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砸向文官的第一拳
    大明从萨尔浒之战算起,跟以下犯上的建虏交战,在过往的十几年间,一直都是处在胜少败多的境遇下。

    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下,谈奴色变的风气愈发严重,这也使得不少人心里,生出大明无法战胜建虏的想法。

    此次建虏绕道辽东,  进犯大明京畿要地,在大安口、龙井关接连告破的消息,传递到神京这边的时候,可谓是造成了极大的震动,就好像是末世降临一般。

    生活在京畿一带的士绅、地主、商贾、百姓,乃至是卫所的军户,不少都发了疯一般难逃,  生怕凶残的建虏杀过来,  他们就没命了。

    只是谁都没有料想到,决意御驾亲征的崇祯皇帝,统率着出战的京卫、天雄军、忠勇军等部,再有驻扎在前线各处的兵马,与凶残的建虏交战,非但没有经历惨败,相反却打出了一场场胜仗。

    “这都快午时了,为何天子的御驾,还没赶到朝阳门这边,会不会是今日天子御驾,不回神京了?”

    “不应该啊,那军机处前指都派人通禀了,说天子御驾今日会抵达神京,此番天子凯旋而归,朝中五品以上大臣齐聚,这等重要的时刻,天子御驾不会不回朝啊。”

    “要说这英国公还真是倒霉的,  早不病倒、晚不病倒,  偏偏在陛下凯旋归朝时,  病倒了,听说病情还很严重,这病的还真是时候啊。”

    “陛下终于要凯旋归朝了,温体仁、周延儒这帮奸臣,借着陛下所赐辅政大臣之名,竟擅罢了十几名大臣,此事必须要有个说法。”

    “没错,还有那飞扬跋扈的锦衣卫,趁着陛下御驾亲征之际,在神京内抓了多少忠良,必须要向陛下弹劾他们。”

    “还有那陈奇瑜,自赴任顺天府尹后,就表现得极为跋扈,这次明明陛下凯旋归朝,却不准组织百姓相迎,真真是狂妄自大。”

    彼时在这朝阳门外十里开外,在韩爌、周延儒、徐光启、温体仁等为首的辅政大臣带领下,在朝的五品以上文武,早早的齐聚在这里,  准备迎接凯旋归朝的崇祯皇帝。

    只是在这人群之中,  等待了不知几个时辰,却依旧没等到崇祯皇帝的御驾,这也使得议论声,充斥在这人群之中。

    在队首站着的韩爌、周延儒、徐光启、温体仁、李标等一众辅政大臣、内阁大臣,一个个却眼观鼻、鼻观心,静静的站在原地。

    “哒哒哒……”

    一道道杂乱的马蹄声,从远处传递过来,这叫聚集在此的朝中大臣,一个个都打起精神,翘首以待的看向前方。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功夫,随风而动的大明龙旗,映入到不少大臣的眼中,一队队披甲的骑卒,随着胯下战马而动,缓缓向他们驰骋过来。

    站在队首的韩爌、温体仁等一众大臣,当瞧见数以千计的骑兵,迎着他们缓缓驰骋过来时,其散发出的威势,叫他们心中生出些许紧张,这是大明的军队吗?

    “哒哒哒……”

    周遇吉在一众骑卒的簇拥下,神情冷峻的向前缓缓驰骋着,当相距迎接圣驾的人群,尚有两百余步之际,沉声喝道:“传陛下口谕,架起袁崇焕!”

    翘首以待的一众文武大臣,瞧见朝他们缓缓驰骋过来的骑兵队伍,相隔两百余步却停了下来,不少心里都生出了疑惑。

    “这是什么情况?怎完全不符合礼制啊?军机处前指的那帮大臣,难道没有安排好这一切吗?”

    “就是啊,这帮骑卒怎么停下来了?为何到现在还没见到圣驾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面对这突兀的状况,不少不知情的大臣,相互间小声议论起来,即便是韩爌、周延儒他们,心里也都不免生疑。

    “啊!!快放本督下来!!”

    被勇卫营押解的袁崇焕,在被绑在木架上,竖起来的那一刻,瞧见成群的文武大臣,怒目圆睁的挣扎着,咆哮着。

    自在汉儿庄那边,被崇祯皇帝当众一一列出罪名,缉拿等候论罪后,随圣驾归京的这段路程,袁崇焕整个人都觉得快疯了。

    极其要脸面的他,就像是货物一般,被捆绑在特制的木架上,一路从汉儿庄赶到了通州这边。

    “……”

    听到怒吼声的迎驾人群,此刻注意到被勇卫营锐士,所竖起来的袁崇焕,尽管相距的有点远,但不少眼尖的大臣,还是看清楚了。

    “你们快看,那被竖起来的人,是袁督师吗?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帮骑卒好大的胆子啊。”

    “就是啊,袁崇焕怎么被这般对待啊,士可杀不可辱,身为朝廷命官,谁给他们的胆子,敢这样对待之!”

    “呜呜呜……”

    就在这迎驾的文武大臣中,不少情绪激动的议论之际,一道道号角声响起,在随驾京卫的簇拥下,披甲挎刀,骑马前行的崇祯皇帝,在王洽、李邦华等军机处大臣、参赞的陪同下,行至被竖立起来的袁崇焕身旁。

    整个人被绑在木架上的袁崇焕,在见到崇祯皇帝后,额头青筋暴起,奋力挣扎着,却只能晃动着脑袋,激动的怒吼道:“陛下啊!!!罪臣恳求您下旨杀了我吧!”

    随驾的王洽、李邦华等一众大臣,在听到袁崇焕的怒吼声时,一个个眉宇间生出忧色,欲言又止的看向崇祯皇帝。

    抬头看着被高高竖起的袁崇焕,骑在马上的崇祯皇帝,面露笑意道:“袁卿,你不是喜欢沽名钓誉吗?朕满足你的愿望。”

    “陛下!!!”

    在袁崇焕的怒吼声下,崇祯皇帝冷芒一闪,轻磕马腹,缓缓朝着眼前的人群而去,随驾的京卫、勇卫营,则簇拥着他们的天子,缓缓地向前行进。

    “臣等拜见陛下……”

    尽管迎驾的文武大臣,心里都带着惊疑,但当看见崇祯皇帝后,在韩爌等一众大臣的带领下,纷纷行拜礼,向崇祯皇帝山呼。

    天子御驾亲征,凯旋归朝,这等值得歌颂的大事,必然是按照国朝礼制来办,只是叫他们惊疑的是,得胜归朝的天子,似乎并没有按制行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