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回到过去调教自己 > 第19章 假如过去的自己把自己绿的了,算不算绿?
    与此同时,“张琅”所住的地下室,三人都已经躺在床上。

    “张琅”下铺的青年,心有戚戚然的说:“刚才你们没在,没看到那个叫蟑螂的,差点把我吓屎了,一会哭一会笑的。”

    另外一个床,上铺的人比较瘦,下铺的长得比较胖。

    其中胖子的说:“他不会精神出问题了吧?中午的时候我就觉得他脑子开始有问题了,只是那时候没敢说出来。”

    下铺青年说:“我记得他好像是在保险公司上班的吧,听说卖保险跑业务的压力可大了,你们说他是不是被任务量逼疯了呢。”

    瘦子回道:“谁知道呢!不过我觉得他那个床位也有问题,上一个住那里的也没住半年就得了什么病,听说现在还没出院呢!”

    “不是吧?他还没出院吗?都这么久过去了,还能出来吗!”

    “谁知道呢?幸好当初我没选那个床位,太尼玛恐怖了!”瘦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八卦不只是女生的特长,男生有时候也会八卦。

    …………

    再说“张琅”,把房子退掉之后,就又憋闷的回到地下室,不过经过大醉一场之后,情绪又稳定了

    今天是国庆假期,宿舍几人都放假呆地下室里,显然其他三人都是单身狗,宅在里面边聊天边耍手机。

    三人看到“张琅”回来,连忙停下不说话了,生怕有某句话刺激到他,这年头精神病伤人了你也没处说理。

    “张琅”也不管他们,他跟三人没有共同话题,也没有共同爱好,来到这里两个月了,跟三人说的话加起来不超过十句。

    更加主要的是这几个月打击太大了,他都有些自闭了。

    “张琅”拿出手机看看,发现一条未读信息,是慕容雪的。

    “学长,国庆节快乐!放假有没有出去玩?”

    十分钟前发过来的信息。

    “张琅”感觉住处的气氛有点压抑,特别是今天,几个人都不说话了,彻底戒了游戏的他,突然萌生了出去走走的想法。

    樊晓黎依然没有回复,于是就给慕容雪回了一条:国庆节快乐!一起出来走走?

    慕容雪:一起出去走?

    张琅:是的。

    慕容雪:那我们30分钟后在学校门口见吧?

    张琅:好的。

    其实也不是他冷淡,只是他一直以来在网上聊天或者短信聊天都是比较简短,有时候懒到极点的时候,还会直接回个表情,甚至表情都不回。

    “耶!”突然受到邀约的慕容雪像打了鸡血一样,整个人都快跳了起来,吓了其他三人一跳。

    杨绵绵千叮万嘱:“记得注意安全啊!”

    “晚上还等你回来睡觉吗?”

    “嘻嘻,他才不是那样的人。”

    “……”

    不提慕容雪那边的女生怎么玩闹,此时的张琅正疑惑的看着【2014版张琅】:“你以前跟小雪联系多吗?这次国庆去哪玩了?”

    张琅也说不上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态,想看到“自己”跟慕容雪有个好结局,但是又觉得有点别扭。

    这个【2014版张琅】是自己,但是又不完全是自己,因为两人的生活轨迹和心态都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即是同一个人,又不是同一个人。

    也不知道如果两人好上了,自己算不算被自己戴了绿帽?

    诶?张琅很快反应过来,他好像还没跟慕容雪一起呢,怎么着也轮不上他带绿帽...

    【2014版张琅】不知道张琅心思这么复杂,他摇摇头回答:“平时见面的很少,至少这次国庆假期是没见过面的,我当时这个时候,还在满世界打听樊晓黎的消息呢,还哪有时间跟她出去玩!”

    张琅有些同情的看着【2014版张琅】,他觉得自己的遭遇够惨的了,看但是看自从见到【2014版张琅】之后,感觉自己跟他比较起来,完全就是无病呻吟啊!

    彩票中了一个亿只享受了几天便一贫如洗。

    毕业找了个又苦又累还没钱的工作。

    天天跟几个男的挤这么破的地下室。

    唯一的女人还算不上女朋友,还去跟别人同归于尽了。

    最后还背负一身债务烧炭……

    自己跟他比较起来,简直就是活在甜水里面的孩子,就这样他还能坚强的活到了2014年...

    【2012版张琅】也不需要准备,套上昨晚的外套就出门了。

    还是昨天晚上约樊晓黎的地方,“张琅”到达的时候才刚刚过去20分钟,但是慕容雪已经在那等着了。

    娇小的慕容雪已经到了,一身白色的T恤加灰色运动衣配松紧带运动裤,很青春很活力,其实慕容雪说是娇小,也只是跟北方人比较,在南方将近160在女生里面已经算不矮的了。

    国庆节已经开始进入短暂的秋天,虽然是过了中午,也已经有一阵凉意,一阵凉风吹过来,慕容雪紧了紧衣服,连忙把拉链给拉上。

    慕容雪今天本来是不打算出门的,她肚子已经开始隐隐有些不舒服,感觉很快就要来月事了。

    从高中的时候开始,她就有痛经的毛病,每次都要痛的死去活来,她身边也有朋友痛经的,但是都没有她那般的痛,严重的时候,还会呕吐甚至昏厥过去。

    也有朋友劝她吃止痛药,但是她不想太依赖药物,这么多年都是硬抗过来的。

    今天好不容易赶上“张琅”邀约,她生怕“张琅”等得不耐烦,随便穿了套运动服就跑过来了。

    “张琅”看到有些瑟瑟发抖的慕容雪,只好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她的身上,心下嘀咕着,我下次再约女生出来,一定要多穿一件外套...

    “谢谢!”慕容雪强笑一下,也没有推辞,她肚子已经开始有点作痛,想快点找个暖一点的地方坐下来,喝杯热开水。

    “张琅”从昨天晚饭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过,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便问:“吃过饭了吗?我想先去吃点东西。”

    “好的。”慕容雪答非所问,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能坐下来就行。

    “那走吧,就去前面那家新开的西餐厅吧。”脱下外套的“张琅”也觉得有点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