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我的刀客塔是调查员 > 第七十八章:能天使,掩护我
    “前辈,我在这。”住院部下,艾雅法拉朝着华银招手。

    华银自然是看到对方了,当即走了过去。

    “早上好,还没吃早点吧……咱们先去吃早点吧。”华银向艾雅法拉打了个招呼,她来的很匆忙,八成是没吃早点。

    医院旁边的早餐店还是挺多的,只是味道可能不太好。

    看了看众门面的客流量,华银挑了一家人不算特别多的。

    一是人少不用等很久。

    二是有人不用担心踩雷,毕竟也是有人吃的,就算难吃也不会难吃到哪里去。

    看了看菜单,华银点了三份瘦肉粥,不过有两份是打包带走的。

    “你要吃什么?”华银问道。

    “我跟前辈一样就可以了。”

    “好,老板,来四份瘦肉粥,有两份要带走,在这吃的有一份不要香菜。”华银是坚定的香菜去死党!

    找了个位置坐下,华银揉了揉脑袋,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倦意了,明明之前一晚上没睡都没什么事情,怎么那么突然……

    “前辈很困吗?”艾雅法拉问道。

    华银揉了揉眼睛:“昨晚的确没有休息好,不过也不算太困吧……”

    他心中隐约有些猜测,这八成是以凡人之躯接触权柄后珊珊来迟的一种反噬。

    是深渊的权柄在精神上的干涉。

    “没想到除了肉体,精神也会受到影响了。”华银暗自嘀咕着。

    艾雅法拉又盯着华银看了一会儿。

    在确认他的确没有说谎之后才收回了目光。

    “话说回来……家里桌上放得那个书,是前辈写的吗?”

    “欸,你看了吗?”华银露出一个惊奇的表情,虽然他没有隐藏,直接就放在了桌子上,但是没想到艾雅法拉会看。

    “嗯……今早起来的时候见到,好奇拿起来看了一下……感觉里面的那些内容只有前辈才会写吧……”

    “这么说是没错啦,不过怎么感觉这形容怪怪的,我那书风格很明显吗?”

    “不是风格啦……”艾雅法拉说道,“是里面的那些知识,那些奇异古怪的知识。”

    “哈……”华银笑着摇了摇头,从面前的咸菜碟子中夹起一根腌萝卜条,“也是,神话知识在这片大陆上的确不会有多少人知晓。”

    “而会把那些东西写成书的,全大陆可能也就只有我了……”

    “前辈写得那些东西都是真实经历过得吗?”艾雅法拉问道,书的开头就在强调是真实的经历,艾雅法拉有些好奇这是不是真的。

    华银脸色有些复杂:“算是吧……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印斯茅斯的阴影》因为要适应泰拉的文化,其中虽然主线是与跑团差不多的,但是细节早就被他改的不成样子了。

    正说着,粥已经上来了。

    “先吃……吃完再聊。”华银端起了粥。

    ……

    “前辈的朋友……没想到在这种地方都能遇到吗?是什么朋友啊?”电梯里,艾雅法拉问道。

    华银呲了呲牙:“到时候见到你应该就知道了吧,说起来你认识的吧,汐斯塔时应该见过。”

    “汐斯塔?”艾雅法拉顿时想起之前的事,如果恒定在汐斯塔是她见过的人,那么范围就很小了!

    我见过的朋友……到底会是谁呢?艾雅法拉这么想着,两人已经到了病房门口。

    华银轻轻的敲了几下门。

    “来了——”

    是女声!

    艾雅法拉莫名有些慌,这朋友是女的……

    脚步声逐渐靠近门口。

    “咔嗒——”病房门开了。

    开门的是能天使。

    “欸,这位是?”她看着艾雅法拉好奇道。

    “就是刚刚我通电话的那位——艾雅法拉,我的……算是后辈吧,一名出色的火山学者。”

    说着,华银又指了指能天使,对艾雅法拉道:

    “当时大帝的演唱会上你应该见过的吧,企鹅物流的公司成员,一名拉特兰人……”

    华银特地在拉特兰人这个词汇上加了重音。

    “喂,老板你是不是对我的种族有什么偏见!”能天使双手抱在胸前。

    华银摇了摇头:“并没有,只是在我接触过的所有拉特兰人中,阿能你是最不像拉特兰人的,不过在说这些之前,我们能先进去吗?”

