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游戏体育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第527章 不朽护驾
    「就是这里吗?」

    一群人立在凡人国度中,仙威弥漫,高大的身姿压的天地都在扭曲,璀璨的眸光让日月星辰全部都暗淡了。

    亿万凡人瑟瑟发抖,隔空看着那八道身影,那些生灵太强大了,比他们古国供奉的古老教主都要耀眼太多倍。

    「这里应该就是入口,他消失的有二十多天了,始终不见身影,有些不同寻常。」

    一众真仙都在看向为首的高大身影,在那远处,还有二十多道挺立的至尊也在同样看着。

    小仙王并不简单,背后有王,在异域堪称权势滔天,比一些不朽的地位都高。

    同时也是首个被仙域几大仙王族群共同列在悬赏名单之首的男人,这种待遇古今未有。

    得罪了一个仙王族群,想死都将是一种奢望,可对方同时得罪了数个,那种后果可想而知。

    哪怕太始与元初两族失去了王,依然有不小的话语权,族中亿万年的积累,都足以让该继续凌驾于任何真仙族群之上,更是首次拿出了一株仙药,生擒小仙王者,不论是谁,都可得仙药,甚至可去成王地感悟。

    这足以让任何真仙都为之动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古莫不如是。

    「一尊仙不行就两尊,两尊不行就五尊,老夫就不信他一个至尊还能翻了天!「

    为首的准仙王一脸冷酷,他花了大代价换来了一件秘宝,可以确保万无一失,蛄都救不了对方。

    「准备下去吧,他敢露头,老夫会亲自出手!」

    一众真仙都很兴奋,对方可弑仙,那弑的也是最低等级的仙,他们这群人中不说中期,就连后期的都有两位,对方拿什么逆天,哪怕那种可削修为的刀,都不见得能削的动。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他们联手,一见面就能轰的对方尸骨无存。

