服务器里就和大熊猫一样罕见,最后找来找去就挑出来这家伙一个。

    话说回来,会开直升机,这家伙是陆航那边的么?还是学员?

    不过落羽并没有多问,不打听对方的现实生活和名字、不在游戏中讨论工作,是这款游戏长久以来的默契。

    他也只是隐隐约约听说过一点很模糊的传闻。

    某个新成立的"有关部门",通过某种方式从那个更神秘的运营商那儿,弄到了不少利国利民的好东西,而这一切都离不开这款游戏中玩家们的努力。

    虽然听起来有点儿像是都市传说,但是如果这是真的,那个神秘的有关部门应该会组织像自己这样的"专业人士"进入游戏吧?

    想到这儿,落羽不禁有些纳闷,为何上级没有组织到他这。是因为规则和保密需要,还是说大家都是"自带干粮"?或者……

    那个传闻只是传闻,而所谓神秘的有关部门也根本就不存在,只是隐匿在无数烟雾弹中的某一个解释罢了。

    不过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无所谓。不该讨论的事情就不讨论,不该提的事情就别提。

    他只需要做好正在做的事情,其他的事情自然会有该操心的人去操心……"你到底还飞不飞了?"嚼着口香糖的炮手吐槽了一句。"好了好了,在启动了!"

    思绪被打断的落羽,眉头狠狠抽搐了下,忍住踢他一脚的冲动,回忆着说明书上的教程,伸出食指拨开了电门的开关。

    双发主推引擎喷射出幽蓝色的弧光,发出电吹风的嗡鸣,翻滚的气流吹起滚滚成土。十二根机翼分成四组向两侧展开,并如同波浪似的抖动,最终化作看不见的虚影。从未驾驶过如此科幻感的飞行器,落羽的心中也是不禁一阵激动,双手握住了操纵握把。""坐稳咯!

    不等那炮手回答,匍匐在沙丘上的飞行器如同蛙跳特别向前跃去,向前突进的速度陡然上升至120码,并快速向着400码飙升。

    “年萍了:

    看着脚底下滚动的尘土和黄沙,坐在下方炮手位的星河忍不住感慨了两个字。武直十的速度最快也就300码,特别巡航速度也就200码左右。

    这扑翼机不但极限速度远超名又武装直升机上限,而且还特么能"弹射起步",两秒破百…什么防空导弹能打得中这玩意儿?也亏是在游戏里。

    这要是搁现实里,吓都把对面吓死了!惊讶也就是几秒钟的功夫。

    星河回忆着企业教官的培训内容,打开了机载雷达。

    淡蓝色的光标扫过屏幕,对周围十公里内的无线电信号和一公里内的生命信号进行扫描,搜索敌方目标。

    100公里的距离,对于巡航速度超过500码的云蜓而言也就10分钟的事情。耗掉了1/4的能量,近处的戈壁滩上很快浮现了山谷的轮廓。

    而与此同时映入两人眼中的,还有一片浩浩荡荡的尘埃,和策马奔腾的骑兵。军团的机枪阵地真喷射着火舌,朝着那些骑兵疯狂扫射。

    坚固的胸甲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在10毫米口径重机枪的面前作用却不是很大,掩护的效果甚至不如马蹄掀起的尘埃。

    他们很懦弱。

    即使不断有同伴摔下战马,冲锋的势头仍没有丝毫的停歌。

    然而挡在他们前面的是至少6挺机枪,5辆轮式装甲车,以及近百名手持自动武器的步兵。即便他们在数量上占据绝对的优势,火力仍无法和对面相比。而这其中的差距,不是单纯用勇气就能填平的。很难说当他们冲到对面的阵地上,还会剩下多少人∶操作着机载雷达的星河,率先发现了那些人。"前方侦测到少量无线电信号…那是什么?骑兵?"

    驾驶着扑翼机的落羽,将高度往上拉了个十公分,在保证名又的前提下让视野更开阔了些,以便观察前方的情况。

    "应该是驼峰王国的骑兵。"""驼峰王国?那些人不是在边境上静坐么。",

    "之前确实是,不过看官网的帖子,尾巴她们似乎在尝试说服佩特拉要塞加入战局。"听到落羽的回答,星河微微愣了下。...这也行?!"

    之前他便听说,在《废土ol》中,玩家行为可以改变游戏世界的历史进程和版本进度,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这甚至比基于玩家的认知和梦境形成的"虚拟现实网络"更令他惊讶。

    毕竟这意味着,狗策划在更新一个版本之前,至少准备了n个版本,以对应世界线变动的n种可能……

    "总之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如果他们能成功牵制住军团的策应部队,我们就能维持低空飞行突进到机场边缘……不过看样子他们坚持不了多久。"

    "要帮他们一把么?""你现在的位置能打到吗?"

    "高度不够,除非往上拉高50米--"摇了摇头,星河的话刚说到一半,话头瞬间打住了,脸色狂变说道,"正前方10公里,仰角60度,不明飞行物正以6翁姬速度向我们接近!"

    "6马赫!?"那只能是导弹了!

