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非正常三国 > 第九十八章 曹操召见
    进入许昌的第二日,楚南便收到消息,明日朝会,命楚南届时参加,同时还收到曹操的请帖,邀请楚南今日去往司空府一叙。

    “果然,老曹这变脸速度是常人难及啊。”楚南感慨摇摇头,之前曹操估计是想着钓吕布来这,对他这个使节虽然没动用什么非常手段,但气是没少受,如今兵败南阳,这待遇立刻就不一样了。

    “公子,我们要去么?”魏越看着楚南问道。

    “自是要去的。”楚南笑道,曹操的天赋他见过了,但正式见面,却是第一次,他也想看看这位乱世枭雄是怎样的:“对了,为免让曹操认出来,今日你不必去。’

    虽说吕玲绮已经说过除了她之外,其他人跟曹操照面机会不多,但毕竟是追杀过老曹的,万一被认出来,那可就危险了,所以保险起见,魏越还是待在驿馆中,正好教教螳螂认字。“末将领命!”魏越答应一声。

    当下,楚南换了身儒袍,点了两名亲卫跟自己一起出行,在司空府家丁的带领下,径直去了司空府。

    天气不错,许昌作为如今的都城,虽说比不上昔日洛阳繁华,但秩序基本上已经恢复了,街上往来行人身上带着几分别处百姓身上体会不到的悠然,只是在这许昌城中,几乎感受不到乱世的气息。

    就治理来说,许昌是目前为止楚南见过治理最好的城池,当然,他见过的城池也不多。

    司空府距离皇宫不远,是处独立府宅,四周还有岗哨守卫,远处的望塔上,有背负弓箭的士兵,锐利的眸子不会放过每一个路过这里的行人,就护卫力量而言,这里恐怕比如今的皇宫都要强。

    楚南毕竟不是什么名士,重要性也算不上多高,自然没资格让老曹赤足相迎,按照程序由家丁通报,获准后踩在家丁的带领下进入司空府,两名亲卫被拦在了门外。

    “楚南见过司空。”踏入正厅,曹操正端坐于主位之上,身边坐着一名文士,楚南让自己脸上的笑容亲和一些,对着曹操一礼。

    “好一个桀骜少年!”曹操似乎这才注意到楚南,当看到楚南毫不畏惧打量自己时,不由笑了:“不愧是奉先之婿。”

    桀骜吗?

    好吧,楚南心中对曹操确实缺乏敬畏感,不是曹操没有威严,事实上,曹操身量虽然不高,但坐在那里,自有一股威严气魄,但楚南看到曹操的第一眼,脑海中想到的就是南阳时逃跑的狼狈,还有差点被自家媳妇灭了的悲惨过往。

    面对这么一个人,哪怕面上再尊敬,但也很难敬畏起来,而且楚南知道这次是来谈判的,表现的太过谦逊会被人觉的好欺负,是以哪怕是行礼也只是半礼,脖子好像僵化了一般只是顺着脊椎的幅度微微下沉,脑袋甚至都是一直抬着的。

    眼神在曹操看来就是肆无忌惮的打量了,曹操是什么人,平日里哪怕是许褚这种莽夫,见到曹操也是规规矩矩,最多犯犯浑,谁见过低头行礼时脑袋特么是朝上的?那感觉,就像是来挑衅的。

    “司空征讨暴乱,救朝廷于水火,解黎民于倒悬,施大义于天下,似司空这等英豪,在下怎敢不敬?”楚南笑道。

    这话听着顺耳,但

    曹操仰了仰脖子,无奈的指了指下手坐席道:“子炎且坐。’

    曹操身量算不上高,而楚南是标准的大帅哥,身高体长,现在楚南占着,曹操坐着,距离虽远,但楚南腰杆子笔挺,让曹操总有种对方在拿鼻孔‘看’自己的感觉。

    “谢司空!”楚南依言来到曹操左边下手坐下,对着坐在对面的文士微微颔首,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曹操身边的文士,没一个简单的,尊敬一些但小心些就对了。

    “子炎初来许昌,可还习惯?”曹操示意仆役为楚南端上糕点酒水,笑着询问道。

    “许昌如今为都城,虽不及洛阳繁华,亦不及长安恢弘,然于这乱世之中,却有兴盛之感,颇有朝气,在下曾游历四方,但于此乱世,能与许昌相比者不多。”楚南点点头道。

    不多,也就是有了。

    “子炎莫要与我说,下邳也能与许昌相比。”曹操呵呵笑道。

    “拜司空所赐,如今徐州人丁稀薄,下邳自是不及许昌人丁兴旺。”楚南淡淡的说道。

    徐州人对曹操的恨意是刻在骨子里的,几十万百姓的屠戮,数十万家庭的破碎,甭管曹操后世评价有多高,作为徐州人,哪怕楚南并未亲身经历,但前身留下的那股子怨念让他一样感同身受。

