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我不想拯救世界啦 > 1.人生如戏
    夏乐禾有点慌。

    因为他在一周前,莫名其妙的捡到了一套网络里的那种系统。

    不是那种不停升级,怼天怼地,装逼打脸的类型,而是用来守护世界的,连名字都叫‘世界守护者系统’

    在这个超凡者横行,神秘事件频出,随时可能遇上各路牛鬼神蛇,甚至还会遭到外星或者异空间大怪兽入侵的世界里,守护世界绝对不是什么好差事。

    而且系统还不能给予能力,让他从普通人变成超凡者...

    只会每天定时给他灌心灵鸡汤。

    比如今天,夏乐禾一睁眼,就看见了一条系统提示:

    “面对强大的敌人时,所能倚仗的,唯有...”

    “逼格与演技!”

    这系统简直铁废物,连鸡汤都有毒!

    夏乐禾刚吐槽了一句,紧接就听见系统提示他,今天有一桩任务必须完成。

    这一周以来,夏乐禾大致琢磨了下系统的功能,很多功能都处于锁定状态,必须要完成一次任务才能解锁。

    而他从未理会过那些任务。

    讲道理,我就一平凡的普通青年,拿了系统也还是普通人,凭什么去守护世界?

    热血友情和羁绊吗?

    夏乐禾如是想道。

    但今天的任务有些不一样,是强制性的。

    一个小时后,系统将会把他传送到一座研究超凡力量的秘密研究所,要求他救出被关押在666号牢房的目标。

    这会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夏乐禾试着与系统沟通了一下:

    “我就想当个安安静静的普通人,要不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结果系统直接播放了一段演示:

    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一股宛如瘟疫般的黑色浪潮会从那个研究所里扩散而出,疯狂蔓延,最终席卷整个世界,将这颗星球变成连细菌都没有的一片真正死地。

    那场面实在太可怕了,夏乐禾第一时间选择了报警。

    把情况详细描述一遍后,他最后强调道:

    “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我真的被个系统逼着去拯救世界!”

    结果电话那头一番沉默,接着便是一串笑声...

    最后才问道:“夏先生,你说的这个系统,它可爱吗?”

    “那不是可不可爱的问题,而是那种...”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歇斯底里的狂笑...

    警察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甚至把他当成了一个神经病。

    世上的超凡能力花样繁多,但真没听说过会灌毒鸡汤的。

    警察靠不住,倒计时仍在继续,夏乐禾只能硬着头皮换上了系统提供的一身行头。

    圆顶礼帽,银灰色燕尾服,一块古朴的怀表,以及一张奇怪的面具。

    那面具左右黑白分明,黑色那半在开心的笑着,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白色那半在悲伤的哭泣,却看不见一滴眼泪。

    看上去还挺渗人的...

    内侧还写着一行小字:‘舞会永不落幕’

    “咋感觉像是别人用过的?”

    “该不会...连这废物系统都是二手货吧?”

    “这算是接盘吗?”

    夏乐禾嘟囔着,还是换上这身行头。

    揽镜自照,就像一名参加化装舞会的绅士,优雅而神秘。

    “有点帅,有点风骚,感觉我整个人都优雅起来了!”

    他对这副绅士的扮相还算满意,点了点头。

    紧接着,他视线一阵模糊,已经被系统传送去了任务地点。

    刚一落地,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条像是医院的走廊里,光线很暗,两侧是整整齐齐的病房,又有轻微的哀嚎和惨叫声传出来。

    简直就像是灵异故事里的场景。

    夏乐禾感觉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突然间,天花板上的红色警示灯亮了起来,刺耳的警报声开始在走廊里回荡,远处还隐约听见几声枪响。

    一个机械音也开始不停复读着:“警报!本设施遭到入侵,请安保人员迅速就位!警报!本设施遭到入侵...”

    夏乐禾吓得差点跳起来。

    完了!落地成盒了!

    他连忙不管不顾的躲进旁边的一间病房里。

    这里面摆着一张病床,上面躺着不停呻吟着的病人,看着像一团血肉模糊的马赛克,只能勉强维持着人形。

    大热天的,夏乐禾感到手脚冰凉,险些呕吐出来。

    不知道是何等残忍的虐待才能把人折磨成这样...

    床头还挂着这人的简单病例,他拿了起来,看见一张和自己一样年轻的脸。

    ‘朱俊燊,男,22岁,天枢大学学生...’

    ‘已进行包括肉体改造在内的多项实验,对象身体孱弱,无法承受,实验失败...’

    ‘为了满足女友的物质需求,自愿成为实验体...’

    “舔狗是真的牛逼!”

    夏乐禾吐槽了一句,也意识到这里居然是搞人体实验的邪恶研究所?

    并且手段极其残忍,要是落在他们手上...

