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刘备请我当谋士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不杀无以显威,无威无以镇民
    陈宫去找刘表,说自己愿意去江夏协助黄祖攻打庐江。

    刘表本来就被陈宫一直劝说出兵袭取许都搞得厌烦,又不好把他赶走,现在他主动来请求,正合他意,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蒯越和蔡冒等荆州之人也巴不得陈宫离开襄阳,全都支持让他去江夏,甚至还有人提议,给陈宫五千兵马带去,这样也算是实际上协助了刘备。

    虽然蒯越不赞成,但刘表还是给了陈宫五千兵,让他带去江夏,跟随黄祖一起去攻庐江。

    至于怎么攻,那就是黄祖和陈宫的事了,刘表只是对黄祖说,袭攻庐江以助刘备。

    当然,这五千兵马只是由陈宫暂时督领,并不是分给他,等打完庐江回来襄阳,还是要交还回去的。

    不过,如果一直在攻打庐江,那这五千兵马就要听陈宫的统领了。

    陈宫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想离开襄阳去江夏,现在却平白得了五千兵,估计晚上做梦都要笑醒了。

    他不敢停留,只怕刘表会反悔,立刻领兵离开,乘船顺着汉水而去,既然是去攻庐江,怎么能少得了船只。

    甘宁也在周平离开两日后,带领八百僮客,说是僮客,其实是他的兵众,离开南阳行向徐州。

    周平经过宛城时,又去见了张绣。

    现在刘表不愿出兵向许,张绣找到了借口,同样不会出兵,表示自己要听刘表的。

    周平没有多劝,只是在宛城过了一夜,第二日又带着张武等人上路,去邺城的路途遥远,而徐州的情况紧急,他必须要尽快赶到冀州。

    …………

    曹操在取虑城外大营中,斥候回报,说是刘备行军极慢,日上才拔营,日半斜就已安营了,一日只行二十几里。

    这么一算,本来刘备十日左右就可以回到的,现在可能要二十多日才能回到了。

    “奉孝,你怎么看?”

    其实曹操已经猜到刘备的小心思,微笑对郭嘉问道。

    郭嘉笑笑,答道:“刘备如此,原因有二,一是为了将明公兵马留在此处,二是不想疲兵而战。”

    “刘备留关羽和鲁肃等人留守九江,仅率一万多兵回护徐州,他若想要让明公退兵,只有去向别处求援。以嘉所料,周文安必是已经离开去求援了。”郭嘉继续说道。

    曹操微微眯起眼睛,又问道:“你认为周文安会去何处求援?”

    “荆州,”郭嘉答道,“若我是周文安,此时不愿舍弃九江,又要让明公退兵,只有去荆州劝刘镇南领兵袭向许都,如此明公必会退兵,而徐州之围可解。”

    “不错,可惜啊!”曹操突然叹了一声。

    “可惜什么?”郭嘉不解。

    曹操轻声说道:“可惜孤当初未得周文安,此人智略非凡,与你不分伯仲。据孤所知,周文安随刘玄德到徐州后,曾说徐州有三大敌,急敌为袁公路,隐敌为吕布,远敌为孤。袁公路欲取徐州可以易知,可是当时吕布尚且与孤相争于兖州,他如何能知吕布为隐敌,从而设下三面伏兵,击灭吕布。又如何能料到孤为远敌,早有防备,彭城下邳皆留有强兵。如今这一切皆如其言,若他为孤所用而非刘玄德,此时徐州岂会如此难夺!”

    “他又跟刘玄德说,徐州有三大势力,陈元龙与麋子仲等徐州人为一方,曹豹的丹阳兵为一方,臧霸的泰山兵为一方,而这三方势力,如今皆为刘玄德所用。呵呵,如此之人,而孤失之,你说是否可惜?”

