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 415 被陛下套路的倾倾,终极考核!
    “……”

    餐厅里安静了片刻。

    除了对永恒学院一无所知的年以安和叶枕眠,殷老夫人和殷尧年都惊诧地看向司扶倾。

    殷尧年声音艰难:“……玩玩?”

    他在没离开殷家前,也是大家族的天才,接受了顶级资源的倾斜与培养,眼界极高。

    要进永恒学院,前提是拿到《永恒》的游戏资格,并且入学年龄不能超过24岁。

    永恒学院可不是普通的学术类大学,进化者进去,一不小心也有可能身殒。

    这怎么玩?

    “我有认识的朋友在永恒学院。”司扶倾眨了眨眼,“他们给我说很好玩,我可以请他们帮忙给弟弟申请一个入学名额。”

    她以前的确是在永恒学院玩过来的。

    殷老夫人还愣愣的:“可《永恒》的游戏账号……”

    “我也能搞到。”司扶倾挑挑眉,“奶奶,一切交给我。”

    年以安是骨灰级慕司:“奶奶,我姐姐无所不能!有事都亲自上!”

    殷老夫人看向殷尧年。

    殷尧年咳嗽了一声:“妈,您别看我,倾倾说可以,那就可以,她是认真的。”

    “我本想接你们回殷家,但细想之后,现在不是一个回去的好时机。”殷老夫人回神,声音沉下,“倾倾和以安没在殷家长大不知道,但尧年应该还记得,殷均平,现在的殷家家主,是他。”

    司扶倾确实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殷均平?”

    “他是超a级进化者,a级进化者中的天花板,战斗力很强。”殷老夫人说,“真正爆发的时候,可以和s级战斗者相媲美,我先前提起和倾倾以安同辈的s级进化者,就是他的儿子。”

    即便两个高级进化者有可能生下普通人,但依然并不妨碍高级进化者相互结合。

    因为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诞下血统更纯粹更高的进化者。

    殷尧年倒是不意外,微微颔首:“我和大哥都离开了殷家,我们这一辈也只有他最出色了,当初和我们也确实斗得厉害,我很佩服他。”

    “是,他是个很厉害的人,否则也不会当上家主了。”殷老夫人叹气,“殷家在他的带领下,这几年发展也不错。”

    司扶倾记下了殷均平这个名字,准备问问月见。

    “当初那件事,长老团损失惨重。”殷老夫人抿紧唇,“前任大长老的后辈对北辰还有尧年你恨之入骨,想要回去,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殷尧年拳头握紧,声音涩然:“我对不起大长老。”

    大长老于他和殷北辰,亦师亦友。

    结果却为了护他们而死,而他连报仇都做不到。

    司扶倾神色平静,说得风轻云淡:“等弟弟进一步掌控了他的进化者能力,我们再回去,我会承担起爸爸带给殷家的损失,我会找到当初那些人,血债血还。”

    那个时候,她也应该能够恢复s级了。

    所有的事,她一人来扛。

    年以安目光坚定:“我也是。”

    “你们……”殷老夫人身心一震,“好好好,奶奶信你们,我先回去给你们探探路,这次出来长老团只给我批了十天的假,下周我就必须要回去,这段时间,我会把殷家和其他几个进化者势力所有信息都告诉你们。”

    司扶倾颔首。

    “尧年,你先跟我出来。”殷老夫人起身,“和我比划比划。”

    殷尧年惊得被呛住,他迟疑:“妈,这不好吧?您才受了伤,我要是出手太重,不就——”

    “你妈我还没入土呢,也能打呢。”殷老夫人没好气地打断他,“快来让我试试这些年你有没有停滞不前,你要是弱了,别怪我把你屁股打开花。”

    殷尧年被殷老夫人拽着出去干架了。

    年以安:“……”

    这就是进化者家族的家风吗?

    真是母慈子孝。

    还是叶枕眠温柔。

    “我去包点饺子。”叶枕眠笑着站起来,“以安,珍惜你奶奶在的时候,好好学点东西。”

    餐厅里只剩下年以安和司扶倾两人。

    年以安试探地开口:“倾倾姐,永恒学院都学些什么啊?打架?”

    他在殷尧年的训练下,加上进化者的天赋,打几个格斗高手也轻轻松松。

    如果是打架,确实还能和“玩玩”两字沾边。

    司扶倾说:“对,是打架,不过为了防止破坏力太强炸掉学校,我们都是在游戏里打架。”

    年以安:“???”

    什么玩意儿?

    什么级别的破坏力已经到了要炸学校的程度了?

    进化者也没这么凶吧!