    几乎是本能的反应,落羽猛踩了左转向舵,并且抬升了操纵杆。贴着地面高速疾驰的"云蜓"身子一抖,几乎是朝着左上方来了个闪现。然而即便是快到近乎瞬移的速度,仍旧差一点儿没躲开那致命的一击!爆炸的尘埃被疾驰的扑翼机抛在了身后数公里之外。

    然而没等两人庆祝劫后余生,一梭子机炮便呼啸而至,几乎是跟着那闯入雷达边界的红点同降临在他们身旁。

    突破音障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随后机炮的怒吼才姗姗来迟地从正前方飘来。

    ++!

    盯着被刮裂的舱盖,星河骂了一声,猛的扭头却已经看不见那架飞机"损伤状况!"

    "右二机翼组两根机翼受损,主引擎完好,问题不大一-"落羽的话音还未落下,星河已经按下了武器系统的开关。

    只听嗖嗖几声,五枚火箭弹从弹巢中发射,疾驰着奔向了近处地面上的5辆轮式侦察车。在神经连接系统支持下,他几乎只用了0.3秒便完成了锁定。

    那5辆侦察车根本来不及躲避,甚至来不及调转炮口瞄准突然出现在空中的扑翼机,便被这五枚金属氢装药的火箭弹炸成了一团废铁。

    失落谷南侧的守军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凶猛的火力网甚至出现了一瞬间的停顿。他们只看见几道白色的轨迹从视野之外飞来,然后他们的侦察车便被炸成了废铁。驼峰王国的骑兵们同样被这一幕惊呆了。

    不过那燃烧的火焰,带给他们的却不是恐惧,而是名又的希望。"是援军!

    策马奔驰的亲卫队长,举起了手中插着刺刀的卡宾枪。即使身中数枪。即使肩膀和腿都已被血染红。

    他仍旧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宣泄着振聋发聩的怒吼。"为了王国!为了神灵!为了我们的家园--""冲过去!!!"沙海之上。

    试图挽救机翼受损的飞行器,落羽咬牙扶正了操纵杆,紧接着看向脚底下的炮手喊了一声"你突然开火干什么?""来不及了!"

    坐在炮手位上的星河已经吞掉了嘴里口香糖,冷静地分析道。

    "雷达上的反馈,那飞机速度至少两马赫,就算我们拉升高度切换巡航模式规避,最快也就一马赫的速度……而他只需要再来一轮俯冲就能将我们带走,我们甚至飞不到山谷。"…军团部署在落霞省的喷气式飞机不止一架,还有一架护航的僚机!"指望用直升机对付战斗机还是异想天开了点,哪怕挂着空空导弹也没机会。这和科技含量无关,而是由两者的战场定位决定的。

    能躲过第一轮攻击,想必是对面也没见过这种新奇的玩意儿,更没想到他们在水平飞行的途中,竟然做出了几乎与飞行方向垂直的"直角九十度平移机动"!

    而且还是以将近9g的弹射速度!然而现在,这张底牌已经被看过了。

    换作是自己的话,下一轮的俯冲必定不会只是复杂地轻触开火按钮,而必然是长按至少一秒的扫射!

    他不会去赌对面的第二次失误。如果飞不到机场·…

    至少也得在坠毁之前,把盟友的地面部队放进去!

    说着的时候,星河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很快切换到30mm转轮机炮,朝着失落谷南侧的机枪火力点倾泻出弹雨。

    似乎看懂了他的意图,落羽默契地拉起了操纵感,并将主推力引擎的功率提升到了最大,以牺牲机动性为代价换取了最大的加速度。

    "做过双座强击机的副驾驶么?""没作了?""没什么。"落羽吸了一口气,继续道。"带价体验一下!"

    下不再颤动,而是向中间收拢,重叠着拼接成

    包括受损折断的扑翼在内,十二根刀片状的机了一张翅膀。

    幽蓝色的弧光喷射着加热到电离的空气,扶摇直上的云蜓一瞬间突破了音障这一刻…

    冲天跃起的"云蜓"仿佛化作了一道光!

    从空中挥洒而下的弹雨,如同鸟儿扑腾时掉落的羽毛,泼洒向了失落谷的南侧,落在了骑兵们马蹄奔腾的方向上。

    死亡的火雨从天而降,失落谷南侧的机枪阵地被轰的一地狼藉,输出火力骤减。35毫米的高爆弹打在地上留下的可不是一个眼儿,而是一个脸盆还大的坑!失去了机枪阵地的压制火力,不到百人规模的守军很快被冲锋的骑兵海淹没,

    有的被马蹄踏成了肉泥,有的被刺刀捅穿了喉咙,而更多的则是在逃窜中,被骑兵们手中的卡宾枪击毙在掩体的后方。

    在付出了一半以上的伤亡之后,在联盟"武装直升机"的支援之下,军团南侧的防线终于被撕开了一道缺口。

    溶司

    那燃烧自己指引骑兵冲锋的火雨,并未能持续太久。

    就在骑兵冲进军营的那一刻,轰鸣的机炮比预期中更快地降临在了"云蜓"扑翼机的头顶。在20毫米机炮的扫射下,十二根重叠的机翼瞬间折断。

    机舱顶盖被打得四分五裂,喷射蓝光的引擎窜出红色的火苗,电火花跳跃!

    不过在变成一团废铁之前,它还是成功地燃尽了自己,打空了所有的备弹,并发射了火箭弹巢中的最后一枚一-

    两道白烟从爆炸的火光中弹出。一道坠向山谷。-道落向了机场·

    (感谢"梦族灵雪"的盟主打赏!)

    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