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吴霸春秋 > 第445章 寡人非亡国之君
    “报——”



    就在这时,一名宿卫惊慌失措的进入宫殿,连滚带爬的来到楚王熊轸的跟前,大声道:“大王!吴军杀进来了!”



    “甚么?”



    熊轸顿时就被吓得魂不附体,站在一边的孟嬴、子西都禁不住脸色苍白起来。



    楚王熊轸一把抓住那个宿卫的衣领,无能狂怒,厉声道:“汝莫不是在谎报军情?好端端的,吴蛮子怎会杀入郢都?”



    “大王,千真万确!吴军,好多吴军!他们正在朝着王宫杀来,请大王避难!”



    “……”



    一听这话,熊轸忍不住一阵头晕目眩,踉踉跄跄的一屁股坐在地板上。



    此时的他,早已经六神无主,全然没有主意。



    子西为人比较稳重,再经过短暂的大脑紊乱之后,反应过来的子西旋即沉声道:“大王,事态紧急,然这支吴军长途奔袭而来,想必来不及休整,甚是疲乏。”



    “请大王下令据守王宫,等待沉诸梁驰援回来即可。”



    “好,好!”



    楚王熊轸满口答应下来。



    子西长叹一声,旋即就迅速离开宫殿,准备召集宫中的宿卫,禁闭宫门,与来犯的吴军斡旋到底。



    而在子西离开后,回过神来的熊轸,眼珠子一转,立马就从地板上站起身,然后把目光放在孟嬴的身上,说道:“母后,若郢都被破,我楚国就此灭亡,寡人……寡人当有何等下场?”



    听到这话,孟嬴顿时心如刀绞,幽幽的叹气道:“请大王切莫沮丧。”



    “沉诸梁也好,子西也罢,都是值得信任之人,是我楚国的股肱之臣。”



    “事到如今,大王必须要冷静,必须要毫无保留的相信他们,相信自己的大臣,相信自己的士兵。大王只需安心待在王宫即可,无需多做他想。”



    熊轸摇摇头道:“母后,而今吴军已经攻入郢都,你让寡人如何冷静?”



    历史上的亡国之君,是怎样的下场,熊轸不可能不知道。



    如夏朝的桀。



    他文武双全,赤手可以把铁钩拉直,但荒yin无度,暴虐无道,生活腐化,动用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去建造倾宫、瑶台,又从各地搜罗美女充填后宫。



    桀在征伐有施氏时得了美女妹喜,回国后,昼夜与妹喜及宫女饮酒作乐。



    四方诸侯纷纷背叛,夏桀的处境十分孤立。



    商汤乘机发兵伐桀,两军鸣条之战,夏军大败,夏桀出逃,死于南巢。



    夏王朝由此灭亡!



    如商纣王,前期重视农桑,改善民生,对外进行扩张战争不断取得胜利,有一代雄主的风范。



    只是,到了晚年的商纣王开始成了一个翻版的夏桀。



    他居功自傲,耗巨资建鹿台,造酒池,宠妲己,悬肉为林,修建豪华的宫殿园林,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使国库空虚……



    《仙木奇缘》



    最后,商纣王被周武王率领的诸侯联军击败,自焚于鹿台。



    由此可见,亡国之君一般都是没有好下场。



    要么自尽,要么被流放,要么被软禁,要么被直接处死……



    熊轸还年轻,不想死!



    他才二十一岁!



    天可怜见!



    “母后,我楚国不会灭亡!”



    熊轸攥着自己的拳头,咬牙切齿的看着孟嬴道:“只要寡人还活着,楚国便不会灭亡!”



    “没错。”



    孟嬴拍了拍熊轸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大王,你能有这样的觉悟,母后很欣慰。得益于楚国历代君王的不断开拓进取,楚国疆域辽阔,不可能轻易灭亡。”



    “此番吴国伐楚之势虽大,却不能灭我楚国。即便郢都被破,只要大王还在,忠于大王,忠于楚国的臣民还在,楚国就不会灭亡!”



    “善!”



    熊轸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



    “吼!吼!吼!”



    楚王宫的宫城之外,已经站着数千名吴军将士。



    他们穿着清一色的绯红色战衣,没有配置任何的头盔或战甲,只是手中的武器,以及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彪悍气息,无一不在证明,这是一支精锐之师!



    孙武看着近在迟尺的宫墙,并没有下令进攻。



    因为,正如子西所猜测的那样,长途奔袭的吴军并没有带上任何的攻城器械,甚至是普通的盔甲都没有。



    这种时候要是对楚王宫发起攻击,无疑是最愚蠢的做法。



    不过,很多吴军锐士身上都带着钩索,可以利用钩索进行攀爬,然后登上宫城。



    这大白天自然不好这么做,只有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才能对楚王宫发起致命一击。



    “传我将令,全军休整,就地取食!向郢都之人借粮,不借就抢,不可妄开杀戒!违令者,杀无赦!”



    “诺!”



    得到孙武的这一道命令后,身后的吴军锐士顿时喜笑颜开。



    长途奔袭那么长时间,他们终于可以好好的喘口气,休息一下。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他们只带着十日的干粮,实在不多,也是时候到补充食物的时候了!



    ……



    “大司马有令!就地借粮!尔等借不借?”



    “强盗!呸!吴狗,老子跟你们拼了!”



    “上!”



    “直娘贼,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杀了他们!”



    吴楚世仇!



    孙武即便是颁布了严禁妄开杀戒的命令,却也禁不住郢都城内的楚人纷纷反抗,偷袭上门索要粮食的吴军锐士。



    说是借粮,但楚人哪里能信?



    “噗嗤!”



    “唰!”



    对于敢偷袭自己的楚人,不论是否老弱妇孺,吴军锐士都毫不客气,挥着长矛刺上去,就将对方斩杀。



    鲜血,染红了灰白的窗纸。



    郢都城内外,都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和厮杀声。



    这让孙武意识到,这种情况不能不遏制,要不然他所到来的数千锐士,就都将成为脱缰之马,难以控制!



    于是孙武再次下令,严禁士卒向郢都的普通人家借粮,而是去找当地的公卿大夫之家索要粮秣,不给就是大开杀戒!



    漫长的一夜,偌大的郢都城,怒骂声、厮杀声、惨叫声等等混杂在一起,成了人间炼狱一般的光景。



    孙武则是不得不出面处死几个敢于凌辱妇女的刺头士兵,这才稍微控制住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