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我不想拯救世界啦 > 2.全靠演技
    夏乐禾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利用这身还算神秘的行头,试着唬住对方。

    他自己都不觉得这办法能有多大效果,但却是眼下唯一能做的事了。

    起码挣扎下再死吧?

    可两名保安还真就没急着动手,而是皱着眉头,凝神望向他。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见了同样的疑惑。

    又接着听见那刀疤脸沉声说道:

    “我的感知告诉我,你就是个普通人...”

    那长脖子也跟着说道:

    “我的感知也一样,可一个普通人是怎么绕过重重防御来到这里的?这不对...有鬼!”

    刀疤脸也觉得很有道理,如果对面真的是个普通人,先不说怎么进来的,单单是面对自己的武者气场,也不可能好端端的站着。

    甚至还有心情故作淡定,强行装逼?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还是说...

    他根本无惧这里的危险?

    两名保安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一点,连忙后退了几步,与夏乐禾拉开几米的安全距离。

    我艹?成功了?真的把他们唬住了?夏乐禾心头猛的一跳。

    这生死之间的大起大落也太刺激了吧?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普通人的身份反而让对面产生了顾虑。

    而自己伪装出来的淡定,居然真让对方颇为忌惮?

    难道我其实很有装逼的天赋?随便一装就能把人吓唬住?

    果然,看网文能学姿势。

    夏乐禾偷偷在心里感慨了一句。

    他似乎又抓到了一条救命稻草。

    可接下来又该怎么办?我后面又该怎么装逼才能破局?

    快想!快想!

    诸位逼王助我!

    他在心里疯狂催促着自己。

    这时,那长脖子突然打了个机灵,

    “等等...那张面具,我好像有点印象,那似乎是...”

    他微微低头,陷入了回忆中。

    这面具果然是别人用过的二手货吗?夏乐禾腹诽了一句。

    又突然灵机一动,继续维持着那种沙哑低沉的声线,朗声说道:

    “哦?看来本尊还没被人彻底遗忘?”

    被他这么一提醒,长脖子猛然抬起头,高呼道:

    “我想起来了,你是静谧舞者!”

    刀疤脸听见‘静谧舞者’这个词,反应竟是更加激动,脸上满是惊愕。

    “怎么可能?那群疯子三十年前就彻底消失了吗?怎么会再度出现?”

    虽然不知道静谧舞者是什么,听上去像个神秘组织?

    从对方的反应来看,似乎能拿这个头衔来唬人?

    夏乐禾又心里有了点想法。

    ‘舞’这个字,让他想起了面具内侧的那行字。

    于是便试着念了出来:

    “舞会永不落幕!”

    刀疤脸一听见这句话,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声音都变得颤抖了起来:

    “果不其然,你们这群疯子果然没死!”

    我去,这么激动,杀父夺基之恨啊?

    夏乐禾心头稍微松了松,想不到这句话还挺有效的?

    难怪能被刻在面具上。

    虽说还没搞懂状况,但局势倒是意外的不错?

    而那长脖子居然也很配合的问道:

    “你们已经消失了整整三十年,为何又突然出现?”

    这不是送上门的念诵名台词的机会吗?

    夏乐禾当即冷笑一声,答道:

    “本尊一生行事,何须向尔等解释?”

    真不愧是一代逼王的名台词,念起来实在太带感了!

    夏乐禾已经在心里决定了,哪怕最后还是要死,也先把逼装够了再说!这样才不亏!

    但那刀疤脸反而是安静了下来,双眼中逐渐鼓起血丝,变得赤红,嘴上则冷冷的说道:

    “呵呵,果然是为我而来吧?要把我们一脉的传承赶尽杀绝...”

    夏乐禾一下子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心里又开始慌了...

    不是,大哥,我真没那个意思,我不是来找你的!

    可刀疤脸听不见他的心声,还在自顾自的说着:“然而,如今的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小男孩了...”

    “这三十年的修行成果,便让你见识一下吧!”

    说罢,他便轻喝一声,全身上下涌出一股紫黑色的波纹,开始朝着右拳汇聚。

    长脖子连忙后退几步,嘴里低声说道:

    “阿空兄酝酿了二十年的这一拳,终于要使出来了么?不过能用在一位静谧舞者身上,倒也相得益彰...”

    喂喂喂!冷静一点啊!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夏乐禾在心头呐喊着。

    之前局势不是还挺好吗?怎么突然又转折了?

    果然装逼就会被人打死啊...

    就在这个快要被打死的时候,眼前突然跳出来一句系统提示...

    他连忙从怀里摸出一块古朴的怀表,打开来。

    刀疤脸维持着蓄力的姿势,凝而不发,本是想勾引对方主动冲过来,这样他更好发挥。

    但对方没有,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看了眼时间。

    果然,在静谧舞者面前,这点小心思毫无意义...刀疤脸在心头自语着。

    不过你自信能接住我这一拳?那就让我给你个大大的惊喜!

    他也不再伪装,瞬间将周身的波纹都凝聚在拳头上。

    脚下又猛然发力,身躯化作一根利箭,带出一圈圈音爆的波纹,灌注了全身力量的拳头狠狠的砸向对方面门。

    夏乐禾依旧一动不动,只是轻轻合上怀表,抬了起来,挡在自己面前。

    砰

    一声闷响过后,拳头重重的砸在了那枚古朴的怀表上。

    那扇厚重的液压门被拳劲所波及,顿时变成了一摊碎屑,甚至连整座研究所都在颤抖着。

    夏乐禾却是完好无损,甚至都没有后退半步...

    “这...”刀疤脸浑身都在颤抖着,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酝酿了二十年的一拳,竟会被如此轻松的接了下来?

    黑白面具下传来一声不屑的轻笑:“呵~木大木大...”

    “练了二十年也就这样水平?米粒之珠,也敢放光华?”

    “我猜,你接下来的下一句话是: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刀疤脸十分配合的念出了台词,如临大敌般的快速后退。

    这位胆敢孤军深入,以一敌二,还伪装得像个普通人的静谧舞者,果然是尊可怕而又阴险的存在!

    还特别能装逼...

    他突然很想知道那面具下会又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