    当然,这种恨,只限于他这种屁民,曹操屠戮徐州时,对世家大族,地方豪强伤害并不大,这些人心中或许会有怜悯,但很难与底层百姓一般仇恨曹操。

    “乱世之中,许多事不得不为,妇人之仁,不能扫平乱世。”坐在楚南对面的文士微微叹道:“主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但南看到的,却只有私怨。”楚南端起酒觞,微笑道:“或许是因出身卑微,看不到所谓大局。

    “看来子炎对司空成见颇深。”文士举觞微笑道。

    “身如蝼蚁,命如草芥,谈何成见,人踩死蝼蚁时,多半也不会有何感触,在下只是有感而发,并无不敬之意,还请司空勿怪。”楚南饮了一觞,对曹操笑道。

    “子炎真乃性情中人。”曹操也举起了酒觞,屠城之事,他显然不想拿出来说,看着楚南道:“过去之事便不谈了,孤此前上书陛下,表奉先为平东将军,以表彰其功绩,却不知奉先为何反要屯兵小沛?莫不是不满朝廷封赏?”

    “怎敢?”楚南摇了摇头,肃容道:“岳父虽乃武夫,或许在司空看来粗鄙,然岳父却一直心怀汉室,最近听闻司空兵败于南阳,被那张绣欺辱,深恐那张绣犯阙,是以屯兵小沛,非是对朝廷不满,实担心朝廷难以应付,一旦朝廷有难,也可随时支援,徐州距此虽有千里之遥,但只要司空一句话,岳父便可带十万徐州义师驰援徐州,以岳父之能,一日间便可抵达许昌,助司空平叛!”

    曹操闻言扭头看向楚南,楚南微笑以对。

    “哈哈,奉先忠勇,操深知矣,张绣虽据南阳,但不足为惧,此前虽略有小胜,多有侥幸,可告知奉先无需担忧。”曹操深深地看了楚南一眼。

    “朝廷之事,怎能是小事,司空虽强,亦有濮阳、南阳之败,濮阳、南阳之败,尚有回旋,但若朝廷有失,却是社稷动荡之危,司空不可不查!”楚南摇头,一脸认真的道。

    这小子真讨厌,话里带刺,专往人心窝子里捅

    “罢了,这些事,明日朝堂再议,今日招子炎前来,非为公事,不提这些。”曹操算是看出来了,楚南这次是不见好处不松口的,他也不能真把楚南怎么样,名声先不说,就如楚南所言,吕布是真有一日奔袭许昌的本事,这根刺,必须尽快拔除啊!

    楚南端起酒觞,微笑应和。

    接下来,曹操没提小沛之事,楚南也没再找不自在,也知道眼前文士便是程昱,接下来的交流中,以学术为主,实际上也是对方在探自己的底。

    不谈政事之后,双方的气氛轻松了不少,直到下午,楚南见天色不早,方才起身告辞。“仲德以为此人如何?”送走了楚南,曹操向程昱问道。

    “有小才,却非智者,所学有限。”程昱笑道:“所学颇杂,倒是于商道颇有见解,余者平平无奇。”

    一个人装的再牛,在真正专业人士面前,说几句就露馅儿了,就今日的交流来看,楚南除了在商业上见识不凡之外,其余于执政、军事上的看法和表现都颇为幼稚,这跟出身有关,按照陈登所说,楚南在成为吕布女婿之前,只是个游商,所谓游商,说白了就是高买低卖,吃些小利,虽然商人大抵都是如此,但真正的豪商,玩儿的是垄断,看不上游商这点儿蝇头小利。

    “可惜了。”曹操叹息一声,楚南一些观点让他有种眼前一亮之感,但也都是零零碎碎,不成体系,可能楚南真的有天分,但出身限制了楚南见识、认知,没有系统的学过,也没有执政经验,让他无法将那些东西真正化成自己的东西:“若此人生于世家,或许未必弱于元龙。

    “万事天定,不过此人怕是很难招揽。”程昱笑道。

    楚南之前的表现来看,对曹操排斥感很强,这跟其出身有关,再者又是吕布的女婿,曹操要招揽楚南不是不能,只是代价太大,不值得,至少楚南不值。

    曹操点点头,他自然是惜才的,楚南今日言谈之中来看,此人更多的是善辩,但真才实学不多,最精通的还是商业那点儿事儿,或许很有潜力,但潜力在转化为能力之前,也只是潜力,加上因徐州之事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个未来可能有些成就的人才是注定不可能为自己所用的,念及此,曹操也有些遗憾,至于后悔,就算有过也不是因楚南。

    “看来此番,不给那吕布些好处他是不会罢手了。”曹操看着门外叹道,对于这件事,他是真有些后悔,若在南阳时,自己不是那般昏心,何至于如今被吕布一个莽夫拿捏?

    “主公已有对策?”程昱笑问道。

    “你说,封那楚南为下邳太守如何?”曹操看着程昱,也笑了。

    “主公高见!”程昱闻言,脸上露出会心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