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吾魔王子 > 第十三章 赤睛,吾又开始无聊了
    “仍是无味啊!”

    魔王子感叹一声,随即起身离开。

    霓羽族之行也不过给他带来2000多点的负面情绪。

    一族之人,只有1000多,还是太弱了。

    不过目前他的负面情绪值已经达到了9000+。

    距离10000开启推演空间并不远了。

    不过,他现在并不急。

    以他的实力,当今苦境能够败对他产生致命危险的并不多。

    或许融合神之子的天者可以做到,但是两者并无利益冲突,天者在乎的只是死国的延续。

    更重要的是,天者的时间,不多了。

    他没有去夺走霓羽族的神坊羽衣刃,也是为了天者准备。

    谁都不希望有一个实力压在自己头顶的高手存活。

    游戏也要建立在相对的公平下才会趣味。

    因此天者这样超脱出游戏的存在,自然成为了各方势力狩猎的目标。

    当然,除了这些以外,魔王子想要看看天者能够为他带来什么好处,好验证系统。

    ……

    另一边,确定了各方强者、枭雄的态度后。

    集境军督烨世兵权带领集境人马,围攻琉璃仙境,绝杀素还真。

    素还真带着众人奔逃,冲入了提前布置好的大阵内,暂时阻止了集境。

    随后又悄无声息离开,准备前往从鬼谷藏龙口中得知的佛门秘地求援。

    而天者也带着死国人马以及万妖炉兵临略城城下。

    惜夫人为了略城,忍下丧夫失子之痛,来到城下一对天者。

    但在天者弹指之间便受重创,随后,为赎当日误杀赤子心之罪而来的啸日猋救下了惜夫人。

    但略城终究失守,灵脉地气被万妖炉吞噬。

    同一时间。

    四魌界内。

    戢武王来到杀戮碎岛与慈光之塔边境,向无衣师尹发起挑战,欲要为父报仇。

    当初雅狄王之死,便是咒世主与无衣师尹合谋,如今咒世主已死,那他的主要仇人就只剩下一个。

    那就是慈光之塔的首辅——无衣师尹。

    面对戢武王的请战,无衣师尹却是缓缓开口,说出了一桩秘事。

    原来在四魌武会之后,雅狄王乘机染指了无衣师尹之妹即鹿,并导致即鹿未婚先孕,最终生下胎儿,在周边人的指责中而亡。

    因此他才要为妹报仇,而那个孩子便是早已离开慈光之塔,与戢武王、魔王子齐名的慈光之塔的惊叹——剑之初。

    惊闻这个消息,戢武王自然不信,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父亲不是那种人。

    不过无衣师尹也不可能拿自己妹妹的名誉来诬蔑。

    想到这里,戢武王冷哼一声,“你之所言真假难辨,吾会派人前去应证。”

    撂下一句话,戢武王便甩袖离开。

    而无衣师尹也露出神秘笑容。

    为了慈光之塔的利益,别说是小妹的名誉,便是小妹的性命他都舍得牺牲。

    更何况,这一切本就是事实,最多其中有几分婉转之语,但并不影响事实。

    不得不说,四魌界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不管是咒世主还是无衣师尹或者雅狄王,都在为了自己的国度延续算计一切,争夺利益。

    他们对于其他人来说是恶,但对于自己国度的子民来说却是最受尊崇的人。

    ……

    另一边,在魔王子离开许久之后。

    一页书也再次来到了霓羽族。

    眼前残忍一幕,顿让一页书神情剧变,目露怒火。

    “村民皆遭受火焚而死,如此残忍手段,究竟是何人所为?”

    说完,一页书又反应了过来,再度进入搜寻,“不见飞鹭,她去了哪里!”

    说完,一页书再度消失,向着外界追踪而去。

    不久之后,他又来到了薄情馆,将霓羽族的惨事告知了慕容情。

    ……

    “为何不回句芒红城,而是堕落天堂?”

    回返佛狱之后,迦陵却是眉头紧皱。

    “句芒红城还存在吗?”

    魔王子的手掌摊开,好似有一只无形飞蛾展翅而飞。

    “嗯?”

