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大唐妖怪图鉴 > 第八十二章 这名字好眼熟啊
    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舞马将两个人打算成亲的事情告诉了刘有胜阿娘。

    阿娘听了消息,脸上很快泛起了红光。

    其实,舞马一直明白阿娘的心思。她嘴上说不能耽搁阿雪,心里头最希望的还是儿子能把阿雪娶回来。

    想一想,这也是人之常情。

    刘有胜当了二十多年的憨子。刘有胜阿娘便是当了二十多年憨子妈。虽说,刘家庄的人憨厚纯良的居多,不至于欺负她们家,但背地里,总难免叨叨几句。

    比如,小的时候会讲:“那家有胜是不是缺一根弦儿啊。”“可能是憨的,别让有胜妈听见了。”

    再长大一点,就有人说:“憨子妈为啥不再生一个。”“好像是生不出来了,别让憨子妈听见啊。”

    等有胜成人了,便有人替她娘发愁:“有胜可咋办呀,媳妇儿难找啊。”“有胜她娘,我在别庄相中一个哑巴姑娘,人可懂事了,和憨子正配。”“我在西庄看见一个好姑娘,人可善了,就是腿有点瘸,人也有点不大精明……”

    刘有胜阿娘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可憋着一股劲儿——我们家有胜好着呢,四肢健全,健健康康的,就是人老实点,凭什么不能找一个好姑娘。

    等有胜爹走了,家里没个依靠,就更没人给有胜做媒了。

    眼瞅着阿娘也病了老了,扶不动了,有胜要打一辈子光棍了。没想到,时来运转,天上掉下来一个水灵灵的仙女儿来,还偏偏就看中了她家的憨胜儿。

    刘家庄这些汉子,老的小的都算上,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俊的姑娘,更别说娶回家。

    刘有胜阿娘弯了一辈子的腰,临到该走了,终于能挺起来了。

    ……

    舞马跟阿娘说完成亲的事,阿娘的身子当天就好起来了。隔天,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忙前忙后给宇文剑雪做好吃的。

    这让宇文剑雪略微有种上当的感觉,但说出去的话总归收不回来了。

    隔天下午,有胜阿娘就跑到庄子里串门,告诉大家有胜要和阿雪成亲了。

    庄子里的人们听见了,都觉得好像是神话故事一样——仙女下凡了,看中了捡衣服的傻小子。有几个光棍汉的娘跑到刘有胜家里,专门来问宇文剑雪:“阿雪啊,他娘说的是不是真的啊。”

    “嗯。”

    “唉!”

    “这么好的姑娘……”

    几个娘叹着气就散去了。

    ……

    刘燕芝听到这个消息,据说在家里大哭了一场。后来,她红着眼来找宇文剑雪,叫了声阿雪姐姐,又说了些讨好的话,绕弯着说了老半天,最后竟然说道:

    “阿雪姐姐,等你嫁给有胜哥了,能不能帮我说句好话……你跟有胜哥说,我做小的也可以啊。”

    宇文剑雪听得目瞪口呆。感情自己为了救她,跳进火坑里,她还要眼巴巴地跳进来。这不是气死人么。

    “燕芝,你跟我开玩笑呢罢。”

    “我喜欢有胜哥,我非他不嫁。”

    “他有什么好的!”宇文剑雪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是不是被他下了蛊啊。”

    “阿雪姐,你就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了……现今咱们村里,谁不知道有胜哥是最有能耐的,最是男子汉的……他虽然断了条胳膊,那可是为了咱们庄子除虎才断掉的……这几年,别的汉子都躲在村子里面……只有他一个人一直想办法出庄子、杀恶虎……他身上全是伤啊……”

    “善游者溺,善骑者堕,你就不怕他哪一天在介山里面出什么事?”

    “阿雪姐,你怕么。”

    “我有什么好怕的。”

    “做寡妇啊……有胜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阿雪姐姐不就成了寡妇么。你要是害怕,就让我来,我愿意嫁给他,哪怕他明天就被恶虎叼走了,我也乐意。”

    宇文剑雪呆呆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心里面充满了不解。

    “阿雪姐,你是见过世面的人。不像我,从小就生在山庄里,如果没有有胜哥,我一辈子就只能在老人家的故事里,听那些英雄好汉的故事。”

    刘燕芝道:“我不甘心……我要么不嫁人,要嫁就嫁有胜哥这样的大英雄……做小的,我也高兴,也乐意……前两天,有胜哥和我说话的时候,我娘说我做梦都能笑出声哩……我梦见他说什么,我都能乐的合不拢嘴。我从来不知道,有胜哥还这么会开玩笑呢。

    你就帮我和有胜哥说说罢……”

    “你自己怎么不说。”

    “有胜哥说了,他这辈子只能娶一个媳妇儿。”