    这些事情郭嘉已经听说,他也曾经想过,如果自己是周文安,能不能和他一样,想到吕布会袭取徐州,又能不能收服臧霸和曹豹等人。

    郭嘉想了许久,结果是很难,虽然自己可能会料到吕布投来徐州,但绝对不会料到他会袭取徐州,更不会设下三面伏兵击灭吕布。

    而且,曹豹和臧霸也不是那么容易收服之人,但这些事情在周文安做来,却是那么轻易,可知此人之智,远在自己之上。

    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郭嘉此时笑道:“如此说来确实可惜,不过,现在还有一事可惜。”

    虽然失去周文安觉得可惜,但曹操也没有特别后悔,一个周文安而已,还奈何不了自己,自己不会去忌他,要忌的是刘备。

    “你是否想说,可惜他去荆州必会无功而返?”曹操笑问道。

    “不错,刘镇南此人,与袁本初相类,有谋而不能用,虽有近欲,却无远志,我料他不会出兵袭许。”

    “刘镇南可无忧,孤所忧者,乃是屯兵南阳的张绣,不过,刘镇南若不出兵,张绣兵弱,想必也不会引兵向许。还有袁本初,周文安在荆州求援无果,恐怕会去冀州求援,若是冀州兵马南下,许都甚危啊!”

    曹操现在最忌的人只有袁绍,这也是为什么他当了大将军,却又将大将军让给袁绍,自己去当司空的原因。

    兖豫徐基本上算是一个整体,现在兖州和豫州已经算是在手,只要再夺得徐州,曹操就敢与袁绍兵马相抗。

    “对于袁冀州,公比嘉更加了解,他纳士而不知用,好谋而难决。公若忧他出兵来攻,可手书一封与他叙念旧谊,以示亲友,必可无忧。又备兵于陈留,即使冀州出兵来攻,亦可无患。”

    “哈哈哈……奉孝所言甚是,孤是该跟本初叙叙旧谊了。只要荆州和冀州皆不出兵,孤必可破刘玄德而得徐州,既然他故意慢行,那孤便逼他速至。”

    “公如何逼?”郭嘉问道。

    曹操嘿嘿一笑:“刘玄德向以仁义爱民自诩,孤便杀一些徐州人,看他是否还能慢行。”

    郭嘉急道:“明公,杀民无益,恐有后患……”

    他只是一个谋士,对于滥杀百姓之事是不支持的,只有当主公的人,才会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惜滥杀。

    “无妨,不杀无以显威,无威则无以镇民,孤本不欲杀,奈何刘玄德相逼尔!”

    曹操虽然嘴上说不担心周平去向刘表和袁绍求援,但心里也是急于要和刘备决战的,早日决战,便可以早日得到徐州。

    只要刘备一败,到时候就真的不怕刘表和袁绍出兵来援了。

    曹操令夏侯渊领五千兵去攻夏丘,又令乐进和李典领五千兵去攻僮侯国,让他们破城之后,将城中男人全部斩杀。

    同时给袁绍写了一封书信,说起当初在洛阳时的一些情景,还说有机会要跟他一起多饮几杯。信中并没有提起天下之事,说的都是友谊之情,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跟袁绍说要让豫州刺史举荐袁谭为茂才。

    他派人快马将书信送去邺城,又令兖州的一万兵马屯守在陈留,防备冀州的兵马突然南下。

    几日之后,相继传回消息,夏侯渊攻破夏丘,屠尽城中男人,乐进和李典也攻破僮侯国,一样将城中二十岁到五十六岁的男人全部斩杀。

    夏侯渊和乐进此时已经领兵回到大营,而夏丘先后两次被屠,现在已经是一座废城。

    “嘿嘿,刘玄德此时该急着回来了吧!”

    曹操相信,刘备听到这个消息以后,肯定会加速行军赶回来。

    因为刘备比曹操更爱名声。

    曹操也爱名声,但他所爱的,是对武将的名声,对于世家豪族和百姓,他却不那么重视。

    就连杨彪这样“四世三公”的顶级世家,他都敢得罪,把杨彪抓到狱里一顿拷打,是孔融和荀或等人求情,满宠也不是媚上施害之人,杨彪才能死里逃生,可见曹操真的不怕世家。

    而曹操明知关羽要投回刘备,却仍然放他离开,也可见曹操对于武将真的是求之若渴,只怕杀了关羽会坏了自己的名声,从而让其他武将不敢来投。

    当然,曹操也不是故意要与世家豪族作对,他杀的都是那些看不起他,与他作对的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