    “嗯,咱们家还能再安装两个游戏舱。”司扶倾量了量游戏室的尺寸,“我这就去找九哥要,少年,做好准备,接受全新的世界,全息游戏等着你。”

    年以安:“……”

    这几个月,他的世界观塌得还不够吗?

    他神情恍惚地看着司扶倾抓起手机去卧室,脚步漂浮地走进厨房。

    叶枕眠正在和面,见他魂不守舍,不由失笑:“怎么了?压力大?“

    “还好。”年以安顿了顿,想起司扶倾那一声九哥,压低声音,“就……我可能要有姐夫了?”

    叶枕眠认真揉面:“姐夫?郁先生?”

    年以安一噎,没想到叶枕眠这么火眼金睛:“妈,你这也太直接了吧?

    “这有什么直接的。”叶枕眠说,“你姐姐身边还有其他异性吗?”

    年以安下意识地开口:“我啊。”

    叶枕眠摇了摇头:“看来你对你的定位不太清晰,你对你姐姐来说不是异性。”

    年以安:“……”

    他的确不是,他是被蹂躏的沙包。

    卧室里。

    司扶倾拨通了郁夕珩的电话:“九哥,我向你申请两个游戏舱,给我叔叔和弟弟。”

    郁夕珩嗯了一声,淡淡地笑:“回笼觉睡醒了?”

    “睡醒了。”司扶倾听力很好,“九哥,你那边有打铁的声音?”

    “正在制作惊鸿无影针。”郁夕珩开口,“你帮了墨家很大的忙,也帮了我很多。”

    连他也未曾想到,墨家机关城出还有墨雁风存放的备份图纸。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三百年前墨家的那场大火,郁夕珩亦认为不是意外。

    可那个时候他并不在,也无从查起。

    所幸惊鸿无影针又迎来了现世的机会。

    “那是,我可是锦鲤。”司扶倾说,“九哥,你让我多蹭蹭,运气会好的。”

    “哦?”郁夕珩眉梢微动,“我还是第一次听这种说法,似乎没有什么道理。”

    “有道理的。”司扶倾神情严肃,“你让我多蹭蹭就可以了。”

    这句话,让郁夕珩眼神沉了。

    他不动声色地微笑:“等你回墨城,我们细谈此事,游戏舱我会让沉影送过去,记得签收。”

    “没问题。”司扶倾语气轻快,“谢谢九哥。”

    郁夕珩问:“怎么谢?”

    司扶倾再次警惕:“要钱没有。”

    郁夕珩却没再问,唇边笑意加深,不紧不慢:“嗯,我知道了。”

    司扶倾:“……”

    他知道了什么?

    郁夕珩放下手机。

    他也不要钱,他只要人。

    **

    两天的时间,在郁夕珩的帮助下,墨晏温成功地打造出来了一枚惊鸿无影针。

    惊鸿无影针并不像墨家神弩一样可以量产,即便是墨雁风也只制作出来三枚。

    墨晏温也耗尽了力气,睡了两天两夜才恢复。

    溪降是第五天中午兴致冲冲跑过来的。

    墨晏温抬头:“比司小姐给你的时间还早了几个小时,已经成功了?”

    “就是雏形。”溪降挠了挠头,“我本来想试着制作内部机关,但是没有任何头绪。”

    他也知道,暗器的内部构造才是最重要的。

    但以他的能力,目前还无法制作。

    墨晏温将溪降手中的暗器接过,查看了一番,笑:“可以,厉害,这个雏形做得很好,你可以拿去参加终极考核了。”

    这句话让溪降飘上了天。

    他美滋滋地将惊鸿无影针的外壳雏形收好,装进盒子里。

    终极考核这几天就开始交作品了。

    除了暗器方面的比拼,还有武力,两者缺一不可。

    长老团会亲自验收所有外族子弟的暗器水平。

    溪降很恭敬地将木盒递给负责验收的二长老:“二长老,这是我制作出来的暗器,请您过目。”

    二长老对溪降没什么印象:“好,我来看看。”

    封东也刚交完他制作的暗器,他得到了墨楚仪的指点,不出意外,他能够拿到a级的评价。

    其他外族子弟可没他这么幸运

    见溪降来,封东也就没走,目不转睛地盯着二长老。

    他倒是要看看,给一个女明星当保镖的溪降能交出什么了不起的暗器来参加终极考核。

    ------题外话------

    我围脖有个抽奖啊,抽两个嬴皇和傅哥哥的双人抱枕,大家可以去参加一下~

    群里的抽奖定在6。30日,截止7.20日,还要入群的宝宝抓紧时间啦~验证群好532256050,进群私戳管理~~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