    ……

    关于刘燕芝的请求,到最后,宇文剑雪不算答应,也没有拒绝。她实在是一个心软的人,小姑娘眼睛一红,她的嘴就硬不起来了。只能说等她成亲以后再说吧。

    这事儿其实也很好解决,只要把神旨过了,两个人出了幻境,一切就都结束了。

    宇文剑雪只是有些不忿,凭什么舞马都长成这副丑模样了,又断了一条胳膊,还会有漂亮姑娘上杆子非要嫁给他。

    庄子里懂阴阳的老人看了日子,很快给两人定下了成亲的时间。就在三日之后。

    这是恶虎封山一来,刘家庄的第一场喜事。

    人们都在想着,能不能借着这股喜气、喜劲儿,冲一冲盘旋在山庄上空,久久不散的阴霾。

    更何况,刘有胜要娶的,可是一个地上没有,天上少见的仙女一般的姑娘。自从这姑娘住进刘有胜家里,全村的光棍汉都眼馋啊。

    刘有胜阿娘过去是结了不少善缘的,哪户人家娶媳妇儿、聘闺女,都少不得她帮忙缝被子,做衣裳,张罗喜气,庄子里的人都念着她的好。

    为了刘有胜的亲事,全庄的人都动员起来了。东家一头猪,西家一只羊,有的包下了大灶,有的做新衣裳、缝被子,布置新房。

    聘礼呢,刘有胜阿娘早就准备好了。可丰厚啦。

    可惜的是,阿雪和家人失散了。眼下,恶虎还在外面,见不上她家里人,聘礼也送不出去了。

    不过,没关系。让阿雪先收下,就放在有胜家的库房里面。

    等恶虎走了以后,庄子里的老人们会把阿雪的阿耶、阿娘请过来,把聘礼隆重地交在他们手上。

    “有胜哥哥,恶虎会走的吧?”有个小孩儿这样问舞马。

    “会的,很快了。”

    刘家庄的所有人,都这样坚信着。

    坚信这场注定成为刘家庄历史上最热闹的婚事,会给刘家庄的人带来好运。

    ……

    到了大喜的日子,毫无疑问,全村的人都来了。

    一大早,人们就开始布置院子,院子里放了满满的桌子,大红纱,大红绸。

    虽然阿雪没有娘家,但最热闹的婚事,怎么能没有娶人的环节呢。

    庄子里的姑娘们前一天晚上,就把阿雪接到了有胜邻家里,布置了一处干净喜庆的闺房。等到婚事当天早晨,刘有胜是要带着庄子里的汉子们,冲进“娘家房”里抢新娘的。

    姑娘们琢磨了一晚上,想好九九八十一道难题,等着刘有胜和他那帮歪瓜裂枣的朋友们呢。

    天还没亮的时候,姑娘们就来到了阿雪的闺房。

    刘燕芝把娘亲给她买的,原本是给她嫁人时准备的脂粉带过来了,给阿雪画了美美的妆。

    这一画可就不得了了。所有的姑娘都看呆啦。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呐,比仙女还要好看一百倍。”

    “别胡说,阿雪姐姐本来就是仙女。”

    “好想看看庄子里那帮光棍汉,今天看见阿雪会是啥表情呢。”

    “阿雪带着红盖头,他们才看不着哩。”

    刘燕芝悄悄跟宇文剑雪说:“阿雪姐姐,你是仙女,你当大,我当小,我一点都不委屈的。”

    “……”

    就在姑娘们吵吵闹闹、嬉嬉笑笑的时候,有胜阿娘忽然走进来,拉着宇文剑雪的手,说道:

    “阿雪,你先跟我出来一下。”

    出了门,舞马就在外面站着。

    有胜阿娘满面红光,带着两人来到了后院那间暗房门口。

    总算来了。宇文剑雪看着眼前这扇再普通不过的木门,心里面真是有些感慨。为了打开这扇门,她可牺牲太多了。

    有胜阿娘似乎有些激动,看着木门久久不言,半晌才从怀里颤颤巍巍摸出一把钥匙,捅进门上的铜锁里。说来也奇怪,便是这么不起眼的一把小铜锁,舞马和宇文剑雪两个试过很多回,蛮力也好,偷来钥匙也好,怎般也打不开。舞马甚至尝试着把门卸掉,也没成。

    有胜阿娘抓着钥匙轻轻一转,铜锁便散开一道淡淡白光。

    阿娘推开木门,忽地,从门里面窜出一股暖风来。

    被这风拂过,宇文剑雪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蛮舒服。再看舞马,却是望着暖风离去的方向,眉头紧锁。

    “怎么了?”宇文剑雪附在他耳边悄声问道。

    “不知道,”舞马说道:“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那股风?”

    “咱们这次神旨卡在一个地方太久了……这很不正常,按理来说神旨肯定会想办法推动剧情的。就算咱们不主动出击,神旨也应该做点什么……这股风有点奇怪……我怀疑,很快有大事发生了。”

    “你不是说,生门就在这道木门里面吗。”

    舞马不再答话,望着木门沉思起来。

    阿娘却好似没有注意到两个人偷偷耳语一般,双手合十在门前祷告一番,终于缓缓推开了门。

    走进里面,却是黑黑的一片,有胜阿娘点燃几根蜡烛,屋子里便亮堂起来。

    只见屋子不大,靠北墙摆着一尊佛像。佛像前面是一排案几,案几上面立着一道道牌位,上面写的全是人名,都是姓刘的——原来这是一个祠堂。

    舞马方进门就定住不动了,宇文剑雪分明觉得他的身子震了一下。紧接着,舞马便走到了一处牌位前,愣神地盯着。

    宇文剑雪看那牌位,上面写着“刘伯钦”三个字。

    她小声问道:“这个……有问题?”

    “这名字,好眼熟啊。”舞马说道。

    ————————

    感谢销魂的柒三柒四万币打赏。又是一位老书友了。不二大道时候,是书评区的活跃道友来着。

    感谢披甲门的披甲龙龟的角色打赏(宇文剑雪的)。

    各位追更的道友,有时间往后翻一页,给喜欢的角色点个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