    但,就在一群仙准备动身之时,那前方的深渊中突然传出了一种毁灭的气机,让所有人一凛。

    混沌猛然喷涌,如同惊世火山爆发,那冲天而上的混沌雾势不可挡,轰开了云烟,贯穿了天穹,直达域外,撞的大星都在粉碎。

    紧接着,整片大地都在跟着抖动,咔嚓咔嚓的巨大裂开声,仿佛要崩开这片古老的大地,一道道巨大的裂缝不断蔓延,像是一条条大峡谷,景象惊人。

    同时,还有惊天黑雾开始了弥漫,让在场所有人的眼皮子都猛然一跳。

    「这是……」

    一众人全都在后退,黑色雾气阴森而不祥,如同地府中澎湃而出的死亡之气,欲笼罩世间,让人忍不住毛骨悚然。

    「黑暗物质!这么浓郁,那下面有什么!」有真仙惊呼,不敢靠近,生怕自身被沾染。

    「嗷呜!」

    随着一声巨大的龙吟震荡,那片天地的黑雾开始了翻涌,仿佛有什么史前凶兽要从中出现,让黑色雾气不断沸腾。

    紧接着,一颗千丈大的龙头从中探了出来,神威凛凛,仿佛紫色仙金所铸,每一个鳞片上都在流动着属于龙族的威严。

    但,在对方头上却有一个白袍身影,对方被黑雾所淹没,盘坐在那里几乎难以看清身形,若非是衣袍在发出仙光,很难想会有人敢以真龙一族成员为坐骑。

    「是他……他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一群真仙围在了四方,封锁天地,暗自戒备着。

    这太不同寻常了,以他们的眼力,哪怕有黑雾阻碍,都能看清龙头上的身影。

    可对方太诡异了,双手死死的抓着一团红光,让双手上不断生出根根触目惊心的红毛,整个身体都在止不住的颤动,散发着让真仙都发毛的瘳人气机。

    「是小仙王,杀!」

    此时,远在无人区中,有生灵也发现了这里的异样,隔着无尽距离就开始了轰击,要冲仙域的防线,从外围杀进来。

    「小仙王,我们来救你了,坚持住!」有神圣的羽翼遮天遮天蔽日,化亿万剑光而出,铺天盖地的落下。

    也有浩大的金色长枪在冲击,仿佛从域外而来,要将一位真仙洞穿。

    「救的了吗,他注定要成为老夫的囊中之物!」

    一只大手探了过去,笼罩天地,化乾坤而生,在那掌心,一团仙光璀璨的骇人,竟然在流动着王威。

    驮牧出手了,他不惧黑暗物质,要先将这里解决,再去处理远处的敌人。

    可当他的手降临之际,一张金色的法旨被抖了出来,如同天图一般,哗啦啦展开,定住乾坤,禁锢岁月,包裹着一龙一人瞬间没入了空间中。

    「轰隆隆!」

    驮牧的大手落在了地上,没有拍中,对方身上的重宝应该出自蛄王之手,虽不是攻击物,可若想走,没人能挡下。

    但不知为何,对方没能逃出太远,反而在无人区中凭空跌了出来,似乎有东西干扰了传送。

    「看来上天注定要让你落入我手!」驮牧追了过来,身后跟着一众真仙。

    「你们走,我断后!「安沧浑身是血,高大的雄健身姿摄人无比,仿佛经历了数场大战,竟然有些疲惫,可他依旧挡在了一众人身前,要抵挡驮牧。

    「走的掉吗?正好将你们一网打尽!「驮牧又出手了,让他手中的仙物更是发出了无与伦比的仙光,那是一座仙金塔,只有三层,却流动着惊人的仙王法则,镇压而来,让不朽都在颤栗。

    「禁器!」

    安沧变色,这不是仙王器,却出自仙王之手,能用出的次数有限,可一旦祭出,却如同仙王在亲自出手,更不用说周围还有真仙在涌来。

    「这王八犊子不讲武德,叫你大兄出来拖走他!「赤炉虽然是在开玩笑,可脸色却极其郑重,准王携禁器而出,真的可以做到把他们全部抹杀,太容易打破平衡了。

    「全力助我!」

    就在此时,被护在后方的白夜开口了,他整个人都在颤动,废力的想要祭出手中的血球,可整个人都像是要被吸干了,法力流逝的速度快的惊人。

    在这关键时刻,没有人去问会不会把白夜撑爆,反而第一时间选择了相信。

    这一刻,一众不朽都立在了白夜身后,手掌搭在了白夜的肩膀上,紧接着,所有人都是猛然一颤。

    「轰!」

    天地抖动,一颗血球瞬间发出了惊世波动,疹人的黑雾汹涌,像是有什么史前魔物要从中觉醒了,让那袭来的大手闪电般缩了回去,就算如此,也晚了。

    一道黑色光束从血球中而出,速度快的骇人,仿佛穿过了岁月,一瞬间而过,击穿了仙金塔和大手,所向披靡,无物可挡,更是将域外的大星都轰的成串爆开。

    「那是什么鬼束西?!「驮牧大惊失色,瞳孔都在猛缩,他看到了一只魔眼,只是动了一下,就发出了违般威能,若是全力催动,多半可伤仙王!

