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人世间之我真是周秉昆 > 第二百章 暗流涌动
    周秉昆坐在车上问着身旁的两位大哥,“两位同志,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能给我说一下么?”

    然而他这回算是自讨了个没趣,并没有人回应他。

    “咱们这是要去哪啊?”

    周秉昆看着两边已经被遮挡住的车窗简直是看了个寂寞,更别说这车的前后还是分开的,中间有隔断, 因此周秉昆也无法从前车窗来判断这到底是要去哪。

    就在周秉昆被人带走的时候,张福生那边也得到了消息,他刚听说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蒙的,连忙开上车直奔老爷子那里去了,这件事让他很是愤怒。

    本来是想要让自己的朋友帮自己一个忙的,结果这个朋友反而因为帮助自己被连累了,这事儿搁在谁身上谁也受不了啊!

    “爸!秉坤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张福生愤怒的推开了张父办公室的门, 一旁的秘书也没来的及阻拦,一脸尴尬的站在门口, 张父先是让秘书离开了,然后把门给关了起来。

    “你做事怎么还是这么沉不住气!”

    “这你让我沉住气?秉坤可是我最好的兄弟,现在因为我的事情让他遇见这种事你让我怎么还有脸沉住气!我跟你说,秉昆要是有个什么的我就...”

    “你就什么?”

    张父瞪了张福生一眼,碍于父亲常年的威仪,张福生就跟泼了一头冷水一样熄火了,但随即而来的愧疚感让他的怒火更猛烈了。

    可是张父显然没有打算给他这个发泄的机会,还没等他开口就说道:“难道我能比你晚知道么?我已经联系过你爷爷了,也和上面打过报告了,接下来就只能慢慢等了。”

    这话说出来让张福生彻底哑口无言,是啊,父亲已经把该做的事和能做的都做了,而且相信有老爷子出马,周秉昆一定会没事的。

    事到如今张福生只能这样宽慰自己了,不过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去安抚周家的人,毕竟秉昆被带走他们还是一无所知,暂且先把他们安抚下来才是当务之急。

    而另一边的周秉昆, 此时被带到一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里面,一座台灯正对着他照耀着,周秉昆只能看到对面隐约坐了一个男人,但由于灯光有些刺眼所以看不清哪个人的面孔。

    “姓名”

    “周秉昆”

    “知道为什么把你带过来么?”

    “同志,我是真的一头雾水什么也不清楚啊,今儿个正要出门的时候就被你们带过来了...”

    那个男人闻言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十分愤怒的吼了出来。

    “不要给我打马虎眼,既然来了就好好交代你的问题!”

    “可是我真的什么都不清楚啊!”

    周秉昆一脸的无辜,随机又想了想说道:“要不,你给我个提示?”

    “好!你然你要提示那我就给你个提示!你就老老实实地交代一下你究竟是如何私通境外的坏分子的行为!”

    这句话说的那叫一个大义凛然,搞得周秉昆自己差点都以为自己真的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这位同志,我想你是搞错了,我根本就没有像你说的这样,你这话未免有些太难听了吧!”

    “那你跟我解释一下你一个京大的学生是如何拿出来一千多万美金的?!”

    周秉昆把自己之前和张福生还有张父他们说过的经历又跟他重复了一边,那男人听他说了这一对是完全的不相信,不过他倒是抓住了周秉昆话里的重点。

    “那你交代一下你和哪个马尔斯是怎么认识的吧。”

    “马尔斯最开始是美国来咱们折的记者,我俩是在东三省认识的...”

    周秉昆又原原本本讲述了一边他和马尔斯的认识经过,把他从东三省再到BJ, 有道美国的经理说了一遍, 不过倒是演示了他和马尔斯一同开办了公司的这个事情。

    对面的人听他说完沉默了好久,然后又出去了一趟,等他再次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张纸,说是让周秉昆签字确认一下。

    看着他用着不耐烦的语气催促着自己,周秉昆并没理他,而是认认真真地从头看到尾,不过看完之后他却把纸往桌子上面一丢,说道:“这上面的内容和我说的完全不一样,我是不会签的!”

    原来上面把他和马尔斯的经历写成了他伙同马尔斯一起抹黑我们的形象,出卖重要机密。

    这周秉昆怎么肯签字,不管对面是如何威逼利诱反正到周秉昆这里我就是不签,最后哪个男人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但是又深呼吸了几次,强压下自己心中的怒火,撂下一句,“你要是不签就在这里呆着吧!”

    而此时就在周秉昆人在这里呆着的时候,张家真正的镇海神针,老爷子坐着车找到了自己的老领导,把这件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个清楚,在他们这种级别的人眼里没有必要遮遮掩掩地。

    末了,张老爷子感叹了一声,“这孩子确实是个好孩子啊,你不知道宏斌(张父)找到我的时候,跟我说了这孩子的想法。”

    “哦?什么想法。”老领导饶有兴趣的问道。

    “他说未来我们必将崛起,而他愿意做一个大喇叭,把我们这里好的文化、好的东西给宣扬出去,不能让别人抹黑了我们!”

    张老爷子说完又叹了口气,他确实觉得周秉昆这孩子不错,抛开能力不谈,这份心意就相当不错,要是在说起周秉昆的能力的话,这个人那就真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老领导沉思了一会儿说这件事她已经清楚了,张老爷子见状也不再言语了,都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自然是懂得点到为止的好,不懂得这一点的早就不在了。

    俩人开始谈论起以前的事情,说着说着又说道了自家的子侄,过了一会了,老领导又突然想起来说道:“这个周秉昆是不是之前发表过一篇文章的哪个?”

    “好像是有这么个事,听说是和他哥哥一起发表的,哦,对了,他哥哥是叫周秉义,就是吉省老郝家的女婿。”

    “原来还有这一层关系啊,不过我还真没听老郝谈起过这事。”

    “唉,都是那些个时候落下的后遗症罢了,再加上老郝这人也确实敏感。”

    话题到此就打住了,张老爷子大概也清楚了老领导的态度,他要是不想帮绝对不会问那么多的,如果他愿意帮忙,那么现在的事儿都不叫事儿!

    等张老爷子走后,老领导嘱咐了自己身边的警卫员,说是让他去帮忙查查这个叫周秉昆的小青年。

    虽然是老下属求帮忙,但是自己也要先了解一下不是。

    幸好周秉昆作为京大的学生还是比较好调查的,毕竟他在入学之前就经历过一系列的背景调查,要是背景不干净点的,他都不可能来这上学!

    这不警卫员出去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周秉昆的背景材料就被人家送了过来,虽然没有说多么详细,不至于到小的时候尿过几次床,但是也能看出来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包括他和张福生还有侯三之间的关系,他之前在东三省和马尔斯是怎么认识的,说的是清清楚楚,这下子他对周秉昆也算是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然后放下手里的资料,老领导的手指在桌子上一下一下的敲的很有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