    华银与艾雅法拉两个人站在门前,显得很突兀。

    能天使侧过身子,华银两人这才进了病房。

    “德克萨斯还在睡吗?”华银将手中的两盒粥放在了病房内的桌上。

    “对啊!我就说她超逊了哦,我都恢复的差不多了,她居然还在睡,看来是昨晚真的累到了吧。”

    华银回过头,见到德克萨斯已经躺倒到床上去了,应该是华银先前下去的时候能天使处理的。

    “需要把她叫起来吃点东西吗?你们已经饿了一夜了,早点还是要吃的,可不要养成当代恶臭年轻人的坏毛病啊。”华银解开装粥的口袋,将其中一盒递给了能天使。

    能天使接过粥,摇了摇头:“让她再睡一会儿吧,一会儿再叫她。”

    “行。”

    “老板你对拉特兰人到底是什么看法啊……”能天使打开盒盖,小声的问道。

    华银笑着说:“拉特兰人?送葬人那样的吧……咳咳……开玩笑的。”

    在他来到泰拉的印象与前世玩游戏中对各种干员的档案来说,拉特兰就算不是“送葬人型号机器人”,也会相较普通泰拉人刻板一些。

    这么想着,华银开口道:

    “我印象的拉特兰人……总是会刻板一些吧,怎么说呢……老古板型的,像你这种的形象,在整个拉特兰都是稀少物种吧。”

    “哈哈,老板你这话说的。”能天使笑着打起了哈哈。

    的确,在拉特兰那种古板的地方,能天使这种在各种方面都过于站在潮流前端了。

    “要不是拉特兰人的特征,我真看不出能天使小姐是拉特兰人呢!”艾雅法拉也感叹道。

    “你看吧!别人都看不出来!”华银一脸得意,似乎是在佐证自己说的没错,“要说拉特兰人的穿着的话,果然还是送葬人先生最正统吧……那种穿的像大帝的皮肤企鹅服一样的衣服。”

    能天使几乎要笑出来了:“噗,大帝的企鹅服,要是大帝听见,非得把你的脑袋给打烂不可。”

    “害,就那企鹅……”

    “大帝先生,听说是很著名的摇滚歌手呢……”就连艾雅法拉这种从来不关注那些咨询的人都听说过,可见大帝在乐坛的分量。

    “我还是喜欢D·D·D。”华银坚定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我馋人家家具,我下贱.jpg

    “呀,我记得罗德岛的基建宿舍里现在都还放着汐斯塔的时候,老板你不知道怎么搞来的调音设备,那好像就是D·D·D的吧!”

    能天使边喝粥边瞟了华银一眼:“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并没有!而且就算有,我也忘记了。”

    如果说音华一和D·D·D有什么关系的话,那和我华银又有什么关系。

    “忘记了?”能天使好奇道,“就算你失踪了,离汐斯塔的黑曜石节也没过多久吧……怎么会忘了?”

    华银指了指脑袋,搬出了万用的借口:“失忆,在我失踪的这段时间内,我失忆了,以前的事情只能记得一个大概,很多都忘了。”

    “啊……失忆。”能天使的神色明显错愕了一下。

    “不过没关系……忘掉的也只是一些日常罢了,重要的事情,我应该还是记得的。”玩家能接触的剧情,应该属于重要的事情吧。

    “重要的事情啊……难道那些日常就不重要吗?”能天使问道。

    “抱歉,我实在想不起来了。”要是能够早点知道自己是博士,哪里会像现在这么被动,要是知道自己还有一个罗德岛,黄金精神早就揪着他回去了。

    哪里还会在维坦市待四个月。

    “好吧……”能天使也说不了什么,毕竟啊……失忆这种东西……

    “不要那么沮丧嘛,至少我还是记得你的你们的嘛,是吧,啊噗撸派。”华银做出了那个拟声词。

    能天使可是他的第一个六星啊,在游戏前期几乎就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就算是后期,一梭子扫死梅菲斯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伴他度过了整个游戏,直至退游。

    我这条命,就是阿能给的!

    毫不夸张的说,《明日方舟》这款游戏,有能无能,简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体验。

    “噗嗤。”能天使笑道,“你别说,还真像,有那么点味道了。”

    “还有呢!”华银笑着调整了一下语气,“迪奥布兰度(天意)!”

    这都是能天使的局内台词,第一个“阿噗撸派”是苹果派的意思,因为过于魔性而被刻在了众刀客塔的DNA里。

    第二句“迪奥布兰度”则是天意的意思,因为这个发音太接近于《JOJO的奇妙冒险》的BOSS“迪奥·布兰度”而被众JO厨刀客塔记下。

    “还有吗?老板你学的可真像啊!”能天使感叹道。

    “有是有,就是不是你的,是别的了。”

    调整了一下语气,华银张口用东国语道:

    “能天使,掩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