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回到过去调教自己 > 第20章 自宫的勇气
    学校门口没多远就有一家新开业没多久的西餐厅,餐厅很小,但是装修的看上去还是很有格调的,此时已经过了吃饭高峰期,里面只是零散坐着几对情侣,“张琅”随便找了个靠窗的座位。

    “张琅”怎么说也是毕业三个月了,裤兜里面虽然没有多少钱,但是也不好意思带着慕容雪到旁边吃面吃饼的小店。

    “你要吃点什么吗?”

    “不用了,我刚刚中午已经吃过了,给我要一杯热开水就行。”餐厅里面没有风,暖和了许多,慕容雪的身上也不再冒冷汗。

    “时间过得好快啊,你现在也上大三了吧?”

    “是啊。”慕容雪是没什么说话的力气了,说的很简短。

    “你打算过要读研究生吗?”“张琅”有点没话找话,他今天出来主要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昨晚净顾着喝酒和听樊晓黎说,自己都没机会说话。

    他大学朋友不多,邢筱明算一个,但是自己现在这个状况实在无脸见他,班级群的聊天他也天天看,但是从不敢说话,怕一说话别人就问起他的近况,虽然不一定会有人问...

    “还没想好。”

    “你的成绩应该上研究生应该没问题吧?”

    “嗯。”

    慕容雪虽然平时还要勤工俭学,但是学习上课都非常认真,成绩一直是年级前列的,保研是几乎没有什么问题的。

    事实上,基本本校的本科生都能上研究生,张琅这种除外...不是成绩不行,而是那时候懒到找导师都没去找。

    “能读研还是读研好啊。”“张琅”感叹了一句,他最近已经非常的后悔大学那几年净顾着玩游戏。

    “学长,那你现在一个月的工资多少?”一口热水进入胃部,慕容雪舒服了许多,这才来了点精神。

    她想大致了解一下本科毕业出来能有多少钱一个月,再决定是否要读研,如果收入不错的话,就先工作两年再说,反正到时候需要了再回来上学也行,家里没经济支持的她,还要继续读三年的话,心理压力有点大。

    “嗯...不到一万。”“张琅”脸上一红,他实在没脸说自己每月到手的钱才四千。

    张琅看了看【2014版张琅】,你可真机智,你咋不说不到十万?

    后者有点尴尬的干笑一声,呵呵,可能说十万太多了吧。

    慕容雪还想要继续问,却被“张琅”打断了。

    面向门口的“张琅”看到进来一男一女,女的正是樊晓黎。

    男的叫曹健忠,身高185厘米左右,长得有点壮,但是很会打扮,一身衣服穿得很是得体。

    “晓黎,好巧啊,凑一桌吗?”“张琅”站起来,坐到慕容雪一侧,把座位让了出来。

    樊晓黎也没征求曹健忠的意见,大咧咧的就坐了下来。

    “这是我的学妹,也是我的老乡,慕容雪。”“张琅”对两个女生都没有觊觎之心,很自然的介绍起来,以前上学的时候就嫌女人麻烦懒得找,现在落魄了又觉得没资格找。

    “我还是第一次认识复姓的人,你好啊,我叫樊晓黎,算是他的朋友。”樊晓黎没等“张琅”介绍,就自我介绍起来。

    “其实我姓慕,叫容雪。”慕容雪已经习惯了被人误会,每次都要解释一番。

    她的名字是她爷爷给她起的,小时候她爷爷对她还是可以的,只是走得太早,她也搞不明白轮到自己的爸爸就这么重男轻女。

    “嗬嗬,很容易让人误会呢,他叫曹健忠。”樊晓黎也没多介绍,就报了男生的名字,眼神闪过一丝怨恨,只是非常的短暂,大家都没留意到。

    中午犹豫了很久,樊晓黎最后还是决定要为姐姐报仇,就算把自己搭进去也在所不惜。

    几人其实在散伙饭那天都见过面,只是那天KTV里面比较暗,也就樊晓黎还记得“张琅”,其他人都互相没有印象了。

    “张琅”听到这个名字,埋藏在心底的仇恨也被挖了出来,他有点疑惑的看看樊晓黎,很想问一句,这个曹健忠跟害死你姐的是同一个人吗?

    “你们好。”曹健忠很风度的伸出手想跟对面的“张琅”和慕容雪握手,准确的说,是想跟慕容雪握手。

    可惜两人都没伸手出来。

    作为一个资深“把妹达人”,理念就是不放过任何一次狩猎的机会,今天看到清纯的慕容雪觉得眼前一亮,坐下的瞬间已经闪过好几个要联系方式的法子。

    曹健忠看到几人不搭理自己也不在意,饭要一口一口的吃,美女也要一个一个的来,樊晓黎他已经放长线两三个月,他强烈感觉今天很有希望能本垒打。

    他拿出手机,打开聊天工具,准备跟群里的人卖弄一番。

    人生若只如初相贱:三个月无意间下的鱼饵,今天看样子能上钩了。

    纯情的太阳:老曹威武,恭喜.jpg

    为人湿表:羡慕.jpg

    我是黄瓜:老曹你怎么这么厉害,隔天隔天就搞定一个,传授点经验嘛。

    人生若只如初相贱:这算啥,跟我三年前巅峰相比,这都是洒洒水的事啦,跟你们说呀,今天这个还是以前一个“熟人”的妹妹呢…

    纯情的太阳: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为人湿表:!@#¥%…(不堪入目和谐掉了)

    人生若只如初相贱:@#¥……(不堪入目和谐掉了)

    张琅和【2014版张琅】看的火冒三丈,很想搬起椅子砸死这个混蛋,只可惜他们十分清楚自己做不到。

    【2014版张琅】突然福至心灵,附到曹健忠的身上,控制着他拿起桌子上面的餐刀,使劲插向自己裤裆,手起刀落,非常的爽快。

    “啊!!!”【2014版张琅】和曹健忠同时大喊。

    【2014版张琅】直接被曹健忠身体排斥了出来,痛的灵魂体差点散掉,好一会了才凝固了下来,只是身形明显比刚刚透明了不少。

    “救命啊,救命啊!快帮我叫救护车!”

    曹健忠比他更惨,一直在惨叫着,眼泪都已经彪了出来。

    在场几人都看的目瞪口呆:这人要干什么,是因为我们刚刚冷落了他,所以想要用这个方法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