    迦陵满脸不解。

    一旁太息公轻笑一声,平静解释道:“王在临走前,已经命人将句芒红城烧毁了。”

    有魔王子在,太息公对于过往一切可谓毫不留恋。

    若非魔王子的拒绝,她此刻早想投入魔王子的怀抱之中好好温存一番。

    “啊?为什么?”

    迦陵手掌紧握,目露震惊。

    “这是吾的居所,过往太子的居所,现在王的居所。”

    魔王子淡淡说道,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一朝天子一朝城啊!

    但迦陵依旧不懂,也不舍,握着拳头说道:“句芒是佛狱千年古城,历代王权所在,代表佛狱的辉煌与历史,你怎能将它……”

    “当意识到维持比重建更费心力时,就有人用历史与传统当做阻挡进步的借口,如果百年是历史,那九十九年就不是了吗?”

    魔王子双手背后,平静说道:“忍着吧,不过就是忘记拆掉的危楼而已。”

    来自迦陵的负面情绪+100.

    历史的一页翻过,赤睛随之问道:“你放走几个?”

    “两命!”

    “播下仇恨的种子,期待收获吗?”赤睛一脸平静的问道。

    因为他知道,魔王子需要有人引发问题。

    让他有解释的理由。

    而赤睛就是一个很好的辅助。

    两人可谓是相得益彰。

    “将善良的种族引发仇恨,就好似引诱洁妇失贞,更有一种败德的沦丧美感。”

    魔王子似是期待说道,但不管是语气还是表情,都没有丝毫期待的味道。

    “如果无法植起仇恨,你不就失望了。”

    “吾习惯了失望。”魔王子缓缓坐回了自己的王座。

    不管是杀戮、灭族、还是游戏,不过都是他突然间的兴之所至罢了。

    这个‘兴’可能维持几天,但更可能的是只维持了一瞬间。

    “你在让吾判断这句话是真是假吗?”

    “吾总算为父亲报了一点仇了,这句话是真是假?”

    赤睛微微眯眼,平静说道:“说是真,你杀戮未必是为了报仇;说是假,你确实灭了霓羽族;所以非真非假,亦真亦假。”

    “吾放走两人,就是为了引来阿多霓,这是吾报仇的手法。”

    魔王子缓缓斜躺,他又无聊了。

    “真是这样解释吗?”

    赤睛好整以暇的问道。

    魔王子撩了撩额前的长发,“猜吾的心思很困难吧?”

    “吾比任何人都了解你。”

    赤睛淡淡回道。

    “真的吗?”

    魔王子嘴角微翘,真的有人了解吾吗?

    这时,太息公欲言又止。

    魔王子的目光落在了太息公的身上,“说。”

    “根据探子回报,戢武王前往慈光之塔与无衣师尹见面了。”

    “哈!”

    魔王子无声一笑,他知道无衣师尹与戢武王的谈话,这代表着,很快,戢武王就要闭关,而苦境也将出现一个名叫玉辞心的女人。

    重复的游戏会让人乏味,所以,这一次,他要玩点不一样的。

    “看来他们准备联合,抵御你的来犯,不过慈光之塔与杀戮碎岛的关系一向并不友好。”

    赤睛在旁说道。

    “那吾就给他们这个机会。”魔王子撩起脸颊前的一缕长发,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吾爱好和平,人不犯吾,吾不犯人。”

    来自赤睛的负面情绪+1.

    来自迦陵的负面情绪+20.

    来自太息公的负面情绪+20.

    “你说是那便是吧。”

    赤睛单手背后,不再多言。

    但魔王子却是缓缓起身,“赤睛,吾又开始无聊了,我要去找天者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赤睛开口提醒。

    这句话,魔王子说完还不到三秒钟。

    “天者生着一张另吾厌恶的面孔。”

    魔王子微微一笑,为自己的行动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来自赤睛的负面情绪+1.

    来自迦陵的负面情绪+10.

    来自太息公的负面情绪+10.

    “你还能用更差的借口吗?反正也没人会相信。”

    赤睛吐槽一句,因为他是观察者,只要魔王子没有危害佛狱的利益,那魔王子想要做什么他都不会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