    「停!」感受着即将要***的竖眼,白夜脸都快绿了,「先离开这里!」

    一众不朽同样心悸,扫了一眼驮牧,快速辙离。

    「父亲……您的手!」有真仙忍不住开口,那里被洞穿了,没有流着红血,竟然是黑血。

    「噗嗤!」

    整个条臂都被斩了下来,驮牧阴沉着脸,望着那远去的一群不朽,一语不发。

    「大人,既然有一只眼,就说明三千州的地下还埋葬着其他身体,或许是一个黑暗王的尸身。」有人小声说道,

    谁都想抓小仙王,但对方爪很扎手。

    其余人都在点头,这里确实很不凡,属于当年边荒七王的地盘,曾承载了七位王,就连无终与六道轮回王都疑似在这里建过洞府,或许这里还有更惊人的东西留下。

    ……

    ……

    此时,退出了无人区后,一众不朽都在心惊肉跳的看着盘坐在龙头上的青年手心。

    那血球散发着惊人的药香和奇异物质,让人忍不住直想吸收,可在那裂开的缝隙中,清晰可见,一只竖眼冰冷黑暗的让人无法直视,只是稍微对上,就感觉自身灵魂都要被冻结了。

    「古祖都在哪里?「白夜看向了安沧。

    「前些日子和仙域大战了一场,目前都在域外,葬地也有强者出现了,局势对我们极其不利。」安沧刀削般的脸孔上流露着缕缕担忧,就连其他不朽都是如此。

    这里的人并不多,只有七人,除了安沧与赤炉是后期,其他的不朽都是初期。

    「葬地参与进来了?」白夜惊讶,葬地看似与世无争,但这不代表对方不会对钥匙产生兴趣,只不过葬地对起源古器的依赖性不高。

    「目前还没有表露敌意,想借种子一观,被无殇大人拒绝了,我父猜测葬地可能有古老的强者苏醒了,想探究那天发生的事。」

    说着,一众不朽都露出了好奇的目光,就连安沧都不例外,「那天在帝关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夜摇头,安澜连自己次子都没告诉,关于帝的消息必然是封锁了,他自然不会多嘴,「现如今大战如何?」

    「目前大赤天已被攻下,无量天占据了一半,短时间内很难拿下,或许这场战争接下来要靠我们自己了,大人们多半不会下场了。」

    仙域想拖时间,异域要防备葬地,不具备同时战两方的条件,有失也有得。

    王级不下场,会让这场战争更加的惨烈,持续时间也会大大增加。

    「我听说是因为我界又被袭击了,有强者伤到了昆谛大人,我界不得不暂时妥协。」赤炉犹豫了一下,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安沧震惊,这绝对是大事件,他还疑惑以那九王敢打进南天门的性格,怎么会选择与仙域对峙,没想到这里面还有隐情。

    「该不会真的是养鸡的跑出来了吧?「白夜同样心惊,三界中的无上巨头并不多,葬地有俩,葬主出来的可能性不大,但养鸡的就说不准了,她早就回到了葬地中,能伤到昆谛的,也只有那个女人了。

    安沧深深吸了一口气,「先退回无量天吧,这里不算安全,仙域的人不会放任我们留在这里。」

    一众不朽都在点头,大部队前些日子已经提前退了回去,他们留在这里救小仙王,已经算是孤军深入了,后路上指不定还会有人进行截杀,尤其是小仙王,简直就是仙域生灵眼中的仙肉,谁见了都想咬上一口。

    若小仙王真的被擒,蛄王还真有可能拿一尊王去换回来,也就是说,小仙王的身价在一定程度上高的离谱。

    「先去见古祖们吧,你们护驾有功,赏赐肯定少不了。」白夜开口笑道。

    虽然他不用人救也能跑,但这些人敢冒着生死危险杀到了这里,这份情义,值得让他记在心里,一起去見古祖,这些人多多少少都会有功。

    「还护驾!也就你小子敢拿我们开玩笑!「安沧没好气的摇头,他们这些人大多数都不在意功劳,日后若大战结束了,给杯茶就行了,到了这个级别,能让他们心动的已经不多了。

    但他见白夜仍旧一脸郑重,并不是在开玩笑,目光不由自主的又看向了对方的手中,「那眼睛有古怪?」

    「古怪倒没有,只是这东西目前很不稳定,有暴走的风险,但级别很高,或许改变我界的一种认知。」

    「不可能吧?」赤炉疑惑,就算是一个黑暗王者的眼睛,对诸王而言,也算不得什么,若说改变认知,那应该更不可能,他感觉这小家伙夸大了。

    「得小仙王者得天下,你们别不信,到时候保证你们肯定会大吃一惊。「紫龙一脸傲然,虽然这一路上它的小心肝早就被吓了半死。

    要知道,那东西可能关乎着传说中的帝啊,一旦石斧压不住导致失控暴走,估计这护驾的不朽都要跟着完蛋。

    这可比救人要危险多了。

    「等古祖见到了,他们会进行判断,若有用,或许会成为我界的一件重器。「白夜沉默了一下说道。

    这枚眼睛是一颗黑暗帝眼,威力确实超越了王的级别,这种实物放到诸王面前,绝对会引发一种前所未有的轰动,说改变认知都是轻的。

    最关键的是,这玩意儿要是利用的好,多半能形成一种大杀器,在一方巨头手中,可以发挥出惊人的威力。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