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新婚夜重生,我踹了霸总让他滚 > 第121章 你当我是死的?
    这场五天的假期于白兮而言无异于一场连串的噩梦,在假期的最后时光她一直窝在恬妮家里,周承笙也没有再去骚扰她。

    网上关于许小杏直播的负面影响在真相公布的那一刻,白兮的热度又上了一个阶梯,网友纷纷表示白兮是误入人间的天使,所以才会遭受那么多磨难与诽谤。

    原本计划在美联颁奖当晚推出的新品迟了两天才推出,但预订单的量不减反增,白兮离富豪榜名单又近了一步。

    唯一让她觉得碍眼的是周承笙在网上散布的表白视频,她几乎每天都能收到上百条的祝福私信。

    但有弊也有利吧,比如公司的招聘邮箱里再没收到过对白兮的表白邮件。

    也没有狂热粉丝举着我爱你的牌匾在白兮公司楼下呐喊拍照。

    周承笙这阴招几乎绝了白兮的烂桃花。

    白兮索性也不搭理,在调整好心情后就一心扑在市场推广上。

    上班的第一天所有员工都跟打了鸡血似的,除了许晴,她状态很不对劲。

    白兮将许晴叫到办公室,直言道:“许秘,如果身体不舒服就批个假去医院看看。”

    “白总我没有,我挺好的。”许晴一会扶着镜框一会蹭着鼻尖,一双好看的小鹿眼此刻满是疲惫。

    白兮从冰箱里给她拿了瓶矿泉水,“那是培训秘书部的人太辛苦了?许晴,有事你可以跟我直说,我们不仅仅是上下属的关系,也是朋友。”

    一句朋友戳到许晴的心坎上,她当即红了眼,“白总,我……以后应付记者的事可以给二助吗?我觉得二助的形象和口才都比我好。”

    白兮挑眉,“就这事?”

    许晴拧开瓶盖抿了口水,像是鼓起莫大的勇气般,她刚想开口,办公室门突然被敲响。

    “进来。”

    乔晗推门进来,看见许晴,他顿了顿说:“白总,有个中年女人在门口闹着要见您,她自称是许秘书的母亲。”

    听到这,许晴脸色惨白差点没站稳,“对不起白总,我出去解决。”

    白兮看出她不对劲,出声打断,“等等,既然是想见我那就带她去会客厅,刚好我现在也有时间。”

    “不!白总,您别去,您直接让保安把她赶出去吧,她不是我妈,她是我爸娶的小老婆。”许晴说到这情绪突然崩溃。

    白兮将人拉到沙发上,柔声安抚着,“我今天一见到你就察觉你状态不好,才一个星期没见你都快瘦脱相了,如果是家里有困难你跟我说,我或许可以帮你。”

    许晴哭着摇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从新闻上看到我,所以顺着地址找到这里,白总我不想丢掉这份工作,可是我甩不掉他们了怎么办?我已经逃离那个家好多年,他们又找来了,我真的好害怕啊白总。”

    也许都是童年的不幸让白兮对许晴的遭遇产生了心有灵犀的感应。

    许晴短短几句话,白兮几乎能想象到她生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里,一个亲爸加一个后妈,没准还有一个被宠坏的弟弟。

    许晴趴在白兮怀里爆哭,白兮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我不会因为你的家庭背景就把你开除,但是你要明白害怕并不能解决问题,越是你害怕的东西越需要你鼓起勇气去面对……”

    这时办公室门突然被撞开,一名四十出头的胖女人谄媚着走进来,“哎哟,您就是白总吧?”

    身后的前台和助理个个面露逊色,“白总,她,她劲太大了,我们没拦住。”

    白兮摆摆手说:“给这位女士倒杯咖啡。”

    许晴顿时如临大敌,“你跑来做什么?这是我工作的地方!”

    胖女人自来熟的坐在沙发对面,轻哼了一声,“我好歹是你妈,你就这个态度跟你妈我说话?也不怕你领导笑话!”

    许晴双肩都在发颤,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我妈已经被你害死了!”

    白兮挑眸看向女人的眼神顿时冷下几分,“贵姓?”

    胖女人本想开骂,见白兮主动跟她说话,清了清嗓门说:“免贵姓许,名胜男。”

    许胜男。

    白兮勾起嘴角,“许女士找我什么事?长话短说我待会还有个会议。”

    许胜男立马起身指着许晴的鼻子说:“白总啊,许晴在你手下做事,我今天就是想请您给我评评理,我虽然是个后妈吧,但也是一口饭一把屎的将她拉扯大啊,现在她爸癌症要钱治病,她躲在大城市吃好的穿好的住好的,一分钱都不给家里寄啊,你说天底下哪有这么没良心的闺女啊?不怕遭雷劈遭天谴啊?”

    许晴急红了双眼,“你闭嘴!几年前你们骗我说我爸是肺癌早期,只要十万块就能治好,我那时候刚刚大学毕业,还欠了四年的助学贷款,你想过我是怎么凑到这十万的吗?我差点去卖肾!结果你们拿着这十万是去还赌债,你现在又故技重施骗我钱,实际是想给你儿子买房!”

    许胜男一时无言,没想到自己的计谋被许晴戳破,她撸着袖子叉腰,“那是你爸骗你,是他欠的赌债,跟我有关系吗?你不认我我没怨言,毕竟你不是我肚子里出来的,天底下几个后妈能被人惦记感恩的?我不奢望你日后会给我磕头尽孝,但是你爸这次是真得了肺癌!”

    她从裤袋里扯出一叠发黄的病例单,发狠砸向许晴,“你看看我有没有骗你,你睁大你的狗眼睛看看!”

    白兮捡起其中一张,摊平,上面写着肺癌中期,她拿出手机拍了照片,发给乔晗查查真伪。

    “就算是真的我也不会给,我给了他也是拿出去吃喝嫖赌或者给你儿子盖房子,我绝不再上……”

    许晴话没说完,许胜男一巴掌抡在她脸上,许晴直接被打趴在地,“呸!你一天不拿钱我就一天在你公司闹,不孝的狗东西!”

    下一秒办公室被人推开,两名黑人大汉将许胜男扣在地上,她吃痛惊呼,“哎呀呀,这是要杀人啊,哎哟喂,救命啊白总,白总您给我评评理。”

    白兮扶起许晴,用纸巾擦去她嘴边的血迹,冷眼看向地上的女人,“我不管你是谁的妈,敢跑到我的地盘,当着我的面打我的秘书,许胜男,你当我是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