    想到这里,他头皮阵阵发麻,双手做出一副捏空气的动作,像是要掐住系统的脖子一般。

    “快送我回去啊!”

    系统平静的回答他,只有完成任务才能被传送出去。

    又跟着传来一句提示:“已成功黑入防御系统。”

    夏乐禾眼前跳出来几幅监控画面,其中一幅是两伙黑衣人正在激烈交火。

    一边打扮得像是特种部队,统一蒙着黑色面罩,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用各种枪械和爆炸物屠杀着这里的病人和研究员。

    另一边则像是一伙保安,武器参差不齐,根本无力抵御对方的进攻,只能依靠地形苦苦支撑。

    原来他们才是入侵者啊...

    夏乐禾长出了一口气。

    可气都没出完,一名满脸刀疤的保安突然窜了出来,像颗炮弹一般冲了上去。

    “不好!是超凡武者!”

    “快退!”

    几秒后,这片区域的入侵者被那刀疤脸一拳一个小朋友,惨遭全歼。

    夏乐禾慌了,这一拳过来,自己应该可以死十次?

    他连忙把视线挪到其他监控画面上,想看看入侵者里面有没有能同样的大能。

    结果他只看见一名长着马脸,脖子又细又长,人魔鬼样的保安。

    他脚下跪着几名入侵者,正不约而同的掏出手枪,顶在自己的下巴上,扣动扳机...

    “嗯...这个就比较一般了,只能让我死一次...”

    他已经语无伦次了。

    自己此行居然是要在这两位面前虎口拔牙?

    再屑的游戏策划,也不会在新手村塞两个boss啊!

    跑肯定是跑不掉的,至于投降的话...

    夏乐禾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那摊马赛克...

    我选择死亡!

    “给条活路行不行?”他连忙对着系统问道。

    系统还真的给了他一条活路,在他面前呈现出一条路线图,直指位于地下三层的666号牢房。

    夏乐禾稍微想了想,如果能趁着眼下的混乱,偷偷溜过去救人的话,或许还有点机会?

    他还不想死,唯有抓住这最后的一线生机。

    他当即推门而出,照着路线图的指引,朝着地下三层狂奔而去。

    同时也在心里祈祷着,希望那伙入侵者能够再多坚持一会...

    系统提供的路线图非常可靠,让夏乐禾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666号牢房的面前。

    “情况好像又没那么糟糕了,我似乎还能抢救一下?”

    “感觉好安静啊,周围也没有保安,和上面真是天差地别...我也要加把劲了!”

    他低声感慨着,心头小小的松了口气。

    四周的光线有些昏暗,只有一点不停闪烁着的昏黄光亮提供照明。

    一扇厚重的液压门死死封住门口,没有一丝缝隙,周围也没有窗户。

    与其说是牢房,反而更像是一间仓库。

    “不过这门该怎么开?好厚...换个巨人来都撞不开吧?”

    “原来你才是真的boss吗?”

    他正琢磨着该怎么开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叮的一声轻响。

    接着便是两个人交谈的声音:

    “阿空兄弟的武艺日渐精进啊!”

    “彼此彼此,长颈鹿你的能力也是愈发阴狠歹毒了...”

    一扇电梯门缓缓打开,露出了里面交谈甚欢的疤脸和长脖子保安。

    完了!完了!完了!

    夏乐禾心如死灰。

    他已经想象出那刀疤脸冲过来,一拳打死自己十次的画面了。

    或者是中了那长脖子的能力,跳起来空中劈叉,把自己撕成两半...

    而对面也第一时间发现了他这条漏网之鱼。

    “是谁?!”疤脸保安厉声喝问道。

    可能是因为对方的穿着打扮太过古怪,他没有立即出手,只是警惕的盯着。

    这一刻,夏乐禾感觉像是被一头恐怖怪兽注视着,耳边明明能听见清晰急促的心跳声,可整颗心脏又像是被人用手捏住了一般,快要窒息。

    他觉得自己仿佛里的龙套,被人一个眼神就杀掉了...

    可哪怕当个龙套,也要当个能把敌人脸看清楚的龙套。

    于是他缓缓的转过身去,露出了那张诡异的黑白面具。

    “你是什么人?!”长脖子追问道。

    夏乐禾没有回答,眼前已经浮现出走马灯,开始回溯他那普通而平庸的一生:

    抽卡沉船...

    告白被拒...

    俯冲上分...

    追文断更...

    太惨了...

    走马灯的最后一幅画面,定格在了今早那条系统鸡汤上面:

    “面对强大的敌人时,所能倚仗的,唯有逼格与演技。”

    等等,演技?

    夏乐禾脑子一抽,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他强行克制住心头的慌乱与恐惧,侧着身子,微微低着头,左手轻轻点在帽檐上,又强行撑起那种云淡风轻的语气,回答着对方的问题:

    “呵呵~我只是碰巧路过的一位绅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